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神念之法

    颗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可以察觉的能量随着那光气中去。

    李培诚好奇地打量着手中的三颗珠子,他知道这三颗珠子一定藏着什么奥秘。

    李培诚盯着手中的珠子看了许久,犹豫了一下,拿起其中最小的一颗珠子,塞进了嘴巴,然后就像壮士英勇就义一般闭上了眼睛。

    李培诚在做一次赌博,赌这个珠子中的能量能被自己吸收。其实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起死回生的办法。

    珠子入腹,李培诚立刻感觉到肚子里似乎塞进了一团火,火在熊熊地燃烧。

    李培诚虽然感觉很是痛苦,但脸上却露出了喜色,因为他感觉到了强大的能量从腹中迸涌而出,向四肢百骸冲了出去。

    堵塞的经脉在经过刀割般的剧痛后,开始缓慢恢复了过来,强大的力量似乎渐渐重新回归到李培诚的身上。

    几乎在同时,李培诚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要炸开了,庞大的信息纷涌入他的大脑,稀奇古怪的想法在他脑海里盘旋。

    纳木那尼峰山下,葛古抬头望天,老泪纵横。他的身后站着任逆天、上官玄、凌云还有一干他们三人手下最精英的徒弟和手下。

    凌跃无力地跪在纳木那尼峰山下,仰头望着高高,云雾缭绕,看不到顶的山,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目光中充满了懊悔和愧疚。

    凌跃从看到三个和尚追击李培诚开始,就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毒蝎的实力。立刻将事情汇报凌云。请求支援。

    可惜当他们到来时,一切都迟了。他们找遍了纳木那尼,找遍了普兰,也没发现李培诚地踪迹,只知道那天夜里发生了一次有史以来最惊心动魄的雪崩。

    事实证明那三个和尚并不是毒蝎组织的首领,而是毒蝎组织首领的师父们。当然如今毒蝎组织布置在普兰城的总部早就被这群愤怒的人给端了。

    葛古虽然知道这事并不能怪凌跃,但当他收起眼泪,转身蹒跚地回去时,还是冷冷丢下了一句话。

    “从今天开始。不准凌跃踏入葛岭一步,不准再修炼传自葛门的武学!”

    看着葛古落寞沧桑的离去背影,从来流血不流泪的凌云潸然泪下,他觉得自己愧对师门。愧对师弟。

    事实上这事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一场意外。

    很具讽刺和戏剧性地事情还是发生了。毒蝎总部被端掉的那一天,在外执行任务,还不知道散失了组织的杀手终于把柳云龙杀了。

    柳云龙最终还是没躲过死劫。连带着他年轻的夫人也被累及了。

    虽然曾经恨过柳云龙,但随着李培诚地出现,柳芷芸对柳云龙的恨在渐渐的消失,父女间的感情似乎在慢慢回温。

    而在此时。突然间柳云龙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包括他地第二个老婆,到了一个柳芷芸接触不到的世界。抛下了柳芷芸和她还在嗷嗷待哺的弟弟。

    柳云龙的遗嘱中只有柳芷芸和柳启明地名字。一人一半。甚至他还早写好了一份遗书。讲述了自己对柳芷芸母女俩的愧疚,万一自己不幸遇难。请柳芷一定要帮他把儿子养育成人,在此之前柳启明的一切财产也由柳芷芸打理,如果柳启明只是个废材,柳芷芸有权一直帮忙监管打理到她也不在地一天。柳云龙还指定了自己地儿子为下一任家主。

    那一刻柳芷芸没有去怀疑柳云龙所说地一切道歉内疚的话,那一刻地柳芷芸心中也没有恨,只有无尽的悲痛和对她父亲的无限怀念。

    孤单伤心的时候,她想到的是李培诚,但借口说与凌跃一起去北京拜见凌云的李培诚却杳无音讯,连电话都打不通。

    当她最终从凌跃嘴里知道李培诚已经遇难的消息后,她几乎要崩溃了,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弟弟的存在,如果不是她一直以来的坚强,估计她会立刻在悲伤绝望中死去。

    柳芷芸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读博士后,她曾经展露过娇媚的笑容重新被冰冷所代替,她回到了柳氏山庄,现在或许弟弟和父亲的遗愿才是她生活下去的全部意义。

