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雪崩

    显然这米粒大的珠子是那个死掉的喇嘛脑袋里掉出来来不及研究为什么喇嘛的脑底里会跟河蚌一样长珠子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两声暴喝声。

    李培诚脸色一变,来不及深究,把那米粒般大小的珠子往口袋里一放,猛地站直了腰板,双目凝重地注视着前方。

    突然李培诚感觉到前方有股巨大的气劲猛地向四周冲散开来,李培诚脸色一沉,他知道自己布置的五行阴阳阵被两个印度和尚给强行突破了。

    李培诚长啸一声,飞身向胖和尚攻击而去。

    那胖和尚本就受伤在先,如今刚闯出五行阴阳阵,就看到眼前两道狞厉的爪子向自己的脑门罩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把脑袋一歪,同时蹭蹭蹭急速后退。

    嗤!刺耳的声音响起。

    胖和尚虽然躲得及时,但还是没能完全躲过李培诚蓄意的必杀招。胸脯被狠狠地划过两个爪痕,留下触目惊心的伤口。血汨汨流出,几乎可以看到胖和尚的胸肋骨。

    李培诚来不及恶心手中血淋淋的肥肉,因为另外一个瘦和尚的攻击已经尾随而至了。

    李培诚仓皇将手往后一转,啪地一声,李培诚的双手结结实实地与瘦和尚拚了一招。

    不过李培诚是仓皇应招,瘦和尚是全力而为,李培诚顿时吃了暗亏,感觉到两股阴寒的劲道沿着手臂直往他身上地经脉钻,李培诚浑身顿时打了寒战。

    不过李培诚功力比瘦和尚高一些。瘦和尚跟李培诚硬拚了下,也不好过,连退了两步,才站稳了脚步。

    李培诚暗暗运功化解手臂中的寒劲,而两位和尚则缓缓汇拢,双目如恶兽般凶狠地盯着李培诚。

    双方都在积蓄力量,都在寻找对方的漏洞。

    四周静悄悄,除了风声,就是胖和尚血滴滴嗒嗒滴在冰地上的声音。

    突然双方同时暴喝一声。跃地而起,向对方发起了进攻。

    李培诚攻击的对象仍然是胖和尚,因为他现在是弱者。胖和尚在左边,李培诚向他攻击时。几乎将自己的右侧全都暴露在了瘦和尚的攻击之下。

    胖和尚见李培诚全然不顾瘦和尚的进攻,像猛虎一样舍命直攻自己,顿时肥胖的脸抖动个不停。肥胖地手在身前挥舞如电,试图抵挡李培诚凶猛一击。身子却不停往后退。

    咔嚓一声,李培诚如钩的爪子紧紧扣住了胖和尚一只手臂,双爪用力一错位,胖和尚的一只胳膊立刻废掉。

    胖和尚惨叫一声。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不停地挂了下来。

    正在这时瘦和尚脸上闪过狰狞的冷笑,干枯的手,像冷森森的白骨。猛地加速攻到。

    这个时候。李培诚再也来不及躲闪。只好一咬牙,身子微微一侧。将腿抬了起来,侧挡了瘦和尚两掌。那片位置,正是李培诚穴道已经修炼有成地位置。

    嘭!嘭!两声,瘦和尚的脸上狰狞的笑容立刻僵住,因为触手处坚硬如铁。

    李培诚借瘦和尚的力道,再次向胖和尚攻击。

    吼!胖和尚见无处可逃,终于爆发出一股凶横劲,竟然不顾要害,以命博命,手掌起印向李培诚胸前按去。

    一股冷劲扑面而来,李培诚脸色一变,却再无回旋之地,因为后面还有瘦和尚。

    杀!李培诚怒吼一声,将气运与前胸后背,两拳气势如虹,笔直向前,无视向胸前按来地法印。

    砰!胖和尚当场身亡,而李培诚却前后各收了两人一击,胸口一阵疼痛,血气翻腾,忍不住就喷出一口鲜血。

    见胖和尚当场死亡,瘦和尚顿时萌生退意,但见李培诚似乎受伤很重,却又有丝不甘,当他的目光接触到地上那粒闪闪发光的珠子后,眼中流露出贪婪之色,终于怒吼一声还是向李培诚发起了进攻。

