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开始就注定的失败

    战车部队碾过了战壕,摧毁了工事,消灭着一切敢于阻挡在他门面前的日本军队。

    经过了一个白天的血战。装甲第一师已经在日军战线上面打出了一个深宽的缺口。虽然有不少战车在战场上面抛锚。但是还是有几十辆坦克还有履带装甲输送车组成的支队,一直向纵深挺进。日军仓惶从后方地域调来的五师团还有一师团的预备队试图进行连续反击。但是都被坦克的火力击退。一天下来,日军沿途抛尸累累。大量的技术兵器被摧毁。一个野战炮兵联队在撤退转移阵地的过程当中,被坦克部队追上,联合陆航的飞机将这个炮兵联队杀伤殆尽。死人死马还有残缺破损的大炮,横七竖八的堆在坦克杀过的道路上面。似乎就见证着日本陆军这次的惨败!

    装甲第一师还分别有两个营的兵力协助后续的步兵稳住了突破口,抵达住了日军从两翼近乎疯狂的反击举动。在三台子周围的战场上面,日军当天的伤亡就高达万余人马!还有数百名精神已经崩溃的日军官兵被俘虏。这也是创下了中日之间战史的记录!

    先遣装甲支队已经冲击到了盘锦城下。日军第一师团,第十一师团的几支步兵部队,依托着盘锦古老的城墙工事进行着绝望的抵抗。装甲部队并没有急于向城墙发起冲击。而是只是用火力横扫着日军的工事。呼伦贝尔骑兵旅,还有安蒙军第二师等等部队,已经越过了三台子一带的突破口,向两翼发展。正面的辽南集团军所部也在炮火支援下发起了进攻。受到侧翼甚至背后攻击的日军关东军第一军的守备部队,一线阵地也多处被突破。呼伦贝尔骑兵旅甚至奔袭了几处重要的交通要道。骑兵甚至一度威胁了日军最主要地大动脉南满铁路!

    日军阵线全线动摇。一天的苦战下来,他们已经明白,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撤退。但是在国防军的强大压力下。这两个日本的战略集团,能撤下多少来都是问题!日军各处都陷入了慌乱当中,不住的请求后方派遣增援部队,掩护他们沿着南满铁路转进。在北宁一带的第一军第八,近卫师团等部受到地威胁较小。但是已经在自发的向北宁撤退。但是在辽南正面的关东军主力,地确已经陷入了最大的危机当中。

    日军上下,已经慌了手脚。关东军总部从上田大将以下。意见不定。一边手忙脚乱的搜罗预备部队,努力的想击退装甲第一师对盘锦地威胁。一边收缩兵力确保南满铁路。一边又在筹划撤退。同时还向派遣军总部紧急去电,控制在奉天的十二师团尽快拿上来加强辽南正面。必要时可以掩护关东军主力北撤。另外还要求已经陆续抵达的第三军主力部队。不管整顿完毕没有,尽快朝奉天集结!而第二军马上加强在泰皇岛侧翼的攻势。让华军地正面压力减轻。

    这个时候,上田有则已经顾不得基本的礼貌,对着中国派遣军总部指手画脚起来了。对中国派遣军总部提出了一系列地全局安排建议。但是这个时候也的确怪不得上田大将发急了。从盘锦城的最高建筑物上的观察所向外望去。辽南平原上面。烽火处处可见!战车在丘陵平原上起伏出没。一队队被打散的日军仓惶失措的到处跑。空中是华军的战斗机轰炸机在翻腾。日军地后勤基地,炮兵阵地,交通线路已经被打得稀烂。本来是互相联系作战的第一军和关东军所部态势已经被割裂。华军步兵骑兵联队突击部队已经超越了还守在一线的那些日军,正在争夺里口屯这个日军战线内部。掩护盘锦和南满铁路的最后一个要点。在华军已经出现在日军背后的时候,一线日军也遭到了辽南集团军的猛烈正面进攻。丧失了炮火支援和大量后勤补给的日军部队只有以惨重的伤亡苦苦支撑。他们就是想撑到天黑。然后赶紧调整部署!到了明天。如果还不能得到改观的话,关东军也许就要真的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了!

