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进警局

    第八十七章进警局(三更完毕,求票)

    培诚现在的目光越来越犀利,虽然他不知道任远和凌历,但通过交谈,还是看出了些端倪,这两人绝对有大来头。

    四人一起边聊天,边喝酒,没过一会儿,门口就进来两位中年男子。

    这两人脸若刀削,都长着鹰钩鼻,目光如电,看起来非常的冷峻,让人看到他们心里情不自禁就升起一股寒意。

    他们一进来李培诚就隐隐感觉到了空气中似乎散发着股寒意。

    两人一进来,目光冷冷扫视过酒,很快就看到了一脸阴沉的韩子荣三人。同时也看到了韩子荣手臂染满了鲜血。

    两人脸色一变,急忙大步向韩子荣走去,微微躬身问道:“少爷,谁干的”

    韩子荣目光凶狠地投向李培诚那边,两人随着韩子荣的目光向李培诚那边扭头望去,脸色微变。他们虽然不认识李培诚等人,但他们认识柳芷。

    “少爷,那是柳云龙的女儿!”其中一位男子说道。

    “邵建雄莫非你怕了?”韩子荣不满地问道。

    “如果少爷要对付的人是柳小姐,恕在下不能出手!”

    邵建雄并没有因为韩子荣的不满而退步,因为他跟曹梓峰一样是鹰爪门的金鹰护卫,无非他跟随的人是右护法韩升亮而已。虽然他的职责是跟随韩升亮的脚踪前进,但要他对付另外一位护法的女儿,他还是不肯干的,除非这个命令是韩升亮下的。

    韩子荣很显然也非常清楚这点,冷哼一声,恨恨地道:“是那三个男的,尤其是坐在柳芷芸对面的那位年轻人,武功很厉害,我的伤就是拜他所赐。”

    邵建雄和另外一个男子暗暗松了口气,神情一凛,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李培诚他们走去。

    看着两位金鹰侍卫向李培诚等人走去,韩子荣脸上露出狰狞得意的笑容。

    “子荣,他们两人行吗?”沈杰抱着还在隐隐作痛的手指问道。

    金鹰侍卫究竟有多厉害,韩子荣并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韩家里除了他的父亲和爷爷,还有两位叔叔,似乎没人是他们地对手。

    “如果他们不行的话,那只有我家老爷子出马才行了!”韩子荣说道。

    沈杰闻言就立刻乖乖闭上了嘴巴,双目兴奋地盯着远方。准备看戏。

    李培诚放在桌子上的手再次微微动了动,他看得出来来的两人决不是韩子荣三个公子哥可以比拟的,恐怕就连任远和凌跃都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当那两人走到离任远他们三四米的地方时,他们两人才一先一后猛地回头,由于凌跃先一步回头,所以李培诚大致判断出凌跃的修为应该比任远稍微厉害一些。

    任远和凌跃脸色微变。

    从那两人冷峻的神情,走路稳健无声。未出手气势却已经逼人而至,就知道来地两人不简单!

    任远和凌跃几乎同时将目光向韩子荣三人的方向投去。只见韩子荣三人正得意地向他们两举着杯子示意。

    两人这时哪里还不明白,这两人是韩子荣那公子哥请来的帮手。

    任远双目燃起兴奋的目光。对凌跃道:“跃哥,看来国内的好手比国外多多了,泡个酒都能遇上这么厉害的对手。”

    凌跃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父亲是军人。他同样是军人,而且还是特种兵营的少校军官,虽然他血管里流着是好战地血液,但作为一名军人。他却不想像个流氓混混一样在酒里打斗。

    但现在很显然,不战上一回是不行了。

    凌跃向任远使了眼色,神情猛然一凛,整个人如猎豹咻地闪电般率先向邵建雄攻击而去。

    既然注定要战,就要先下手为强,凌跃是不会跟敌人客套的。

    几乎在同时,任远脚猛一发力,整个人竟然腾空跃过椅子靠背,双手在空中交错划过两道爪影,向另外一个男子攻击而去。

    邵建雄两人脸色一变,他们没想到自己两人还未开口,对方就率先发难了!

