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初见柳云龙

    远看到柳氏山庄依山而建,穷小子出生的李培诚就暗氏山庄世家气派跟古朴典雅的完美结合,就连凌跃和任远也微微露出惊讶之色。

    四人仍然是骑着自行车,只是李培诚那辆自行车跟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四人骑车入大门时,门卫看李培诚的目光都很是惊讶和迷惑。按他们的想法跟小姐一起有说有笑的人,至少也应该是非富即贵,就算厌倦了名车,骑车锻炼身体,但怎么说也要搞辆像样的高档自行车。

    李培诚却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仍然闲然自得,他就是他,他并不需要因为旁人的目光而去改变自己。

    入了柳氏山庄,四人就把自行车交给了门卫,然后慢慢踱步向山边的别墅走去。

    李培诚发现柳氏山庄的内部,远比远处看起来还要气派典雅。小桥流水,假山园林,竹林幽径……就犹如一个皇家后花园。

    “哈哈,欢迎远到而来的年轻朋友们,云龙有失远迎了!”四人刚走过小桥,,就远远见到一位身形雄伟的中年男子笑着向他们迎来。

    此人正是柳云龙,他的身后还跟着曹梓峰和王标。

    四人急忙也迎了上去。

    “这位就是我父亲柳云龙,爸他们就是我向您提起的来自美国的朋友任远,北京的凌跃,这位是我的学弟李培诚。”柳芷芸介绍道,只是介绍到李培诚时,表情却有些不自然。

    “欢迎来柳氏山庄做客,任远!”柳云龙先跟任远热情握手。

    “柳叔叔您好,没来杭州前我就听我父亲提起您的大名了!”任远直接挑明道,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装糊涂,就说明人家都邀他上门了,他却还连人家已经摸清他的来头都不知道,那么就显得他们父子很无能了。

    柳云龙闻言,也没表现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他早知道这事瞒不过任逆天,先邀请任远无非是一种策略手段而已。

    “哈哈,我也是刚知道令尊和你来杭州了,正准备上门拜访,却没想到芷芸机缘巧合竟然跟你结成朋友了。”柳云龙笑道。

    任远笑了笑,没再说话,只是松开了柳云龙的手。

    接着柳云龙又跟凌跃握手,以柳云龙的目光自然看得出来凌跃的不平凡之处,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北京有什么凌姓世家。

    “说起来北京我倒也有不少好朋友。只是却眼拙得很,看不出来哪个朋友能培养出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柳云龙边跟凌跃握手,边说道。

    凌跃笑了笑道:“我父亲在军队里工作,很少接触像您这样的大企业家。”

    凌云!

    柳云龙闻言,脑子里划过一道闪电,差点就要当场失态。

    “莫非你父亲是凌云?”柳云龙试探着问道。

    凌跃笑着点了点头,凌跃是个很聪明的人。既然柳云龙很有可能是任逆天在华地合作伙伴。他并不介意再加重点任逆天的筹码,这样谈判起来对任逆天更有利。

    一切事情柳云龙都明白了。怪不得有军方的人出现,原来是军方中鹰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凌云到了。

    柳云龙的心脏忍不住扑腾扑腾地跳动起来。他不是傻子,自然猜测得出任逆天与凌云的关系非同寻常。攀上了任逆天这条线,就相当于自己跟凌云也产生了那么点隐晦的关系。

    “幸会,幸会。有机会一定要去北京拜访你父亲!”柳云龙稳了稳情绪道。

    凌跃笑了笑,松开了柳云龙的手。

    有些返璞归真的李培诚,就连任逆天他们也看不出李培诚地不平凡处,柳云龙更是看不出来。所以他认为李培诚仍然是个穷书生。顶多在穷书生面前再加上两个字,优秀。

    但这种程度的优秀,对于像柳云龙这样的人物而言,确实还远远不够看。

    不过柳云龙还是面带笑容地伸出了他的手,跟据说跟他女儿有很亲密的穷书生热情地握了下手。

    李培诚也面带微笑地跟这位杭城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握了下手,他看到了柳云龙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厌恶和高高在上地目光。

