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七十章 切断

    一条条运输船横七竖八的停在海面上,随着海浪的起伏在涌动。浪头拍击在岸边,卷起了大堆大堆的浪花。换乘的日本第二军的官兵们坐在小船里,奋力的和海浪在搏斗。起吊重武器和物资,在这样的海况下面,就成为了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日本第二军上陆的速度,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六月二十日的整个白天,只有一个半步兵联队连同他们的装备还有一个炮兵大队。这样单薄的上陆兵力,让松勇大将整天都在担心会遭到华军的反击。海军的炮击舰队已经抵近了靠岸很近的地方,用重炮进行着威胁性射击,协助陆军部队稳固住上陆的滩头阵地。

    尽管如此,松勇大将还是命令九师团中将师团长内野辰次中将——这位中将跟着先头部队率先上陆了。立即派出侦察部队,扩展威力侦察的范围。侦察通往天津方向的道路情况。侦察部队已经和在内陆范围十几公里建立防线的国防军部队开始了接触。秦皇岛至天津一带的守备部队是匆匆集合赶来的若干二线师。战斗力和在东北作战的国防军各一线师有着很大的区别。在和日军小规模的侦察部队接触作战的时候就显得不是很沉着,所有火力能开火的都打响了。让日军的侦察军官们详细的标注清楚了当面国防军的实力和火力。

    当到了下午的时候,侦察部队已经在燕和营镇外控制的通往天津的主要道路之前建立起了前进阵地。国防军五十九师只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才发起了一次很不协调的攻击。被日军击退。但是当面国防军的实力回报给松勇正敏大将的时候,还是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根据这一带海军接受地国防军无线电台的呼号。当面国防军战线绵延的程度,出现的部队番号,以及对小小侦察部队使用的火力。已经可以断定,国防军已经在由秦皇岛通往天津的的道路上面,布置了绵亘地阵地。至少有三个国防军步兵师的力量集结在这里。大大小小数十门的压制火炮布置在海军舰炮地射程范围之外。加上国防军一贯强大的队属火力。在整个第二军没有上陆之前,指望现有兵力是不可能击破当面国防军,达到威胁天津的目的地!

    但是松勇大将多少还是有些把握,当面国防军的战斗力看来并不很强。华军的精兵强将全部集中于东北前线,只要第二军能够在海军掩护下顺利上陆。集中使用兵力,发挥顽强攻击的精神。后方地补给源源不断,那么在侧翼这个战场。搞出点名堂出来,还是很有可能的!大将在这个时候,全部心思已经放在了面前地战斗上面。

    秦皇岛小小的城镇上空已经飘起了日本的国旗。这个海边小城镇已经早就撤离一空。日军迅速的占据了这里。将秦皇岛和鲢鱼嘴的滩头阵地连成了一线。秦皇岛的港口已经被彻底破坏,大量的石方还有沉船堵塞了航道。港务设施也被炸了个干净。日军还是不得不在滩头驳运人员和物资。因为天气因素造成地上陆进程的缓慢,让大将阁下感到无比的焦急,他在“筑紫”号地舰桥上面不住的走来走去,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已经无数次的派身边的参谋乘坐交通艇去督促各船加快进度

    现在和华军在辽南辽西的攻势拼的就是时间!只要自己这里的强大攻势能够有效策应主力战场,那么就算牺牲了整个第二军。也都是值得的!眼看着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到了夜间上陆速度还要减缓。大将阁下更感觉到满心的烦躁。辽南那里,随着天气的放晴,华军的攻势究竟怎么样了?

    第二军大佐参谋长突然一流小跑的从电报室直跑上了舰桥。这位以沉稳冷静著名的多分铁男大佐是大将亲自选拔的信任参谋长。就是看重了他在任何恶劣局面下都能面不改色的从容。但是这位大佐现在满脸的震惊仓惶的表现却是隔得老远都能看得清楚。松勇心下一沉,突然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他隔得远远的就在那里发问:“多分君。怎么了?”

    多分铁男沉着脸走到了松勇大将的身边,左右看了一眼。舰桥这个角落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将手中抄报纸捏得紧紧的,低声道:“阁下!

    辽南正面关东军战线已经被华军突破了!派遣军总部已经命令关东军和第一军连夜向奉天方向转进。对我军下达了紧急命令,必须从今夜起就以最坚决的姿态对当面华军发起攻击,直指天津!有多少力量就使用多少力量,哪怕第二军全部玉碎!”

