第一百三十章 同意

    芷芸如此,李培诚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前两天刚刚人的身子,也摸遍了她的身子,那种感觉,哪怕李培诚如今是半个神仙,也感欲罢不能。

    此时,夜幕之下,柳芷芸双手搂着李培诚的腰,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李培诚的身上。坚挺富有弹性的一对乳房毫不客气地压迫在他的胸腹之间。她成熟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气息,让李培诚心里一阵火热。

    月光穿过薄薄的云,散落下微弱的光线,照在柳芷芸的俏丽妩媚的脸上。她的脸此时就像熟透了桃儿一般红,眼睛就像那弯弯的月儿那般迷人。

    “培诚,吻我!”柳芷芸闭上眼睛,喃喃道。

    李培诚闻言就吻了下去,两人的舌头很快就抵死纠缠在一起。

    李培诚的手有些不安分起来,在柳芷芸的背上来回游走,偶尔还滑落到了她的臀部。

    以前虽然跟李培诚有过接吻,有过互相偎依,但李培诚从来没这么抚摸过她。

    李培诚的手似乎带着魔力,虽然隔着衣服在抚摸着柳芷芸,柳芷运却感觉身体里像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她不禁微微夹拢了双腿,有些颤抖起来。守了三十一年的身子,因为李培诚的爱抚,似乎突然要火山爆发一般。

    柳芷芸的鼻子里无意识地发出让男人心跳加速的声音,她的双手把李培诚的腰抱得更紧了,似乎想把自己的身子融到他的身子里去。

    柳芷芸今天穿的是淡黄色的套裙,抱着李培诚时,上身衣服就有些往上拉,露出了一小段洁白细小的腰身。李培诚的手从她的背滑过裸露在空气中的腰身时,就再也可克制不住地从衣服地下摆伸了进去。

    先是轻轻抚摸着柳芷芸光滑细嫩的后背,接着就不老实地绕到了平坦的小腹,然后慢慢地往上爬。

    此时的柳芷芸脸上已经是春潮涌动,身子也早就换了个姿势,变成坐在李培诚的腿上。因为这样李培诚的手才能更自由。

    柳芷芸的乳房没有孙晓萱那么大,但却很丰满挺拔。李培诚从后面握住她的乳房,轻轻抚摸着,柳芷芸无力地靠在李培诚身上,头微微上扬,眼睛迷离地看着李培诚,一副任君采摘地诱人模样。

    李培诚本来还分神克制着下身的昂首,见状。下身就再也不受控制地昂然挺起,雄纠纠的。

    柳芷芸猛然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惊讶,因为她感觉到裙子包裹的屁股下面似乎多了根硬绷绷地东西。

    柳芷芸的心跳忍不住又加速了。双腿不禁夹得更拢了。

    “培诚抱我回房!”柳芷芸咬着李培诚的耳朵低声道。

    李培诚闻言,刚想把柳芷芸抱起来,该死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电话是孙晓萱打来的,顿时李培诚从头到脚如被冷水浇了个透,整个人立刻清醒了过来。

    女人的第六感觉是很灵也很准的,李培诚一拿起那个电话,柳芷芸就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该是摊牌的时候了!李培诚心里暗叹一声。然后没躲着柳芷芸就接起了电话。

    “哥,有一天多没看到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学校?”电话里,孙晓萱问道。

    自从修炼了李培诚传授给她的内家心法之后。柳芷芸的耳朵就比常人灵敏了很多,所以她很清楚地听到了电话里地女孩子声音。

    顿时柳芷芸脸上的红潮就退了下去,目中的迷离也看不到了,变得很是锐利,就像咄咄逼人的剑一样盯着李培诚。

    “我现在有事,迟点再给你电话。”李培诚柔声说道。

    电话那头的孙晓萱,嘟着嘴。哦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地搁下了电话。

    “她是谁?”李培诚还没开口,柳芷芸就问道。

    “一个对于我来说,跟你一样重要的女孩子!”李培诚迎着柳芷芸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

    柳芷芸地脸唰的就白了下来。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却坚强地没有落下来,接着她站了起来,有些陌生地看着眼前让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然后缓缓转身。

