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七章 余波荡漾

    阳光从总统府卧室的窗户洒了进来,雨辰终于从最深沉的睡眠当中醒了过来。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才来到这个时代睡觉醒来时那种不协调的感觉。总以为自己还在原来的公寓里面。按下唤人的铃声,早有穿着白色制服的工友将熨烫整齐的军服送了过来。雨辰虽然不怎么喜欢享受,但是也绝对不是社会各个阶层绝对平等的拥护者。特别在现在这个时代。他的生活,还有在总统府服务的勤杂人员,已经算相当简朴的了。确切的说,是别人怎么安排他的日常生活,他也就怎样接受。每天要想的事情那么多,他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关心身边的事情。洗漱完毕就来到卧室外面的小小客厅。桌子上面已经放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饭。清晨的阳光洒进来,照得屋子里面自然有一种清新的活力。

    秘书和自己的副官早就在这里等候着他,秘书将当天的报纸摘要已经整理了出来,放在他用早餐的座位旁边。而勤勉的副官长王登科已经准备好了他今天的日程安排。就等着他最后认可。如果需要的话,他会和总统府里面几个重要的机构负责人一起用早餐,询问一下他们工作的进展情况,更多的时候还是匆匆的吃完饭,就去迎接一整天的忙碌。

    王登科看见他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还在惬意的伸着懒腰。笑着就对着他打招呼:“总统,昨天你可是睡得真好,怕有八九个小时………很久没有看到你睡这么好啦。大事将了。现在满城都是喜气洋洋的。底下人也在议论,多亏是总统带着大家应对这么复杂的局面,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手忙脚乱洋相百出了。谁能想到打青岛接着就牵扯出日本,最后咱们还把他们打求和了?这几个月来。您真是不容易。”

    雨辰淡淡一笑,坐在自己座位上面,对王登科的话就用了两个字评论:“马屁。”王登科听了也不过笑笑,拿起自己的记事本对雨辰道:“上午十点半,总统要驾临议会对议员们做重要讲话,中午和议员代表共进午餐。下午是对军队本次有功人员进行正式的表彰………”他摇摇头:“可又别想休息了…………总统,您看战事已经差不多了了,是不是应该让总统夫人回来了?她在前线也辛苦了这么久。累病了可不好。“雨辰正准备说按照部队的统一安排,该回来地时候自然会回来的话,但是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一句:“………你和医院联系一下,要是现在业务不繁忙,让她回来也好,休息一下。”他看着王登科点头出去安排。自己就靠在椅背上对着那一桌精致的早餐出神。这几个月来,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考验!不过总算是挺过去了。别人都看到自己在台上的风光无限,指挥若定。但是人们知不知道自己在这些后面的焦虑、不安、紧张、患得患失以及种种的负面情绪?自己地责任太重,出不得半点的差错。有的时候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见人的时候还得一副精神饱满,精力十足的样子。权力很苦涩。但是权力也很让人着迷。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其中了。看着历史因为自己而改变的感觉,非常地好。新的民国,终于可以面向全世界,迎来她的全速发展了。

    议会今天的气氛,完全没有这几个月来召开会议时那种焦急不安愤慨激动混杂在一起的那种情绪。洋溢在议员们当中的就是轻松。大家互相谈笑着,声音都很大。议会主议事厅里面一片混杂地嗡嗡声响。参众两院今天联合听取雨辰对前一阶段国事的总结。还有对未来政策的说明。就看两个议长都笑吟吟的坐在上面,没有半点要维持秩序的意思。从大门口先走进来宋教仁他们一行人,顿时有无数的人涌上去恭喜打招呼。宋教仁地脸也笑开了花,热烈的和大家握手。互相拍打着肩膀。这些高官议员们,现在乐得和孩子一样。日本新政府几乎是立刻动员了船只撤退山东沿海那些孤鬼一样的日本残兵,并且通过各种渠道向南京政府表示他们愿意谈判解决中日之间纷争的诚意。而现在英国的外交大臣和美国副国务卿都在南京城里,等着最终调停此事。雨辰向协约国家和美国表达出了将要去进行国事访问的意向,都得到了热情的回应。这种开国的兴盛气象,这几十年来,不就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所梦寐以求的吗?整个会场。就洋溢着一种最单纯的快乐。而今天准许进场地报馆记者们,手中的照相机也拍个不停,有的就在现场采访议员们了。就在最热闹的时候,就见门口人群一阵扰动,接着就看见人群被雨辰的副官和秘书们分开。而雨辰则军服笔挺满面笑容地大步走了进来。场中所有的人在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一起起立,对着雨辰开始鼓掌。掌声越来越大,一直不曾停息,直到雨辰走上了讲台,大家的掌声还在继续。

