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主动权

    “对于东亚爆发的这场战争来说,当时欧州的人们,并没有太大的关注。只有新大陆在仔细的评估着两个国家军队的组织能力,训练水准,装备程度,还有他们的动员能力。这个时候的旧大陆,正在为凡尔登打得筋疲力尽。也在全力的准备着至关重要的索姆河战役。民间也许有一些支持中国,反对日本破坏和约的呼声。但是对于协约国列强的政治家们,他们所关注的事情仅仅是两国之间战事的结果。并且确保仍然能够从亚州得到军事和原料方面的资源。所以他们没有象对待比利时那样,以一个国家的中立被破坏而卷入了世界大战。他们只是增强了在亚洲方向的舰队(这种增强也是有限度的),在中国陆军和海军当中派遣了军事观察员,减少了对日本的军事物资出口,并且为中国提供了一部分数量并不是很大的军事援助。一个白种陆军士兵,都不会踏入亚洲大陆,卷入这场两个亚州强国之间的争霸作战。他们只是在等待中日两国尽快分出胜负,然后可以集中他们的精力将欧洲这场可怕的战争打赢。至于亚洲未来的体系到底是什么样的,至少在旧旧年,不是旧大陆的政治家们非常关心的问题。当他们整整一代的青年在西线的泥沼当中痛苦的死去的时候,当几个欧州国家为了世界霸权的交接在竭尽全力的时候。怎么能够希望他们能庄严地履行他们在上海时候所做出的毫不含糊的背书?从比利时响起的八月炮火。并没有在中国重现。至少在民间,中国百姓对这些白人的怨气是更加的深重了。他们派出了数十万的大军为他们的利益浴血奋战。但是在自己国土遭到日本军事冒险团体的疯狂侵略地时候,却只是得到了一些含糊的回应和承诺。并不是坚决的,有力的,毫不动摇的。甚至在西方国家当中,还有一些论调,甚至是希望中日两国的战事打得越长越好,一个亚洲地老牌强国,一个亚洲的新兴帝国。为了各自地利益打个你死我活。对于经历了欧战削弱的西方国家而言。这是未来继续控制亚洲的绝好机会。在南京的英国驻华大使克劳福德先生,就是这样坚决主张的。(这位对中国很警惕的大使先生,在卸任返国地时候,还得到了雨辰亲自办法地国际友人宝星勋章,历史有的时候,真的是一种莫大的讽剌)。

    只有在太平洋的另一侧。美国是切实感到了日本咄咄逼人的威胁,在大西洋烽烟正急。德国人的潜艇对美国舰只也进行攻击,这个国家迟早也要加入旧大陆血战地时候。他们实在担心那个小小的岛国——或者说已经变得疯狂的岛国。会为了资源,为了生存发展,对美利坚合众国在亚州的体系进行挑战。他们已经武装了起来,而且全国也越来越走上军事冒险的道路。武装帝国军事机器的资源,只有在太平洋上面攫取。在获得东北这个稳固的纵深基地之后,他们将向整个太平洋扩张。

    直到和美国的战争爆发。所以对于美国来说,他们也许是当时在条约上面背书的各大强国当中,唯一表现出最坚决的姿态的。他们虽然没有卷入战争。但是对华的军事订货。资源援助,以及战争贷款上面。都提供了最大的便利。美国军官秘密的加入了中国国防军,作为军事观察员,考察日本帝国的战争能力。评估他们这个事实上盟友的军事能力,能不能赢得这场战争。美国海军在太平洋上开始动员,开始大力建设夏威夷和菲律宾的海军基地。他们甚至做好了战争的预案,在美国开往中国的运输船只受到日本海军威胁的时候。他们甚至打算进行一场护航战。一劳永逸的将日本帝国用来威胁他们的海军摧毁。为此,他们甚至在中国长江以南寻找合适的海军基地,作为未来太平洋靠近中国海方向万一需要进行海军作战而作为的依托。