    不过李培诚却没让她走,他知道这一走,或许他就永远失去了她。

    李培诚一手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怀中。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柳芷芸的唇紧闭着,但李培诚却无比强横地撬开了她地唇,

    她洁白的牙齿。

    柳芷芸眼里的泪珠终于滑落了下来,但她的身子却同时慢慢软了下来。

    李培诚感觉到柳芷芸身子的变化,感觉到她舌头的屈服,手就立刻伸出她地衣服里面,在她的乳房上抚摸着。

    柳芷芸很恨自己的无能,明明知道抱着自己的男人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她却一点也恨不起来。甚至她的身子在慢慢融化,渴望他的抚摸。

    李培诚富有侵略性的唇终于撤离了柳芷芸性感的嘴巴,然后很温柔地亲掉了她脸上的泪水,附在她的耳边,说着所有女人都爱听的甜蜜话语。

    但柳芷芸的眼泪仍然在流,她的身子仍然有些僵硬。

    李培诚撤回了他的手,缓缓松开了柳芷芸,他深情地盯着柳芷芸,开始述说起那两年多在洞穴里的点点滴滴。告诉她那两年多的日日夜夜,他是多么的想念着她,告诉她,他是多么害怕出去的时候,一切已经沧海桑田,再也见不到她…..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将部分真相告诉柳芷芸,柳芷芸听着听着,泪水就越来越多了。

    李培诚说完之后,缓缓转身,他知道自己太多贪心,鱼和熊掌都想要,但很多时候,生命中只能选择一件。

    看着心爱的男人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幕之下,柳芷芸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她看不到一点亮光,她感觉天要塌下来了,就像她当初刚听到李培诚遇难时候一样,心头压得喘不过气来。

    爱情真的容不下一粒沙子吗?他真心爱着我难道不够吗?他为我做的事情还不够吗?我离得开他吗…….

    柳芷芸心里在不停地问自己,终于李培诚完全消失在了她的视线。。

    她猛然就惊醒了,心里充满了害怕,似乎天地间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柳芷芸拚命向李培诚消失的方向奔跑过去。

    她重新看到了他的背影,突然间她的心就踏实了。

    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他!一个声音在柳芷芸响起,接着她就继续向李培诚跑去。

    她从后面猛地抱住了李培诚的腰,脸紧紧贴在李培诚的背上,眼泪又流了出来。

    “不要走,我爱你,我不要你走!”柳芷芸几乎有些歇斯底里地道。

    李培诚转过身子,将她揽在了怀里,久久没有说话。

    两人又重新回到了那条小河边。

    “不能离开那个女人吗?”柳芷芸低声问道。

    李培诚看着柳芷芸哀求的目光,很是内疚地摇了摇头,柔声道:“对不起!”

    柳芷芸闻言,没有吭声,只是重新将头轻轻靠在李培诚的肩膀上。

    “她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吗?”许久之后,柳芷芸问道。

    “知道,她说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去阿拉伯国家。”李培诚回道。

    柳芷芸闻言,心里幽幽叹了口气,看来她比我爱得更深。

    “把你和她的事情跟我说一说。”柳芷芸道。

    李培诚闻言,心里暗喜,知道这事看来成了。便一五一十将事情说给柳芷芸听,包括孙晓萱为了他跑到西藏,为了他坐在宝石山一个人在那里哭。

    听着听着,柳芷芸鼻子就发酸了,她似乎看到了自己。这一刻,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丝毫妒嫉,只有同病相怜。

    怪不得他不肯放弃孙晓萱,柳芷芸心里暗想,身子却情不自禁贴得更紧了。

    见柳芷芸这样子,李培诚哪里还不知道柳芷芸已经默许了此事,一直悬在心头的心事终于放了下来。

    这心事一放下来,心思就又开始活络起来,手再次开始不老实了。

    李培诚的手伸进了柳芷芸的衣服,柳芷芸扭了几下,低声骂道:“你这个坏蛋,对孙晓萱是不是也这样动手动脚的!”

    李培诚嘿嘿一笑,没回答,继续抚摸着柳芷芸光滑的身子。

    柳芷芸刚才本就已经春潮涌动,要不是被那个电话一打叉,两人早就上了床了。此时被李培诚这么一挑逗,她身子又开始发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