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二章 全线激战

    在保大地区西南面,在京津保三角区外南宫县附近,这里已经是警备森严的军事区域。这块冀南平原的一角,已经北方战区的宪兵部队,保安部队,还有各种军事人员,警察人员严密的封锁了起来。任何人进出这块地区,都要受到军事人员的盘查。各个道路,桥梁,甚至田间地头,都有军事人员设立的岗哨。在中国大地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这里戒备森严。南宫县附近的平原,就是国防军最神秘的集团军——甲午集团的集结地域。不管是北方战区,还是总参,甚至雨辰,都将这个历史上最强大的集团军作为了东北“汉道昌”战役的决胜力量。这是一支武装到了牙齿的集团军!

    这个集团军的核心,就是第三军,这个军包括天字号第一师——也就是国防军陆军装甲第一师,还有天字号第二师——装甲第二师的一个混成支队(一个战车营,和两个摩托化步兵营,一个摩托化榴弹炮营),还有重建的安蒙军第一师,教导第一师。经历过欧战的精华力量,强大的机械化突击部队,骄傲的教导种子部队,都集结在这个军里面。军长就是雨辰的第二任副官,陶定难少将。装甲第一师师长是雨辰的第三任副官,王登科少将。安蒙军第一师师长就是在欧洲圣梅朗之战,凡尔登战役当中声名雀起的王挺少将,教导第一师师长是从第九师原独立旅旅长张兆辰少将。都是一时俊杰人物。

    而该军下属的第五军,包括有从欧洲返国的第十一师,教导第二师。参加过远征新疆地第十九师。另外一个军是第七军。包括第八师,北洋第五师改编地二十师,还有以淅江原来的地方部队精华改编的第二十六师。加上被称为“万岁”团的战斗工兵二团,六个独立炮兵团,以及完备的通讯、骑兵、辎重、卫生等等配属部队。这个集团军,的确是集中了民国成立以来国防军建军的大量心血!集团军的司令长官,就是在国防军当中也是指挥过相当多地大战役,声望很高地宿将林述庆中将。这位当年从镇军来归的老军人。就任这个职位。自己已经觉得到了军人生涯的最高峰。当他被同盟会从镇军司令职务上面赶走,跟着柏文蔚很有些落魄的北上徐州地时候,什么时候想到过自己能有这么一天,会率领这么强大地部队?

    甲午集团军在最高程度的保密当中。在南宫县附近进行紧张密集的战前训练。东北隆隆响起的炮声就是对这个集团军动员的号角。这个自认为是国防军最强大的战略集团的单位。在每个军人地腔子当中。

    都是黑血沸腾。总统给他们最精良的装备,把他们训练成为最好的军人,给他们营造了最好的战略环境。就是要让他们在这场决定民族命运的大会战当中敲响日本陆军的丧钟,而他们真正参加战斗的时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一队汽车在通往南宫县的道路上面疾驰,这队汽车上面,飘扬着雨辰的国防军一级上将的旗帜,四颗黄星随风招展,他来到天津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甚至连杨柳青的北方战区总部都没有去。蔡锷和李睿的搭档让他相当放心,现在战局的发展虽然在不断的变动,但是一直在这两个高级军官的控制之下。他不想以他的到来干扰他们正常的指挥业务。就在司马湛的陪同下,几乎是立即的赶往南宫县视察甲午集团军。

    在他自己看来,这场决战当中,他的位置就是作为整个国防军的精神象征。要让每个士兵看到他们的最高统帅,要让他们知道,在这场决战当中,他是和他们一起站起第一线的!

