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六章 首相之死

    五相的御前会议,应该就是决定日本国策地最高层的会议了,虽然在这个会议的背后。有着太多的联合、背叛、交易存在但是当首相、陆相、海相、外相、藏相一起端坐在这里等待着大正天皇出现的时候,气氛还是一片的沉静紧张在大正天皇还没有来之前。井上馨、山县有朋、桂太郎、西园寺公望、伊藤博文等等元老都也陆续来到,阵容竟然是出奇的全这些拥有帷幄上奏权,并且在各界拥有深远影响力的元老们才是五相会议背后强大的影子,某些人,不过是他们的操线木偶罢了大隈重信坐在他尊崇地首相位置上面,目光有些茫然他突然有些觉得悲哀。自己不仅仅是在和内阁战斗更是和从明治以来形成的这个拥有全部既得利益的团体进行战斗在雨辰来自的那个时空里,从大隈重信开头他们这些大正时期的政治家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和这个权力集团达成了部分的谅解加上搭上了欧战的班车,而中国当时又弱小混乱,国内国外形式如此有利,使得日本获得了一个十年发展的黄金时期,国力迅速膨胀但是在这个时空当中,大隈重信还能取得这样地胜利吗?

    在五相会议之前,他已经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和海军还有他们背后的萨摩派元老一再往返协商,重申他们地盟约通过宫内大臣一再向大正天皇痛切上奏日本现在面临地危险局势需要韬光养晦而且他还联络了部分财阀,取得了一笔资金,对右翼团体,一些知名浪人集团进行了贿烙,请他们暂时不要为陆军摇旗呐喊。他能做地。他可以做地,他都做了但是每次从首相官邸出门,都遭到了大群人的抗议。浪人们还是穿着传统服装带着小太刀在他官邸左右游荡,似乎随时都要诛除这个国贼一样。陆军的中下层军官已经在毫不掩饰的谈论,要是大隈再进一步推行他的出卖日本地政策,他们将毫不犹豫地以武力来对待!

    这时的大隈,仍然端坐在自己的作为上面,甚至带着点骄傲扬着头看着目光阴沉沉地山县有朋元老走进来这位元老不过还给了他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冈市之助陆相早就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向他鞠躬行礼。山县不过摆摆手就坐到他自己地位置上面去了会场里的气氛紧张而古怪,每个人都用眼神互相交流着。只不过有些人胸有成竹,而有些人则忐忑不安而已,经过这次会议。日本的国策将到底向何方去?

    长廊木板地面传来了一阵杂乱地脚步声响接着就看见两名皇室随从挑开帘子,肃立在会场的御出入口前,而宫内大臣木下则最先走了出来,大声的道:“大正天皇陛下驾到,各官恭迎!”在场所有人都哗的一声站了起来朝大正天皇出来的方向深深的把头低了下去然后就听见军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接着大正天皇已经在自己高高地位置上面坐了下来木下内大臣高声道:“礼毕众卿归座!”会场内发出了一阵椅子挪动的声音,所有人都僵硬地坐了下来看着他们的那位天。皇大正仍然穿着他地礼服,表情僵硬。威廉二世似的大胡子一动也不动,坐在那里就象个金壁辉煌地木偶一样这位天皇,在这些大臣心目中的地位,恐怕也不过如此。他有脑疾,喜欢骑马看阅兵胜过一切。其他来说,倒没有什么特别荒唐地举动不过他的父亲明治大帝奠定的天皇尊崇的地位,让他在这里坐享其成。

    大隈重信离开自己地座位。走到大正的御座前深深地鞠躬下去:“臣不胜惶恐。在御前召开本次五相会议,实为探讨当前风急浪高之国际局势下,我帝国的国策将为如何对陛下冒昧犯渎之处,臣思之不胜惶恐”大正天皇仍然一动也不动,只是宫内大臣木下喝道:“卿为国之忠良,请于陛下御前召开本次五相会议,望实心国事,无负陛下所托。

