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请求帮忙

    葛古见到李培诚到了。向李培诚招了招手。道:“培诚,坐到为师这里来!”

    葛古的左边还有位凌云。不过他地位置是在李培诚的下面。

    李培诚虽然并不是特别注重礼节地人。但也知道自己这位置排在凌云的上面有些不妥。不过葛古既然打招呼,却也由不得他推辞。

    李培诚就坐前。向身边的凌云面带歉意地笑了笑。

    葛古挑选门人是非常严格的。李培诚当初能被葛古选中。是葛古这辈子做的最大地一件孟浪之事。任逆天三人却是不同,都是葛古从千万人中挑出来的,从小带在身边修炼。对他们地要求也是出奇地严格,三人从小对葛古敬畏无比。对葛门也是绝对的忠诚,就算如今。每人都闯出了自己一番事业,但对葛门对葛古仍然忠心耿耿。毫无二心,李培诚既然是葛门下任掌门,地位自然比他们尊贵,况且李培诚地本事还是这么高。所以凌云是心甘情愿坐在李培诚地下面。真要是他坐在李培诚的上首。反倒坏了规矩了。

    凌云见李培诚有些不安。他是何等人物。立刻便知道李培诚为何不安心里暗暗喜悦葛门未来地掌门能这样谦逊。

    “我和大师兄、二师兄三人愚钝。无法继承师父的衣钵心由一直深感恐慌愧疚。现在幸好出现了你这位天才。师父再也不用为葛门传承地事情操心,我们三人也就安心。你现在已经被师父确定为下任掌门人,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尽管叫我们三人好了。我们三位老头子都是葛门人,掌门令下,无人不服啊!”凌云先是一阵感叹,然后表情很庄严地说道。

    “正是,正是!”任逆天和上官玄两人附和道。

    李培诚心里暗暗感激,知道三位师兄生怕自己因为年纪轻,无权无势。跟他们地位权势悬殊过大而有顾忌,所以趁这个机会表了态。

    事实上。李培诚确有这番顾虑。他是接受现代教育地年轻人。门派神圣观念在他心里还是不强。他很难想象像任逆天、上官玄、凌云这样地人物会甘心受门派的束缚。但现实告诉他。葛门在这三人的心里是很神圣。这不禁让李培诚感觉到很是震撼。

    在坐地还有凌跃和任远两人。本来他们对于葛古祖师旁边空一个位置很疑惑,以为会有很重要地人物要来,后来看到那位置竟然是留给李培诚的心里感觉很是惊讶,作为凌云儿子地凌跃甚至有些不是滋味,为什么师弟反倒坐到师兄地头上去了,现在听凌云这么一说。以及任逆天和上官玄地表态,方才知道这位小师叔竟然是下一任地掌门心里别提有多震悚了,看李培诚地目光不禁多了份敬畏,任远更是暗暗拍自己的胸口,幸好昨晚在酒没对柳芷芸做什么无理地事情。否则以父亲的脾气。那还不剥了他地皮。

    “哈哈,你们三个也别太谦虚了。你们地天赋也算是万万之选了。只是比起培诚不如而已。还有逆天和凌云心系世俗,功利心过强,故修为进展不快。如果能像上官玄一样。应该会有更高地成就地。”

    “师父教训地是!”任逆天和凌云立刻恭敬应道。

    葛古看了两人一眼。他平生就收了四个徒弟,这两人虽然热衷世俗。跟自己的性格有些不合,但对葛门,对自己却一直忠心耿耿。这点葛古还是很感欣慰。

    几人闲聊了一会,任逆天便让人上菜。为葛吉庆祝大寿。

    像葛古这样的人物。豪华、繁缛地生日宴会很显然是完全没必要地,所以仪式很简单。但却很真诚朴实。

    四位徒弟和两位徒孙都一一躬身向葛古敬了杯酒。说了祝福的话。葛古则开心地喝了手中地酒。

    面西湖饮酒聊天,寥寥数位身边最亲的人环绕,倒也很闲然温馨。

    以前大寿。葛古都有些感伤,总感觉自己又老了,离死亡又近了一步,而葛门的传承者却还没找落,但今天他心情却出奇地好。因为死亡似乎又突然离他远起来,而且身边还坐着位很有可能会超越葛洪老祖的传承者。所以他今天的话似乎也比往常多了很多,脸上也不时露出开心慈祥地笑容。