    国防军经过这些年的建设,已经渐渐成为了一台高效精密的战争机器,已经不需要他在战事上面亲自出马指挥了。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也许别人难以相信。他已经在更多的考虑战后的善后事宜,和新的亚洲战略体系的构架。一些工作也在秘密紧张的进行当中。和日本的领导人比起来。他们和雨辰的区别,就是雨辰的眼光始终看着深远的未来。而他们只关注眼前,也许这一点,就决定了两个国家未来的命运。

    在车窗外,是一片冀南平原夏季生机繁盛的景像。到处都有深深的履带痕迹,还有工兵改造的各种地形。冀南平原的这一角,似乎就变成了一个大的练兵场。远远的向外望去,蓝色的天际当中,还有几架飞机编成战斗队形在进行训练飞行。不用说,就是第一飞行联队的机群。

    路上的岗哨戒备森严,都穿上了最正式的军服,每个军官的马靴都擦得锤亮。笔直得站在道路两旁。每经过一处岗哨,这些军官士兵都站得笔直的行礼。汽车经过久久还不愿意将手放下。即使只是在车上一掠而过,雨辰也可以分明的看清楚那些军人脸上强自压抑的激动,还有眼中那毫无保留的崇拜眼神。对于这些军人来说,他就是作为神明一样的存在!

    雨辰有些满意的靠在了汽车座位的椅背上面,微笑着对着身边的司马湛道:“甲午集团军看来士气很高啊,训练也抓得很紧,已经完全得蓄势待发了…………什么时候将这支拳头力量投进去,还是要仔细斟酌一下的…………纯如,你对什么时候投入甲午集团军怎么看?”

    身边的司马湛精神看起来也很好的样子,看来对战局的发展也相当有信心。他微笑道:“松坡先生和纵云一定会把这个时机把握好的。

    甲午集团军毕竟是他们在指挥。总参已经搭起了战略的架子,就靠他们执行了。”

    雨辰笑道:“对我还摆着你这个大参谋的架子?我知道你脑子想得多,想得深。不妨说说你的意见,来得匆忙。除了看看你转发地电报,还没和你仔细谈什么。。

    司马湛眼睛一转,也笑了起来:“总统,您这次就放心。咱们反转地时机抓得很好。当初预测日军不是将主力集结在辽西就会是辽南。

    不再会平分兵力。现在果然在辽西抓住了他们的主力。而且我们也占据了主动,黑山大虎山被我们拿了下来,关东军快一半的有生力量在拼命想抢回这个要点,掩护他们背后的南满铁路线。辽南的关东军的阵线已经薄弱得跟一张纸一样。

    就算在辽西,辽西集团军一开始就打出了这么凌厉的攻势。连我都大吃一惊!看来经过欧战等等一系列战役的洗礼,我们这支军队地战斗力又上了一个台阶!一天地攻势下来。根据战报。日军阵线几乎已经动摇了。咱们的步炮联合力量已经撕开了道义镇的掩护阵地。鬼子将能搜罗的预备力量都调集过来反击,拼命顶住他们东进奉天地道路。丢了奉天,鬼子全盘战略计划都要完蛋!但是在辽西两翼,鬼子还是有相当强地兵力。而且补给道路也短。对于鬼子大军来说。在这里决战是最有诱惑的选择。根据对外军事情报局截获的电报,鬼子派遣军主力已经在紧急调动西进,去增援辽西方向,寻求决战。在他们国内还没有进一部增兵的情况下,失去了背后预备力量依托的关东军,就将是我们辽南集团军强大突击力量下的一盘菜!是时候将这支已经霸占我们国土二十年的饿狗脊梁打断地时候了!

    这次鬼子居于内线,却因为司令长官的谨慎——毕竟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么!在奉天一带留置了太多的预备兵力。结果双方主力一接触。

    两面都兵力不足。很快丧失了战场上面的主动权,只得将预备兵力集中一个方向应用。咱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战场优势,只是日本人甚至我们自己都没有完全感觉出来罢了!辽南辽西两个拳头,已经形成了外线的夹击之势。日军在内线的调动,将会马上觉得应付为难!”

    这个时候,司马湛的脸上已经是神采飞扬。他虽然在别人面前都将功劳归功到他的老师蔡锷坡和李睿的身上。可是正在认真倾听的雨辰知道。在战事爆发之间的一个很长的时间里,司马湛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反复推演未来东北决战的各种变化,事先做了多少军事上,后勤上的准备。他绝对算是幕后最大的功臣之一!