    柳氏家族内部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曾经远离这个家族的柳芷芸的想象范围。如果不是因为金鹰侍卫的捍卫,同一房的半数以上族人理智地保持了支持态度,还

    天亲自来杭对柳芷芸表示支持,恐怕柳芷芸这对孤单刻被他们阴险不讲亲情的叔父们给完全架空了。

    柳芷芸最终还是坐上了柳氏集团总裁的位置,而家主的位置却再也无法等到柳启明的长大,重新落入了大房的手中,柳云威如愿以偿地坐上了家主的位置。现在的柳芷就像是行政长官,而柳云威却是党委书记,再加上柳芷芸是个新嫩,她权力的旁落以及受到的排挤就可想而知了。

    这一切,被困在地下数万米的李培诚自然一点都不知道。他还在努力的消化着那颗珠子。

    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过来那颗珠子是什么了,他也已经明白了为何那些杀手虽然是普通人,但精神力却很强大,因为那位杀手虽然没有炼气,却懂得修炼神念。

    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想达长生不死之境同样如此。无非道不同,难易有别,但却殊途同归。

    自古以来要想长生不死,必须肉身不毁,神念不灭。肉身毁,则神念成无主之物最终将消失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归于虚无。神念灭,却不过只是行尸走肉,就算保存个亿万年却也不过是没生命的物质。

    故想长生不死之人,便有修炼肉身者,想通过肉身不毁而求不死,那便是外家功法,只是此法落于表象,终究不得不死真谛。

    后有炼气之士,也称修真者,发现吐纳之法可吸天地灵气,壮筋骨,长神念,能兼顾肉身神念,此法就被认为是达长生不死的正道之法。《长生诀》就是此神奇修炼之法其中之一。只是肉身乃实在之物,炼气时,可有意锤炼,甚至还可以通过外家之法内外锤炼,而神念却是虚无之物,修炼者却往往难兼顾,也难专门进行修炼,故只能任其随着炼气时慢慢强大。。

    还有一种修炼之道,便是专修神念,神念者,身之主宰也。一旦神念有成,强大的神念能让人更好的感受天地灵气,也能更快地强化肉身。只是此法虽然不落于表象,却剑走偏锋。往往神念还没强大到可以改变肉身时,肉身却已经开始衰败了,最终不得不将毕生神念所凝聚之物留给有缘者,真正修炼得道却寥寥无几。

    炼外家功落于表象,专修神念却剑走偏锋,冒险之极,只有炼气之法方为中规中矩之正道。此事分析起来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复杂至极。因为门派修炼之法秘不外传,而且这世间又有几人曾成仙得道,故世人也无非如那瞎猫一样在抓老鼠,谁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之法是否能长生不死,只能执念自己修炼之法最终能达长生不死之境。就算自己无法修得,也只怪自己机缘不好,天赋不够罢了。

    此类之说,李培诚自然不知道,那三人也不知道,因为他们都还在后天中挣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培诚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他的双眼变得更深邃了,他的脸上带着喜悦的表情。

    那位喇嘛的珠子不仅使得李培诚的功力提升了一些,无形中他的精神力也强大了很多,而且他从中还学会了一种很神奇的神念修炼方法。

    不过当李培诚抬头望天时,他的喜悦表情却变成了苦笑,那么高的冰墙,以他如今的本事想要出去还差得远,除非他长了翅膀。

    李培诚将手中剩余的两颗珠子放回口袋,然后站了起来,向冰枪林立的前方走去。

    虽然李培诚身手不凡,但在上下都冰枪林立的地方行走还是说不出的艰难,大多时候需要发力断冰方能前行。

    这是个很大的地底洞穴,李培诚估摸着走了一天方才到了一堵冰墙。

    看着光溜溜的冰墙竖立在前面,抬头是倒垂着冰柱的洞顶,李培诚不死心地敲了敲冰墙,传来实心的声音。

    李培诚无奈摸着冰墙向右边绕,一边绕一边敲打着墙,希望能有收获,这样又艰苦的走了一天,李培诚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只好盘腿坐下,再拿出一颗珠子,吞进了肚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