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困境

    培诚一听柳芷芸家出了这么大事情,心情顿时焦急起可以想象得出当时柳芷芸无助的凄美样子。而且柳氏家族的复杂程度他也略知一二,当初柳云龙这样的人物都被排挤得寻求外力支援,甚至想通过联婚保位置。柳芷现在坐了柳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恐怕她的叔伯们肯定会千方百计算计、排挤她,她一个搞科研出生的博士,一个弱女子怎么斗得过他们呢?

    李培诚这么一想就坐立不安了,脸上的焦虑之色也显露了出来。

    女人的直觉告诉孙晓萱,柳芷芸在李培诚的心里很重要。这个直觉让孙晓萱心里堵得慌,甚至有些气馁。大名鼎鼎的柳氏集团老总自然不是她这个小丫头片子可以比拟的。虽然没有过多的关注外界的事情,她还是知道柳芷芸是全杭城,甚至应该说全中国人眼中的最理想情人兼妻子。气质高雅,美丽大方,更难得是家产万贯。娶了这样的女人,可以说是真正的财色双收,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财和色,想想如今的社会,又有哪个男人会不想娶她呢?

    倒是夏菡和孙信品却丝毫没往这方面想,在他们看来柳芷芸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跟李培诚这样的穷小子有情爱关系呢?最多,他们是因为同个学校的关系,成了要好的朋友已经顶天了。

    夏菡见孙晓萱有些心神不宁,心里有些心疼,又有些气这小丫头胡思乱想,人家李培诚就算有女朋友,也绝不可能是柳芷芸。

    在坐的三个是长辈,一个是恋人,其中何教授还是专门从家里跑来见他的,李培诚还真有些不好半路退席,可是他实在有些担心柳芷芸,真是如坐针毡。

    在坐的只有何教授知道李培诚跟柳芷芸之间关系,他也了解李培诚是很重感情的一个人。所以见李培诚有些不安,又见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就笑道:“你这次大难不死,是该早点去跟柳博士见个面。我们看到你回来,心里踏实了,改天有的是时间相聚,快去,别耽搁了。”

    何教授就算不开这个口。李培诚也想开口了,如今他开口了,李培诚就立刻起了身,向孙信品夫妇等人打了声招呼。道:“那我就先去向芷报个平安。”

    孙信品夫妇这才开始有些吃惊,暗自猜测李培诚同那个柳氏集团的老总关系应该很铁。

    “你失踪两年多了,估计学校的床铺早就被人占了,你见过那个柳芷后就回阿姨这里睡。”夏菡关心地说道。

    夏菡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李培诚很是感动。一时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便点了点头,道:“如果太晚了,我就不打搅叔叔阿姨了。”

    “你这孩子又见外了不是?什么晚不晚。打搅不打搅的?你一个人在杭城,无亲无故地,不到阿姨这里。难道还去睡宾馆啊?”夏菡责怪道。

    “就按你阿姨说的定了。不管多晚都给我回来。还有明天萱萱要去东方大学报到。大家刚好可以一起去。”孙信品接话道。他做领导做惯了,说话间自然带上了威严。不容人反驳。

    李培诚暗地里的身份虽然不简单,确切地说应该很不简单,但孙信品以这样的语气跟他说法,他却丝毫没感觉到不妥,反倒是由衷地感谢他们夫妇。

    “好的,那我晚上回来睡。”李培诚也就不客气地说道。

    说完李培诚就准备出门。

    “我送送哥哥,顺便消化消化肚子里的东西。”孙晓萱见李培诚要出门,突然站起来说道。

    “你这丫头,三年前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培诚,三年后还是这样一副德性。这回培诚回来可是遂了你的意了。”孙信品笑道。

    夏菡心里暗骂了声,男人就是缺个心眼,女儿早就喜欢上了培诚他都不知道。

    孙晓萱向孙信品做了个鬼脸,就跟着李培诚出去了。

    看到女儿又恢复了活泼的样子,又加上李培诚死而复生,孙信品一时间倒把官场地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开心地笑了起来。