    司马湛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凝重:“虽然根据战略情报,日军继续动员兵力的能力已经快要见底。不是没有兵,而是用来打仗的物资实在不够。东北十几天的战事下来,巨大的物资消耗已经让日本的商船队在全力的保持跨大陆作战的物资供应了!近期内日本增兵数量完全在我们预计范围之内,但是对我们战略计划最大地影响,还是日军拥有地巨大海上力量,还有在海上地那个第二军!在辽南集团军对关东军摧枯拉朽的攻击的时候,日本第二军要是突然在渤海湾一带登陆,到时辽南集团军是进是退?是回来消灭日军的登陆部队,还是放着后方不管继续向北挺进?回头的话,辽西集团军将陷入孤军奋战,很有可能失败。不回头的话,要是天津一带总基地丢掉,津浦路哪怕被截断很短时间,我们的全局就会动摇!这也是我们战前曾经设想过的,如何在东北激战的时候应付日军在渤海湾的侧翼登陆作战!”

    雨辰的神色变得和他一样的凝重,当初战前的种种预案他也浏览过。当时的计划是在渤海湾,青岛,海州保持相当的预备部队。防止日军登陆截断津浦路。但是战事一起,全国沿海因为海军的弱势几乎是要处处设防,本来计划在南方除了确保首都之外其他地方的沿海防御全部放弃。但是民间和议会还有各级地方政府的呼吁在中央议会还有政府里面也有着巨大的反响。不得不分散了相当一部分兵力留置长江以南。

    还留下了蒋百里统筹南方守备全局。现在北方战区除了三个集团军,在渤海湾、青岛、海州等等几个要点,只有五个国防军野战师的守备力量。若干要塞部队。还有大约一百个营左右的地方保安部队。而日军在这一带沿海,几乎是随处可以登陆攻击!虽然没有大港口让他们维持持久地攻势。但是尤其在渤海湾,日军如果超后方空虚上陆地话,只要很短一段距离就可以打到天津这个后方总基地!

    雨辰有些迟疑的问道:“你看…………是不是要把甲午集团军抽一个军出来,用在加强渤海湾方向?”

    司马湛微微摇头:“不能这么浪费兵力使用。甲午集团军作为一个整体放在手上,可以派最大的用场。现在要做的只是观察日军海上兵力的动向,随时调整部署。如果日军真的突进渤海湾,我们毕竟还有几个师可以紧急调用。日军在渤海湾如果有什么侧翼行动。那么也只是突袭性质的。咱们应该还可以应付。松坡先生他们心中也应该有了成算。这个时候,总统就要对您手下的部队长有充分地信任!”

    “第二军所属运输船团一部紧急进入旅顺港地区,补充物资弹药和装备。中国方面派遣舰队分散在渤海黄海洋面,以分舰队形式对中国北方沿海进行分散地炮击袭击。而第二军在补充完毕物资之后。定于六月十七日。按照战前预定之决六号作战方案,对秦皇岛发动强袭作战,组成侧面战场,威胁华军平津保后方总基地地区。中国派遣军总部对贵兵团,寄予最高的期望!”

    一道紧急的命令发往了第二军司令官松勇政敏大将的手中。第二军是直属中国派遣军指挥地战列部队。而决六号计划也是军令部和日本帝国陆军总参谋部制定地众多对华作战预案当中的一种,松勇政敏大将作为陆军当中以秀才著称几十年的老将,自然对自己的任务有数。而中国派遣军对遣华舰队的使用方案。也上报大本营,经过大本营的紧急讨论。。

    同意了派遣军海陆联合行动攻击华军侧翼,牵制他们对辽南的攻击,为辽西决战击破华军辽西集团军主力创造机会地这个大的战略方案。对于把持大本营的那些狂热军官来说,对中国的战事扩大得越猛烈越好!在陆军一时拿不出更多兵力的同时,就要尽最大的限度发挥他们的海军优势!东北已经使用了十二个陆军师团,这在海上的两个师团也必须发挥他们的战力!最后决策的田中首相兼陆相同意了这个计划,一是因为战事进行到这一步,必须坚持到底。二是毕竟是在北方登陆,对西方国家剌激并不严重。所以也予以批准。

