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脱困

    男刚闭目片刻,就立刻一脸死色,长长叹了声,张

    这一次李培诚再没从他眼里看到精光,只看到绝望。

    那男望天望地,沉默了好一会,把目光终锁定在李培诚的身上。

    李培诚又感觉到了浑身**,这让他感觉很是羞耻。好歹这里是他的地盘,好歹自己也是位先天级高手。

    李培诚在那男目光的压迫下,真气随心而动,已经完全被李培诚控制并锤炼得有一定火候的阳跷脉上的半数穴道立刻如泻闸的水库,深藏在这些穴道里的灵气瞬间如千军万马奔涌而出。

    李培诚的身猛地一直,竟然隐隐挡住了那男目光的压迫。

    “咦!”男惊讶一声,接着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男的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脸上的绝望也不见了。他向李培诚招了招道:“小兄弟,请到这里来。”

    李培诚见状,大大方方地向他走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这个男如果要对他不利的话,自己是无处可逃的,既然如此又何必示人以弱呢。

    那男目光中流露出赞许,向李培诚点了点头,道:“说起来刚还要谢谢你把我从水底捞上来。”

    “不用谢,没有我你自己也能上来。”李培诚道。

    男没有否定李培诚的说法,而是继续道:“能把你的手给我一下吗?”

    李培诚有些疑惑地看了那男一眼。然后把手伸了出去。

    男地手指搭在了李培诚的手腕上,李培诚立刻感觉到一丝精纯到了极点的真气从他的手指上了出来,很就游遍了自己的全身。

    男脸上的喜色越来越浓,很脸上就露出了非常满意的微笑,接着他就放开了李培诚的手。

    “你一定是被困在这个地方了?”男问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

    “想不想离开这个地方?”男继续问道。

    李培诚闻言,心猛地跳动了起来,就像敲大鼓一样。

    “当然,你有办法吗?”李培诚问道,虽然知道这男应该很厉害。但李培诚却也不敢肯定他就能飞出那数万米高的冰墙。

    男抬头轻蔑地看了一眼几乎望不到顶地上空,然后道:“当然。”

    李培诚闻言,大喜,这一刻他也顾不得什么尊严了。急忙道:“求求你帮我这个忙!”

    男看着李培诚,道:“可以,但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李培诚闻言,心里一个咯噔。这个男高深莫测。像他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别人帮忙,肯定不会有好事,至少是艰巨危险到了极点的事情。心里想着,李培诚将目光投向温泉那边。暗道。不济,自己再练练,潜到水底下。既然他从那里出来。就说明那里有通道。

    男似乎能洞察人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道:“不用看了。那里没有通道。”

    李培诚被人窥破心思,先是有些尴尬,接着就猛地跳了起来,不可思议地道:“什么,没通道!那你怎么上来地?”

    男深深叹了口气道:“那里有个古老的传送阵,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布置的。”

    男见李培诚迷惑了,知道他没这个概念,也不急着解释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这里是哪里?”

    “西藏。”李培诚回道,也没继续问下去,他看得出来这个男会慢慢帮自己解开这个谜。

    男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道:“哪个星球呢?”

    这下李培诚有些懵了,像看怪物一样看了男一眼,强忍住内心几乎无法抑制的好奇,道:“地球。”

    男仍然摇了摇头,没继续问下去,而是开始说起了自己地事情。…。

    李培诚越听越是震惊,到后就连他这样稳重的人物也只剩下了痴呆状。

    原来地球外真的还有生命,原来世上真有可以活上数千上万年,可以飞天遁地的神仙。不过这位自称来自月游星地李轩庭却称自己是修真者,否认自己是神仙的说法。

    李培诚也终于确信温泉底没有通道,就算有通道也不是李培诚想象中的通道。那是个古老地传送阵,李轩庭在另外一个星球被追杀时,本来想逃回月游星,却慌乱中出错,到了这个该死地地方。

    “我命不久矣,如果你肯帮我一个忙,我就成全你,让你飞出这个地方。

    庭叹了口气,对愣中地李培诚说道。

    李培诚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除非他肯在这鬼地方呆到他出去时,亲人朋友全部都不在了。