    新大陆和旧大陆截然不同的态度,在中国国民的心中,自然引发了不同的观感。老帝国主义的虚伪,还有新帝国主义的支持。让他们似乎有了一种最简单的道德上面的判断。这也为未来中国和美国长达二十年的友好,还有在蜜月期间对美国在亚州扩张,夺取原来欧洲国家在亚洲利益行为的长期支持的基础。太平洋两面的伟大国家,在未来岁月里,似乎就想将这个巨大的大洋变成他们的内湖。中日战争是如此深刻的改变了半个世界的地缘政治。这是那帮疯狂的发动了军事政变乃至战争的日本军阀所预料不到的。但是当中美两国后来逐渐走向琉远冷淡甚至敌视的时候,这又是当初对中美两国友好关系大唱赞歌的人们所预料不到的了…………………

    对于西方国家的反应,中国国内民间还有军方——尤其是军方内部,是极其不满意的。内阁和议会不能对西方国家表示强硬的态度,反而对他们的不得已的援助表示极大感谢的姿态。让他们觉得自己在前线的浴血奋战受到了出卖。联系到当时雨辰总统有些屈辱的签署了中日和约,他们高调赞美当时西方国家为和约背书的骑士精神。但是战争还是突然爆发。在军方一些激进人士的心目当中,自然认为就是他们影响了总统一直以来对国际局势的判断,牵制了他强硬的决策。最后还是不得不依靠他们这些军人来保卫这些政客的地位。在战事在激烈进行的过程中,危险的潜流仍然一刻没有停止的在运转,在等待爆发的机会。军方认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却仍然被隔绝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之外,并且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政客的做法总是和他们崇拜的偶像——雨辰总统的做法背道而驰。比如说雨辰坚决在推动对日宣战。收回东北全部权益,而他们却在倡导就地和平,恢复战前态势等等。一切似乎都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爆发…………。

    其实细细考察这场战争前前后后所有错综复杂纠缠在一起的事情,我们似乎就可以清晰的认识到。雨辰的外交,并没有因为旧大陆列强国家从原有立场的退缩而变得失败。反而是获得了空前地成功。他一直都是在耐心的,仔细的,甚至高瞻远瞩的安排着这场战争的战略环境。

    近代中国,第一次在最有利的国际环境下进行了一场决战。他用步步进逼地外交举动,让日本陷入了孤立。最后不得不变得疯狂。战争爆发之后,不管西方国家再怎么打着希望两个国家互相牵制并且两败俱伤的主意,但是都不得不断绝对日本地支持,而不得不对中国提供援助。而美国更是几乎和中国站在了同一条战壕里面。在物质基础上,他也做了最充分的准备。他的国防军以能够获得的最充足的供应投入了战争。

    在军费供应上面,甚至做好了十五个月长期战争用来平衡国际收支的资金储备(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大规模而且有成效地发行了战争国债。

    而且得到了相当地海外认购)。

    透过历史被修饰过的面目。在努力的寻找真相的过程当中。历史学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体认。离自己生活年月最近的时代,真相往往却是最难发掘的。但是穿过一重重地迷雾。我们却似乎能够看到这样一个形象。一个有着天赋使命感。而且将一切都已经考虑到,并且似乎还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预见力和对历史洞察力的青年。在这个时代,终于导演出了一场最盛大的歌剧,并且影响了整个未来的世界。有时这种传奇般的崛起道路,让后来的研究者忍不住掩卷沉思,如果这个时代,没有这个青年在上海闪电一般横空出世。那么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分裂?混战?贫穷?被列强的势力更加深远的侵入,直到变成另外一条道路?虽然相信历史必然性的研究者如我,都知道这个伟大的国家一定还有其他的仁人志士会站出来,这个民族的气运永远不会断绝,但是那一定是一条非常不同的道路了。

