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见面

    培诚闻言,神情一凛,他是很聪明的人,知道葛古一俗的事情不感兴趣,今天却露出了他鲜为人知的霸气,很显然想提醒李培诚,他今天已经今非昔比了,而是葛门的门主。虽然葛门不是什么大门派,但掌门人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该下的命令就不必客气地下,不必瞻前顾后。

    “是!”李培诚起身应道。

    任逆天三人心里更是像点了明灯一样,知道师父老人家在告诉他们,今后培诚这位掌门人的事情就是葛门的事情,不可有半点马虎。所以任逆天闻言,也起身恭敬地应了声道:“弟子遵命。”

    这事之后,李培诚就去洞府,在第六个密室内发现了正面刻有苍鹰的玄铁牌子,那牌子背面还刻有一个圣字,这样的牌子共有二块。

    葛古见李培诚取了牌子出来,就道:“鹰爪门的创始人顾念师门恩惠,他在世时,曾对葛门无命不从。他临去世前,生怕后人忘了师门恩典,便命人刻了三块圣牌,规定后人见牌如见他,持牌人可让鹰爪门无条件做一件事。这个规定便在鹰爪门传了下去,不过到目前为止,这牌子只在清朝的时候用出了一块,如今放着也是放着,你便用它一用也无妨。那项雄若顾念祖训便罢,毕竟鹰爪门跟葛门也有些渊源,若不顾念祖训,一意孤行,你也就不必有顾虑了。”

    李培诚闻言,才知道这小小一块令牌还有这等大功用。心想什么时候,应该好好看看葛门祖上留下的典故,要不然自己这个掌门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也太说不过去了。

    有了这块圣牌,这事便简单了很多,众人便不再说这事。

    “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为师最近感觉马上要突破,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打搅为师。”众人再聊了一会,葛古便打发他们道。

    任逆天等人闻言大喜。他们知道葛古这句话意味着他马上要晋级练武之人梦寐以求地先天境界,立刻起身躬身道:“恭喜师父。”

    唯有李培诚却一点都不感意外,以他的目光自然看得出来葛古已经到了突破的阶段,所以他一回来。立刻就给葛古摆了阴阳八卦聚灵阵,又将修改后的不灭诀告知,为得就是助他一臂之力。

    葛古将李培诚的神情收入眼中,暗暗感叹自己这位徒弟果然到了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境界。竟连自己马上突破也看出来了。

    葛古微笑着颔首受礼,便转身回阴阳八卦聚灵阵中修炼去了。

    任逆天等人见状便退出了葛府。他们来之时,就已经在西子国宾馆安排了房间,所以离了葛府之后。众人便去西子国宾馆。

    “真没想到师父他老人家这么快就要步入先天境界了,此事说起来却也要多亏了培诚。师父这次如果能突破,我等便也就能多孝敬他老人家一段时间了!”回西子国宾馆的路上。任逆天感叹道。

    李培诚闻言道:“就算没有我帮忙。师父他老人家也是会步入先天之境的。”

    任逆天三人闻言笑了笑。没反驳李培诚,却不知道李培诚如今已结成传说中的金丹。目光如炬,他认为葛古有这等天赋,那便是有。

    “对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不如把柳芷芸也叫过来,大家一起吃顿晚饭,顺便也把明天地事情安排一下。”任逆天道。

    李培诚点头表示同意,便给柳芷芸打了个电话,让她到西子国宾馆一起吃晚餐,至于跟谁一起吃饭,在电话里他也没多加说明。

    虽然明天还有让柳芷芸头疼的事情,但因为李培诚的回归,那件事给她带来的烦恼便大大降低了。一整天,她除了偶尔会考虑一下明天地事情,几乎都在等李培诚的电话,因为李培诚昨天留了字条,说白天有事,晚上会来柳氏山庄。

    柳芷芸一接到李培诚的电话,便满心欢喜地坐着曹梓峰的车往西子国宾馆赶。

    到了西子国宾馆,她便看到了李培诚满脸微笑地在门口等她,心中不禁就是一暖。

    曹梓峰以为李培诚跟柳芷芸是单独约会,所以把柳芷芸送到后,便准备告辞离去,却没想到李培诚却把他也给留住了,道:“叔叔留下一起吃饭,人多热闹,顺便有些事情也得请教你。”