    柳云龙掩饰得很好,除了李培诚没有人发现他目光中的异样,就连一直很紧张看着父亲跟李培诚第一次接触地柳芷芸也没发现。

    柳云龙在柳氏山庄内极尽热情地接待了三人,更确切地说是任远和凌跃两人,对于李培诚的态度,他一直戴着虚伪地面具。

    了后面,就连虚伪的面具都开始撕开了些破口,变得当然对于柳云龙而言,自己肯忍受李培诚在他面前晃动就是对他最大的恩惠了。如果不是因为考虑到任远和凌跃,以及他跟他们两人看起来比较亲密的关系,柳云龙肯定不会戴着那虚伪地面具。

    四人在柳氏山庄吃了顿很丰盛的晚餐后才离开了柳氏山庄,离开前,柳云龙向任远表达了他想登门拜访任逆天的意思。

    任远笑了笑,只是不冷不淡说任逆天这几天在杭城还有些事情处理,拒绝接见任何人。不过他表示会把这事转告任逆天。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任远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对处理大事上却非常冷静老成。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虽然父亲已经内定了柳氏集团为他在华的合作伙伴,但却绝不能流露出这方面地意思,否则谈判会对父亲有些不利。

    柳云龙对于任远的回答虽然有些失望,但却也知道这在情理之中。至少目前来看,自己比韩家等走在了前头,所以柳云龙还是很满意的。

    李培诚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很快就意会到任远话语中深层次的意义,暗暗庆幸没有把自己与任逆天的关系告诉柳芷芸。

    离开柳氏山庄后,任远两人回了西子国宾馆,而柳芷芸和李培诚则各自回到自己的公寓。

    在晚上八点来钟的时候,李培诚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曹梓峰打来的。

    “柳先生想要跟你单独见下面,希望你能单独来一次柳氏山庄,还有不要跟小姐提起此事。”电话里曹梓峰说道。。

    李培诚隐约知道柳云龙约他不会有什么好事,但他还是打了个车赴约了。

    再次看到李培诚,柳云龙没有再戴上虚伪的面具,而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高高在上的气势,在他身上看不到丝毫谦虚和热情的影子。

    “坐!”柳云龙指了指椅子道,浑身上下隐隐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

    李培诚淡淡回了一句:“谢谢。”然后很悠然地坐了下去,丝毫没有单独面对柳云龙这样一位大人物的紧张和不安。

    柳云龙如鹰凌厉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欣赏,能在他面前做到这样镇定的年轻人很少见,像李培诚这样还是一位学生的年轻人,更是少见。

    怪不得任远和凌跃肯跟他交朋友,芷芸这丫头也会看上他,他倒还是有些胆量,柳云龙暗暗道。

    不过这年头胆量是不能当饭来吃的,如果李培诚跟柳芷芸只是看起来很普通的朋友,柳云龙应该还是不反对他的女儿跟这样一位男生来往的。

    “不知道柳叔叔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事?”李培诚不卑不亢地问道。

    “你应该听过柳氏集团和我的名字?”柳云龙问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知道。”

    “那么你认为你跟我女儿交往合适吗?”柳云龙问道。

    虽然早知道柳云龙是为这事找他,李培诚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怒意。他当初不想告诉柳芷芸他的真正身份,就是顾忌柳云龙一旦知道他与任逆天的关系,会鼓励柳芷芸主动与自己交往,从而影响了柳芷芸对自己真实感情的判断,这是李培诚所不愿意看到的。

    “柳先生,我想这是我跟芷芸之间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适不适合我们自己会做出选择的。”李培诚冷声道,连称呼都换了,接着他站了起来,道:“如果你今天约我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话,我想我已经没必要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柳云龙眸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却没有发作。他向站在他身后的曹梓峰挥了下手。

    曹梓峰犹豫了下,还是走到李培诚面前,手中拿着张金卡。曹梓峰看着李培诚的目光有些内疚,但他还是把手中的金卡递给了李培诚。

    “这卡里有五百万,我希望你能跟我女儿保持距离,同时这段时间务必协同芷芸跟任远和凌跃打好交道。”柳云龙不屑地看着正拿着金卡的李培诚,像吩咐他的职员一样吩咐李培诚。

    在柳云龙看来,五百万足够让李培诚做出正确的选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