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师侄插手演救美

    远心里有些失望,像他这样有钱有势,自己又有本事从来不缺少女人。在美国,连最红的电影明星他都玩过。那些疯狂扭动着腰肢的女人,他一点都没兴趣,反倒是偶尔出现的几个清纯点女人,让他有些心动。

    凌跃跟任远却不同,他父亲凌云管得严。虽然是高官子弟,却远远不能跟任远这位公子哥相比,所以眼睛更多是关注在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身上。

    任远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刚才在音乐喷泉那边被一个男人抱起来的清秀俏丽女人。

    “云哥,刚才那位美女也来了。”任远拍了下凌跃的肩膀道。

    “你还是少打良家女子的主意,除非你准备娶人家过门,我才准你第三者插足!”凌跃见任远蠢蠢欲动的样子,急忙警告道。

    任远笑了笑道:“要让我现在就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那还是算了!”

    凌跃闻言,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你就给我乖乖坐着,过过干眼!”

    任远懊恼地往嘴里灌了口酒,道:“早知道不跟你出来了!”

    凌跃笑了笑,道“你爸是混黑道的,我爸是混白道的。你早就该想到,跟我出来我会管着你这位太子哥。”

    任远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另外一个角落,坐着三位公子哥,一胖一瘦一英俊。英俊的那公子不是别人,正是韩子荣。那一胖一瘦的男子跟韩子荣一样也是拥有武林世家背景的豪门子弟,不过家世背景比起韩子荣却差了些。胖的叫刘凯,瘦的叫沈杰。

    胖子刘凯的眼睛很小,但却很色,目光不时盯着进出的女人屁股和胸部。

    突然他小小的绿豆眼猛地一亮,肥肥的手拍了拍正在搜索猎物地韩子荣的大腿。

    韩子荣微微皱了下眉头,因为他此时正与一位白领模样的长发女子对上了眼,很讨厌胖子这个时候打搅他。

    “什么事,刘凯?”韩子荣头也不回地问道。

    “柳家的美女!”刘凯说道。

    “什么柳家的美女?”韩子荣终于不耐烦地回过了头。

    他的脸色顿时变了。也终于明白刘凯所指的柳家美女是柳云龙的女儿柳芷芸。

    当他看到坐在柳芷芸对面的李培诚时,脸上露出非常不可思议地表情。

    韩子荣调查过李培诚,就像跟踪过李培诚的王标一样,知道李培诚不过只是一个穷秀才,还是个孤儿后,就再也没把他放在心上。但却万万没想到柳芷芸竟然会发展到跟他一起。

    此时沈杰也看到了柳芷芸。

    普通人虽然不认识柳芷芸,但同为武林世家子弟的他跟胖子刘凯一样,同样认得柳芷芸。

    “子荣,不是说柳云龙正在巴结你爸。想把他的女儿许配给你吗?怎么她已经名花有主了?”沈杰问道。

    韩子荣脸色变得很阴沉,低声骂了句贱人,然后站了起来向已经找个位置坐下来的柳芷芸和李培诚走去。沈杰和刘凯也站起来跟了过去。

    李培诚突然心生警惕,因为他感觉到了股来势不善的杀气,抬眼看去,看到韩子荣露着阴森的笑容,后面还跟着两个人。正向自己和柳芷走来。

    李培诚暗暗苦笑,没想到泡个竟然会碰上这个公子哥。真是扫兴。

    柳芷芸并没有发现韩子荣,因为她地心都在李培诚的身上。

    韩子荣三人经过任远和凌跃地座位时。任远和凌跃两人同时微皱了下眉头。

    “跃哥,看来今天我可以上演下英雄救美了!”任远见韩子荣三人直奔柳芷芸的坐位而去,兴奋地道。

    凌跃看得出来韩子荣三人都是练家子,但他看不出来李培诚是位武林高手。更不知道李培诚还是他从未见过面地师叔,所以倒是有些担心起来。

    “呵呵,看来老天都要给你认识那位美女的机会,不过你千万别把人家美女给迷得神混颠倒。见好就给我收了。”凌跃笑道。

    “知道了!”任远不耐烦地应了句,然后向服务员要来了杯威士忌,慢条斯理地朝李培诚那个角落走去。

    “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柳家大小姐!”韩子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柳芷芸黛眉皱了一下,表

    变得冷若寒霜,目光冷冷地射向韩子荣。

    韩子荣却视若不见,指了指身后的刘凯和沈杰,继续道:“不知道柳小姐能不能赏光陪我们兄弟三人喝一杯?”

