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柳芷芸的父亲

    猛然间,中年男子低喝一声,身影一动,顿时如鹰般飞身跃入木桩之间。双臂同时张开,手指呈鹰爪状,如闪电般向铁桦木木桩抓扣而去。

    哧!哧!广场上响起刺耳的声音,那如钢铁般的铁桦木竟然被划出道道爪印,入木三分,让人看了毛孔悚然,若这爪子抓向人,焉有人命在!

    中年男子的身影快速地在木桩中游走,爪影层层叠叠,划过空中,竟然引起些许空气震荡,虽然是夏热,在周围仍然能感觉到一股寒意。

    中年男人越打越快,那刺耳的撕划声一声紧过一声,正在这时,柳芷芸走进了广场。远远看到中年男子在木桩中飞跃扑腾,爪影如山,密不透风,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感情。

    中年男子很显然知道柳芷芸来了,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两腿猛地一踏地,急速前进中的身影立时停了下来,纹丝不动。

    接着中年人缓缓转过身子,向柳芷芸走去。

    柳芷芸见中年男人向她走来,低声叫了声爸。

    原来此人是柳芷芸的父亲,柳氏集团总裁、柳氏家族族长柳云龙。柳云龙的另外一个身份是鹰爪门左护法,他刚才所练正是鹰爪门的绝技鹰爪功。鹰爪功练至精纯,软硬相兼,刚柔并济。施之于人,当之者如着利刃,洞胸入腑。

    正如李陪诚的师父葛古说的,武林从来都没有消失过,柳云龙既是富豪也是武林中人。只是如今的武林非以前的武林,如今的门派非以前的门派,都起了很大的变化,因为现在是讲究法律的年代,虽然还有很多的黑暗角落是法律所无法触及的,但法律仍然带给了它们一定的威慑力。

    就如鹰爪门兴与明朝,当时门主一纸令下,生杀夺予尽在他手中,但如今权力虽然仍有,但却少了当年的叱咤风云,唯我独尊的畅快和权力。

    现今的武林人士更多的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活跃在社会的各界。他们在这个社会上的地位、权势往往也影响了他们在武林中的地位和权势。他们所属的门派虽然约束着他们,但却不能左右他们。他们之间的组织和结合,更倾向与一种联盟,而不是组织严密,善罚分明的古老门派。

    鹰爪门全盛之时,门人有数千人,虽多为外围弟子,但声势却颇为浩大。如今门人却不过七八十人,盖因如今早过了绿林好汉,武林人士叱咤风云,为所欲为的年代。武林没落,隐入暗中,只有那些真正嫡传弟子才成了门派的传承者,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仍然对门派保留着一份忠心,当然这份忠心跟老一辈却是差上了许多。

    鹰爪门只设一门主,左右两护法。

    柳云龙父亲乃上任鹰爪门左护法,他过世之后,柳云龙就继承了他父亲在鹰爪门中的职位。

    “哼,你还懂得回家,我还以为你完全忘了还有我这个老爹呢?”柳云龙不满地说道。

    他确实对柳芷芸非常的不满,虽然在外人看来,能考上东方大学,能读到博士已经是出色得不得了。但对于柳云龙,他却根本不稀罕这些,不,他压根就反对女儿读什么博士。因为柳云龙需要的不是一位科学家女儿,他需要的是一位继承他家业和地位的女强人。

    柳芷芸默不作声,她回来不是跟父亲谈论这个的。

    柳云龙见柳芷芸默不作声,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向自己住的房子走去。

    房间里,柳云龙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檀木椅子,道:“坐!”

    柳芷芸刚坐下,有位长得很是清秀,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挺着个大肚子,见到柳芷芸时,两眼一亮,娇声道:“芷芸回来啦!”

    柳芷芸闻言,很不情愿地在位置上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二十七八岁了,连个规矩都没有!”柳云龙脸色一沉,威严地说道。

    柳芷芸闻言,无动于衷。她不反对柳云龙再娶,毕竟母亲也已经过世了二十来年,再说自己不想继承他的事业,总也得允许他找个传宗接代的女人,但并不意味着,她会屈服去叫这个比自己还小了三岁的李雨菱为阿姨或者小妈。

    “云龙,你看你,芷芸难得回来,你们父女也不开开心心地聊上一聊,谈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李雨菱嗔怪道,然后又对柳芷芸道:“这次回来就在家里多呆几天,你爸就这个脾气。好了,你们父女聊一聊,我去睡觉了,自从有了这小家伙,就特别的贪睡。”

    看着李雨菱离去的背影,柳芷芸不禁有些可怜起这个女人,她知道她的父亲并不爱这个女人,他爱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听说b超做出来显示是个男孩。

    “说,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情?”

    知女莫若父,柳云龙知道柳芷芸回来不是为了看望他。

    “听说您现在正跟正华集团的老总韩升亮在谈论西子湾项目的事情?”柳芷芸问道。

    “是的,你怎么知道?”柳云龙有些惊讶地问道。

    “韩子荣说的。”柳芷芸回道。

    “哦,原来是子荣告诉你的,看来你们两人的关系现在应该不错了。”柳云龙终于露出了笑容。

    “爸,您弄错了,我跟韩子荣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告诉我这件事情,无非想提醒我,您现在正在寻求跟韩家合作的机会,而他是一位很关键的人。”柳芷芸纠正道。

    柳云龙脸色一沉,道:“子荣这么优秀的男人,你难道还不满意吗?”

    柳芷芸颇感讽刺地问道:“如果爸爸认为有钱有权就是优秀的话,那我赞同您的判断。”

    柳云龙闻言,怒道:“难道没钱没势的男人优秀不成?”

    “就像您一样有钱有势,却经常把妈独自一人留在家里,就是优秀吗?”柳芷芸冷声问道,眼眸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柳云龙整个人似乎突然苍老了下来,他知道柳芷芸还在为她母亲过世的事情恨他。

    ----------------------------

    今日完毕,谢谢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