    这时在关东州的中国派遣军总部,同样是一副紧张到了极点的气氛。大英参谋长已经满头大汗。而寺内正毅大将就坐在沙盘面前发呆。告急电报求援电报雨点一般的飞来。到了后来关东军总部干脆是在明码呼叫,援军!援军!态势危险到了极点!

    大英参谋长一边紧急处理着这个求援电报,一边不住的朝门外跑。东北夏季漫长的白天第一次让他恨不得飞到天上将太阳踢下来。只有入夜,日军才能采取重新调整态势的行动。日军的战场上的机动,在他们的战线被突破。空中地面全部受到华军优势火力压迫。部队组织已经乱成一团的时候。也只有夜间,才能想办法和华军脱离接触!

    第二军虽然已经在秦皇岛方向上陆,但是本来对第二军行动非常关注的派遣军总部,现在却几乎将他们抛在脑后去了。现在的关键,是怎么挽救关东军!华军的新式战车部队第一次出现在战场,给了日军静态的战线极大的震撼。他们的防御已经接近崩溃。现在必须挽救这个正面!如果关东军一旦覆没。那么奉天就是华军囊中之物。那么现在仍然在辽西激战的日军主力,也就陷入了华军两个巨大的钳子合围当中!

    第一军,朝鲜军,关东军…………都是日本陆军现在仅有的装备训练最完善,现役军官最多。拥有日本陆军绝大多数重武器的精华!如果这些部队丧失了,那么日本陆军在未来可以预见的日子里,将很长时间都难以恢复元气。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也意味着日本大陆政策的寿终正寝。明治以来五十年的帝国之梦,将彻底破灭!

    当那些依靠着四二四兵变上台,志满意得,以为满蒙将是帝国囊中占灿的少壮派军官们,知不知道有这么一天?知不知道会遭遇到这样一个结果?。

    一片慌乱的喧嚣嘈杂当中,寺内大将的神情木然。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地努力。谨慎的控制着这场战事。指挥上并没有出现什么遗漏。但是对手还是在军事新战术上面找到了突破口。几乎已经一举奠定了整个战略态势…………现在唯一的结果,就是看失败的程度控制了!只要能够确保陆军主力尽量保存下来,即使被迫退出满蒙,在大陆上面,帝国还会有一个控制的桥头堡。也许这就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努力的方向了!

    参谋们的争论声音越来越大,正在为增兵和立即撤退争吵得不可开交地时候。寺内突然从僵坐的状态中站了起来:“还没有一个决定的意见么!”

    一个三十多岁地少佐参谋大声的就喊了出来:“帝国命运在此一战!辽南正面绝对不能撤退!华军虽然投入了新锐力量,但是我们也有第三军可以动用。关东军还有相当雄厚的实力。应该让他们在夜间发扬帝国陆军善于夜战的传统。以大规模地反击稳定态势!只要能够稳住正面。第三军第四军主力集中于奉天,第二军在秦皇岛侧翼发起决死攻击。我们还有寻求歼灭性会战的机会!大将阁下,请发布命令。让关东军大规模的夜袭!用刺刀将华军赶回去!辽南正面不能撤退!”

    “痴人说梦!关东军完整阵线已经被突破。第五、第七师团损失惨重。建制混乱。第六师团第十九师团兵力薄弱,已经无能为力。在残破的战线上坚守一个白天已经是关东军地极限了!现在关东军总部只掌握一个十一师团,拿什么力量全线反击?更何况关东军的炮兵集团已经受到了惨重损失,储蓄地物资弹药大量被摧毁。现在在一线多拖延一点时间。就是让关东军朝全军覆没的方向多前进一步!华军的装甲部队威力那么大。难道用刺刀去对付这些钢铁么?华军正沿着突破口源源不断的涌进来。十一师团在拼命的保住南满铁路。一旦那里被切断,那么什么都完了,我的意见就是赶紧收缩到奉天。在那里还有决战的机会!”一个岁数大一些地参谋大声的反驳了回去。大英参谋长也在赞同的点头。

    但是更大的声浪马上又响了起来:“我们还有部队可以动用!奉天的十二师团一夜之间就可以南下盘锦。第一军也可以向东靠拢,增援关东军部队!第三军所部马上西进。集结于奉天。这正是我们谋求的决战的机会!华军的装甲部队的出现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已经丧失了突然性,我们可以以肉弹来摧毁他们的战车!士兵们抱着炸药包就是最好的反战车武器!现在应该是各部坚守阵地。集结主力反击华军突破的部队,将他们反包围起来加以歼灭。现在不能撤退啊!”有些年轻的参谋军官都快声泪俱下了。为了加强语气,还重重的拍着地图桌,似乎就在强调他们的态度。

