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八章 粉碎

    炮火象刮风一样掠过了辽南的山野田地。一瞬间高高低低叼心柱在日军战线上面同时直冲云霄。这次炮击,规模比日军曾经经历过的炮击又增大了一倍的规模。一直保持沉默的甲午集团军所属炮兵部队,突然加入了这场死亡大合唱当中。是十四个直属炮兵团,其中还有三个团是从欧洲战场上面整建制的拉下来的。两天的准备时间让他们备足了弹药。加上成百上千的队属火炮的伴奏。顿时就让日军阵地变成了火的海洋!

    日军的反应也很及时。炮群几乎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开始了轰隆的还击。但是国防军的炮火是如此的猛烈,日军各个暴露的炮阵地上面,顿时就是血肉横飞。日军惊讶的发现,这次国防军的炮火准备,重点不再与杀伤一线的有生力量,而是集中压制他们的炮群!一个个观察气球在国防军的阵地上面升起。观察员引导着炮火交错的射击覆盖。空中也出现了第一飞行集团黑压压的机群,铺天盖地的朝日军阵线压了过来!

    在铁道上面,还有两门伸长了脖子的二百八十毫米的法国造铁道炮。这些国防军的秘密武器在专门架设的支线上面喷吐着威力惊人的火舌。一发发炮弹落下,日军战线就在不断的颤抖着!队属火炮群也在密集的发射,有着古怪形状护盾的施奈德山炮,克虏伯山炮,国产一五式山炮,民三式野炮。都在以最高射速破坏着日军阵地前面本来已经七零八落的障碍物。迫击炮弹拖着高高的弹道在日军阵地上面落下,烟柱都已经连成了一片。

    日军所有的通讯线路都在狂呼,华军的又一次大规模的全线攻势就在眼前!炮火才一延伸。早就习惯了这种防御作战的日军官兵就涌进了战壕,一些工兵冒死在炮火下补充布设地雷。一支支金勾步枪或者三八式步枪架了起来。哈乞开斯的重机关枪也进入了发射位置。冒着弹雨,日军迅速的摆开了抵抗地架势!除了一线部队,预备部队也紧急的朝出发阵地运动,随时准备补充一线的损失,或者反击动摇的阵地。日本的军官们都相信。华军的炮火再猛,在日军的血肉面前,阵地仍然不是华军可以撼动地!

    弹雨如注当中,日军一个引导炮兵射击的观察军官守在观察哨里面。摇摆着炮队镜看着华军方向的阵地。只要华军步兵一旦冒头,他就要引导隐藏的炮群进行覆盖射击。在辽南前线,日军也好歹有近三百门的压制火炮!炮队镜的目镜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军官的身影,他戴着古怪的贝雷帽。双手似乎扶在什么上面。随着颠簸。那个黑色制服的军官身下地东西也在视线当中冒了出来。先是一门黑洞洞的小口径火炮。安装在一个漆成灰色的钢铁炮塔上面。接着炮塔一下抖动。炮塔下面的钢铁车体就出现在这名日本军官地炮队镜当中!这个钢铁怪物的前面身躯高高扬起,再重重的落回地面上。两条不断旋转地履带卷起大团大团的泥土。在越过了这个小土丘之后,这架钢铁怪物喷吐着淡淡地白烟,吼叫着就朝日军战线开了过来!

    这名日军炮兵军官茫然的离开了炮队镜,走出了掩蔽部,在满天地火海当中看着对面的一切。一条漫长的战线上面,成百台这样的钢铁怪物展露出了他们的身姿。每台机器上面,都有一个穿着黑色制服戴着贝雷帽地中国军人扶着炮塔,半身露在外面,看着对面的日军战线。这些机器同时喷吐着白烟。向日军阵线隆隆开动!这些漆成深灰色的怪物突然出现在战场上面,让整条战线的日本官兵都情不自禁的在战壕里面站了起来,张大嘴看着这些东西。后面还有不断的这些怪物在冒出来,就像无穷无尽一样!

    那名日本炮兵军官终于回过神来。冲回了掩蔽部,拿起电话大声的喊了起来:“三台子阵线之前,第五师团四十一联队所部正面。二号地区出现了一群铁车!正在向我阵地发起冲击!炮火立即开始拦阻射击!”

    他颤抖的声音还有古怪的汇报内容让电话那头的炮兵指挥官有些纳闷,回骂了过来:“什么铁车?是不是法国潘哈德装甲车?华军步兵是不是发起攻击了?”