    柳芷芸又将目光转向刘凯和沈杰,更冷了。虽然她不经常参加武林家族间举行的宴会,但她认得这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是江南武林家族圈内出名地纨绔子弟。

    刘凯和沈杰一接触到柳芷芸的目光,感到浑身有些发冷。很显然柳芷非常讨厌他们的打搅。他们现在有些懊悔跟韩子荣来凑热闹,毕竟他们还得罪不起柳家大小姐。不过他们都是有些来头的人物,却也不会就此转身就走。

    柳芷芸这个时候不想跟韩子荣三人起太大冲突,因为她怕他们三人会对李培诚不利。所以尽管寒着张脸,看到三人就像看到三只苍蝇,她还是冷冰冰地举起了手中地杯子,向他们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

    韩子荣三人见状也举了下酒杯喝了一口酒。

    李培诚冷眼旁观,并没有插嘴。他知道他们都跟柳芷芸是同个***里的熟人,在没有发生冲突前,他并不适合介入。

    “柳小姐真给面子,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那边一起喝几杯?”韩子荣指了指远处的位置,道。

    柳芷芸脸色微变,冷声道:“对不起,没兴趣!”

    韩子荣闻言,像似刚刚发现李培诚,很惊讶地道:“原来柳小姐已经有约了。”接着又立刻摇了摇头,脸上写满嘲讽和奚落,“啧,啧,像柳芷芸这样千金大小姐,怎么会自甘堕落到跟一个乡巴佬约会!”

    “这是我的事情,还请三位回!”柳芷芸道。

    不过韩子荣却并没有乖乖地走,而是将目光转向李培诚,那目光阴森狠毒!。

    “乡巴佬,你似乎把我上次的警告当做耳边风了!”韩子荣冷声道。

    李培诚面不改色,端着酒杯,慢条斯理地道:“癞蛤蟆,你似乎也把我的警告当耳边风了。”

    韩子荣闻言,立刻勃然大怒,目中杀机一闪,手掌立刻一变,如鹰爪般曲勾,闪电般直取李培诚胸口而去。

    李培诚目中闪过蔑视的目光,韩子荣的鹰爪在他眼里就如同儿戏,漏洞百出,只有形而无神。刚猛毒辣有余,但阴柔变化却远远不足,想伤他李培诚却差远了。

    李培诚放在桌子上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刚准备出手。突然旁边掠过一阵阴冷的劲风,同样一如鹰爪般的手掌横空向韩子荣的手腕抓去。

    李培诚目中闪过惊讶的光芒,他感觉的出来,这只手掌的主人肯定学过正宗的《鹰爪诀》,而且劲风所过,隐隐散发出来的真气,让李培诚有种熟悉亲切的感觉。

    李培诚微动的手立刻恢复了原状。

    韩子荣英俊的脸顿时变得扭曲,看起来有些狰狞,因为他的手被另外一只手给牢牢扣住了,那手就像铁钳一样冷硬,他竟然一时无法抽回自己的手。

    “见过渣的,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渣的!”任远牢牢扣住韩子荣的手腕,目露鄙视地说道。

    韩子荣冷哼一声,另外一只手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再次弯勾如铁爪,呼地向任远攻击而去。

    任远冷冷一笑道:“跟本公子玩鹰爪,你还嫩了点。”

    说话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早已如狞厉的鹰爪,在空中划过一道爪影,迎向任远。

    噗!噗!噗!两人鹰爪手在半空中快速交锋,发出沉闷的声音。

    任远鹰爪刚柔并济,软硬相兼,更多了份鹰的凌厉和敏捷。而韩子荣却是一味刚猛毒辣,光从武技上讲,韩子荣已经落了下乘。更何况任远从小跟他父亲任逆天修炼,虽然任逆天迫与门规不能传授他正宗的《长生诀》,只能传授他葛门专门为外围弟子准备的内家功法,但那内家功法也是取自《长生诀》,绝对是属于上层修炼心法,所以论功力任远也比韩子荣高了不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