    松勇啊了一声,失态的抢过了多分大佐手中的抄报纸。这就是他今天一直忐忑不安的原因!在今天白天上陆之前,和派遣军总部的沟通一直良好。大英参谋长甚至一直守着电台亲自处理着和第二军的每一份电报往来。但是上陆之后。整个白天,派遣军总部对第二军的汇报进展的电报就答复迟缓。也没有了大英参谋长的签名。询问后方战局变动得到的消息也是语焉不详居多。在他暗自揣测派遣军总部是不是有了什么突发情况或者前线遭遇什么危局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辽南正面的局势一下危险到了这种程度!寺内这种一向谨慎的司令官,不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不为了全力挽救辽南日军主力的地步。在第二军还在登陆过程当中,是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的!这就是要第二军以自己的攻势,吸引住华军在辽南的攻势!局势已经到了要牺牲第二军的地步了!

    怎么会这样?辽南一带自从放弃了辽西会战之后,兵力已经相当雄厚。配备的火力,构筑的防线按照日军标准已经是相当的强大。在第二军出发之后,战事还因为暴雨停滞了两天。怎么在一转眼的时候,就被华军达成了主力突破!。

    他不敢相信的展开了电报,上面是抄报员工整的笔迹。但是每个日文字符似乎都在大将地眼睛里面乱跳一样:“…………辽南正面三台子一线,被华军突然出动之新锐装甲战车部队突破。突破口宽达数公里。

    已出现一个新集团军番号。安蒙军第一师。教导第二师等最精锐之部队已沿着突破口深入。关东军尽力恢复战线,现仍在全线激战当中。关东军所部已奉命连夜转进,第二军必须以现有兵力,加快上陆速度。连夜对天津方向发起主力攻击!贵部深知自身负担之光荣使命。毋庸派遣军总部多言。贵部之攻势关系战局成败。请务必努力,祝武运长久…………

    …………原定陆续补给贵部之七百五十吨弹药及储备武器,已紧急转调辽南方向。望贵部以现有物资努力战斗。国内后续补给将直接转往贵部。以上。”

    多分大佐在舰桥上面低声的爆发了:“仅仅一个多联队的兵力,全军上陆至少需要五天的时间。还要建立后方补给线路。现在就要我们以单薄的兵力撞上华军的优势兵力,优势火力,强固防线上面去。难道派遣军总部是想牺牲我们第二军么?我们的两个野战炮兵联队。还在旅顺就被直接转调到了辽南。缺乏火力和补给地我部,要怎么样才能完成他们交给我们的任务!派遣军总部都是一群混蛋!大将阁下,我们需要马上去电报陈述。这个乱命我们不能接受!我们要为第二军上下数万官兵的命运负责!”

    抄报纸从松勇大将地手中滑落。他闭上了眼睛:“寺内阁下他们是在为整个帝国的命运负责,辽南的局面。恐怕已经难以收拾了…………

    这个时候,作为帝国陆军军官,只有谨奉命令,努力死中求活…………

    多分君。下达命令。第九师团上陆部队编组主力支队,超夜对燕和营华军主要阵地发起攻击!其余部队加快上陆速度…………天亮之前。

    我希望第九师团至少能够打开通往燕和营镇的门户!”

    多分大佐愤愤地去下达命令了,谁都知道,第二军正在自己走向一条死亡的征程!而松勇大佐对着深蓝色的海天之际呆呆的出神。…………帝国地国运,帝国在大陆的全部梦想,他们陆军军人五十年来地奋斗,就要在这个时代终结了么?那么也好,这样的梦想破灭。总是需要一些人殉葬的。

    “总统,已经破译了日本派遣军总部发给秦皇岛第二军的电报。寺内这个老鬼子已经准备让第二军拼命了!鬼子关东军有当夜撤退的打算!”司马湛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雨辰的办公室。还没敬礼就朝雨辰急切地汇报。语气虽然急促,但是少将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虽然辽南正面的突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新生的装甲部队威力之强,取得战果之丰硕。对日军战线动摇之深,都是超乎虎穴和北方总部想象的。装甲部队打开的口子有几公里宽,打进去十公里深。先头部队已经迫近盘锦。一个加强支队还在拼命争夺里口屯这个要点。日军其他据守一线的部队,在沿着突破口发展的侧翼攻势和正面辽南集团军的压迫之下,被夹在中间狠揍。已经完全丧失了战场的主动权。呼伦贝尔骑兵旅在日军纵深内部纵横决荡。把鬼子的后方勤务军事目标,还有有人员杀伤了个够戗。