    作为野战部队的司令官,松勇政敏大将当然不惧怕打仗。但是对于寺内突然爆发的勇气,将他们第二军这样果断的使用。还是感到有些心中不安。他坐在运输舰“报国”丸的舰桥里面,挠着自己的光头喃喃自语:“哎呀,这下第二军可要拼命了啊!这是在打华军的老家啊!寺内准备牺牲第二军也要将辽西的会战进行到底么?这次可是摊了个辛苦的差使啊…………”

    第二军从日本出发,因为战时工作准备仓促,许多应该携带的物资并没有随船出发。而是跟着其他运输船队直接输送到了旅顺和关东州地区。两个师团的官兵在海上已漂浮了快十天。不给部队上陆休息一两天,不紧急补充作战物资,是无法遂行这样的攻击作战的!那么说,自己这个船团必须要尽快进入军港进行战前整顿,才能赶在六月十七日之前对秦皇岛一带的关内外接合部发起攻击。他要准备应付最辛苦的作战!

    在海面上,本来护卫着船团的遣华舰队主力舰队已经挂起了各种各样的旗号,鸣起了汽笛各自分头出动,先对北方沿海进行骚扰攻击,分散华军的注意力。在六月十七日之前再集合于秦皇岛海面,掩护部队登陆作战。中国派遣舰队司令长官桑岛省三大将的旗舰比睿号已经向报国丸发出了灯光信号:“贵官一路顺风,期待于阁下在秦皇岛会合,祝武运长久!”庞大的舰队只给第二军留下了部分轻型舰艇的掩护力量,这些小军舰也迫切需要进港补充燃料和淡水了。松勇政敏终于对整个船团的第二军下达了命令:“最大航速,进港补充物资。准备作战!”庞大地船团在渤海湾内转向。离开了他们一直徘徊准备攻击地葫芦岛洋面,向旅顺和关东州方向驶去。更大的战场,还在等待着这支被日军上下寄予了厚望的部队!

    桑岛站在舰桥上面,脸色沉重:“第二军…………能完成任务么?

    寺内阁下,你这次用兵用得太险了亦…………辽南正面,真的紧张到了这种地步么?”

    1916年,6月12日。

    战事已经在东北全线越打越激烈。在黑山大虎山正面,四十九师和五十二师这两支新部队组成的第八军主力。正在这里陷入了苦战。他们在六月九日突然奇袭夺取了日军这处掩护南满铁路的重要阵地。控制了这一带的山地。日军第七师团二十五联队组成的掩护部队被他们消灭了大半。一举动摇了日军整个战线。同时引起了从辽西到辽南地连锁反应。北方总部立即对第八军各部传令嘉奖。接着就是毫不含糊地死,命令,第八军两个师必须以现有力量,死死守住黑山大虎山一线山地,不得以任何理由放弃阵地!

    这对于这两个师来说。的确是相当艰巨的任务。这两个师都是二类师。部队历史也很新。装备也比一类主力师略弱。而且经过钻隙迂回奔袭,大量的重武器物资并没有携带。他们身后地补给线是辽西最崎岖难行地一条道路。本来补给就不方便,辽西打响之后,后勤部门更在全力确保巨流河正面的攻势。他们每天得到的物资补给并不充足!而且他们这个位置,已经让辽南关东军背后控制南满铁路的重镇盘锦陷入了巨大的威胁当中。关东军哪怕使出全部力量也要夺回这里,掩护他们的后路!

    第七师团几乎全部力量,第十九师团剩余的部队(集中在一百三十三联队。一百五十联队当中),加上优势地火力,向他们这里发起了疯狂的反击!在巨流河打响之后,日军的攻势更加疯狂,他们必须要稳定住这个重要的侧翼!

    炮声在山谷里面回荡。黑山一带的重要阵地白石山上面,全是高高低低升腾的烟柱。日军的山野炮放置在山下,拼命的向山头上面倾泻着炮弹。这个山头是黑山一线最高的山地,而且控制着一条经过黑山通往盘锦的简陋公路。只要拿下了这里,就可以俯视整个战场!日军这两天拿出了两个步兵联队还有一个炮兵联队的兵力。反复攻击这里,却又被守军一百五十七团的官兵一次次的打下去。山腰山脚上到处都是日军黄乎乎的尸体。到处都是激战的痕迹。守军仓促修建的野战工事已经差不多被打平。守军几乎就是在依托弹坑和一堆堆乱石在进行着最为顽强的抵抗!