    “好,你说,不过有个条件,烧杀淫掳的恶事你就不用提了。”李培诚说道。

    李轩庭眼里流露出欣慰和赞许地目光,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

    “我只要你在有能力离开地球时,帮我送件东西回月游星碧云宗,交给宗主李浩。”李轩庭道。

    李培诚闻言,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只要我有能力离开地球,一定帮你做到。”

    “好!”李轩庭开心地道,丝毫没有即将离开人世的伤感。

    李轩庭这种豁达心态,让李培诚不禁暗自佩服。

    十天之后,李培诚静静地坐在一堆土坟面前,两行热泪滑落脸颊。

    虽然只是短短时间的相处,但李培诚却与李轩庭结成了亦师亦兄的深厚感情。

    良久李培诚缓缓站了起来,然后也不见他什么动作,他的身就缓缓腾空而起。

    感受着体内金丹在缓缓运转,散出柔和的光芒,李培诚不禁又低头看了那埋了李轩庭的土坟。

    现在的李培诚知道,原来在修真界中,境界的划分是凝气、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

    葛洪老祖认为结成传说中道家的金丹,应该就能得道成仙,长生不死,故他所推测的大成圆满境界不过是修真界中的金丹期而已。他毕生所到达的也不过就凝气中期,比李培诚现在的金丹中期还差了很大一段距离。

    不过按李轩庭的说法,至少要到了分神期方有离开地球的能力,李培诚要想离开地球却还远远不够。

    李培诚将视线从洞底收回,情不禁摸了下戴在小拇指的一个银灰色,有点像藏银打造的古朴戒指。

    这是李轩庭留给他的大宝藏,是一个储物戒指,里面的平面面积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高有四五米。里面堆了不少东西,各种各样,李培诚还没时间去仔细看,李轩庭告诉李培诚戒指里的所有东西现在都算是李培诚的,只有放在东角落的那张五彩流离的手帕是李培诚要转交给碧云宗的东西。

    出口在几乎成笔直的峭崖上的一个很小洞口,上面还挂着冰,是无法攀登的地方。

    出来的时候,李培诚很惊叹自己竟然会掉得这么准。

    下山的时候,李培诚并没有飞,而是慢慢地走下山去。洞底几乎绝望的生活,早就磨掉了他本不急躁的性格,让他变得加沉稳。

    他不敢确信这个地方有没有修真者,但那万丈深渊之下既然存在着传送阵,那至少说明,这里曾经有可能有过修真者,至少地球上有过。

    虽然李培诚并不认为追杀李轩庭的人会追杀到地球,也不认为这么巧会遇见地球的修真者,他也不知道那手帕究竟是什么东西,但让已经到渡劫境界的李轩庭到了死的那天仍然叮嘱李培诚务必要把手帕交回碧云宗,李培诚就知道万万不能掉与轻心。至少在他还没有能力保护手帕前,他必须得保守自己修真者这个身份。…。

    李轩庭很显然也这样认为,所以在他临死前,曾用全部的残余真元力,向李培诚体内打了道符,那道符据说只要李培诚自己不爆实力,分神期以下的人是无法现他的修真者身份。

    李培诚下山的时候,碰到了一登山队,那些登山员看着李培诚从山上下来,个个都好奇地打量着李培诚。

    李培诚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好奇地打量自己,因为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是李轩庭储物戒指里的一件蓝色道袍,又兼长飞扬,胡须飘飘,造型甚是怪异。

    幸好李培诚那天落难的时候,口袋里的钱包还在,下了山之后,李培诚立刻在附近的摊贩那里买了套衣服,然后剪了个头。

    下了山之后,李培诚知道自己在洞穴里已经渡过了两年多,现在已经是二零零五年的八月下旬了。

    知道这个时间之后,李培诚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孙晓萱,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不知道这小丫头有没有考上东方大学?坐在开往拉萨车上的李培诚情不自禁又想起了这个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