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五章 甲午集团军

    阴云低沉,大雨欲来。

    雨前劲烈的西风,横扫整个冀南平原。在南宫县周围的甲午集团军总司令部,满操场的军官士兵们站得笔直。司令部所属的指挥车辆,装甲车辆都在这些官兵的周围排列得整整齐齐。司令部得有着红色识别裤线的参谋军官,都背着手站在作为司令部的县中学办公室的门口,嘴唇绷得紧紧的,看着那些军官士兵们。

    穿着黑色制服的总部直属装甲侦察营的官兵们,胸口佩戴着银质的装甲兵徽章。都在那里静静的等待。不仅是他们。遍布整个冀南的十余万甲午集团军的官兵们,都在静静的等待。等待着出发的命令。在辽西和辽南,已经有近百万的国防军官兵在浴血奋战,取得了节节进展。日军主力在两面被北方战区所属的两个集团军按住左右交错着狠揍。日军也在用他们一贯的疯狂和顽强在拼命抵抗。甲午集团军作为被国防军上下寄予厚望的决战力量,他们出动的时间终于到来了!这个筹划于1914年,主要组成力量来自国防军最老牌的部队。充斥着无数英雄营连,配备有大量的参加过欧战的军官军士。还有地球上最强大的突击部队的集团军,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等待了太久太久。

    这个集团军,不仅在东亚,在世界上也是最强大的。他的核心力量,就是一个装甲师又一个装甲混成支队。二百四十六辆甲型和乙型战车,一百七十辆履带式输送半。四千辆军用卡车摩托车等机动车辆,六十门一百五十五毫米摩托化重炮,一百四十门一百零五毫米以上的压制火炮,还有大量的步兵随伴火力。第二飞行联队主力已经转场南下。合并第一飞行联队,组成北洋飞行集团。全程配合支援甲午集团军的突击作战。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国防军专门组织地一支庞大的后勤保障部队支援他们的作战,数千辆的卡车,上万的大车,骡马。还有火车等等运输工具。十万后勤人员。支撑着这个集团军的庞大消耗。甲午集团军一天的作战,就要消耗二千七百吨的军用物资。超过九百万元的作战费用。新生的民国,竭尽全力建设了这么一个集团军。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在战场上一旦出现,就能一锤定音,一举奠定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未来二十年地气运!

    雨辰以超越时代的眼光,以最坚定的决心组建了这个集团军。国防军的军费支出,一直居高不下,引起了内阁和议会很大的反对声浪。这些年庞大地军费之处当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这个集团军组建训练和未来作战地支出。如果没有雨辰。也没有这么一个超越时代的集团军地出现。

    靴声响亮。一排军官出现在门口,快步地走了下来,排列在台阶前面。台阶地最顶端林述庆中将叉开双腿站在那里,这位中将不像国防军其他将军,什么时候都穿得整洁耀眼,戴着金质的肩章,他按照老习愤,穿着一身朴素的军服,肩膀上只是钉着布质的中将肩章,这位国防军中年纪算是比较大的中将。因为他的朴素敢战,虽然不是雨辰起家最嫡系的军官。但是也很得到雨辰地重用和麾下将领的敬重爱戴。国防军吴采和陈山河这样的大将,都是他以前的直属手下。在国防军当中,他就是一个最单纯的前线将领。

    一片乌云低垂当中,他看着麾下排满操场的麾下虎贲们。静静的点了一下头。从副官手中拿过一纸命令,大声的念道:“甲午集团军的官兵们!在今天六月十五日,我们正式接到虎穴总部的命令,甲午集团军隶属北方战区指挥,即将投入战线当中!北方战区发来正式命令,甲午集团军所部,立即装车出发!主力第一军、第五军所部,必须在六月十八日之前抵达凌海一带,展开攻击正面。第七军控制于锦州,作为总预备队。我集团军及辽南集团军所部,接受北方战区设与锦州之前进指挥部直接指挥。北方总部来电要求我集团军。不要辜负全国上下,全军上下对我集团军之热切期望,在战场上一举奠定国防军全胜之局面。甲午集团军准备出发!”