    我们应该庆幸,中国的革命时代,因为这位年轻的总统只有这短短的几年。虽然壮丽,但是过于残酷。

    …………让我们把眼光还是回到一九一六年的这场战争上面来。

    从五月三十日那场将亚洲拖进了时代剧烈变动大潮的夜里。日本军队以奉天为中心。分成了两个战略集团。有几天时间,一直在向南和向西的决战方向举棋不定。日军的最高指挥官寺内正毅大将,因为青岛战役的惨痛经历。一直对华军侧翼的攻击表示担忧。日军十九师团在战役初起的时候对山海关的封锁作战也告失败————这毕竟是日本军内激进派所强行推进的一场仓促的战争。日军在辽西和辽南都正面,都有虎视眈眈准备攻击的国防军的重兵集团。经过考虑和东京大本营的争论。

    寺内大将终于决定将自己的主力部队集中在辽西方面,在扫除了国防军辽西集团军的重兵威胁之后,再挥军南下。这是一个稳妥的决定。奉天作为日军作战的主要后方,南满铁路的枢纽。安全地位必须要得到确保。他将日军在东北的绝大多数兵力集中在了辽西方向,准备在六月中旬,发起攻势作战。在辽南正面,只是以关东军相对来说较为单薄的兵力维持住战线。按照他在青岛作战时获得的经验,国防军对三个日军师团的攻击(日军还可以得到一些兵力支援),是足够坚持到辽西方面作战结束的。

    但是寺内大将还是低估了国防军的主动攻击精神和自青岛作战之后,因为欧洲大战经历从装备到战斗力上面近乎火速的提升。辽西集团军在强大的后勤支持下,抢先在辽西动手。并且在两个方向都取得进展。在黑山大虎山这个要点,日军警戒的一个联队为主的加强支队被两个师的国防军击破驱逐。关东军和朝鲜军互相联系地态势顿时被割裂。

    在还未来得及调整的时候。在巨流河正面,在直指奉天的方向。辽西集团军的主力向正在集结的朝鲜军发起了强大的攻势,空地一体的火力让兵力并不居于劣势地日军朝鲜军主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们原本地攻击计划不得小口止,转攻为守,而且还遭受了惨重的伤亡!日军中国派遣军总部几乎是立即做出了国防军主力攻势在辽西侧翼的判断——因为在青岛,国防军的主力反击也出现在侧翼!日军预备部队立即向西移动,准备在辽西决战。他们对辽西集团军的兵力做了过高的估计。在辽南方向,要求关东军全力夺回黑山大虎山一带要点。为了牵制国防军可能对辽南地攻势,寺内大将并且做出了以早已准备完毕的日军第二军主力向秦皇岛方向发起登陆作战。牵制辽南国防军地决策。他还要求国内加快增援部队的速度。在日本各个港口正在集结的第三军,包括第十二、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七师团四个师团的部队,在物资和装备甚至人员都不是最充分完整的时候,匆匆上船出发。计划在六月下旬的时候抵达东北。为了分散东北各军港地压力,还有两个师团将在朝鲜登陆,从朝鲜一路前往奉天。日军总部也在紧急地动员第四军。装备和人员更加不充分的十五、十六、十九、二十这四个师团。在日本国内,只留下了五个新建师团的兵力。而日本的后勤供应已经到了极限…………

    这一切的准备都在疯狂的进行着。但是国防军并没有给他们从容调度的机会。国防军辽南集团军在1916年6月13日地晚上十二时,全线向面前单薄的日本关东军所部发起了主力突击。九个师的部队,连同三百七十门压制火炮,还有数十架飞机。向日军倾泻了劈头盖脸一般的凶猛火力。成千上万的国防军步兵在照明弹的光芒下呐喊着涌出阵地。向日军发起了反攻。凌海、兴隆店、松林堡等处日军经营的强固防御要点都被潮水般的国防军淹没。关东军虽然早就按照派遣军的指示进行了收缩,构筑了工事。但是国防军强大的攻势,仍然让他们难以抵挡!他们的第七师团还远在黑山大虎山方向攻击。辽南军集团军在攻克松林堡要点之后。顿时就将第七师团和第五师团第十九师团分割!国防军已经在日军的阵线上面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日军真正的陷入了南面和西面的夹击当中。没有新锐兵力的加入,就正处于最窘迫的局面!战事到了这个时候,才进入了真正的高潮。丧失了战场主动权的日军,也拿出了他们浑身的解数进行抵抗。因为对于这些日本陆军军人来说,他们这次作战,身后并没有退路,他们的帝国。也没有退路…………”。

