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章 上刺刀!

    夜浓如墨,夏虫呢喃。在辽西的平原上面,在巨流河两岸,只是间或有炮弹在中日两军的阵地上面爆炸。日军的远射程重炮已经停止了对巨流河上浮桥的射击。白天他们的远程重炮阵地,已经有不少被国防军战友优势的空军侦察发现,被反炮兵火力准确的敲掉。对于日军来说极其珍贵的重炮火力,必须保存下来。这时在对国防军进行骚扰性炮击的,只有一些山野炮的火力而已。日军整个下午还有上半夜,都在疯狂的冒着国防军的火力进行着态势调整。本来蓄势待发的大军都开始修筑工事,原来自己去掉的障碍物全部在补上。一个个步兵大队炮兵中队抓紧时间进入阵地。命令已经传达了下来,辽西原定的攻击计划无限期推迟,现在就地转守为攻。防备国防军在辽西达成突破!第三师团,第十师团的全部八个步兵联队,连同三十七个山野炮中队,六个新式(相对于日军原来的步兵火力而言)的迫击炮中队,四个重炮兵中队,已经各自就位。两个基数的弹药已经准备完毕。在夜色当中,奉天通往巨流河的道路上,趁着没有国防军飞机的骚扰,运输部队疯狂的在朝前线输送着兵力和弹药物资。第二师团两个步兵联队,第六师团以二十一联队为主的先遣支队,作为总预备队控制在大岛义昌大将的手中。这些部队都是长途运动上来的,喘息未定。现在朝鲜军位于辽西前线兵力火力还有物资储备都不算充分。而面前的华军又摆出了一副准备大规模攻击的态势。从大岛以下,谁都在祈求华军发起攻势的时间能够推迟一些!

    而在关东州的寺内大将也极其关心这里和盘锦侧翼两处地态势。看来华军的主力已经集结在这个方向,双方已经是主力对上主力!在更多的主力没有增援上来之前,必须确保完整的态势!只要能够稳住,等主力集结。在辽西寻求决战。并不是一个多坏的选择。现在就要看这两点能不能守得住了!他已经下达死命令,前线朝鲜军,一步不得后退,必须维持住战线,至于增援部队,他会派遣上来的!

    日军在战壕。在观察所,在机枪掩体,在土木碉堡里面,睁大眼睛惶恐地看着对面华军阵地的动静。这些日本军队,大多数的人员并没有经受过战争的洗礼。虽然他们都经过了最严酷的步兵训练,但是辽河、青岛、还有国防军在欧洲的一系列胜利,已经动摇了日军在亚洲无敌的信心。在对面一片黑暗,当中那些中国人到底在准备些什么?即将到来的攻势,将会是怎样一种惨烈的局面?一线日军地神经已经绷到了最紧张的地步。他们都在等待着。

    对于在巨流河一线的辽西集团军主力。也在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他们的攻势将照常进行!一门门大炮在巨流河西岸仰起了长长的脖子。战位上面弹药堆得满满的。大队大队的步兵进入了在东岸的出发阵地。日军的阵地在东岸北至老牛圈,南到大民屯之间展开,长达数十公里。但是经过仔细的侦查,发现日军的纵深并不够深。而且工事也算不得坚固。集团军里面一些参加过欧战的军官军士骨干,给日军防御阵的的评价就是还不如德军防御体系的一半。这是一片丘陵起伏的山地,有一些小小的树林点缀其间,视野开阔,便于发扬火力。至少在一线,日军还是编配了绵密的火力网。也有相当充足的守备兵力。在老牛圈以北,有第四师团一部在新城一带掩护日军侧翼。而在大民屯以南。却是一片极其难以通过的沼泽地还有老林子。并不适合大部队通行。这决定了国防军地主力攻势,必须要在这片平原地区发动!在巨流河东岸由二十七师残部和二十一师一部据守的桥头堡阵地。正面对着日军防线的中央。日军依托道义镇附近山地形成的强固防线。两军阵地相距大约有三华里的距离。这么长的距离,对于攻击一方,的确是一个相当难以逾越的距离。