    那名观察军官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声音已经多了一些绝望的腔调:“不是,这些怪物没有轮子,有些很大!他们就是钢铁的武田家的赤备骑兵!”

    王登科的装甲指挥车也跃出了出发阵地,两千多米长的突击战线上面。装甲第一师两个坦克团的二百一十辆甲型和乙型战车组成了菱形队形。以较重的乙型战车为正面,甲型轻战车卫护侧翼。机械化步兵团、战斗工兵二团机械化战斗工兵一营的乘坐履带装甲输送车的官兵被夹在侧后方。简单编队之后,就隆隆的越过两军之间的开阔阵地。向前突击前进。王登科的指挥车几乎冲在最前方。打出了全力突击的旗号!

    每辆坦克或者装甲输送车上面都背着大捆的原木。用来临时通过困难地形的。王登科抬头看着天空,粉红色的一队机群就在头顶呼啸。粉红中队的战斗机,还有深蓝中队的侦察轰炸机,都戴着二十五公斤的人员杀伤炸弹,直接掩护他们的前进!少将甚至还看见了那个名满天下的中国空战英雄丁羽觞上校在自己座舱里面,戴着他那条出名的长丝绸围巾,朝他招了招手!天地间全是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上百门的火炮和马克沁机关枪指向前方。军人至此,夫复何求!国运至此,亦夫复何求!

    日军的炮火终于铺天盖地的覆盖了过来,前线日本官兵的惊惶失措的报告。让炮群指挥官不敢怠慢,立即申请动用全部的隐藏炮群。上田有则大将虽然不知道中国人又动用了什么新式武器,但是直觉告诉他,也许这就是最后关头了!他立即下令动员全部隐藏炮群,进行反击!。

    炮弹轰隆隆的在装甲第一师的突击队形中炸开,四散的弹片对这些战车毫无威胁。所有车长都缩进了炮塔。关上了舱盖。除非炮弹直接落在坦克上面,不然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前进地!几发炮弹打在了坦克和装甲车上面。一辆甲型的训练战车被日军的一发重炮弹炸得粉碎,装着两挺机关枪的小炮台飞上了半空。一辆装甲车也被一发山炮弹点、燃。浑身着火的机械化步兵们惨叫着跳下车在地上翻滚。但是更多的战车仍然在坚持前进!

    日军突然发射的炮群被观察气球和侦察机迅速捉到。丁羽觞在空中比划着手势。一队队地侦察轰炸机立即调头扑过去轰炸扫射。后方的国防军远程炮群也开始射击。大地山摇地动当中,隐藏在树林里,隐藏在村庄里,隐藏在山体的反斜面的日军山野重炮的集群周围顿时落弹如雨。拥有空中侦察优势的国防军炮兵,就是有这样的压制能力!地面上紧急改造的哈乞开斯机关枪已经可以高射。卡卡卡卡的吐着长气向空中喷吐着火舌。掩护着那些正在被攻击的炮群,但是飞机一次次地俯冲而下,炸弹,机关枪的火力倾泻而下。在地面犁出一道道的血肉胡同。拖炮的战马长声嘶鸣着,炸脱了缰绳到处乱跑。一队队地日本炮兵被航空机枪打死在炮位上面。一架敞战斗机突然一抖,发动机周围喷出了灰色的烟雾,接着就开始起火。驾驶员的手已经被烧焦了,但是仍然咬着牙齿冲向日军炮阵地上面一处堆积地弹药。轰隆一声,玉石俱焚!

    后方惨烈的炮兵作战,空袭于反空袭作战还是比不上当面装甲部队地突击。在日军渐渐变得稀琉的炮火之下。坦克直直的冲了过来。铁丝网和鹿砦在履带下被碾得粉碎。反步兵的地雷就在车体底下爆炸。也不过就是敲击了一下装甲而已。日军步兵恐惧而疯狂的呐喊着,拼命的对着这些行动有些迟缓的怪物发射着手中地武器。机枪步枪打成了一片。叮叮当当的在战车上面迸溅着火星。但是他们仍然在前进!先头的坦克群在宽深的壕沟前面停了下来,转动着炮台对日军的火力点进行压制。机关枪和三十七毫米的速射炮喷吐着火舌。这样的抵近射击。整条战线上面的日军血肉横飞!一发发炮弹钻进了机枪发射点。接着就混杂着人的残肢武器的碎片爆炸飞溅了出来。几门反步兵的战壕平射炮才一开火,打着了一辆乙型战车。让这辆战车开始冒出黑烟。日军炮兵还没来得及欢呼。一阵三十七毫米炮弹过来,几门平射炮顿时就和操纵它们的日本炮兵一起,化作了零件状态!

