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九章 向远方

    1914年的秋天,对于很多国人来说,是黄金色的回忆。当然,对于何燧来说,也是。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除了原则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心思的

    人。在新民国建立以来的日子里,他把自己放逐在祖国的边疆。静静的看着中枢国内的涛生云灭。想着一些可能永远也难以想清楚的东西。塞外的风霜粗砾了他的面容,也磨硬了自己的内心。当初在南洋第九镇当中那个最年轻有为,最热情洋溢的青年军官。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城府深严的高级将领。而时间,不过才过去了几年。雨辰对他不是不提拔重用,最精锐的部队交给他统帅,在东北西北,他做事带兵的空间也很大。他的名声在国内也是如日中天,江北军三杰,在民国青年心中,已经成为了一种传奇的象征。可是他的内心依然觉得沉重。现在这样的国家,真的是他苦苦追求的那种理想的国家吗?现在这样的时代,就是自己觉得理想的时代吗?

    如果是理想的时代的话,为什么现在的国家,中山先生等等元勋都已经近乎消失。整个中国,现在只有雨辰一个人的声音?他的每一个决定,人们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到现在无条件的欢呼。国家有这样一个强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现在的决策行为没有发现有错误的地方,但是人一辈子都能够不犯错误吗?那时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能不能承担错误所要付出的代价?国家在复兴地号召下。逐渐成为一个民气沸腾的国家,国民愿意为了强大付出任何代价,愿意为了复兴跟随着雨辰一直走下去。就像当初才起兵时自己那样的热情。但是复兴和崛起,一定需要百姓们付出巨大的牺牲。和惨痛地代价么?现在只是国防军在做出心甘情愿的牺牲,而将来会不会以复兴和崛起的名义,让普通民众也共同承担这样的牺牲?

    这些问题都不住地考问他自己的内心,但是何燧也知道。这些也不过是想想而已。他的生命,已经紧紧的捆在雨辰前进地战车上面。他不可能背叛雨辰,甚至也不可能说退出。在内心当中,他一样会为雨辰领导着国家逐渐走向强大。走向复兴而激动。他只希望自己能在一场光荣的战事当中,倒在一颗子弹之下。盖着国旗葬在祖国的边疆,葬在自己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地方。不管这个国家将来如何,他也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在这样的思想下面,他又怎么会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呢?当念荪大哥快有自己的孩子,雨辰也总算结婚了,陈山河更是因为感情问题闹出了那么大地风波之时。他也对这些问题毫不考虑。直到今天。

    陈山河换了便装,更是显得潇洒倜傥。手工缝制的西装看起来和他穿的军服一样合身。提着根文明棍拉着就穿了件长衫的何燧,直冲光复路北边的首都第一师范学校那边的一个茶社。他们叫的东洋车从标营那里出发,几乎穿过了半个城市才赶到那里。南京和何燧当年当兵的时候果然大不一样了。几条才开辟的主干道都显得宽敞整洁。小火车喷着白烟在城市的北半部分慢悠悠地通过。打着白绑腿的警察精神的在街上巡逻。到处都有新的建筑,要不就是正在建设。十一层的光复银行大楼看得人地帽子都要掉了。城市的风气也比以前开通了许多。街上行人中也有女孩子自在的走着。穿着打扮几乎都快象上海那里的了。

    一队队才下午学的,穿着国家提供的制服的小学生笑着闹着列队走过。不时还能看见洋人坐着东洋车,响着电铃从马路上面飞奔而过。洋人坐在东洋车上,也象何燧一样好奇的打量着四处。到处都显得民丰物阜,自有一种开国的欣欣向荣的气氛。在这个南京最好的季节里面,回想起前清时这个城市的灰暗破旧。当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耳边就听到陈山河兴奋的声音:“司马纯如这家伙,在南京算是比较谈得来的了,这家伙什么都好。脑子是又灵又快,总统最信任的军事助手就是他。不过就有个毛病,想娶老婆想疯了…………在济南的时候认识了首都第一师范的一个女孩子。回到南京就巴巴的有空就去找人家。自己那个邋遢样子,还偏要学洋人小开送花,见面连话都说不囫囵。有天愁眉苦脸的悄悄的过来找我,见面就叫无病大哥,说你怎么能处上两个媳妇儿,有什么心得把势,传授两招。我说传授个屁,带我一块儿去看看,你怎么和人家女孩子说话的。结果到了那里,女孩子一出来,司马纯如那小子平日在虎穴指挥若定的样子就全没有了,整个一个老鼠见到猫!可把我乐得不行。也懒得教他,想多看几天笑话。今儿这个时候去,司马纯如准下了班在那里茶社等着女孩子呢。咱们敲他一顿去,也是个乐子。”