    两军之间地域的骑兵警戒幕,已经随着司令部下达的命令收了回来。大队大队的骑兵,在自己出发阵地的前面的浅纵深保持着警戒。最后一次侦察已经遂行完毕,最后日军的动向已经汇报了上去。就等著攻势发起的时候了!在白天双方小部队的交手当中,凶狠的狼居胥骑兵旅几乎将日军掩护阵地的兵力扫荡了个干净。直逼到日军主阵地当面五六百米的距离上。在一片紧张的气氛当中。就看到大队大队的步兵静静的通过了巨流河上面的几座浮桥。每个人身上武器弹药都挂得满满的,偶尔驮着山炮迫击炮重机关枪的骡马队伍发出一声嘶鸣。在寂静的夜里就能传出好远。为了第一次攻势,为了总部要求的完全吸引日军主力于辽西的要求,蔡恒文砸锅卖铁,将自己手下两个最强的师都调了上来。以原“库伦”混成步兵团为骨干组建的安蒙军二十一师,还有十八师三十六旅改编的三十一师!再加上战斗工兵第三团的精锐突击力量。一开始他就快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在他们的身后,有六十个炮兵连的火力支援他们的进攻,随时准备发出怒吼。更不用说步兵队属的那些迫击炮平射炮山炮的火力了。国防军已经完全可以骄傲的宣布,他们的火力已经整体超过了一向称为亚洲最强的日本陆军!

    一个个战壕被神情严肃紧张的士兵军官们挤得满满的,大家都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在战壕里面休息。有的在喝水吃点干粮,有的在擦拭武器,有的把自己身上的手榴弹掂量了又掂量。军官们都跟着自己的部队,抓紧时间做最后的鼓动工作。等着攻击发起时间的到来。后方的远程炮兵也不时地在发射零星的炮火,骚扰日军的准备。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步兵团从浮桥上面到达桥头堡阵地。精锐的突击部队就最先悄悄的向前摸了。战斗工兵第三团,安蒙军二十一师地“库伦”团,十八师三十六旅的“信阳”团。都在骑兵的警戒引导下一直逼近了日军放弃的掩护阵地那里。他们埋伏在野地里面。一架架重机关枪,一门门迫击炮都架设完毕。紧张的等待着信号弹的升空。这些接受过突击步兵训练的部队。是国防军陆军当中的精华。结合欧战的经验,他们还装备了更新式地武器,比如火焰喷射器,多节式的爆破筒,用于扫雷的爆破杆。仿麦德森式轻机关枪已经配发到了班级步兵单位。他们就是全军的开路先锋!他们一路向前悄悄的推进,直到日军的鼻子下面潜伏了下来。直线距离只有五六百米的样子。在他们的面前。就已经是一层层的障碍物,一道道宽深的壕沟,还有在草丛中狰狞等待地雷区。离日军如此之近,完全在他们的步兵火力范围之内。潜伏下来地部队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着对面安静地阵地,间或只有国防军的重炮炮弹一发两发的零星爆炸。借着爆炸的火光,对面日军的防御体系内似乎连一个人的动静都没有…………攻击发起时间,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啊!。

    浮桥上面通过的部队突然一阵地扰攘,原来整齐的队列突然放慢了速度,都扭头朝河的西岸看去。军官士兵们低声的朝前面传着话:“王军长和吴军长都要上第一线了!”在浮桥的西头。两个少将肩章在星光下微微闪耀的军官肩并肩的在护兵的簇拥下已经上了浮桥,大步的朝河东岸走去。每经过一个连队的队列,都能听到他们低声在给部下打气:“我们是率先对日军发起反攻的部队,我们的攻势关系着全局的成败。大家不要玷污了国防军的荣誉。把小鬼子从中国赶出去,给咱们的祖国打出一个新天地出来!”