    密集的火力横扫整条战线。日军完全的抬不起头来,装甲车上地战斗工兵跳了下来,用战车上面捆扎的原木迅速铺出一条条地通道,将日军用积土堆起来的人工峭壁炸出了一道道的缓坡,战车终于又开始恢复了吼叫。加大马力直冲进了日军的战壕之内!这些钢铁的怪物履带碾压着日本士兵军官的血肉。一辆辆履带装甲车跟了上来,上面的步兵火力更是全部开火!一些亡命的日本军官晕了头脑,绝望的挥舞着军刀冲了过来,不是被机关枪打到就是被卷进了车底。偶尔有几个幸运的,也只是用军刀或者刺刀在装甲上砍出一道道的火星而已!日军的预备部队被军官们驱赶而上,试图恢复这个已经被蹂躏得稀烂的阵地。但是看着这些钢铁怪物吼叫着朝他们冲来,顽强如日本官兵。也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看着履带上滚动的那些血肉,士兵们丢下步枪,不顾军官的怒吼,掉头就朝后跑!装甲部队的突击,达到了最大的震慑力!

    机关枪子弹追着日本官兵的屁股,将他们一个个打到。然后再碾压过去。日军后方的炮兵军官,就看见一辆辆深灰色的钢铁怪兽翻过了阵地,朝这里直冲过来。有些日本军官崩溃的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喃喃祈祷。天照大神啊,怎么不保佑你们的子民。让中国人放出了这么一群战争怪物!坦克群一直向纵深突击,冲进了炮兵阵地,碾压着那些火炮。军官从炮塔上探出身子,指挥着机枪射击。机械化步兵已经跳出了装甲车。占领了沿途攻击下来的阵地。日军任何的反扑都被坦克粉碎。后来就只剩下了溃逃!他们没有和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战争机器对抗的手段,对着这些超越了他们军事常理地存在,他们也丧失了抵抗的勇气!

    在临时指挥所里面,看着装甲集群发射的表示达成突破的信号弹。

    陶定难少将在那里兴奋得浑身颤抖,拿起电话声音发抖的下达命令:“呼伦贝尔骑兵旅,出击!穿越突破口,杀入日军纵深。摧毁一切目标!第三军各步兵部队,沿着打开的突破口,前进!”

    而李睿和林述庆则站在了指挥所的外面,举着望远镜看着装甲第一师进行地屠杀。看着日军防御阵地的崩溃动摇。看着一直冲入云霄的战云。大队大队的国防军步兵呐喊着跃出了出发阵地,装甲部队的突击已经让他们热血沸腾,难以自己。背着几十磅的武器弹药,却奔跑着攻击向前!在他们的左右,一队队剽悍的骑兵挥舞着马刀超越了他们。在战机的低空掠过的伴奏当中,呼啸着沿着突破口直冲了进去!

    辽南正面,已经达成突破。正在向纵深发展,同时向两翼席卷而去!

    侦察机在海天之上高高地盘旋,前座的驾驶员精心的操纵着飞机,沿着日军海面上庞大的阵容旋转。后座地观察员在拍纸簿上面努力的做着记录。在上午九时的时候。日军舰队终于出现在鲍鱼口外海洋面!一坐发八公分高射炮炮弹在飞机周围炸开,弹片打断了好几道飞机地张线。观察员拍拍已经,火胭身大汗的驾驶员地头,示意回航。日军此次登陆作战。全部进程都在海空联合的侦察力量的控制当中。。

    日军的轻型舰队已经出现在了滩涂外不远的地方,一发发的一百二十毫米。一百四十毫米的炮弹在空无一人地海岸上面炸开。几艘驱逐舰放下了舢板。水兵们背着步枪坐在舢板里奋力的朝海岸划去。航道已经被清扫干净,只发现了几颗零星的水雷。都被清除干净。十几条军舰炮舰对岸倾泻了几百发炮弹,一点还击的迹象都看不见。只有侦察机不断的出现在天空,关注着日军的动向,又很快被军舰上的八公分高射炮逐退。第二军至少在今天这一开头,又一个不错的运气!

    海岸上还是有少量的国防军部队存在的,五十二师的几个连哨就隐蔽的分布在这里。迟本重上尉连长摇痛了电话:“团长。鬼子先头部队已经上来了!先是水兵,只有轻武器,人也不多。大概是来建立桥头堡的…………团长,要不咱们打一气?不能让鬼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上来,成不成?”