    一天的激战下来,已经消灭了过万的日军,缴获摧毁了近二百门大炮。俘虏数百日军官兵,只要里口屯一带被安蒙军第二师抢占,那么就算把关东军四个师团番号的部队,装在了口袋里面!这的确是国防军伟大的战果。

    雨辰正对着地图出神,听见司马湛进来,转过身来笑道:“转发给北方总部松坡和纵云他们了么?”司马湛笑道:“第一时间就转发给他们了。松坡有些担心,怕海防军的那些师吃不住鬼子的拼命突击。毕竟都是没经验的新部队,火力也不算顶强。一人拼命,十夫难当。连夜就抱病去前面儿视察部队了。总统,是不是把中央警备师加强给秦皇岛方向?”

    雨辰一摆手:“这个你拿主意,我没什么意见…………纯如,你看关东军打算撤退了。到底能不能跑出去?”

    司马湛站在了他的身边。陪他一起看着地图。低声的笑道:“纵云坐镇前方,他是绝对不想把鬼子放跑的。你看他把装甲第一师使用得多狠!大量坦克抛锚都在坚持突击,直插鬼子后方纵深。最大限度地动摇混乱鬼子。盘锦有十一师团暂时啃不下来,教二师就地将盘锦十一师团钉住。安蒙军第一师就去抢里口屯。甲午集团军和第九军没有就地稳定突破口,反而是向两翼拼命攻击,正面也在施加压力。一系列指挥既连贯又凶狠。打的就是拿下关东军主力的主意!这小子,当参谋长是好手。大军指挥也剽悍!”

    他指着地图:“寺内这个老小子很精明,没有其他鬼子军官那种虚骄。打的就是赶紧将关东军主力撤下去的打算。但是他现在临时能够动用的掩护部队,只有奉天的十二师团。只要在今天夜里。能够顺利地将里口屯拿下来。鬼子关东军主力就跑不了!就算里口屯拿不下来。十二师团能及时感到掩护。脱离和我军接触就那么容易?至少要让他们丢下全部辐重和一半的人命下来!那么关东军就没有了战力。哪怕试图建立第二道防线也将不足为患。我军将直指奉天,最后的决战就会在奉天爆发!从装甲第一师打开缺口开始,这场仗,咱们就赢定了!”司马湛地语气里面自信满满。眼神也在发亮,闪动的全是对这支军队的自豪还有毫无保留的热爱。一时让雨辰地心也跟着热了起来。。

    他低声的自言自语:“…………看来我可以回南京了啊,下面的事情,真的需要着手安排了。”

    正在两人都觉得兴奋地时候。雨辰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雨辰转头一看,就见副官长赖文臻站在了门口。脸色满是凝重:“总统,夫人已经回来了…………现在在天津陆军北方总院…………她…………在路上出了车祸…………”

    雨辰脸色顿时大变,几步抢过去。身子居然在微微发抖:“小媛…………小媛怎么样了?”他几乎在用自己全部地毅力在控制着自己不要大喊出来。突然之间,他很难想象小媛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该如何面对!

    赖文臻忙道:“没有大碍,只是断了两根肋骨…………”司马湛已经在高声招呼:“准备汽车,马上去陆军北方总院!”雨辰身子一个摇晃。几乎就要坐在地上。赖文臻一把扶住了他。雨辰甩开他的手:“走!马上去陆军总院!司机是哪个混蛋?保护小媛的卫队军官是哪个家伙?扣起来,严查!”

    说着就大步的走出了门外,连丢在桌上的军帽都不要了。赖文臻马上就想去打电话传达雨辰的指示。司马湛一把拖住了他:“总统的气话,听听就算了。现在赶紧跟上去,一起去医院看总统夫人去!”

    里口屯一带地高地,正象火山喷发一样炸出了不断涌现出来的菊黄色的闪光。安蒙军第一师师长王挺少将正反戴着帽子,站在一辆潘哈德装甲车上,看着“姑衍山”步兵团的官兵们向里口屯一带的高地,尤其是直接控制南满铁路的四方高地发起的冲击。一辆辆乙型战车排列在山脚下,每辆战车上面的三十七毫米主炮和两架机关枪朝山头日军的阵地在拼命喷吐着火舌。步兵的迫击炮群发射的炮弹都是一排一排的升上天空。日军从盘锦城方向发射过来的支援炮火在国防军的冲击道路上也不断的炸开。