    低声的回答也在队列里面此起彼伏的响起。

    “王军长,放心。我是老教导团部队出身的。对着敌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这次就瞧咱们的!”

    “吴军长!我是老北洋,武汉改编的。现在已经是副营长了!我已经加入了青军会。这次就请您放心,丢不了您的脸!”

    “日本鬼子在中国国土上面,就是我们军人最大的耻辱!咱们安蒙军从上海打到蒙古,又远征欧洲。却不能将自己面前的最凶恶的敌人清扫干净。这次就是和他们最后算帐的机会!请两位军长放心。安蒙军里面没有孬种!”

    剽悍的王也鲁,还有冷傲的吴佩孚。在穿过浮桥的路上。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他们麽下这支虎贲之师高昂的战斗意志。只要是为了这个国家民族。相信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是会含笑面向死亡的!国防军无数的先烈,就在冥冥当中引导他们前进。这次决战,他们有全胜的信心,就因为这支军队!

    深蓝色的天幕当中,星光正是最璀璨的时候。

    在巨流河国防军架设的浮桥下游,在大民屯以南的那片沼泽地对面。河西岸的一片老林子里面。黑暗当中隐约传来了马匹沉闷的嘶鸣的声音。偶尔还传来武器刺刀碰撞的声音。在这个树林里面。隐藏了二三千人的骑兵,正是狼居胥骑兵旅第一荣誉骑兵团的全部人马。旅长侯明上校正坐在一个树桩上面,挽着自己爱马“盖西北”的缰绳。静静的等待着些什么。在他身边,还有集团军司令部派来的一个参谋班子,通讯团已经将通讯网延伸到了这里。一个参谋正守着电话机,静静的等待着些什么。

    这两天的侦察部队的交战,狼居胥骑兵旅算是杀出了威风。但是对于侯明来说,这样的战斗规模,远远不能让他满足!他的心目当中,只有一个单纯的念头,杀死日本人,杀死日本人,杀死更多的日本人!大规模的攻击行动,集团军司令部坚决不让骑兵参加。让他更是不满。但是接着又是一个命令,让他乐得跳起乐八丈高。总部命令他指挥一个加强骑兵团,从下游迂回日军战线,争取杀到他们后方去!选择的突破点就是大民屯以南的沼泽地。那里只有日军单薄的掩护部队。战前的侦察,这里轻骑兵应该可以比较困难的通过。眼看就要到预定出发时间了,最后一次派出去侦察道路地骑兵分队还没有回来!侯明虽然尽可能安静的坐在那里。但是忽忽的喘着粗气的声音。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手下的军官这个时候可都离得他远远地。大家知道,只要一打仗,这个旅长情绪可就激动得很。不愧他那个“侯疯子”的美名。大家不要这个时候触霉头。

    树林里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哗的声音,一群人簇拥着一队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的骑兵直走了过来。侯明一下从树桩子上跳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迎了上去。那队骑兵人马都是湿漉漉的,身上沾满了烂泥。他们正是侯明派出去的先遣骑兵分队!带头的上尉军官跳下了马,身子一个摇晃。还没来得及和侯明敬礼。他就已经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怎么样?”

    上尉喘着粗气笑道:“旅长。放心!你交代地任务,咱们没有完成不了的。徒涉点已经选好,沼泽的道路也最后侦察完毕。咱们能通过!日军掩护部队单薄,对这里注意力也不怎么强。咱们穿过沼泽,奔袭二十多公里。就能打到日军后方的交通线,咱们可以大干一场啦!”侯明兴奋得一拍巴掌,翻身就上了自己的战马。身边的号兵滴滴答答的吹起了集合号。骑兵们都翻身上马朝他这个方向集结过来。各部队长都在最前面。在幽暗的树林里面,每个人都将马刀拔了出来,一道道锐利的闪光就在星光照耀下。不时在这个树林里面闪动。嗜血的杀气,顿时就布满了这支剽悍地骑兵部队之间。

    “弟兄们!咱们又要干咱们骑兵的老本行了。迂回,奔袭,打鬼子地屁股!老规矩,马刀上面见好汉!打得鬼子无处容身!各部以连为单位。团部连在最前面,以两路纵列出发。徒涉时乘马,穿越沼泽和老林子地时候下马步行休息马力。我们第一目标是鬼子各级后方司令部,第二目标是鬼子炮兵阵地,第三目标是鬼子后勤部队。为了狼居胥骑兵旅的荣誉,为了国防军。为了胜利,出发!”