    操场上响起一阵山呼地动的欢呼声,林述庆板着脸扬了扬手:“现在请我国防军最高统帅雨辰大总统,为我甲午集团军总部官佐,及总部直属装甲侦察营训话!”雄壮的欢呼声更加的嘹亮了起来,青年军官们的胸膛挺得更加的高了。全国哪支部队,在出征之前能够得到总统的亲自训话?只有他们甲午集团军!在这一刻,他们除了光荣和自豪,还有的就是肩头承担的压力。全国全军,对于甲午集团军寄予的期望,真是太高了!

    雨辰总统和司马湛参谋主任这些天来一直守在甲午集团军所在的南宫驻地,走访了绝大多数的单位,观看他们的战前训练,对他们进行鼓动。在出征的时候,他又为甲午集团军亲自誓师!甲午集团军作为一个还未在战场建立功勋的战略单位,要取得多大的战果,获得怎样的荣誉,才能汇报总统对他们的殷切关注?这已经成为了每一个官兵,都在认真考虑的问题。但是他们发出的欢呼声,并没有低沉半点。

    在欢呼声中,雨辰穿着新式的军礼服,和司马湛大步的走了出来,而林述庆也走到台阶下,和集团军所属官兵们一起拱卫着他们的统帅,上干双目光齐刷刷的投在了雨辰的身上。欢呼声嘎然而止。突然沉寂当中,忽然一声哗啦啦的雷声,就似在头顶炸响。雷声过后,万蔌俱寂。

    雨辰心旌也为突然在耳边炸响的雷声一动。这是这个民族二十年前曾经含恨逝去的英魂。在这个以甲午为名的集团军即将奔赴战场的时侯在这一片云层之上,还在发出不甘地怒吼么?左宝贵、丁汝昌、邓世昌!当他们一个个身死疆场的时候,是不是就期盼着这么一天,这个民族新生的精华。为他们进行这场复仇之战?如果天实有灵,就让这雷雨来得更加猛烈些!。

    “官兵们!记住你们集团军的名字,是甲午,甲午!二十一年前,在现在正在激战的那片战场上面。在陆地,在大海。无数你们的军人前辈,献出了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的牺牲,并没有换来国家民族的胜利。而是只能在一片鲜红的海洋当中,看着来自东面地那个侵略者在放声狂笑!大东沟,平壤。辽阳,旅顺,金州,威海!北洋舰队一举覆灭,十万陆军溃败疆场。民族气运。在那一刻。跌到了最低点!

    一战过后,丧权辱国。台湾从祖国被分割出去。辽东半岛被割让,二万万两的赔款。加上后来五千万两的赎辽费!我们民族的血肉,成为了那个岛国崛起的食粮!他们从甲午而得到了强国地机会,他们幻想永远以我们民族地血肉,供养着他们继续发展。每当我们这个国家民族有复兴的迹象地时候,最感到惶恐不安的,就是那个自称为日出之国地国家!

    在五月三十日,他们卑劣的向我们发起了突然袭击。妄图将整个富庶的东北崛起在他们手中。在未来。也许是华北,也许是整个中国!

    作为穿着军装,拿着武器的军人。对于敌人的挑衅,对于敌人在我们国土上面的猖狂,就是莫大的耻辱!”

    惊雷一声声地在头顶的乌云当中炸响,仿佛就在为雨辰的发言伴奏。大雨终于哗啦啦的下了下来。雨水从一开始就是那么的大。一片雨幕当中,每个军官士兵仍然站得笔直。雨水也同样淋湿了雨辰司马湛林述庆他们。每到闪电过后,都能看到雨辰浓黑如刀的眉毛。还有比闪电还要凌厉的眼神。

    “听见没有,这是二十一年前牺牲的那些英灵在翻滚的云上的吼声。看见没有,这就是那些英灵不甘的泪雨!在你们即将出发的这一刻,他们在云层中,在历史里。注视着你们!在辽南辽西,都已经到了决定性的时刻。国防军将发起最后一击,彻底歼灭侵入我国国土的日本鬼子。收复关东州和旅顺,越过鸭绿江。复甲午国仇!并且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还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收回台湾,收回琉球。洗刷国耻,就从今天开始!

    甲午集团军的将士们,复数十年之国仇,挽一代之国运,就从你们今天的出征开始。我将追随你们,关注着你们。在这场民族复仇和复兴战役当中,我们都只欠历史和我们祖宗一个牺牲而已!”