    凌伤雪——《东北一九一六年年战争研究》(这本单本的书,因为描写东北战事的详细,分析局势的精当,在研究者们看来,是超过凌伤雪的那本成名数卷巨著《东洋世界近代史》的)

    “给北方总部去电,我的马靴,已经站在了凌海日军的核心工事上面!在我的脚下,有日军第十九师团五十五旅团志摩少将的尸体。还有十九师团两个联队的军旗!日军已经向北清退,我军在加紧追击作战当中…………看来不需要预备队,辽南集团军就能决定东北这场战事的胜负了!”

    在清晨弥漫的硝烟当中,张雄夫下巴刮得青青的,带着一队护兵参谋站在日军凌海防御体系的核心工事上面。粗豪的形容上,满是志满意得的傲气。战场周围,全是炮火覆盖后的战斗痕迹。日军的尸体歪七扭八的布满了战壕和碉堡里面。铁丝网被炸得粉碎。到处都是翻倒的炮车马车,炮声还在远处隆隆的轰响,数架飞机还在天际的背景上面呼啸。大队大队国防军的官兵们,举着军旗在张雄夫中将的脚下通过。看到他们的司令官在注视着他们,每支通过的部队都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辽南集团军万岁!”

    一夜的攻击,即使日军已经严阵以待,但是还是被辽南集团军地洪流所摧毁——他们当面的日军实在也太弱了一些。只有一个打得半残废的十九师团和第五师团主力。在铺天盖地的炮火当中,这些日军拼死顽抗,甚至不惜和冲进战壕的国防军官兵同归于尽。但是他们的努力也抵挡不了辽南集团军全线发起攻击的优势兵力————连前些日子作战很有伤亡的辽南军都得到了充分补充,更不用说辽南军所属了两个生力军,第九军还有第十二军了!辽南集团军的底子是参战军第一集团军剩余部队和北方战区若干部队组建而成地,装备充实程度,训练完善程度都是国防军内排在前面的。第九军这支骨干部队,更是有国防军起家部队第九师十七旅,独立旅改编出来的新第九师还有三十六师!日军的抵抗在辽南军的攻击下。一夜就土崩瓦解。上田有则在盘锦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他不能将两个师团葬送在这里!幸好关东军在盘锦至北宁一线准备了二线阵地。在十九师团地亡命掩护下,第五师团主力全线后撤,收缩至盘锦一带。而十九师团的残部就和辽南集团军地攻击部队进仁?自杀性的防守作战。虽然战斗还在进行,日军还在节节抵抗。但是十九师团作为一支基本战术兵团,可以说已经不存在了。这支从1900年开始就驻军中国的老牌侵略军。一个旅团长已经战死。四个步兵联队长死二伤一,骑兵十九联队侥幸夺路而逃。炮兵十九联队连同第五师团的炮兵第五联队主力。几乎就是在自己的炮兵阵地上被摧毁缴获。就连被日军视为命根子的联队军旗,在战场上都发现了两面!十九师团已经被摧毁了!剩下地第五师团第七师团侧翼还有辽西集团军第八军这个钉子存在。在张雄夫地心中,他们也负隅顽抗不了多久!

    在一片战火当中,这位脾气很有些暴躁的中将满心都是得意。前些日子让辽西集团军出风头,现在可终于轮到他了!全歼关东军,多么诱人的目标。多么耀眼的武勋!