    黑色的“盖西北”在侯明的操纵下一个人立。长长的嘶鸣了起来。接着就调转马头。率先朝树林外奔去。各个骑兵连也跟了上去,一边行进一边就集合成为了连纵队。这支剽悍矫捷的骑兵部队扬起了一面有着狰狞狼头的军旗。似乎就在宣告他们地决心!

    他们就是要去吞噬敌人!

    守电话的参谋立即给新民总部挂去了电话:“侯明加强骑兵团已于凌晨三时出发。狼居胥骑兵旅出动了!”

    “狼居胥骑兵旅的加强骑兵团已经按时出动,二十一师和三十一师大部已经抵达指定位置。三个突击团主力已经进入潜伏阵地…………司令,你看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童子文守着七八部电话,在接到了一系列的情况汇报之后,扭头向蔡恒文报告。。

    蔡恒文面沉如水,只是嗯了一声:“王也鲁和吴子玉也上去了?”

    童子文点头:“王也鲁掌握三十一师。吴子玉掌握安蒙军二十一师,都抵近指挥,在日军山炮射程之内。国防军主官靠前指挥,这是老传统了。”

    蔡恒文沉沉的看着地图,清瘦的脸上满是郑重严肃的表情。这是他第一次指挥这样大的部队向着敌人的强固阵地发起攻击。虽然部队已经尽可能的武装完善,而且进行了严格的攻击训练。但是他知道自己肩头的责任。总部坚持辽西继续发起攻势,就是要他们打得够根,将日军主力全部拉过来!这就是总部大规模歼灭日军全盘计划的关键之一!辽西集团军十二个师,在辽西一线必须打出威风来!伤亡数字,已经是他考虑范围当中排在后面的事情了。虽然他知道,必然会遭到惨烈的牺牲。但是国防军,生来就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牺牲的。

    在这一片战前的紧张气氛下,自己在武汉的家眷,他们过得怎么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突然浮上了少将地心头。他们作为军人,在这里准备以最大的牺牲艰苦作战。就是为了给他们关心热爱的人们。打出一个和平不受欺压的明天啊…………就是为了这些,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们一路走来,为的也就是这个而已。

    他走到童子文面前,冷冷地下达了命令:“日军动向看来是准备进行专守防御,等待主力集结。我们这次就要揍痛他们!命令一线各部队长,拂晓五时。准时发起攻击。各部队必须以最大的果敢精神,击破当面日军主力,动摇其防御体系。让他们在我们的刺刀下颤抖。为了五月三十日那夜我们遭受的无耻突袭,为了牺牲的张作霖将军,韩麟春团长。还有在日军铁蹄之下沦陷的那些国土和人民。为了过去几十年我们曾经在这个敌人手中受到的屈辱。辽西集团军所部,亮出你们的刺刀!”

    这漫长的一夜,似乎终于要过去了。守在战壕里面地日军,神经紧张的听着昨天一夜里的响动。根据对面华军以往的战例。他们往往在深夜里发起突然的袭击。昨天日军在全线进行戒备。但是除了华军骑兵偶尔在阵地前沿呼啸往来,激发一场场短暂的交火之外(骑兵为了掩护突击部队进入潜伏阵地而进行的骚扰行动)。华军似乎还在集结他们的部队。随着天明东北大地的寒气席卷上了已经守候一夜的日军哨兵地身上。他们将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一些。这个时候。不知道日本国内怎么样啦,不知道乡下的老家家人,是不是天还没有亮就辛勤的下地开始耕作了…………家人在国内辛勤劳作,他们在前线为了帝国命运浴血奋战。不都是为了让帝国未来的日子变得更加美好么?东北这片徒弟是这样的肥沃!只要播撒下种子,似乎就可以什么也不用干等待秋收!而且这里广亵的空间,丰富的资源,都是帝国强国之路上所必须的东西!士兵们深深的相信长官向他们宣扬地理论,满蒙就是帝国的生命线!而他们陆军就是为帝国赢得未来生命线的先锋!他们的使命,就是打败中国的军队,为帝国永远赢得这片土地!