    何燧苦笑着摇头,这个陈山河,怎么就是没有一个正经?不过和司马湛谈谈,他倒是没什么意见。自己才发表了第一野战集团军司令官的职务,有些情况还不摸底。明天雨辰就要召见。事先和雨辰身边的这个小扇子谈谈也好………,至于看司马湛的笑话,他就有点不理解了,一个军人,有必要这么婆婆妈妈的吗?成就成,不成就拉倒,缠着有什么意思?

    首都第一师范旁边的一家春茶社里面,司马湛果然坐立不安的在那里等候。这个在虎穴大本营里面显得自信满满,指挥若定,思绪如电光火石一般的青年少将,今年三十岁。可是在这个场合,却浑没有了半点自信。上次送花被骂回来之后,这次是不敢送花了。穿了一身上海张德坊做的崭新熟罗长衫。戴着礼帽。偏偏露出来地军队发的衬衣领子脏兮兮的。抓耳挠腮的在那里等着。茶社地老板看来很熟悉他了,笑吟吟的站在柜台后面似乎也在等着看笑话。香风闪动,两个倩影果然如约而至。就看司马湛那表情变化,先是欣喜。然后就是不知所措,最后就干脆涨红了脸:“倩男…………坐,坐。

    坐…………”

    司马湛大参谋喜欢的对象是首都第一师范三年级的学生,也是女子戏剧社地社长。南京殷实富商的女儿。名字叫做楚倩男。留着才在南京时兴起来的女学生那种被称为“椰壳”的头发。娇小玲珑地身段,还有大方动人的笑容。眼睛似乎会说话一样,又大又凉。至于她身边的女孩子什么样子,司马大参谋可半点都没有注意。他的眼睛里只有楚倩男春风拂柳一样的身影。楚倩男和她的那位同学果然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接着楚大小姐就开始冲着司马湛发作:“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整天朝我们学校跑。你自己地事情不要做了?学校知道了也影响不好,你是军官,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懂?传达室的工友,一趟趟的朝宿舍传消息,你给了人家什么好处?你再这样,下次我怎么样也不出来了!”

    司马湛一脸陪笑的笑容,殷勤的把桌上的纸包打开。招呼工友来倒水:“这是福建的女儿茶,一个茶山坡上,只有这棵树上产的才是正品。你尝尝…………还有六凤居的茶食,排练饿了,先垫垫,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最近闲得很。马上就要出国公干,就多来看你几眼”,

    听到司马湛说他要出国公干,楚倩男得脸色一暗,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就开始挑剔桌上司马湛买来的茶食:“出国就出国就是了。很了不起么?没你整天跑过来,我也能清净一些日

    子…………哎呀,你买地都是什么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爱吃什么,学校门口的桂花松子不买,巴巴的跑到六凤居买这些油腻腻的东西。看着真恶心。”司马湛赶忙站了起来。大步就朝门外走去,接着又紧张兮兮的跑回来:“我这就去,这就去,你在这里等着,可千万别走啊!”说着又朝外急匆匆地跑去。楚倩男的同学不禁捅了她一下:“你怎么搞的?平时说着这位司马先生一脸甜蜜的样子,见面就这样凶巴巴的,他们当军官的,都是有自尊的,要是真的被你气跑了,看你找谁哭去?”楚倩男咬着嘴唇发呆,表情也有些茫然:“我都知道啦………可是我爹爹说,前清时候,这些当大官的,他太了解的。糟糠妻最后没有不下堂的,再说他又是军人,要是在战场上面有个三长两短,你下半辈子该怎么办?小辈,我真是矛盾极了,自从娘死了,爹爹一直没有续弦,把我带这么大。他老人家的话我不能不听,可是司马他又这么诚心…………”