    雨辰静静的站在台上,谦虚的垂着头表示对这份荣誉所不敢当。直到议长庄严的敲下木锤,宣布:“现在欢迎民国雨辰大总统,为我们讲话!“潮水一般的掌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在台上的雨辰,等待着他的发言。虽然本次雨辰的来意是向议会报告前阶段的国事情况,并汇报未来的国策进行方向。但是对于议员们来说,他们可没有这种接受雨辰汇报,审查他的工作情况,实施议员神圣的监督权这样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在台上的,是带领国家走向胜利,走向富强的领袖,是带领民族崛起的英雄。雨辰这几个月来的经历,同样也征服了在座的议员诸公们。他的声望,已经高到了一个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地步。。

    “尊敬的议长,尊敬的议员先生们。今天我终于可以自豪地站在这里,向大家宣布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在维护国家利益的战场上面。终于取得了胜利…………完全的胜利!军事上面山东日军已经全部撤出。检点战事,我军共解除了六千余人德国武装力量的武装,收复了胶州湾和青岛,在对日的御侮战事当中,我国防军歼灭日军三个师团绝大部分的有生力量,前后共计七万余人,其中俘虏了九百七十三人。海上击毁日军运输船舰六艘,重创日军周防号装甲舰。击沉白云号鱼雷驱逐舰,空中击落德国战机一架,日本战机三架。缴获各种火炮三百五十一门,枪械三万余支,弹药军资不计其数………,这的确是个伟大的胜利!”

    雨辰站在那里,顾盼自雄。凛然声威,迎接着议员们又一次地起立鼓掌欢呼。就连内阁总理宋教仁,也涨红了脸,拼命的拍着自己的巴掌。胜利,永远是最鼓舞人心的话题。

    “…………这些胜利,是我们国防军付出了惨重的牺牲才赢得的。当然还有在后方为国防军服务地后勤力量,竭尽自己能力认购战争公债的普通百姓。在战区冒死为部队传递情报,运送物资的人民。没有这些付出,是不可能在强暴的日本军队面前,赢得如此伟大的胜利的!持续两个多月地战事当中,我国防军付出了阵亡一万零九百五十七员名。负伤二万一千六百三十三员名的巨大代价。战区和平居民,亦有相当伤亡。这些代价我们付出了,我们忍受了,所以我们胜利了!战事进行当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事迹比比皆是,因为我们的军人,我们的百姓,都有作为新民国国民和国防军人的自豪,他们不怕付出牺牲!为了这些民族复兴道路上面地先行者,我们我记住他们。要追随他们,要永世的崇敬他们!”

    “在这场战事当中,出现了太多的英雄,也发现了民族的败类。但是从总体来说,我们的民气昂扬。我们的国运浩荡,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我们捍卫民族利益的决心,我们对国际事务负责任的态度,已经为世界各国所理解,所认同,新中华的国际地位,经过本次浴火,已经获得了重生!日本发动这次侵略战事地大隈内阁,已经倒台。而新的桂太郎内阁,已经派出了使团,前往上海和民国开始了正式的善后谈判,我国土已得到确保,我民族利益已得到维护,以前我们国家所痛苦失去了,亦必将次第收回!在谈判当中,我政府外交人员将根据前次声明中所必不可更改的三项原则,全力维护我们胜利的果实。相信在不久后地将来,我们将自豪的向在座的诸位先生宣布,1914年围绕青岛所展开的这场波折的战事,新中华获得了完全的胜利!新的世界,正在向我们招手!我们复兴的历史大潮,将不可阻挡!”