    看着对面黎明前最后的黑暗。日本的哨兵们不仅又紧张的睁大了眼睛。这些华军…………似乎也不再是印象中软弱的对手啦。他们的威名已经传播到了欧洲。两次挫败过帝国精锐的陆军部队。在警戒过程当中,也曾经看到他们那些来去如风装备精良的骑兵。是那样的威风凛凛。华军的重炮。也不时的在他们头顶间或的轰响。自己的重炮却沉默的一声不吭。上级部队长的解释是节省弹药…………华军为什么不要节省弹药?虽然军官们都在竭力的表示对华军战斗力的不屑一顾。但是这些日本士兵的心目当中,却总是有些惶恐。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夜总算平静的过去啦,自己大概又是多活了一

    拂晓的晨光在日军阵线的背后升起,东北的夏夜已经快要过去了。天地之间渐渐的明亮了起来。日军哨兵们向西面望去,一边跺着脚,等待着换班的时间。突然之间。在战壕当中的日本哨兵们着魔一样的睁大了眼睛。因为在巨流河的西岸,在还未完全褪去的黑暗当中,突然闪过了一片暴风也似的闪光!沿着巨流河南北方向,几百个闪光象闪电一样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驱散干净,紧接着就是大地剧烈的颤抖,还有闷雷一样的轰响!

    “放!”在辽西集团军炮兵参谋主任林无涯炮兵上校的麽下,集结了十六门一百五十毫米榴弹炮,十二门法国式一百五十五毫米加农炮,二十二门一百零五毫米榴弹炮,四门二百四十毫米臼炮,六门一百二十毫米远射程加农炮,一百零九门七十五毫米山炮,八十四门七十五或者七十七毫米野战炮。辽西集团军直属炮兵火力,百分之八十的力量都已经在这里了!加上各级师属炮兵,总攻集结了三百余门强大的压制炮兵火力。在拂晓五时,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完毕,在炮位上面已经守候了一个小时的炮兵们,顿时就发出了怒吼!

    在曾经的辽河之战,安蒙军集结了八十余门压制火炮。在青岛之战。单一战场最多使用压制炮兵火力为一百六十余门压制火炮。而这次的炮兵集结,又创造了国防军历史地新高。而且有着更多更新式的大炮和重炮!

    巨大的轰鸣声已经连成了一片,在巨流河西岸形成了大风刮过一般的声音。大地剧烈的颤抖着。火炮发射的爆风和尘烟混杂着地面地尘土卷上了天空。一切东西都在战争之神爆发的威力当中颤抖。而这种威力,现在就掌握在国防军的手中!远在东面的奉天,都听到了闷雷一般的隐隐声响,而且还在耳边不停的滚动!,。

    日军阵地上面突然腾起了一片片爆炸的火光。炸点几百个几百个的同时出现。大大小小的闪光以没有间隔地频率在日军的阵地上面突然爆发。有如在巨流河东岸的平原下面,在亘古以来,那里就是一个沉睡的火山口,而在这个时候,就以最大的威力开始喷发了一样!

    随着压制炮兵的开火,队属炮兵的迫击炮群也同时开始发射,一百零七毫米,八十毫米、六十毫米的迫击炮群。以迫击炮特有的高射速开始轰响。在重炮激起的巨大烟火尘柱周围,顿时又点缀了无数地小闪光烟尘。将日军阵地整个的席卷覆盖!