    “对了,老何,培诚和那个柳氏集团的老总到底是什么关系?李培诚这样贸然去见她,她会见他吗?别他一腔热血把人家当成好朋友,人家却不把他当一回事。”夏菡问道。

    夏菡这话并不是没道理,人家柳芷芸可是大集团的老总,又不是想见就能见的人物,都是需要

    。

    “哦,说起他们还真有好些话好讲。”何教授有些感慨地道,“这个柳芷芸以前是我们环资学院环科系的博士生,当初我也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来头。安排了培诚跟她合作个课题,没想到培诚搞科研厉害,追女孩也厉害。一直不把院里男生看在眼里的柳芷芸竟然跟他好上了,谈起了恋爱。”

    何教授这么一说,孙信品夫妇顿时呆住了,感觉有点像天方夜谭,有点像电视剧。公主爱上了穷小子。

    “你确信他们关系真地到了男女关系吗?”夏菡有些忧心地问道,她是为女儿忧心。作为母亲她现在很清楚女儿对李培诚的执着。

    “以前肯定是的,培诚亲口向我承认过。不过那时柳芷芸还只是位学生。现在时间过了这么久,她又继承了父业。商场风云变幻,竞争残酷,她一个女人在其中生存,估计早已不是当初的她了,而李培诚还是位性情纯厚地书生,两人大概很难再走到一起了。”何教授说着叹了口气,继续道:“希望柳芷芸还能顾念昔日之情,不要太伤李培诚的心。”

    听何教授这么一分析,孙信品夫妇都连连点头。夏菡心中是一喜一忧,开始担忧起了李培诚。

    孙晓萱出了门,就用手绕上了李培诚的手臂,很紧很紧。

    虽然心里很压抑,她仍然很乖巧地没去问柳芷芸地事情,她很清楚自己跟柳芷芸没法比,但她有热情,她有温柔,她还跟哥哥亲过嘴了。

    李培诚感觉得出来孙晓萱现在很紧张自己,也知道她很想问柳芷芸地事情,看到她这么活泼地一个女孩,变得这么善解人意,变得这么温柔,心中既感动又是愧疚。。

    出了大门,李培诚把手臂抽了出来,摸了下孙晓萱的头发道:“回去,有些事情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

    孙晓萱闻言点了点头,道:“那哥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由于柳芷芸现在肯定不住凤起路地公寓,李培诚本想直接见面,互吐相思之情的想法落空了,出了黄龙雅苑后,只好打了个电话柳芷芸,问问她究竟在哪里。

    正如李培诚所想的,柳芷芸的处境很不妙,虽然不能说水生火热,但也绝对算得上煎熬。

    一个富家千金能凭自己的努力考到东方大学,读到博士,从中不难看出柳芷芸是一位很有毅力和聪明的女孩子。但再有毅力,再聪明,她毕竟是个毫无商业经验,只知道搞科研的女博士,匆忙无奈地继过庞大的柳氏集团,一头扎进风云变幻的商场,陷入复杂的家族纷争,怎么可能会过得舒适呢。

    正如当初柳云威没有把柳芷芸算入猎杀对象的真正用心,柳芷芸正在一步步沦为傀儡,变成那些叔伯们的傀儡,尤其是柳云威这位强夺了家主位置的伯伯的傀儡。

    如果柳芷芸不是一位要强的女人,不是一位不肯服输的女人。如果她肯甘心地去做傀儡,或许柳芷芸现在不会有这么多的苦恼,也不会感觉到身心疲惫。

    但从她毅然回到柳氏山庄,从她知道李培诚遇难之后,她人生的全部意义和目标就是把弟弟抚养成人,把她爸爸爷爷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守住。所以她绝不肯让她的叔伯们得逞,所以虽然仅仅两年多,她开始了巨大的变化。她不再是冷若冰霜,她开始谈笑风生地跟各大商业巨头进行谈判,开始疯狂地学习经营之道。

    已经是夜晚了,往常这个时候柳芷芸一般在书房里考虑集团的事情或者逗弟弟玩,今天她却神情落寞,忧心忡忡地在柳氏山庄的幽幽小径中走着。

    她身上穿的是坎蒂丝品牌的服装,自从知道坎蒂丝服装店是李培诚开的之后,柳芷芸就没有穿过其他的品牌。

    隔柳芷芸身后四五步的地方,曹梓峰静静地跟在柳芷芸的身后。自从柳云龙遇害之后,曹梓峰就一直守护着柳芷芸。

    曹梓峰的眼眸中同样藏着忧虑,看着柳芷芸落寞凄美的背影,他有些恨自己的无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