    因为柳芷芸一直都是叫曹梓峰叔叔,所以李培诚便也就跟着叫。

    曹梓峰一听,便知道今天还有其他人在,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远在美国地任逆天如今却也已经到了杭州。

    培诚,今天还有谁?不是葛老前辈也在!”柳芷芸问道,有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

    李培诚见柳芷芸也会紧张,不禁感觉很有趣,微笑道:“我师父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

    柳芷芸闻言果然紧张了起来,急忙整了整着装,还白了李培诚一眼,怪道:“葛老前辈来了,你也不提前告诉一声。”

    曹梓峰自然知道葛老前辈是谁,也有些紧张。

    李培诚见状,不敢再开玩笑,拉过柳芷芸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笑道:“师父他老人家在静修,没来。”

    柳芷芸闻言,顿时放松了下来,暗地里扭了李培诚一下以示惩罚,李培诚不自然地笑了笑,继续道:“不过我几位师兄过来了。”

    柳芷芸闻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李培诚的师兄哪位又是平常之人,对于她柳芷芸而言可都是长辈,所以又扭了李培诚一下。

    虽然被扭,不过李培诚却感觉很幸福,心里暗道芷芸两年多没见,倒是越来越女人了。

    曹梓峰闻言却大喜,他没想到李培诚办事效率这么高,昨晚自己刚跟他提了下,今天任逆天就赶到了杭城。不过他还不敢确信李培诚说地几位师兄里是不是有任逆天,故问道:“任前辈也来了吗?”

    曹梓峰刚问完话,就看到前面一幢古雅的别墅前,笑吟吟地迎出了五位人,其中一位不是任逆天还能是谁。至于任逆天身边的两人他虽然不认识,但以他老江湖地目光,还是知道那两人非同寻常,一位飘然出尘,似世外高人,一位锐气内敛,似指挥千军万马地将军。任远和凌跃两人他是认识地。。

    柳芷芸见到任逆天等人亲自下来迎接,心中虽然惊讶李培诚的面子大,却也来不及深思,急忙随着李培诚迎了上去。

    “芷芸见过三位前辈。”柳芷上前微微躬身道,虽然眼前三位男子,她只认识任逆天,但对凌云和上官玄两人却也丝毫不敢怠慢。

    “哈哈,你叫我们前辈我们可当不起,就算我们肯答应,我师弟也不答应。还是跟培诚一样叫。”任逆天笑着道。

    虽然柳芷芸现在也算是叱咤商场地女强人,大集团的老总,但被任逆天这么一说,脸上还是飞上了一抹红晕,神情竟然有些忸怩,美眸暗地里却瞪了一眼正咧着嘴笑咪咪地看着自己出丑的李培诚。

    李培诚被柳芷芸这么一瞪,也没感觉不好意思,指着任逆天他们道:“这位是大师兄,这位是二师兄上官玄,这位是三师兄凌云。”

    当着任逆天等人的面,柳芷芸自然不敢扭李培诚,只好红着脸跟着李培诚的介绍,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地叫过去。

    柳芷芸这边刚红着脸跟任逆天他们打过招呼,任远和凌跃却有模有样地叫了声婶婶,羞得柳芷芸连脖子都红了。

    柳芷芸听了李培诚对任逆天三人的介绍只感觉心跳加快,很不好意思,但曹梓峰感受却完全不同了。上官玄和凌云的大名他是如雷贯耳,只是从未见过面而已。如今方才知道抱朴道院的前观主和军中著名的鹰派人物竟然都是葛门中人,还是李培诚的师兄。

    因为柳芷芸的缘故,李培诚没怠慢曹梓峰,很正式地将他介绍给了任逆天等人。

    虽然曹梓峰在任逆天等人眼里是个小人物,但因为是李培诚亲自介绍,他们都给了曹梓峰比柳云龙还要高的礼遇,与他热情地握了手。曹梓峰虽然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还是感觉心跳得厉害。

    众人说笑着,便步入了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的豪华餐厅里早就摆好了丰盛的晚宴,众人入了餐厅,任逆天笑着请李培诚坐上座。

    李培诚如今也开始有些习惯古老门派的上下尊卑之别,也就不客套,坐了主位,柳芷芸自然是坐在李培诚旁边。见掌门人入座后,任逆天等人方才入座。

    这个安排,曹梓峰这等老江湖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心里的震惊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柳芷出生豪门,如今又坐了总裁的位置,对于这些礼节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同样暗自震惊不已,知道自己对身边的男人了解得还远远不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