    大英站了起来:“第一军所部也在和华军纠缠,他们同样也遭到了突破后的华军侧翼攻击。只是华军主力重点不是指向他们,现在看起来还不是那么紧急。但是第一军同样也该考虑撤退的事情了!怎么反而也要将这支部队也陷入危险当中呢?第一军根本没有力量去支援关东军!在整条战线被突破,部队混乱,伤亡惨重的时候。按照军学原理。就应该收缩撤退,建立新防线了!关东军不管从态势还是从力量上来说,都已经无法继续抵抗下去。而十二师团南下,又怎么能改变局势?十二师团能起的最大作用,就是掩护关东军撤退!全军撤退到台中一线,和朝鲜军建立联系。这样黑山大虎山方向的华军突入部队,也将不再成为我们侧后的一个威胁。至于第三军,现在仅仅陆续抵达——半。各部队全是充员兵还有预备军官!每个师团的火炮只有半个联队,甚至有日俄战争当中缴获俄国的火炮装备!弹药更是不足一个基数,指望这样的部队进行主力决战,在没有进一步补充整顿之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日俄战争时候的情况了!国内至少在现在还没有太多的储备,国际上也并不支持我们!现在要做地,就是努力保持陆军精华主力。再寻求机会…………陆军的确在辽南战场上失败了!”

    “你这个非国民!”一个少壮派军官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竟然对着派遣军总部的参谋长就大声的喊了起来。这在等级森严的日本军队当中,是极其少见的事情。这种无礼地侮辱,让寺内和大英两人都愣住了,大英顿时就涨得满脸通红。

    “作为派遣军的参谋长,你为什么要宣扬这种失败主义论调?荒木少将从辽西前线也发来了电报。他也不支持关东军撤退!这样陆军的成果就毁于一旦。你们这样地决定,是不会被大本营接受的!陆军的战友们,我们必须断然面对这个紧张的局势。我们只有用血肉来捍卫帝国地道路!我请求上报大本营。请大本营做出决策!”

    终于反应过来的寺内一挥手,几个宪兵顿时将那名口出不逊的少壮参谋架了起来。寺内厌恶的皱着眉头:“拉下去,禁闭反省!”这个少壮参谋地无礼似乎反而剌激他做出了决定。他久久的对着沙盘沉默。最后苦笑摇头:“打不下去了。十二师团必须立即整备,加强兵力火力之后连夜南下,在盘山一带占领阵地,掩护关东军从明天开始撤退…………现在关东州旅顺一带地物资储备。优先补充关东军所部。关东军部队今夜以反击牵制华军攻势。同时一线各部队必须连夜撤退,一分钟也不能多等待了…………撤退秩序先一线部队,以十一师团在盘锦掩护。在十二师团所部抵达之后,十一师团从盘锦撤退。在辽中一带进行整理。组成防线…………。

    第一军所部,同样连夜进行撤退!各部队交替掩护。成两面戒备的势态由中安经七台线路后撤,撤至巨流河东岸…………在四方台一线占领阵地。总部直属工兵部队必须立即出发,在以上作战地境构筑预备防线。我们必须收缩,不然就真的迟了!”大将阁下语调苍凉,但是坚决无比。

    底下还有小小的声音发出了置疑。

    “大本营方面不需要请示一下么…………”

    “关东军态势已经被割裂,敌前撤退,伤亡必然惨重。不如等到十二师团抵达。在明天才开始撤退…………”,

    “现在关东州储备的物资都是预定供应第二军的,关东军的兵站总基地在奉天。现在对关东军进行补充了,那么第二军怎么办?他们可是在敌前跨海作战啊…………”

    寺内大将脸绷得紧紧地,威严的扫视了一下这些还心怀不满的参谋军官们。这位日本陆军宿将,伯爵的威望终于压倒了众人心中其他的情绪。

    “命令第二军,必须尽快发起决然的突击,直指天津!他们攻击的成败,关系着主力的命运!物资现在的确只能向辽南方向调拨,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派遣军的苦心。大本营方面,自然有我去向他们解释。现在我对各位的要求,就是坚守自己的岗位,不打折扣的完成自己的命令!开始行动!”