    一群群的步兵拼命的在朝上攻击,而日军的步枪机关枪手榴弹也打成了一片。几次在火力掩护下突了进去。但是又被日军拼凑的部队反击了下来。火焰喷射器将日军战壕里面的官兵烧成了一条条跳动的火龙,但是日军的抵抗仍然没有稍减!通过山脚的南满铁路上面也有辆被打瘫的装甲列车在熊熊燃烧着,整个战场正在激战得最凶猛的时候。

    可惜他现在手头只有姑衍山步兵团和一个战斗工兵营!沿着突破口涌进的部队,教导第二师在盘锦一带,阻挡十一师团向里口屯的增援。其他部队则全力在阻挡一线日军抽调部队回头来增援里口屯方向。装甲第一师已经撤下去修整了,只有王登科带着一个不满员的战车营在配合他作战。要是再多一些兵力,也许就把里口屯拿下来了!但是他现在偏偏没有!眼看着又是一次攻击再四方高地方向受挫。撤不下来地伤兵拉响了同归于尽的手榴弹。

    这些由关东军总部辐重兵,骑兵。残余的炮兵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部队拼凑的防守力量,还真是顽强得出奇!也许他们也知道这是关键中的关键!情报已经显示,日军十二师团在紧急南下,要是他们在国防军拿下里口屯之前加强到这里。那可就别想全歼关东军了!什么地方才能再搜罗一些兵力?

    李睿派骑兵通讯员传达的命令很严厉,必须在天亮之前拿下里口屯,不得强调任何客观理由!这是军令,完成不了任务必须军法从事!王挺也没心思朝陶定难。林述庆他们叫苦,军长他们现在也无能为力,有部队地话早就增援上来了。这位指挥部队拿下过圣梅朗地悍将也冒了火,我就不信你们比德国鬼子还要硬!

    他站在车上甩下了帽子。正大喊一声:“师部警卫连集合!”就看见一辆一五式装甲输送车朝他这里开了过来。车子上面的指挥天线已经被弹片打掉。车身上有个醒目地“天”字标记。这辆装甲车靠近了王挺的指挥车,王登科打开舱盖钻了出来:“坚直,***我的战车营把炮弹都快打光了,怎么还没拿下来?”

    王挺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太阳穴上面的青筋一跳一跳。他伸手接过一支马枪:“你的兵都在铁家伙里面,哪里知道步兵的辛苦。老子地兵也快打光了!这次老子自己上!你在下面把炮弹给我打准一点!谁***叫你地铁家伙开不上高地?”

    王登科摇头,他已经是疲倦到了极点的人了。在那个时代的装甲车辆里面颠簸一天,虽然有了改进的弹性悬挂装置。但是也是非常折磨人的玩意儿。他摆摆手:“拿不下里口屯。纵云那个小总统那里,咱们谁也讨不了好!我给你带了点兵来。大概一个连的骑兵。转战了一天碰到了咱们,给我带来交给你。一锤子买卖,干!我看鬼子也是有气无力了!”

    一个连骑兵的身影在炮火当中闪现了出来,这百余名骑兵人马身上都溅满了鲜血。马刀砍缺了口。战马都疲倦得迈不动步子了。当先地一个军官跳了下来,朝王挺行了一个军礼:“报告少将,我是呼伦贝尔骑兵旅辽西骑兵团七连连长商正义!咱们今天杀了一天鬼子,已经够本了!请求少将批准我部加入攻击战斗!”

    这个岁数已经不是很年轻的上尉一口东北口音。看来是原来张作霖的老部下。王挺点点头:“接受过步兵训练没有?”商正义上尉骄傲的点点头:“没问题,上马是骑兵,下马就是步兵。打鬼子干什么行当都成!”

    王挺摔给他一个手榴弹:“接住,用这个家伙给你们老长官报仇!”他站在车上,对着已经集合的师部警卫连还有这些骑兵大声的喊道:“拿下里口屯,这个以我们国土关东为名的所谓日军精锐部队,就要全部葬身在这里。拿不下里口屯,那还要我们安蒙军做什么?大家上刺刀,跟老子前进。死也要死在四方高地上面。为了胜利,我们只有前进!”少将的吼声似乎压过了隆隆的炮声。这位被司马湛曾经评论为最有资格接替他位置的参谋军官出身的国防军少将跳下了指挥车,抄着一把上好刺刀的马枪,带着数百名官兵义无反顾的朝着日军的火网冲去。王登科也咬牙赶回了自己的战车营,挨个的敲打着坦克的炮台:“全部炮弹都干出去,打垮他们!全力开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