    “总统。纵云的电话。”还在南宫县视察甲午集团军的雨辰接过了司马湛递过来的转用电话。他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一眼司马湛满脸地笑意,心下顿时就明白了是辽南集团军传来的好消息。他笑吟吟的接过了电话:“纵云,有什么好消息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睿的声音,冷静而坚硬,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激动蕴涵在当中:“报告总统,辽南集团军的攻势作战已经打响。凌海日军第一道阵线已经突破。歼灭日军万余人,缴获无算。日军已经退守盘锦一带二线阵地。我军仍然在扩大战果当中…………战场的主动权,看来已经掌握在我们手中了…………从今天白天开始,沿海各城市,塘沽、秦皇岛等处,都遭到了日军的海军舰炮袭击。有些损失,我们还在密切关注着日军的动向,请总统放心,我们有信心赢得最后的胜利!“

    雨辰只说了淡淡的一句好,就放下了电话。他看着司马湛:“纯如,你怎么看?”

    司马湛只是微笑:“这真是总参虎穴最清闲的一次战役呢…………“我们准备了这样大的力量,算计了日本鬼子这么久。再不是这样的结果,那咱们就真的不用当军人啦…………我同意纵云的意见,咱们已经通过辽西辽南两个战场的反击作战获取了战场的主动权。日军已经陷入了在南北两线不得不转入应付防御的态势。就算他们在国内源源不断的增加兵力。但是只能在两个战场上面拉开架势挨打了甲午集团军是时候使用上去了!日军必然会从辽西转用兵力,在两条战线上面进入防守。辽南辽西集团军的突破力量就不足了,咱们也犯不着继续付出惨重的的牺牲。甲午集团军加入,一举突破日日军在辽南地最后主力防线,大军跟着冲入,直指奉天。切断辽西日军退路。就可以合围他们的重兵集团!那就是决胜!”

    他兴奋得在室内不断的走来走去:“就算日军还能从国内进行增兵,但是已经挽回了不了主动权丧失的态势,我们大军在奉天作战告一段落之后,就可以继续向旅大地区压迫。彻底将鬼子赶出国土。一路分兵中朝边境,越境作战,日军也只能在朝鲜国土里面进行节节抵抗了。失去了这支正在作战的日本主力部队,他们剩下的部队抵抗,也不能持续多久。他们的后勤资源能力,也快要见底了!总统,您可以授权北方战区,将甲午集团军交给他们使用了!”

    雨辰静静的听着,脑海当中就浮现了自己麾下部队全线攻击的壮丽场面。他等这个时刻等了多久啊!这时他的神色却尽力的保持着一种平静,反问道:“日军在北方沿海已经开始炮击,会不会做侧翼的登陆垂死挣扎一下?牵制我们在辽南的攻势?应该如何应付?”

    司马湛胸有成竹的笑道:“我已经和松坡老师还有纵云沟通过,日军现在能拿出来的反击兵力不过是第二军的两个师团。日军现在的资源就算在侧翼发起登陆作战牵制,也不能长久保持攻击的能力。不过是给他们增添了一个后勤负担沉重的战场,给了一个我们消灭他们有生力量的机会。预备军已经通过津浦路在给天津紧急增加兵力。现在松坡老师手中还有五个师的预备队,足够使用了!就等他们来!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日军完全疯狂,对我们长江以南的输入物资的海上通道进行封锁。但是国内的储备,足够支撑我们将东北战事打完了。他们真的那么疯狂,只是加速自己灭亡的速度还有毁灭的程度!总统,我对这场战事已经有了绝对的信心!这不再是日军还握有一定主动权的青岛作战的时候了!”

    雨辰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对司马湛道:“纯如,以虎穴名义给松坡纵云去电,将甲午集团军的使用权交给他们!让这个以甲午为名的集团军,开始复仇之战!二十一年了,当年在东北朝鲜还有大东沟战死的英灵,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