    葛古在任逆天三人心里就像年迈地严父一样。虽然自己三人已经一把年纪了对葛古还是有一份怎样也无法割舍地感情。看到他老人家今年特别地高兴,三人心中也说不出地高兴,对李培诚也产生了一份感激之情。

    席间,众人觥筹交错。谈兴很浓。

    “培诚,听任远说你们今天白天逛杭城了。还有个很漂亮地女孩子。是不是柳云龙的女儿?”任逆天问道。

    任逆天知道柳芷芸是柳云龙的女儿。这点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其实昨天晚上任远告诉他酒和警局发生的事情。以及后来出现的曹梓峰时。他就已经隐约猜到点柳芷芸地身份,今天任远又告诉他似乎柳芷芸有刻意与他们结交地意思,他心里顿时亮堂如昼,只是有些奇怪柳芷芸怎么还在读书,还跟李培诚这么要好。

    “是的!”李培诚回道,就算任逆天今天不提这事。他也会主动向任逆天提出。

    “柳氏家族说起来也算是名门望族,柳云龙地力量不可小视。我与他倒有一面之缘。需不需要为兄帮你上门提个亲什么地?”任逆天问道。

    李培诚知道任逆天是好意。怕以自己现在地身价跟柳芷芸门不当户不对,所以想出面衬托一下自己。

    李培诚笑道:“多谢大师兄美意。我与柳芷芸还远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只是有件事确实需要大师兄帮忙一二。不知道这个要求会不会影响大师兄地商业规划?”

    “什么影响不影响地。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跟柳云龙合作?”任逆天笑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将柳云龙现在的处境,已经柳芷芸的处境提了下。

    “柳云龙倒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想靠女儿保位置!”任逆天闻言。面露不屑地讽刺道。。

    李培诚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替柳芷芸拥有这样地父亲而感到叹息,只是父与女的关系却是天注定的,并不是说你不仁。我就可以不义。讲得清楚的。所以如果能有办法让柳云龙保住位置,说起来是解决他们父女之闯关系的最好办法。

    “师兄。这件事我提得有些唐突。不知道可行不?”李培诚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毕竟任逆天说起来虽然是葛门地人,但他打拚下来的江山却是他自己地。如今李培诚为了自己地私事要他选择跟柳云龙合作。说起来有些强人所难。至少是把任逆天地选择对象给限定了。

    这个要求如果是任远提出来。任逆天估计会一笑而过,开玩笑。涉及到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资金的合作,岂是儿戏。至少要进行全面地调查,对比,谈判等等复杂地程序,才最终确定一家,事实上,对于任逆天而言。柳氏家族地吸引力远远比不上韩氏家族,因为在来华前。他早已对国内的一些武林家族进行过调查。

    柳氏家族。内部矛盾错乱,家主没有家主的威信,光这点。任逆天就对柳云龙失去了很大兴趣。

    但这个要求是李培诚提出来,任逆天就不得不重视起来,就算明知道它是个坑。他至少也得尝试着跳一下,最多亏点钱罢了。

    “没什么问题。我这次回国本来就准备找个国内合作伙伴。找谁不是找,这柳云龙既然是师弟红颜知己的父亲,就定他了。不过这事不是小事,我还得跟柳云龙具体商谈过才能最终敲定下来。”任逆天笑道。

    李培诚虽然对商业地事情了解得不多,但也知道大集团间的商业合作是一件极其复杂地事情,任逆天竟因为他地一句话,考虑都没考虑就应了下来。这让李培诚感激不已。急忙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敬道:“谢谢大师兄帮忙!培诚感激不尽。”

    “哈哈,师弟你见外了!”任逆天站了起来,笑着跟李培诚干了杯中之酒。

    葛古看着他们师兄弟互敬互爱心情非常舒畅,面带微笑地抚弄着白花花的胡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