    。

    好在两人身经百战,鹰爪功练得炉火纯青,临危不惧。脚尖往地上一点,在狭隘地空间,竟然流畅地往后飞退,铁爪却护住了身前的要害。

    凌跃和任远见状,哪里肯让他们回过劲来,立刻紧逼而去。

    身子微微腾空而起,厉爪如钩,直取对方脖子大动脉而去。

    啪!啪!双方铁爪在空中交错,发出清脆地声音,竟然如两硬物撞击在一起。

    李培诚双目如电地注视着打斗现场,在考虑要不要出手。一方面他不想太早暴露自己会武功的事情,另外一方面任远和凌跃按目前形势来看

    败。

    柳芷芸有些紧张地注视着打斗现场,她已经看出来邵建雄两人应该也是金鹰护卫,一时倒也没去注意像李培诚这样一位读书人为什么可以这样镇定自如。

    双方的打斗非常精彩,翻腾滚打,就如电影里放映的高手过招一样,出招又快又狠,招招直取要害,让人眼花缭乱,终于引起了酒里人地注意。

    那些外行人看不出其中的凶险,只觉得很酷很精彩,甚至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人以为在现场拍电影呢,在四周寻找摄影机的位置。

    嘭!嘭!任远和邵建雄几乎同时误中木桌,木桌轰然倒地,中间活生生被抠出了一个触目惊心地五爪印。

    这下子,周围的人开始慌了,纷纷躲到一边去,胆子小点的不敢再看,选择了离开。

    韩子荣的神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就算金鹰护卫出手,竟然一时也拿任远两人无奈。

    邵建雄两人越打越是心惊,他们实在想不出在杭城还有这么厉害的年轻人!

    酒外响起警车鸣笛声,接着就冲进来七八个穿制服的警察,为首的警察是一位一米八多的中年汉子,见到打斗场面先是一惊,接着皱了下眉头,立刻大喝道:“全部住手!”

    道上混也有道上混的规矩,不好往死里得罪官方,至少在表面上得给他们面子,虽然这么七八个警察就算全部带枪,任远四人也可以闪电般解决,但他们还是猛地向对方攻出一招,接着往后一退,稳稳落在地上,双脚如生了根。

    “打斗斗殴的全部带走!”中年警察手一挥,后面的警察就立刻把四人围了起来。

    任远肩膀碰了下凌跃,低声道:“跃哥,你证件带来了没?我最讨厌进局子了。”

    凌跃耸了耸肩,道:“谁出来泡酒,还带那玩意!”

    两人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李培诚还是一丝不拉地收入了耳朵,暗道,这两人果然有来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一点,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围着任远和凌跃的警察见这两小子没有一点觉悟的样子,顿时气恼极了,上前就拿出手铐准备铐他们。

    任远目中寒光一闪,准备动粗,凌跃却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无奈乖乖束手就缚。

    韩子荣见状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的目光,嘿嘿一笑,站了起来,带着手指骨折的沈杰一起,向中年警察走过去,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和沈杰的手,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受害者,刚才那两人无故向我们攻击!”

    这时,酒的老板也走了过来,在警察耳边说了一下,中年警察看了李培诚和柳芷芸一眼,指了指他们两,道:“你们也跟我们去趟公安局。”

    然后又对韩子荣三人道:“你们也是!”

    韩子荣与刘凯三人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阴险的笑容,根本没有要去公安局的不安,反倒很高兴的样子。

    李培诚将他们的表情都收入眼底,心里有丝不安。

    警车很快就带着相关人员离开了酒!

    在警车上,韩子荣和刘凯三人分别打了个电话。

    等到了西湖区公安分局,那位中年警察把一干人带到了审讯室,现场斗殴打斗被逮个正着的四人仍然带着手扣。

    中年警察刚准备让人审问任远等人,就有一个年轻警察进来,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声,接着他的脸色一变,扔下一句等我回来再审,就离开了。

    中年警察离开的时候,韩子荣三人情不自禁流露出得意的神情,甚至那个胖子轻轻吹起了口哨,直到柳芷芸瞪了他一眼,他才幡然醒悟,这事还涉及到柳云龙的女儿。

    柳芷芸现在心里非常矛盾,她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韩子荣三人肯定是动用了家族的力量。但她现在跟他父亲的关系很僵,而且这事涉及到韩子荣还有另外两个世家,就算她打电话给父亲,柳云龙的处理方式只会是带她离开公安局。更何况,当中还夹着个李培诚。她现在只想跟李培诚开开心心地过一段时间,谁也不要干涉,如果他老爸过来,估计她就得立刻离开李培诚。但是她却不能眼看着任远和凌跃两人被整,虽然她也看出来两人应该有些背景,但她不认为在杭城他们的背景会强过韩家,从他们到现在还没采取任何行动,就可以看得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