    “甲午集团军,登车,出发!”

    大雨谤沱之下,雨辰缓缓的抬手向这上千将士行礼,而回应他的只是上千道坚决的眼神。林述庆啪的给地给雨辰回了一个礼,在幕僚地簇拥下匆匆的爬上了编号为甲午001的一辆法国潘哈德轮式装甲指挥车上,闪电掠过。这位中将在车上的身影伸出了手,坚定的指向前方。整个操场的装甲车,摩托车,卡车全部发动。轰轰的向外出发。在甲午集团军方圆百里的驻地里。装甲部队上了坦克输送车,摩托化步兵上了卡车。更多的大队大队的步兵成行军队形冒雨向军用火车站出发,一路之上,军歌嘹亮!

    更多的大炮炮车,运送物资的辐重,在大雨中组成了一道浩浩荡荡的长龙,滚滚向前进发。甲午集团军,终于全员出动!决胜之剑,也终于被雨辰亮了出来!

    蔡锷捂着自己的嘴,似乎在竭力的将咳嗽压回自己的胸腔里面。他的人瘦得已经几乎脱了形。只有眼睛还是又大又亮。曲同丰站在他的身边,低声的对着地图和他解说现在战线的变动情况,还有战局的进展情况。

    “甲午集团军已经主力登车了,专门编制的重型军列以最优先的秩序发车。明天下午,第一个师就应该抵达锦州了。纵云参谋长已经在那里筹组战区前进指挥部。辽南当面日军在得到了加强之后,正在拼力抵抗辽南集团军的攻击。现在张雄夫已经将第九军撤下来暂时修整一下。等待甲午集团军主力到来之后,在盘锦正面发起决定性的冲击…………”

    “…………辽西还是在苦战当中,不过在巨流河东岸日军自从第一军主力南下增援关东军之后。朝鲜军地战线已经动摇了。狼居胥骑兵旅在日军腹地大闹天宫。安蒙军二十一师和战斗工兵三团已经突进了道义镇,正在和日军拼死逐屋争夺当中。日军两翼的兵力拼命在朝中央挤过来,试图将突破口封锁住。辽西集团军所属部队也在两翼钉着打,确保中间能够突破成功。在北满,迂回的十一军还没有消息,不过北满的日军第四师团已经加入了巨流河战线,只要十一军突然出现在朝鲜军侧翼或者奉天的侧后方,只要日军没有足够的兵力稳定战线,辽西达成主力突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黑山大虎山战线。激战仍然在继续,辽西方面终于建立起了抵达黑山大虎山的补给线。第八军两个师在日军增兵之后打得很辛苦。呼伦贝尔骑兵旅也一直没有找到自由进出盘锦后方的机会。那里正在陷入胶着状态当中。不过第八军以两个二线师的力量,牵制了日军两个半师团地力量,还要让他们正面主力随时担心后路。可以说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啦。现在我们手头也没有力量增援第八军。先努力维持战线…………”

    “日军第二军终于出港,日军海面舰队已经逐渐向两个方向集中。一个在葫芦岛一带。从侧翼不断轰击我陆上辽南集团军所部。似乎有大沽芦岛登陆。直插锦州的动向。一部在秦皇岛不断轰击,似乎有在更大纵深进行登陆。封闭关内外联系,甚至直插后方总基地的企图。现在我海上和空中侦察力量正在全力侦察日军第二军船团的动向。陆上辽南集团军第九军撤下来控制在锦州葫芦岛。就是预备日军第二军的登陆。而天津总部直属地海防军五个二线师,也在秦皇岛至塘沽一线全力戒备。山东沿海也已经戒严。山东警备司令部两个师和保安部队依托青岛和海州要塞。也在全力戒备当中,一个日本第二军两个师团地力量,就牵制了我们十来个师的兵力。要是我们有一定地海上力量…………”。

    曲同丰也是陆士毕业的高才生,也当过江北官校地教官。比起更独断独行一些的李睿来说,更像蔡锷的参谋长一些。蔡锷面前的这份图上态势,也是他亲手标注出来的。简明清晰。在他的娓娓解说下,全盘局势,就跃然纸上。而这些态势,也是蔡锷早就在心中烂熟于心的。