    炮弹爆炸声中,罗飞上校趴在一个弹坑里面举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日军的动向。两日的激战已经让这位上校又黑又瘦。只是眼神依旧还是锐利无比。这个弹坑被略加改造,就成了他的指挥部。仗打到这一步,已经不分什么指挥官和士兵了。大家都要在一样的条件下苦战!

    炮弹溅起的尘土劈头盖脸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却毫不在意。望远镜里,已经看到一个大的日军攻击纵队集结完毕,正在编组冲锋队形。在白石山的半山腰上,还有日军一个小部队死死钉住一道破碎的战壕,不管他们怎么用手榴弹,用迫击炮,甚至用刺刀白刃冲击,都不能将他们驱赶走,日军不断的补充兵力,也要保住这个容量不大的立足点。。

    为部队持续冲击创造条件。双方的火力还在紧一阵慢一阵的对射。为了节省不多的弹药,迫击炮已经停止了发射。山腰上日军的狂呼乱叫一直传了上来。

    罗飞拿起电话,喂喂了两声,但是没有叫通。他大喊了一声:“查线!”一个通讯兵就敏捷的跳出了弹坑,他又拉过一个通讯兵:“你想办法运动到左翼九十七高地那里去,告诉他们,日本人集结了大概一个大队的兵力,准备绕过白石山正面,通过他们那里迂回我们的后背,一定要注意日军的动向。再问他们。能不能支援五十发迫击炮弹过来,我们这里稳住了,九十七号高地问题就不大,快去!”

    才下达完命令,他地团参谋长杜侠少校就跳进了他地弹坑,罗飞头也不回的问道:“鬼子又在集结兵力,准备发起冲锋了!这次两翼都要卷过来。一营正当着正面,那里怎么样?”

    杜侠身上已经带了好几处轻伤。嘴唇也干裂了。他才从一营阵地回来。那里和日军钉在山腰的部队一直在持续着小规模的交手战。双方谁都不愿意对方消停下来。攻势发动的时候大打。攻势停顿的时候小打。双方都在不断的摸对方的阵地。鬼子地势不利,被一营地偷袭经常炸得尸体满战壕都是。但是日军一直在向他们地正面补充兵力。

    坚持着和他们对抗。听着罗飞问话,他苦笑道:“今天第几次攻击了?

    一营我去过了。他们现在还有一百多人,还是从团直属部队给他们补充后剩下的。弹药快打光了。也没有水喝。艰苦极了…………”

    罗飞打断了他的话。脸拉下来回头看着他:“这个时候不要跟我叫苦!全线哪里不艰苦?军人领受了命令,就要死战到底!难道还要我们在小鬼子面前示弱不成?”几发炮弹突然落在了他们的周围,接着就响成了一片。鬼子地炮火渐渐转得密集,而四十九师摆在白石山后面地山炮营为了节省弹药,一炮都没有还击。炮弹激起的烟尘几乎淹没了团指挥部所在的弹坑,罗飞仍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注意着日军的动向。杜侠爬了过来,贴着他的耳朵大声喊道:“团长。是不是给师部去电话,请求增援?咱们团打得太艰苦了!两天打退了鬼子三十多次冲锋。已经快没有战斗力了!一直也没有援军上来补充,死守是不成的!”

    弹片呼啸着在他们地耳边飞过,一个守着电话的通讯兵吭也不吭的倒在了电话机上。脑浆和鲜血撒满了一地巴日军的重炮也加入了轰击。这些都是今天才赶过来的关东军旅顺重炮兵联队一部,巨大的烟尘夹杂着石头碎片四下到处抛洒,更加增添了炮击的威力,这些已经苦战了两天三夜的国防军官兵们,蜷缩在自己简陋地工事里,保护着他们的武器。忍受着饥饿,干渴还有疲倦。几天的激战,日军无休止的反复进攻,已经透支了他们全部的精力。但是在顽强的军官团体的带领下,他们仍然死死的守住阵地。只因为上级告诉他们,守住这里,就是他们为这个国家民族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为了全军胜利做出的最大贡献!