    土木碉堡被炸上了天空,日军辛苦布置地鹿砦和铁丝网被炮火巨大地威力撕扯得七零八落。在战壕当中,人的残肢断臂四下飞舞,武器被炸成了零件状态。通讯网被炮火摧毁。炮弹打成了火墙在日军阵地上面反复的耕犁。弹片呼啸着四下飞舞。国防军以他们在欧洲切身学习到了炮兵技术,完全的施展在了他们的民族大敌头上!没有进行试射,炮群就开始了急速的效力射击,在日军头顶不断的播撒着死亡!

    在西方地天际上面,又突然跃出了一队队排列整齐的战斗机和侦察轰炸机。机群在一千米的高空上面,迎着东方初升的旭日飞来。在他们的身下,就是一整片在不断翻滚的火光烟雾和尘土。还有死亡!机群分散了开来,向着一切有价值的目标俯冲攻击投弹。日军的后方地域。也突然沦入了死亡和火光当中!第二飞行联队。以两个混合中队的力量,进行了亚洲战史上面第一次的攻击前的空中火力准备!

    日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这样强大的火力打懵了。在掩蔽部里面,在战壕当中沉睡的日军。被炮弹巨大的爆炸声惊醒。被炸得血肉横飞。远射程的重炮更是拍击到了他们的后方,在后方屯兵点,指挥部,急造军用公路上面轰鸣。日军上下军官士兵们声嘶力竭的喊叫着,四下寻找着可以隐蔽的地方。军官拿着被炸断了电话线的耳机大声的朝后方吼叫着。意思就只有一个:“华军以强大炮火向我军阵地发起轰击,敌军攻击在即!而且这是他们从来未曾经历过的强大火力!”

    大岛义昌大将几乎是第一时间被炮弹的爆炸声音惊醒,大将阁下昨天晚上也紧张的在调度部队,几乎一夜没睡。天亮的时候才在指挥部的行军床上朦胧合上眼睛。当住处的玻璃窗户突然被远处巨大的轰鸣震得哗哗作响的时候。大将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大步的就朝作战指挥室冲去。一群衣衫不整的军部高级军官们已经乱哄哄的嗡在了门口,发呆一样的看着远处自己的阵地上面冲天而起的火光。新任的军参谋长大野贤冲大佐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象在梦魇中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都知道华军会全力发起攻击,也尽可能的做好的准备,但是华军一旦全力出手的威力,却是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到。

    大岛大将气喘吁吁的直冲了过来,指挥部里面已经是一片电话铃嘈杂的声音。第三、第十师团的师团长都已经打来电话。汇报他们和前线的通讯已经中断,仅仅是在后方地域,在突然的火力和空中力量联合突击下已经是伤亡惨重,可以想象现在一线阵地遭遇的一切了!第三、第十师团配属的炮群已经开始还击。向华军的出发阵地还有巨流河上的浮桥射击。但是在华军方向,已经升起了好些校射用的观察气球。日军炮兵一旦开火,就遭到了数倍地火力压制,几乎没有了还手的能力————至于日军的观察气球,还是先指望他们有对抗陆航第二飞行联队的空中力量!

    大岛义昌的脸色铁青。一连声的询问那些已经显得有些紧张慌乱地参谋们:“华军的步兵有没有开始发起冲击?”在通讯线路被摧毁的情况下,他已经无法得到确实的情报。大岛大将几乎是在怒吼了:“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沟通和前线的通讯联络。判明华军的攻击重点————尤其重点注意道义镇方向的防御阵地!预备部队立即进入阵地,随时准备反突击,这样的火力下面,一线阵地估计很快就要动摇了!不要管华军的空中骚扰。付出再大地代价。也要让部队行动起来,这就是决战!”

