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同门?

    第八十六章  同门?

    两人单手闪电般搏了片刻,任远手腕突然如蛇扭转,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韩子荣的手臂,接着啪地一声,他的手化作鹰的厉喙,猛地啄在韩子荣的手臂上。

    啊!韩子荣一声惨叫,整只手臂如同被利器击中,顿时麻住了,抬都抬不起来。

    刘凯和沈杰见状,脸色一变,再不好观望。

    刘凯喉咙里发出低闷的吼声,肥胖的手竟然虎虎生威地向任远挥出一拳,而沈杰则发出一声吱的尖锐声,瘦瘦的胳膊像猿猴的手臂一样,伸出两支手指,直取任远的眼睛。

    任远冷哼一声,把扣着韩子荣手臂的那只手猛地一甩,一只手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他,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旋转力从那只手臂上转来,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啪地一声摔到了地上。  地上有些碎玻璃,虽然没扎到他的脸,却扎到了他的裸露的胳膊,鲜血流了出来,看起来甚是恐怖。

    把韩子荣甩出去后,任远的两手在空中划过两道叠影,啪啪两声,击在刘凯和沈杰攻击而来的手上。

    刘凯肥胖的身子竟然一下子承受不住韩子荣单臂力量,连连退后,撞坏了身后一扇玻璃门。  而沈杰则比较惨,两只手指发出轻声地咔嚓声,双双骨折。  十指连心,手指处传来的剧痛,让他顿时冷汗淋淋,脸色唰地变成苍白。

    酒斗殴的事情时有发生,三人打斗虽然暗地里凶险无比。  但表面上看起来却还算文明,不像那些混混摔酒瓶,拔刀子地,所以外行人根本不知道,刚才如果是寻常人让任远这样击中的话,胳膊早就废了。  倒是韩子荣扑到在地,玻璃扎在手上。  鲜血直流,胖子刘凯哗啦撞到玻璃门看起来有些吓人。

    这等程度的斗殴。  在酒老板看起来还没有到打电话叫警察的必要,所以他只是关注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震耳欲聋的音乐,晃动的灯光,dj歇斯底里地呐喊声,酒精的麻醉,让这个角落,表面看起来还算文明地斗殴事件的影响降低到了最低程度。  只有好奇心特别重的人会注意那里。  当然那些一直暗中垂涎柳芷芸美色的男人,还有那些暗中准备钓韩子荣和任远的贵妇也在暗中注意那里。

    在刘凯和沈杰瞬间被任远击退的同时,韩子荣满脸阴沉地站了起来。  他摸了把手臂上的鲜血,看了看血淋淋地手掌,双目就像毒蛇的眼睛,森冷地盯着一脸惬意,一副好整以暇样子的任远。

    “小子,知道我是谁吗?”。韩子荣阴冷问道。

    任远感觉很好笑。  竟然有人在自己面前摆起背景来了。

    “你就是个渣,人渣!”一个声音在韩子荣身后响起。

    原来一直旁观的凌跃,见韩子荣打不过任远开始摆起背景,明显有儿子打不过,老子上的意思,忍不住出口嘲讽道。

    李培诚看了一眼凌跃。  发现这位年轻人跟任远身上有股很相近的气势,但他看起来却似乎比任远正派,因为他的目光看起来比较正直,不像任远有时会流露出痞子样的目光。

    韩子荣猛地回头,脸上地肉不停地抽动,想教训一下这个出口污辱他的家伙,不过他还算有点眼光,知道这家伙跟任远应该是一路的,也是个扎手的家伙。

    啪!啪!任远笑着拍起了手掌,道:“跃哥。  你说得太对了。  这三个家伙就是人渣!”…。

    凌跃若无其事地走过韩子荣三人的身边,走到任远的身边。  搂着他地肩膀,压低声音道:“小子,看来这三个家伙都有些来头,别把事情弄大了。  而且被你看中的美女也不是简单的人。  你英雄救美也救了,该撤了!”