    尽快他们已经憔悴而且满身带伤,尽管他们的弹药已经快耗尽。但是他们仍然死守不退。罗飞拧着眉毛对着杜侠在炮声里大吼:“你还是不是个军人?你有接到换防的命令么?我们就是要钉在这里!看日军对这里的疯狂争夺就知道这里战略地位的重要。而且我们至少吸引了辽南正面一半的鬼子到这里!我告诉你,坚持就是胜利。老子已经上过一次军事法庭,不想再因为听了你的屁话守不住阵地再上一次!老子就死在这里!你要再说这种废话,老子让你带队去反冲锋,看你到底有没有卵子!”

    在同一时刻,在巨流河东岸,在道义镇附近,也进行着更加惨烈的争夺战。昨天一天一夜的激战就没有停止的时候。国防军和日军围着道义镇周围的几个高地拼命争夺。双方步兵一再进行着残酷的交手战。

    日军虽然在火力上面居于相当劣势,而且头上还有华军的飞机一直在对他们翻飞攻击。但是日军只要一旦丢失一处重要的阵地,就马上反击上来。他们的步兵成群结队的填进了国防军炮火当中。惨重的伤亡似乎已经到了被日军指挥官完全忽略的地步!不断有日军的部队从两翼抽调过来,后方日军的预备部队也成群结队的涌上。国防军三个突击步兵团第一次碰上了这样疯狂的对手。他们当中不少骨干是从欧洲抽调回来的。和优秀的德国陆军打过真面目的交手战。德国陆军也很顽强,但是他们至少还是在相对的理智范围之内。在敌人火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收缩或者等待自己火力增援地到来。可是面前地这支日本军队,几乎就是用人命在填出一条条的通道。以最惨重的伤亡来争夺这一片阵地!炮火的闪光下。日军的尸体层层叠叠。触目惊心。经常有整个整个建制的步兵中队大队被炮火完全打到击垮。但是新的部队还是在不断的朝上涌来!

    一直充当矛头地三个突击团,在十一号这天里面,无数次地攻上去,又被疯狂的日军推下来。白刃的拼斗成了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

    直到三个突击团将精力耗尽。将所有地弹药打光。这些红了眼睛地军人才被其他部队替换下来修整!战事一直持续到夜间都没有停止。天似乎也象被打漏了一样,下起了瓢泼大雨。双方的部队就在泥水当中继续着他们的厮杀。在夜间日军的攻势变得加倍的疯狂,一次甚至将替换攻击的三十一师九十三团整个的推下了山头,一直将他们压迫过了壕沟。直到吴佩孚紧急集结了一百多门迫击炮猛烈轰击,将立足未稳地日军炸得尸横遍野。冒着大雨。安蒙军二十一师得六十一团又猛扑了上去。硬是用刺刀和手榴弹还有火焰喷射器将日军第三师团步兵三十四联队从各个山头驱逐了下去。在大雨当中,那些被火焰喷射器点燃的日军官兵就在那里熊熊燃烧。构成了一副最为惊心动魄的画面。苦战又从黑夜进行到天亮,进行了到了六月十二日白天的到来。国防军的炮群已经在这一天一夜当中发射了六万余发炮弹,几乎将战前储备的一半打光!日军也终于丧失了反击的锐气。主力撤回了道义镇内修整工事准备防守。暂时放弃了对一线掩护阵地的争夺。当双方交织的炮火暂时停顿下来的时候。苦战的国防军官兵都变得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鬼子真的退下去了么?不再反扑了么?泥水当中。到处沉浮的都是破碎的尸体。战场上面全是各种各样打烂的武器。甚至还有成排成排的日本兵成整齐的纵队死在冲击道路上面。这都是被空爆的重炮榴弹瞬间杀伤的!国防军经过一天一夜的苦战。终于可以直接面对道义镇。但是因为大雨不得不暂时停止攻势,并加紧补充弹药物资。天知道鬼子在下一步的作战当中还会怎样疯狂!他们碰上了一个硬对手,但是他们还是一定要将这个对手压倒!。