    电话里面传来了一百五十五团团长中气十足的骂声:“你小子,不要看见有鬼子就眼馋,放他们上来!打的日子在后面呢!地雷布设完毕没有?好了就赶紧撤下来!我再强调一遍,一枪也别放!”

    “大将阁下,先遣舰队来电,先头部队登陆鲍鱼口顺利。炮火已经对周围进行扫荡。没有发现华军踪迹。只是水兵部队遇到了雷区,伤亡了数十人。现在正在清扫雷场,侦察部队正在向前推进…………船团可以大举登陆了…………”

    松勇目光并没有看着向他汇报情况的这位新大佐参谋长。而是将眼光投向了背后的海天之间。庞大的船团正在缓缓前进。看到前面军舰打出的登陆顺利的旗号。这些船上面的水兵水手就是一阵欢呼。

    松勇政敏大将拍了拍舰桥上面的栏杆,低声道:“这大海,咱们只怕是回不来了啊…………”

    “大将阁下!”

    “传达命令,加速前进。以第九师团骑兵联队,九师团十七旅团,三十旅团。然后十八师团的顺序,尽快登陆上岸!巩固滩头阵地,扩展搜索范围。海军派出一支分舰队向南面沿着海岸线前进,攻击华军侧翼海岸阵地,在今天午夜十二点之前,必须要有两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大队的兵力登陆完毕!发电给派遣军总部,我第二军已开始上陆。准备进行侧翼之决死突击。愿天照大神保佑我兵团成功!”说完这些话,大将阁下的脸上,已经是一片决绝的神态。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夫人!夫人!您快点走!日军地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了蛙鱼嘴一带,炮弹已经落到离这里不算太远的地方,这里已经是战地,危险得很,总统已经亲自下达命令要您撤出去。您快上车!”一名总统府卫队的中校军官满脸焦急的在李媛身边转圈,在他身后还站着佩戴北方总部直属宪兵臂章的一名军官,同样是满脸焦急的神色。

    这里是离海边不过几十里远的燕和营镇,设有规模甚大的一个难民营,还有一个国际援助的难童病童救治医院。这个时候医院里面已经是乱纷纷的一片了。病人在紧急疏散。大鼻子的洋医生洋护士们都打着行礼,而停在医院门口的汽车按着喇叭,就在催促这些人登车。马车嘶鸣的声音在简陋的改作病房的大厅里面回响,更是增添了兵荒马乱的气氛。

    李媛抱着一个病骨支离的,不过两三岁的小女孩子。满脸都是关心的神色。这个小女孩和家人坐渔船逃难。却遭到了日本炮舰的攻击,整条船就幸存她一个人。随潮水飘到岸边。已经连伤带病,被紧急送到这个医院救治。李媛来医院探访病童的时候,走到这个小女孩的病床前,就被小女孩抓住了手,再也不肯松开。结果李媛在秦皇岛这几天,每天都要来探望她两三次。

    听着军官们的话,李媛眨眨眼睛,诧异的问:“东面不是有国防军的阵地么?鬼子打不到燕和营来,我不怕…………这里的病人医生没有撤完。车辆也不够,我怎么好先走?”

    那个卫队中校没有办法,只好和宪兵军官打个眼色:“夫人,对不住,这是总统的命令!”几个军队护士顿时就簇拥着李媛直上了门外的汽车,百忙当中李媛还牵着那个粘着她的小女孩子。将李媛推上汽车之后,军官在外面关上车门,跳上一辆卫护的卡车,车队顿时就绝尘而去。总算将总统交代的任务完成了!这位夫人,倔强起来还真和总统有些象!

    “总统!甲午集团军在三台子方向已经达成突破。上午十时发起攻击,下午一时的时候就已经撕破了日军两道防线,突破口很稳固!日军反击累次被打退。尸积如山。呼伦贝尔骑兵旅已经突进去了,大队步兵正在涌入这个突破口。日军盘锦战线全线动摇!我装甲部队先头部队已经迫近盘锦城郊!”

    雨辰正在吃午饭,听到消息一下就站了起来:“装甲部队第一次使用就有这样的战果!好好好!不枉了我一番心血!纯如,这里面也有你一番功劳!这次看来注定是要全胜了!”

    叮当一声,他的餐盘已经被激动得带得摔了下来,在地上跌得粉碎。辽南局面,总算及时打开了!现在他就可以开始考虑,怎么布置战后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