    大隈恭谨的退了回来站在自己的座位前面,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扫视着其他四相,还有那些表情莫测高深的元老的们久久没有开口最后他终于轻轻敲了一下桌子:“诸君,现在我帝国,实已面临几十年所未有之困难关头。自明治大帝御极以来,国势蒸蒸日上,国民团结一心,造就出帝国现在于东亚,于世界之地位但自日俄战争获胜以来本国面临几乎长达十年之经济衰退。出口锐减,农业生产形式也不乐观在外交上,英日同盟关系渐渐冷淡和美国关系更是日趋紧张。帝国发展,实已到最紧要之关头值此时机,欧州爆发全面战事,这本来是我们帝国发展最好的机会!在欧洲列强及美国注意力都集中在欧洲大陆上之时机。我帝国对内充实国力,发展民生,对外则奠定东亚之绝对优势地位利用东亚大陆资源改善帝国昆窘之财政局面,发展强大之陆海军。这本来是帝国所面临的天佑局面!所以当上次御前会议当中,陆军提议出兵青岛,借以控制北华确保帝国满蒙生命线,应对雨辰南京政权崛起之态势时五相都已取得统一意见,决定顿然推行此国策。”

    大隈在这里停住了口,眼神里面饱含的都是痛苦,白色的胡须不住的抖动着最后终于大声说了出来:“但是我十万陆军,及绝对优势之海军在青岛作战当中,遭到了空前的惨败!这是帝国自维新以来最大的耻辱!陆军辜负了国人的期望!陆军耽误了帝国国策的推行!必须要有人承担这个责任!”他点头示意藏相若规:“若规君,烦请你说明一下帝国现在地财政情况。”

    表情苦恼,个子矮小的藏相若规站了起来,用含混不清的关西口音低着头在那里说了起来,他似乎不想看场中的任何人一样。只是在报着一个个不祥的数字:“本年度所拨发所追加之陆海军经常费用,特别费用,已经完全使用完毕而以上费用,以占本年度财政开支之百分之五十六,陆海军分别提出追加本年度特别军事预算,仅陆军的要求就是九千一百万日元财政实在无法解决。国家现在承担债务每年支付利息即达到七千万日元以上。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当中,尚无改菩的期望。而国家外汇及黄金储备。只有二亿二千二百八十万日元。已是维持通货稳定之最低警戒线进一步在国内发行债务,已无现实可行之基。”一日货币因中英美平准基金支持,及过去三年度积欠之关税似」,货币基础远比帝国健康。南京政权经税收整理,及近年其经济发展趋势可以调动之财政资源也在帝国之上,在这里我仅仅向大家报告一个数字,仅仅开战两月以来。协约国向华方定购的原材料就达到七百九十万英镑之多,这仅仅才是个开始。帝国并不如华方拥有此雄厚的资源。在可预见地将来,此种经济战,帝国将持续落于下风…………”。

    他说得有些颠三倒四,但是意思总之都在叫苦。一直正襟危坐的陆相冈市之助突然道:“我国不是有远超华方的工业基础吗?怎么会在经济竞争当中落后?”若规从眼镜上面有气无力地看了这个军人一眼,低声道:“工业基础要和资源力所配合如果华方资源可以为我所用,帝国的工业能力自然能够发挥作用。而现在不得不从其他国家进口资源,成本局高不下。而华方的资源可以大量出售所积累地资金,相信很快会进行他们的工业建设…………长此以往。帝国的前途将更不堪设想。如果陆军本次作战成功了…………也许北华的资源就能为我们所用可是偏偏…………”冈市之助一瞪眼睛就想站起来,大隈重信在这个时候阻止了若规地发言:“若规君,够了,请坐下。”

    若规嘟嘟囔囔地坐了下来。只是在嘴里翻来覆去的道:“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只有赶快和平可以就近利用中国的资源,加紧发展经济没有钱那是什么都不成的!现在欧战地机会,我们还是可以抓住的!”大隈重信在那里沉重的点了点头摘下眼镜来擦了一下等待着他的政敌地反击,但是会场当中还是鸦雀无声,让他觉得有些意外他四下看了一下。又点了外相加藤周明的名字:“加藤君,现在帝国所面临的困难外交环境,你也和大家说一下!”加藤定吉这个时候显得非常的疲惫,最近外交风潮的变动让他早没了当年出使英国时候的翩翩风采,眼袋深深地发青他笔直的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对面的陆相冈市之助大将似乎他要说服的对象就是他一样:“外交形式之恶劣,现在也是前所未有的!本来陆军不是已经赞同首相地和平方案了吗?为什么还要在山东采取那样无谋的行动?帝国的君子气概和男子汉地风度都被陆军地行为玷污了!现在各国都认为帝国是东亚麻烦的制造者,认为我们在欧洲大战地时候不想履行协约国之间的神圣义务,而一心想在东亚谋求霸权!就算帝国地长远目标真是这个,也拜托你们在战场上面打胜仗啊!断送了几万人的性命之后又在这里要求国家动员,列强没有一个会支援我们的!他们只会压迫我们打消这个念头甚至在军事上面武装南京地军队,让我们不得不选择和平!如果再推行鲁莽的政策下去,帝国的外交将无法再进行下去。帝国在东亚将会被孤立起来!现在需要有人果敢的为上次陆军的擅动承担责任,挽回帝国地形象然后断然推行和平的政策!”他地唾沫都快喷到冈市之助大将的脸上去了,但是大将一动不动脸上还带着一种嘲讽的微笑让加藤周明都忍不住想扑过去跟他扭打一番才能解气。