    一天一夜的苦战,仅仅是粗略的统计,国防军的伤亡就达到了二千一百人之多。因为战事不仅仅在这一带展开,其他地方也发起了牵制性的攻击,同样和日本守备部队打得星火四溅。日军的伤亡没有详细的数字。但是估计数倍于国防军的损失。战后日本军史著作还有经历过恶战活下来的人的回忆录当中。才让人们了解到日军为了保住阵地付出的伤亡。

    “…………瓢泼大雨当中,我们跌跌撞撞的朝前冲锋。脚下踩到的是破碎的尸体。都是被华军炮火打到的。炮弹和照明弹的闪光照亮了雨水中的战地,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炮弹炸开闪光。我们的大炮在哪里?白天华军的飞机一次次扫射我们的冲锋部队。我们的飞机又在哪里?难道上级就准备用我们士兵的血肉来对抗华军的大炮和飞机么?周围是一片阿罗地狱的惨状,雨水大得让人无法睁眼。华军的重机枪和迫击炮在我们中队当中横扫,已经靠近了他们占据的阵地了!惨叫不断的传来,人垂死的时候叹气的声音在轰鸣的战场当中也显得是那样的清晰,还有受伤的士兵在不断的叫着妈妈,妈妈!

    中队长石良大尉举着军刀冲在最前面,被一发炮弹炸得只剩下半截身子。中队掌旗军曹小野君拖着石良大尉的残躯朝后退,子弹又将他打翻在泥水里面。还没有冲进敌人的战人地战壕,全中队就不知道还剩下几个人。山头上面的大碉堡喷吐着火舌,那里原来是六十八联队的指挥部,小泉六一大佐已经在那里成佛。全线进行反冲击的十几个中队,只剩下一些游魂一般的散兵冲进了敌人的阵地,战壕里面是到大腿根的泥水,泥水里面全是层层叠叠的尸体,我们就在这些尸体上面和顽强的华军进行着白刃搏斗!才跳进战壕,我的腰上就被捅了一刺刀,几乎是立即就摔倒在泥水里面。几乎就这样活活的将我淹死!我牢牢的抠住战壕壁上面的泥土,探出自己的头呼吸着空气,周围全是在进行肉搏的士兵。一个个似乎都没有脸,只是在沉默的互相厮杀…………祖国,看来我是回不去了!就在我们这个中队快要全灭的时候,后续部队又冲了上来,得救了!我自己挣扎着爬了回去。但是辛苦夺回来的阵地又在我的身后被华军抢了回去。我们这个中队,在战后已经没有一名军官,只剩下了六名伤员!我们这个第六联队最强的步兵中队,就这样消失了!”

    ————日军参战部队一等兵大川次郎的回忆录《从士兵到议员》,1946年,德川书屋出版。

    “…………日军以第三师团以及第六师团二十一联队为主的部队,在道义镇周围阵地和华军进行了一天的反复争夺。日本当时的高级指挥军官,完全无视华军的优势火力。将士兵们投入了血腥的争夺战当中。

    六月十二日至六月十三日。大岛军司令官终于认输,命令在道义镇转入收缩防御。第三师团和二十一联队,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付出了阵亡七千二百九十人,负伤人数五千七百余人的代价(包括在后方地域被华军火力杀伤的人员,以及其他地段第三师团及其他部队当天的伤亡)。日本军阀们从那时似乎才开始明白,大和魂是抵挡不了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军队的。血腥的激战,还将持续下去…………”

    ————日本左翼历史学家井上清之《满蒙会战》之辽西合战卷,二百二十三页。1950年,集英社出版。

    在日军的注意力几乎完全转向了在辽西全线爆发的激烈战斗的时候,他们在辽南的关东军部队已经薄弱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步,而辽南集团军也依托锦州,以最快速度完成了集结。在辽西的大雨当中双方互相惨烈厮杀的时候,已经运动了上去。一门门的大炮在夜间进入指定位置。各级指挥所也已经靠前指挥。辽南的反攻决战,也就要爆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