    司马湛跌跌撞撞的跑出茶楼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陈山河和何燧,陈山河一把揪住了他:“纯如,你朝那里跑?我和灼然大哥正没有地方找饭辙呢,你现在是地主,该请咱们吃顿饭!做人可不能太小气了,你小子一个月挣七百五十块呢。走走走,福昌饭店,定好了桌子,吃饭去!咱们哥俩好好闹两盅!“司马湛在那里急得直跺脚:“倩男在里面等着我呢,无病大哥,别闹了好不好?”何燧忍住笑在看着陈山河逗司马湛的乐子,心情竟然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就看见陈山河硬扯着司马湛的袖子:“走走走!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这家伙可不能太重色轻友了,老子在你指挥下面辛辛苦苦的打仗,你小子连饭都不请一桌,还有没有指挥道德?不成,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

    司马湛眼泪都快下来了:“无病大哥,你就绕了兄弟我。眼看兄弟要跟着总统出国几个月。可怜兄弟三十岁的人了,家里面老人等着抱孙子都快急疯了。现在好容易有一个不嫌弃兄弟邋遢而且只会打仗,别的什么都不懂的好女孩子。你就让我多陪陪她!下次一定请你喝酒,请你喝酒!“这时这位大参谋。哪里还有半点他在虎穴时候的威风。陈山河和何燧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陈山河放开他地衣袖,笑道:“瞧你在女孩子面前这点出息!咱们跟你闹着玩的,正好灼然大哥也来了。就是想来看看弟妹。要配上我们国防军大脑的女孩子,必须得到我们这些兄弟的认可!怎么,又被女孩子指使着做什么去了?”

    等司马湛把事情说完,陈山河又一把扯起了他:“男子汉大丈夫。在女人面前有点骨气好不好?你是一个口令就能让十几万人上前线出生入死地人物。女孩子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对女人,不能太千依百顺了!走,跟我进去,今天就帮你把这个事情说定了!省得你跟着总统出国也不安心。耽误事情。”说着就嘻嘻哈哈的拖着司马湛朝里面横冲直撞的走了进去,何燧在背后直摇头,这个陈山河,也太孩子气了一点。司马湛再没想到他在大军指挥时冷静精明,对着女孩子却是这么一个德行!跟着他们走进去,就见桌子前面盈盈站起了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娇小玲珑的,看着司马湛地眼神那种感情浓得化不开。司马湛那个呆子居然还看不出来!而另外一个女孩子。她的眼神和何燧的正好撞在一起,顿时互相就看住了。两个人似乎前世就认识一样,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了熟悉地影子。

    何燧穿着便服,但是仍然是军人标准的姿态,默默的站在那里。眼光深沉。而女孩子高挑的个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典型江南小家碧玉的模样,未语白净的脸颊上面也有着深深地酒窝,眼神晶莹,倒映出来就是何燧沉默挺拔的身影。何燧的春天。在这一刻到来。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欧洲仍然是烽火连天。对日的谈判也进行顺利,日本除了死死确保满蒙所有的利益之外,在其他的地方,做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让步。苏州的日本租界他们交回了出来。也答应将华北的中国驻屯军削减三分之一。但是在于战费赔偿问题,南满铁路地地位问题,日本商品是否制定特别关税的问题,双方仍然在慢慢纠缠,都没有很快结束这次会谈的打算。大家心里面都明白,现在两个国家都是处于国内政策的调整时期,双方都要暂时喘口气,积蓄实力。将注意力暂时都放在欧洲的局势上面。两个拳击手都暂时走到绳栏地边上喘口气,互相用仇恨的目光对视,等着下一次的交手。这个时刻迟早都会到来。谈判已经成为了走一个形式的事情。最后双方还是要凭实力说话!。