    参谋军官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开始紧急的制定详细的全盘撤退计划。部队如何调整,撤退秩序如何。兵站线怎样重新设立…………只有寺内还站在地图桌前面发呆。大英苦笑着对他道:“阁下,咱们都已经是败军之将了…………这个撤退的道路,还很漫长啊……”

    寺内头也不抬的低声道:“我已经当过一次败军之将了,这次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努力,还是挽救不了失败的命运…………帝国投入了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而现在如果大本营明智的话,就应该寻找体面的结束战争的道路了!”

    大英苦笑摇头:“是因为华军装甲部队的突然出现么?”

    寺内缓缓的摇头:“这次战役,本来就建立在希望用军事手段打破帝国局势孤立。用军事上的胜利获得国内国际生存空间的想法之上。指望用陆军的血肉,换取帝国国运的继续发展。当帝国的命运建立在冒险一战的基础之上的时候,从战略层面上,我们就已经失败了!当我们历次寻求会战的努力被华军击破。陷入军事僵持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华军投入了新式的突击部队,虽然仅仅是个战术上的举措。但是动摇了整个态势,我军已经不可能在决战当中赢得胜利,那么最后一点的希望也破灭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失败了!而不仅仅是因为辽南一带阵线的被突破!”

    大英默然无语,看着地图上面华军横冲直撞的箭头,看着日军阵线敞开的巨大缺口。只能苦涩的摇头:“大将阁下,那么你为什么还选择要接手派遣军司令长官的职位呢?”

    寺内定定的看着大英:“我只是希望以自己曾经失败的经验,在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事当中,尽量的为帝国多保留一些元气,让那些军人不要疯狂的将最后一点帝国的精华都耗尽。仅此而已!”

    国防军的大队步兵在逐渐沉黯下来的夜色当中,滚滚的从装甲师打出的缺口当中涌进。甲午集团军第三军和第五军的主力,在拼命的向两翼发起攻击。虽然天色已经渐渐黯下来了。但是席卷整个战场的炮火,仍然将辽南战场映照得一片血红般的透亮。

    日军在各个被攻击的据点上拼命进行着抵抗,甚而还不断的发起着反冲击。但是已经被打得混乱的日军,反击行动并不协调。在国防军集中的兵力火力打击下,伤亡惨重。一个个据守的要点被夺取,一支支部队覆灭。国防军以安蒙军第二师为主力的挺进部队,更是不顾周围日军火力的牵制,一直向纵深涌进。直扑盘锦关东军总部,更有一个步骑混合的加强支队,在猛攻盘锦和一线阵地之间联系的要点里口屯一带阵地。拼命的想夺取这个要点,将日军关东军一线主力割断。而呼伦贝尔骑兵旅则在关东军后方的广大地域纵横,摧毁着一切他们看到的军事目标,日军的炮兵集群除了在盘锦城周围还剩下一点,其他的不是被摧毁,就是被缴获!第五师团熊本第十一步兵旅团的司令部已经在他们的马刀和手榴弹下被摧毁。小池安之少将旅团长战死。步兵二十三联队的军旗被呼伦贝尔骑兵旅缴获。甚至第一次俘虏了一个大佐联队长——二十三联队的町尻量基大佐联队长!国防军甲午集团军在这样的大突击作战当中,实在是战得非常痛快。李睿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利用装甲部队的战果,尽快截断日本关东军主力的退路!

    而立下了莫大战功的装甲第一师,在白天一天的突击当中,已经损失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装甲力量——大多数是因为机械故障。装甲部队又不适合夜间作战。已经奉命夜间集合并且进行战场回收了。只有一个小的装甲在王登科少将的亲自率领下,配合安蒙军第二师“姑衍山“步兵团在强攻里口屯一带的阵地。乙型战车充当着活动的火力点,支援着步兵发起一次次的夜间突击。一天的激战下来,这些战车都发射了上百发的炮弹,数不清的机关枪子弹。每辆战车的履带下面,不知道沾满了多少日本官兵的血肉!

    只要里口屯拿下来,那么除了盘锦的关东军总部还有十一师团能跑掉之外,其他关东军的部队就要全部完蛋了!王登科少将满脸硝烟的指挥着战车和机动大炮射击。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再加把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