    蔡锷微微地笑了一下,低声道:“伟卿,总部的工作千头万绪,现在的重点就是两个。一是尽一切最大努力确保甲午集团军能够按时展开,一个就是钉死第二军的动向,随时准备应付他们的登陆作战…………前面打得很好。五年建军的成果,现在已经完全体现出来了…………现在又有纵云在锦州盯着这一切。我是很放心的。总统坐镇北方,又稳定了北方民心。这次几乎动员了全部国力的和日本的会战。我们已经是胜利在望。但是越是在胜利的前夜,就越是我们必须提高警惕的时候…………”

    一阵剧烈的咳嗽突然在蔡锷的胸腔里面爆发。他咳嗽咳得腰都弯了下来,手用力的扶住桌子角,手指因为用力,都已经发白了。曲同丰慌忙的扶住他:“松坡,松坡!你怎么样?医官,医官!”蔡锷苦笑着制止住他喊医官:“伟卿,我没什么大碍。现在不要喊医官,要是我这个司令长官在战时倒下了,对总部,对部队,对北方民心的影响都很大。我能撑得住。”

    曲同丰眼眶微微有点发红,蔡锷作为他从前清在云南起就熟悉的老同事。两人的感情很好。虽然蔡锷早一步投奔雨辰,也已经飞黄腾达。但是对他们这些北洋老同事也非常照顾。他率领野战部队打赢了青岛战役。现在又坐镇北方很长时间。在国防军当中,一向都是他和蒋百里轮番出镇北方,也只有他们两人,在现阶段,是可以赢得北方还对南京中央政权有所保留和距离的地方政局的全力合作的军方人选。他们的声望,他们在军事上面的造诣,都是民间军方崇拜的对象。这次北方作战,虽然他一直在天津指挥,没有亲赴前方。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指挥举动。但是曲同丰知道,战前这些部队在北方的训练。整合整个北方的军事资源为这场战争准备。经过了多少斡旋谈话,才让地方几乎拿出一切力量配合军队作战。还有各个集团军地战前准备工作,和虎穴就具体的战略方案进行往复商谈,蔡锷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他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迅速的衰弱了下来。喉头经常肿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雨辰几次劝他下来休息,想还个人接替他地位置,都让他以北方战区他最合适这个职位而拒绝了。

    雨辰以国士待他,他也的的确确以国士在回报。

    在曲同丰的搀扶下,蔡锷慢慢的躺在了椅子上。但是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地图。但是他的眼睛经常出神,似乎望向了很遥远的地方。曲同丰低声道:“松坡,你休息一下。现在前方后方的态势都很稳定,没什么好担心的。国防军打仗,是非常靠得住的。我们一定会取得大胜,你现在少操一些心…………”

    蔡锷脸上浮现出了一种苦涩的表情,他声音几乎低得听不见的道:“我不是担心这场战事,我是担心国防军的未来啊…………“我在北方战区坐镇。这么多野战部队里面,部队长也不敢乱来。但是只要我一倒下,接掌这么多野战部队的还能有谁?有我在这里,他的一些举动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和部队长也不能公开多联络。但是我不在了,这么大一支力量,这么多年轻而容易激动的高级军官…………国防军成长得太快了,并没有一个成熟的心智配合他强大的肢体…………总统应该让陈山河来当我的参谋长么,就是原来的唐在礼也好啊…………我真的不放心啊。总统到底在想什么,还是他根本没有顾虑到这个?”

    曲同丰谨慎的不敢插话,听着蔡锷在那里半清醒半迷糊的低语。突然蔡锷振作了一下精神,对曲同丰道:“伟卿,你去赶紧安排一下!我刚才不久接到电话。总统夫人作为北方民众救济总署的总理事去秦皇岛一带安置从海上逃难过来的关外难民。派部队,派车赶紧把总统夫人接出来!总统现在忙,这些事情我们要替他考虑到。我们有个好总统夫人,一定不能失去她!半点危险也不能让她冒!”

    曲同丰听得也是心头一惊,赶紧推门出去安排这个事情。总统夫人在北方救济安抚民众,安全问题一向是国防军上下极度关心的。天知道跟在总统夫人身边那个宪兵中校是怎么安排的,怎么能放行让总统夫人去秦皇岛!

    室内只剩下一个蔡锷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地图,低声的道:“国防军……总统……未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