    而雨辰的心思,已经将这件事情丢给内阁的外交部处理,和他们慢慢扯什么国际法条约去。而他主要的心思都在准备11月14日开始的出访大事。这的确是中国历史上面破天荒的第一次。他这次的出访,是去寻找出民国未来发展的空间。在国际博弈当中,争取到甚至超过自己实力的利益。美国副国务卿蓝辛一直在上海等候着跟随雨辰一起出发。他的第一站将是美国夏威夷,参观美国太平洋舰队,并商谈中美两国海军合作的问题,第二站就将来到西海岸的圣弗朗西斯科,将在那里接见在美国的华人社团和华侨代表,为他们在这次战事当中,踊跃认购国家发行的战争公债而向华侨代表授勋。接着他将横穿整个美国大陆,来到东海岸,到华盛顿特区会见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先生。会谈太平洋沿岸两个最大的国家泛太平洋合作的问题,而且还有安全合作的问题。并就欧洲战局太平洋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而交换意见。最后将来到纽约,在纽约的世纪广场,对新英格兰地区的代表发表中日关系问题的演说。中国元首,在大洋的彼岸,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是前所未有的。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

    结束了在美国的国事访问,除了经济代表团在李章云财政部长的率领下继续进行中美经济合作的会谈之外————无非也就是一些吸收美国资本,进行国内建设的事宜。而雨辰将从纽约出发,横渡现在已经成为战场的大西洋,和他同行的是海军代表团,在伦敦和先期到达的陆军代表团汇合。如果说在美国的国事访问更多是一些礼节性的仪式,那么在英国的访问牵涉到许多实实在在的合作问题。首先就是要争取到协约国家对中国扩充陆军的财政物资支援,这肯定是一场艰苦的谈判,在协约国还没有在西线把血流干的时候,对于大规模武装中国部队,他们肯定是心存疑虑的。雨辰将在和他们的会谈当中要说服他们,打动他们。对英国的访问还包括参观斯卡帕湾的英国大舰队,这是英国方面极力要求安排的项目,大概是想这个远东的实际独裁者感受英国海上力量的威力,让他知道对这个帝国的敬畏。接着英国将安排雨辰到英国南部休息一下,在那里召开几天的会议,两国的陆海军代表团将就合作问题展开实质性的会谈,至于英国方面对这种会谈,对于中国的军事代表团有多么重视,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在最后的最有争议的安排就是雨辰坚持要到法国和西线前线亲自访问视察,完全不顾虑到自己的安全问题。他的庞大军事代表团也将全部随行,按照他的话说。要让自己和他的手下,完全感性的认识到西线现在进行的是什么样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到底有多么的残酷。法国方面已经委婉的表示了对总统先生安全的担忧。但是得到的回复却是雨辰的坚持。对这位东方古老国家的统治者的古怪坚持,西方的绅士们也只好一笑置之。在法国同样也将在加莱的风景区展开几天的正式会谈,流程和规格将和在英国的一样。在这两个国家,雨辰将不会有在美国那样盛大热闹的仪式。有的只是相当实质性的会谈,而对这两国的要求,雨辰也主要是针对军事物资上面,经济方面,这两个国家暂时无能为力,可能的会谈只是取消庚子赔款的意向。而两国在中国的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利益,也可能得到少量的修改和争取。暂时现在的民国,也只能做到这么多。结束了对法国的访问之后,雨辰将穿过地中海,苏伊士运河,红海,从印度洋回到国内,全程达到两个半月的时间。这是空前的一次出访。

    在国内的舆论当中,已经对这次环球访问激动无比。认为这是雨辰总统所领导的民国,在世界地位上升的体现。国内已经在高叫到欧洲去,到欧洲去。似乎这一次环球访问之后,民国的强国之路,就正式开始了,而民国未来的强国地位,也将得到确保。对于参加欧洲的纷争,初次尝到了国际战事胜利滋味的民众,情绪都是无比的激动。至于事实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他们并不知道,也并不关心。

    而在国外普遍的评论当中,虽然都尽量用了最客气的语气。但是背后那种对于中国的轻视。认为这是远东那位军人总统自不量力的想参与国际强权周旋之间。他背后是个如此贫弱的国家,而他的表现似手就像那位穿着新衣的皇帝一样。这种轻视的味道,在一篇篇轻描淡写的报道当中,表露无遗。只有日本政府对雨辰的这次出访表示出了最大的关注,和雨辰出访的同时,日本也有同样的几个代表团,奔赴以上雨辰会去到的国家。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在1915年之后的岁月里,欧洲对中国军队到来的期待。

    在一切的扰攘过后,雨辰出发的日子,就已经在眼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