    底下的人群在这个时候沸腾了,无数的镁光等此起彼伏的闪烁。无数人扯破了嗓子在那里欢呼,无数人拍红了巴掌,无数人的眼眶里面涌满了泪水。在这个时候,每个人的胸膛都已经被喜悦和自豪充满。这种自豪的感觉是如此的锐利,似乎就要撕破自己的胸膛迸飞出来一样。国家屈辱的历史,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深知。他们一度觉得这个国家没有指望了,觉得这个民族应该沉沦了。每个人都变得麻木,变得和光同尘。但是一个英雄就这样出现在沉暗的夜色当中,他抓住了时代的脉搏,调动出了这个国家每个人潜藏在心里的自尊和自强的感情,吸引了无数的年轻人追随着他。在短短几年里,虽然这个国家仍然称得上贫弱。但是人们的心理已经完全改变了,大家看到了崛起的希望,看到了复兴的可能。在这一刻,他们又怎么能不忘形,又怎么能不激动?

    激动的气氛持续了好久好久,终于安静了下来。雨辰一直在台上静静的等着。他了解现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心理,也对于自己总能调动他们的情绪而感到自豪。但是他知道,在这欢呼的背后,真正崛起的道路还很漫长。

    “经过此次战事,我们国家的周边暂时的安静了下来。我们终于赢得了可贵的和平发展地机会,在世界局势如此剧烈变动的情况下,我们的国策又该向何处去呢?我个人认为,在国内。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快真正统一的步伐,国防军将会向西藏,新疆进军。而现有各省之间,与中央的联系需要进一步加强。国家民生建设,将得到政府的全力扶植。现在广阔的市场在我们眼前,需要我们重头做起,慢慢追上别人的脚步!国家统一地货币、税收制度需要得到完善,铁路公路的建设将加大投资。武装力量还要更加的加强。凡此种种。都是需要我们付出最大努力,最多耐心从一点一滴做起的事情!我对我们国家能够做好这一切,有着再坚强不过的信心!对于国际事务,我们将审慎选择我们的朋友,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当中。为我们地发展赢得资源,赢得伙伴。既然我们已经崛起为世界民族之林的一员。对世界公理正义的维持,我们同样也要参与其中!本大总统即将开始对外国事访问,向各国宣达我民国获得的成就,还有寻求友谊的诚意。相信我们在国际上,将获得更多的朋友。但是归根结底到最后,还是靠地我们自己的实力!我们需要的是强大。强大,还是强大!“

    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语气渐渐的放得深沉:“最后,我还是想说说这几个月来我们的敌手,日本这个国家。这次交手,他们暂时服输了。并不是他们的实力弱于我们。而是本次战事,我们国家所经营地大势,逼得他们不得不认输。大隈内阁倒台,而桂太郎内阁重做冯妇。下一年度的日本陆海两军的军事预算,立即增长百分之二十。日本军部的影响力,越来越知………这个国家正在朝危险的方向狂奔而去。他们作为我们的东邻,以空前的决心开国发展,并且在甲午战争中打垮了我们这个老大而且在沉睡的国家。借助着吸取我们国家的元气,他们发展了强大了。而野心,同样也越来越大了。如果我们国家不是适时觉醒的话。未来地几十年里,我们将遭受什么样的屈辱,真的难以想象!这个国家有着极强的报复心和韧性。而且有着比我们先行一步的优势。我们不能因为这次胜利而沾沾自喜。我在这里请求在座诸公,警惕日本!未来地岁月里,因为东亚政治格局的变动。中日之间的矛盾将不断放大,更不用说,在我们的国土上,至今还有日本的,合法,驻军!在满蒙,有着他们传统的势力范围!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即时作为本次战事胜利的一方,我们也同样需要这个。未来正向我们走来,而我们身边的对手,也同样没有睡着!。