    精致的脸蛋,冷酷的气质,性感的嘴唇……

    这么近距离欣赏柳芷芸,情场老手的任远都不禁怦然心动,怎肯错过认识美人的机会。  就算得不到美人的心,也总要搭上几句。

    任远并没有听凌跃的话,而是夺过凌跃手中地酒杯,向柳芷芸和李培诚举了下酒杯,笑道:“我任远,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凌跃暗自无奈摇头,知道任远这小子不跟这么正点地女人认识一下,不会甘心离去。

    虽然看得出来任远有邀功的意味,但他毕竟帮了自己和李培诚一个忙,再说把韩子荣三人教训了一下,也让她心里感觉到特别地爽。  所以柳芷芸很难得地微微露出笑容,向任远举了下酒杯。

    李培诚对这两位很显然应该是葛门外围弟子的年轻人充满了好感,心中也暗暗好笑,说起来自己还是葛门下一任的掌门呢?

    李培诚也举起酒杯,道:“我李培诚,谢谢你刚才相助,可以的话,你和你朋友不妨来这里一起喝酒如何?”

    柳芷芸隐晦地皱了下眉头,她不喜欢自己与李培诚的两人世界再介入其它的人,特别是当她觉得眼前这两位男人应该也跟她一样,拥有一些背景时,就更不喜欢。但李培诚既然开口了,她也绝不会当面驳李培诚的面子。

    李培诚的邀请正中任远的下怀,他倒不是想第三者插足。  只是对于他而言,错过跟这样一位有个性的美女的相识机会,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正有此意,人多喝酒热闹!”任远道。

    柳芷芸和李培诚的卡座是四人坐,两人面对而坐,两人的身边分别可以再坐一人。

    任远应了下来,就准备一屁股坐在柳芷芸身边的座位。

    空间很大,实际上就算任远坐在柳芷芸身边也绝不可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除非他故意靠过去揩油。

    不过柳芷芸还是微皱了下眉头,站了起来,然后绕过桌子,坐到对面李培诚的身边。

    李培诚虽然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礼貌,但心里却感觉特别的好,甚至感到有些骄傲。

    任远等柳芷芸绕过去后,才带着一丝遗憾,讪讪地坐了下来。

    凌跃看了暗暗好笑,向任远使了个嘲弄的眼神,然后也挨着他坐了下来。

    被完全无视的韩子荣三人,脸色极为难看,目中凶光闪烁。

    韩子荣目光盯着正举杯相敬的四人,掏出了手机,对着手机讲了几句话后,就挂掉了,脸上露出了阴森的表情。

    一个受老板指示暗中观察他的侍者,见韩子荣挂了电话,便急忙跑开。

    “你真的听到他叫人了?”一位中年男人问侍者。

    “是的!”侍者肯定地点了点头。

    “**,竟然到老子这里来闹事!”中年男人骂咧了一句,无奈向派出所打了电话。

    **们这一行的,跟派出所打交道的时候多得是,这个地方派出所里的人老板几乎都认识。

    酒老板大致交待了一下情况,让他们赶紧派几个人过来监督着,万一等会有拼打,也好立刻处理。

    任远和凌跃虽然年轻,但都是生活阅历很丰富的人,所以跟李培诚和柳芷芸稍一接触,就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柳芷芸绝对来自上层社会,甚至应该也是跟他们一样,拥有武林背景的家庭,而李培诚则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普通人。  虽然李培诚的谈吐气质都还可以,但某些东西却不是单单靠这些来弥补的。  就如一位皇室贵族,他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是非常难模仿的。

    两个不同阶层的人交朋友虽然有些奇怪,但却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但两个不同阶层的人谈恋爱,尤其还是一位气质容貌都超一流的美女,看似死心塌地地跟着那个出生平凡,相貌也只在中上的男人时,这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任远心里连连惋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连凌跃也觉得太委屈了柳芷芸。  正是居于这个心理,凌跃甚至放任任远别有用心地讨好柳芷芸,找柳芷芸搭讪。

    可惜的是任远好几次跟柳芷芸搭讪,都碰了一鼻子灰,看得凌跃连连摇头,甚至都开始有些嫉妒起李培诚了。

    最让两人觉得可气的是,李培诚似乎一点都没有表现出被这样女孩子看上,所该表现出来的受宠若惊的表情。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