    一对一,一个功力稍弱,一个受了伤,倒也算是半斤八两。

    李培诚久战不下,感觉体内气劲越来越紊乱,知道不速战速决,恐怕要命散于此了。

    李培诚故伎重演,冷不丁用自己因为穴道修炼过缘故而变得特别强悍地肉身部位硬挡了瘦和尚一下,借机重创了瘦和尚。

    一场残酷地对杀之后,李培诚筋疲力尽,浑身伤痕累累地伫立在雪地上,眼里凶悍的目光尤存,但喘息声却粗重无比,在寂静地雪山听起来很是清晰。而瘦和尚却横尸雪山之上,血从他的胸口的一个大洞里汨汩流出,很快就因为天寒地冻的缘故,凝结住了。

    李培诚蹒跚着走到

    尸首旁边,俯身捡起了一颗比他刚才得到还稍微大点珠子同样给他一股强大能量的感觉。

    李培诚看了珠子一眼,同样把珠子给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回头看了看那具瘦骨嶙峋的瘦和尚,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在雪地上拿起了一块石头。远远一砸,将瘦和尚的脑袋砸得稀巴烂,同样一颗米粒般大的珠子滚了出来,在黑暗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果然如此!”李培诚自语一声,仍然把那颗珠子给收了起来。

    就在此时,李培诚听到上空响起了低沉的咆哮声。

    满天的雪,如瀑布般,如千军万马奔腾而下。

    天地黯然失色,大地颤抖不已。

    李培诚的眸子里都闪过惊骇、绝望的眼神,他此时受伤累累,爬着下山都是问题,却如何跑得过奔泻而下的大雪崩。

    李培诚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巨大的力量带动着他往下滚,鼻子里充塞着冰雪,四周没有一丝空气,窒息得要命。

    李培诚想跃身而起,但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先天境界未至,体内小周天未成,李培诚本就无法做到生生不息,无法长时间窒息,更何况他现在重伤在身。

    李培诚感觉到自己要死了,要被活活地憋死了。在这一刻,他的脑子里闪过了爷爷慈祥的笑容,仙风道骨的葛古的说教,孙晓萱活波青春的样子,柳芷芸羞涩时的娇媚。

    接着李培诚就感到头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昏了过去。。

    李培诚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自己一直在下坠,下坠,似乎要坠到无底深渊之中。

    接着他又感觉自己泡在温泉之中,飘啊飘,说不出的舒服。

    猛然间李培诚醒了过来,他张开了眼睛,看到了一片刺眼的光,耳边听到了汨汨的流水声。

    李培诚发现自己确实泡在了温泉之中,自己就在上面漂浮着。

    不过此时的李培诚却没有丝毫大难不死的喜悦,因为抬头处,那片刺眼的光是四周光溜溜高达数万米的万古不化的冰墙反光造成的。

    一束阳光从几乎望不到顶的一处狭缝中直射而下,经四周冰墙的反光产生七彩的光芒。李培诚估计自己就是从那处狭缝中掉下来的。

    李培诚微微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整个人似乎散架了一般,稍微一动就疼痛不已。

    李培诚苦笑一声,无奈只好躺着运气疗伤。这一疗伤,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辛辛苦苦修炼的经脉紊乱堵塞,一运气就疼痛如刀割。

    李培诚真是欲哭无泪,这等地方本来想出去就难,现在还摊上这么一副身子,那岂不是要活活困死在这该死的地方。

    不过总算现在是大难不死,至于后面会不会死,那就事在人为了。李培诚稍微积蓄了点力量,轻轻划动手臂,终于爬上了岸。

    一阵折腾后,李培诚倒感觉身体有些折腾开来,摇晃着站起来,开始四处打量。

    这是真正冰的世界,冰枪林立,布满了整个地下世界。

    隔温泉百米范围内,地表有些温热,所以目前李培诚所占的位置是这个地下世界唯一一片没有冰枪的地方。

    李培诚越往里走,就感觉越冷,里面的光线也越暗。李培诚现在的身子很虚,他很理智地退回了温泉旁边,准备等身体恢复点过来再探寻。

    李培诚盘腿而坐,再次尝试着运气疗伤,但进度很缓慢。

    肚子咕噜地响了一下,李培诚暗暗苦笑,估计还没等自己恢复一点过来,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李培诚带着些许期望往温泉底探查,竟然发现温泉里有银白色的小鱼在游动。李培诚不禁一喜,不过他很快就由喜转悲了。因为那鱼游动得很快,像闪电一般,而且生活在深层水中。如果此时李培诚是全盛时期,自然能抓点小鱼儿充饥,但现在的身手连活动都有些困难,别说抓鱼了。

    正当李培诚感觉到无计可施,似乎只能坐与待毙时,突然感觉到大腿部有珠子般的东西夹杂着,怪不舒服的。手往裤子的口袋里一掏,掏出了三颗珠子,这才想起自己口袋里还塞着那三个和尚脑袋里的玩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