    在雨辰在议会慷慨陈词的时候,民国的交通部长汪精卫正在他办公室里面心神不宁的办公呢。日本这次败了,他押下的赌注眼看就输个精光。雨辰有没有发现他的举动?他的司长黄浚传递情报回来之后,只是向他表示一切顺利。其后随着局势的直转急下,他也切断了和樵机关的联系。勤勤恳恳的埋头在自己分内的工作当中。大战的交通事宜,他也出力不少。是不是代表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今后看来民国政府的行情见涨,自己估计要当一个忠心耿耿的爱国者了呢。汪精卫百无聊赖的在纸上随便的写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总觉得非常的不安。甚至怕见雨辰,这次内阁都参与了议会的这次集会,他却以部队复员,交通事宜繁忙而推却了。…………就算雨辰知道什么蛛丝马迹,他大概也不敢动我!毕竟自己还是国民党的资深干部,中山先生的心爱弟子,雨辰总要顾及影响,打些马虎眼不是?时间倒回去几年,政坛上面的风云人物,谁和国外没有联系?人不能太求全责备了不是?

    就在汪精卫左思右想的时候,他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了。他提着嗓子喊了一声:“进来!”门被推开了,一群人簇拥着自己面色苍白的心腹手下黄浚走了进来。黄浚低着头不大敢看他。来的人当中有内务警政部的国内安全司的司长王铁珊,从前清就是以铁面无情著称的人物。还有几个穿着军服的军人,一个戴着少校军衔的青年军人用一种明显厌恶的眼神看着他。汪精卫的心不住的向下沉去,东窗事发这个词占据了他全部的思想。他就听见自己颤抖的嗓音在问:“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找我?”

    王铁珊取出公文夹中的公文,板着脸道:“精卫先生,你涉嫌出卖国家战略情报,卖身投靠国外势力。你的行为对国家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害。今天我们获得了总统府、政府总理、内务警政部共同签发的逮捕命令,请你跟我们走,把问题交代清楚。”

    汪精卫慢慢的站了起来,目光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他大声喊道:“我是政府的交通部长,我也是国民党的中常委员!我是中山先生的学生!你们这是血口喷人!”他突然指着黄浚,象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一定是他,一定是他的诬告!我要见钝初先生,我要见中山先生,我要见雨辰!你们不能这样排挤打击自己的政敌!”黄浚被汪精卫这么一骂,也不干了:“我早就弃暗投明了,一直盯着你小子呢!要不是怕前方打仗影响民心,早把你小子逮起来了,你现在还狂什么狂?”

    王铁珊身边的军人冷冷道:“汪精卫!你政府交通部长的职务已经被钝初总理免除,你国民党中常委员的职务,也将被解除。中山先生在香港早已得到了总统的电报通知,他只是说了一句,国家汉奸,人人得而诛之!你就是个汉奸,还是什么好东西了?”比起他的言辞,这位军官眼中的鄙视更是让汪精卫失魂落魄,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吗?王铁珊重重的一挥手:“带走!”

    这次战事结束的余波,仍然在各处荡漾着。雨辰的大段演说,激动了全国人民的心。而汪精卫的被捅,又同样震动了全国百姓的神经。一个当初的革命英雄,怎么能变成这样一种东西?同时参战部队的英雄代表,在总统府接受了雨辰的授勋。金国义务兵役制的法案也趁着民心沸腾的浪潮中迅速的通过颁发了下去。而在上海,中日两国的谈判代表也开始了谈判,这个谈判过程,估计要延续一两个月才能有个结果,双方的分歧仍然是巨大的,日本方面并不因为失败而少其骄气半点。英国格雷爵士已经乘船返回大不列颠,带着完成了使命的满意。而美国副国务卿蓝辛先生,这个时候在中国展开了穿梭旅行,想考察一下,光复以来,这个以前的老大国家,现在究竟有着一种什么样的新气象。陈山河少将恢复了中将的阶级,除了十八师师长现在的职位,新的任命还没有确定。在东北,何燧也终于结束了和关东军紧张的对峙。他们这些拥重兵在外的将领们都得到通知将尽快赶回南京召开重要军事会议。国防军现有的体制将进行重大调整,而新的使命也在等待着他们。雨辰出访的日期也定在小月的中下旬,第一站美国,然后转赴欧洲,在那里过新年。先期出发的外交官们已经到了那里为总统打着前站。新的时代气息在这余波荡漾中扑面而来,却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得到的。新中华的历史,正迈向新的一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