    吴佩孚和王也鲁守在二十七师桥头堡阵地的一个观察所里面,两人都抵近在观察这一场空前的炮火准备。周围军官士兵的欢呼声已经被炮弹巨大的轰鸣声掩盖得听不见了。掩蔽部里面所有得一切都在剧烈的颤抖。浓重的硝烟直飘过来,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两个少将各自抱着一个炮队镜,着魔一样得看着眼前得一切。王也鲁的军装领口已经扯开了。咬牙切齿的在低声咒骂着些什么。吴佩孚虽然看起来平静一些,但是瘦瘦的脸颊上面肌肉也在不断地牵动。当军官的,赶上自己地军队强大到了这种程度,几乎是在蹂躏对方地守备力量。当军人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

    半个小时的效力射,接着停顿十分钟。观察射击效果,等待炮击硝烟散去。接着又是十分钟的全力效力射。接着在道义镇正面的防御阵地,以三十九个炮兵连的主力炮击力量转为弹幕射击,掩护三个突击步兵团前进,夺取道义镇西面一带六七个山头绵延形成的防线。在两翼以部分兵力发起牵制性攻击。争取在当天就达成中央突破!道义镇是日军第三师团的师团司令部,同时也是一个重要地物资储备基地。还是军用交通线路的集合点。夺取这里,就完全可以割裂日军的整然防御态势。将日军分割为不能呼应的两块!这里就是日军防御体系的重中之重,而国防军以硬对硬,就是迎着日军最坚固最强大的阵地发起了攻击!。

    在巨流河西岸,蔡恒文也在一处高地上面举着望远镜看着对岸打得天崩地裂的样子。炮兵参谋不断的和炮群指挥部进行联系。询问炮击效果,掌握炮击进度。半个小时的效力射。将发射两个基数的弹药。而接着的炮火准备,当天还要消耗三个基数的弹药。为了这次攻势,辽西集团军已经全力向前线输送了十天的物资。加上战前就有计划在巨流河西岸囤积的巨量物资,足可以让他们放手打这一场火力规模空前的攻势。雨辰孤心苦诣的部队建设计划终于收到了成效,在这场决战当中,国防军已经拥有了最强悍的部队,最精良的装备。和最多的物资储备。看到这样的后勤准备,就知道国防军为了这场战争准备了多久,而他们胜利的决心又有多大!

    半个小时的效力射在国防军的心目当中,似乎很快就过去了。炮兵阵地上面已经满是堆积如山的炮弹铜壳。炮兵们已经都是大汗淋漓,几乎每个人的耳朵都被震出血来了。大量的马车还在不断的向各炮群补充弹药。炮群在等待炮兵阵地上面浓重的硝烟散去。半个小时的急速射击,不少火炮的炮架都被震裂。炮栓因热膨胀得合不上。林无涯上校蹲在自己的指挥部里,盯着参谋们在拼命的和各个观察哨打电话。第一手的炮击成果资料已经到来了。日军一线阵地主要打击目标几乎被摧毁了百分之五十,日军布设的绵密障碍物已经被打出了许多通道。壕沟也被炸成了缓坡。整个日军的阵地都在熊熊燃烧,而日军炮兵的还击凌乱软弱,几乎完全被压制,炮兵完全在横扫整个战场!他解气的骂了一句:“***,小鬼子,从五月三十号那天晚上开始,你们就应该知道有今天!”

    “通知各炮群。迅速准备第二轮炮击!日本人玩炮,肯定是玩不过我们的了。他们以为这还是日俄战争呢!不知道世界已经进步到了这个地步!用钢铁也能淹死他们!”

    随着国防军炮兵突然沉寂下来,日军才似乎喘过一口气来。军官们指挥着士兵拼命的在修复工事,修补已经被打得稀烂的通讯网络。日军一线步兵好容易挺过了这一轮炮击。不少人已经被震得神智不清。日军阵地上面一片吱哇乱叫地声音。士兵们纷纷涌进了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战壕里面,架起他们的步枪机关枪。有的人还在拼命扑灭炮击引起大火。炮击之后,肯定就是敌人的步兵突击!正忙乱的时候。空中地飞行中队可没有放过这个火力间隙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向道义镇正面的日军阵地扑了下来,几十架机关枪几乎是骑在日军头顶开火。对这铺天盖地而来的打击这些被驱赶出来的日军步兵毫无还手之力,几个主要的山头阵地都遭到了重点的火力打击,又是一片惨叫哀嚎的声音。一个日军地小军官似乎气红了眼,跳在战壕上面,举着军刀对着天空,招呼着手下士兵用步枪对空射击。几架飞机扑了下来,一阵机枪子弹扑过去。这个小军官几乎就是立刻被打得稀烂。飞机肆虐过后,调转屁股爬高飞走。喘息未定的日军官兵终于可以趴在战壕里面朝外观察。华军的步兵攻击在哪里?

    等待他们的,又是巨流河两岸一片的炮火闪光。第二轮的急速效力射!如果说第一轮炮击还是重点摧毁日军的防御阵地,压制他们的炮兵火力。那么第二轮重新呼啸而至的炮弹,就是在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军地有生力量!这次是真正的血肉横飞,战壕里面挤得满满地日军步兵被炮火炸得哀鸿遍野。炮火不断地将日军步兵的尸体掀出战壕,抛洒得到处都是。一道道火墙在他们左右爆炸开来,四下飞散的弹片收割大批大批的人命。这一轮炮击下来,造成日军步兵的伤亡数字,简直难以估量。

    短短的十分钟对于日军——尤其是道义镇正面的日军阵地上面简直就是在地狱当中苦受煎熬地一辈子。一贯以顽强著称的日本步兵不少人都已经崩溃了。直起身子在阵地上面乱跑。接着就被炸得粉身碎骨。在他们以为这样得炮击没有穷尽的时候,在华军阵地上面。突然又升起了五颜六色的信号弹。一颗颗在巨流河两岸此起彼伏。

    重炮的火力顿时开始向纵深延伸。而更多的山野炮迫击炮火力集中起来,在日军阵地前面形成了一道弹幕。接着就是数颗粉红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在日军阵地前方不远处的潜伏阵地上面,也和日军一样苦苦忍受炮击的剧烈振荡的战斗工兵第三团、二十一师“库伦”团,三十一师“信阳”团突然就跃出了他们潜伏了半夜的阵地。军官们站在第一排,大声的呼喊:“上刺刀!突击!把鬼子赶出去!”

    平原上突然响起了:“祖国万岁!国防军万岁!”的雄壮口号,数千将士举着上好刺刀的步枪马枪,背着各种爆破器材和突击武器。奋勇的向各自的目标突进。在他们的身后。是成百上千的机关枪打出的一条条的火舌。呼喊的声音夹杂着炮火的轰击,就是一九一六年这个国家奏响的最雄壮的交响乐!

    透过炮火组成的弹幕,在道义镇正面阵地上面残存的日本官兵,惊恐的发现面前出现了成片成片的华军将士。他们踏着硝烟和烈火,就这么不可阻挡的朝他们冲来!

    “华军步兵发起攻击!攻击重点指向道义镇正面我军阵地。现阵地已经遭到炮火极大损伤。迫切需要有生力量援助!这里就是关键!”

    而在观察所里面掌握部队的吴佩孚和王也鲁也接到了蔡恒文打来了电话,耳机里面传出的声音仿佛就像刀剑在互相碰撞一样凌厉:“必须在中午十二时之前占领道义镇一线阵地,以火力威胁日军后方地域。在日军两翼和后方部队增援上来之前,必须夺取这里。吸引日军反复争夺此处阵地,以火力对他们进行最大的杀伤!以达到动摇他们全线阵地的既定目标。击破他们,粉碎他们,消灭他们!”

    战云高卷,直入云霄,似乎就见证着这场终于爆发的决战。国防军终于亮出了他们最锋利的刺刀!

    嗯,又是一夜不眠,又是一章超长的章节,希望大家能觉得满意。

    奥斯卡的确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