    最后还是大隈重信让加藤周明坐了下来。他看了一下海相木村,这个老家伙端坐在那里,没有半点要发言的意思他在心里骂了海军一句这些家伙,永远是这么滑头!但是藏相和外相的发言也有了足够的分量了,内大臣木下也得到了他一百万日元的献金。这个家伙对天皇有着足够的影响力。答应如果五相会议自己这里形成了优势,他会全力让天皇做出难得一见的鹤音指示,让政策按照他的方向制定下来陆相将得到更换。而他的内阁将得到支持现在看来,一切进行得还算顺利!他双手扶着高高的桌子站在那里语气深沉地做总结发言:“各位。现在帝国面临的局势,大家都应该很明白了这个时候帝国需要的是,东亚尽快地和平!尽快地开始谈判!为此帝国甚至可以做出有限的让步!帝国未来在东亚和雨辰的南京政权竞争是长期的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优势!帝国所拥有的工业基础和海上优势,都是对华的强大威慑力。暂时地和他们地关系缓和可以让我们充分利用华方的资源,为协约国供应大量的军事民生物资!这是拯救帝国经济的唯一办法!而对协约国的出兵义务,我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履行下去,我们和协约国之间的基础。是目前中国还赶不上的。帝国现在需要卧薪尝胆,革新政体。让国策能够得到专一的执行在外驻军独断专行的活动,必须要得到有力的遏制!十年之后,才是我们真正称霸东亚的时候!”

    他在这个时候停顿了一下,鼓了鼓勇气,终于将最后的话说了出来现在已经得罪陆军了,为了维持自己内阁地地位,就只能将他们得罪到底摇摆不定,就是断送自己地政治生命!他没有看陆相冈市之助,而是看着那位仍然带着淡淡微笑的陆军背后的最大元老山县有朋大将,将自己的意思完全表达了出来:“陆军必须为这次国策的惨痛挫折承担责任。战事失败,擅自行动,不服从军令。都是不能容忍地,国际上面,也必须要有一定的交代。我个人觉得,陆军在内阁的代表陆相阁下必须了咎辞职。对中国派遣军司令长官进行军法审判。而随着此次和谈结束之后,帝国在大陆上面的权益暂时收缩而陆军占用的财政资源也可以转移部分给海军,毕竟在未来帝国参与欧洲战事当中出动大规模的海军是花费较少而所得利益较大的选择。帝国现在没有余力陆海两军全面发展,而继续扩大我们海军对华的优势,也是确保帝国地位的最好办法……现在,本首相提请全体内阁恭请天皇陛下睿断钦定国策,臣等不胜惶恐之至。”

    外相加藤周明和藏相若规都站了起来,和大隈重信一起恭恭敬敬的朝天皇的御座鞠躬行礼。海相木村却仍然在那里端坐不动,陆相冈市之助更是一脸满不在乎的冷笑让大隈心里一沉,海军这是怎么搞的?事先商定的挤压陆军的资源将其转给海军换取他们的支持,现在怎么不支持自己?这让他不由在行礼的时候用余光去看着内大臣木下,现在可就指望他对天皇的影响力了!自己在五相会议上压制陆军,而利用内大臣来压制元老。是成是败,可就看现在了!一般来说,天皇是不会对内阁形成的统一意见发表自己什么看法地。只要内大臣不**在大正耳边说几句,天皇再用他的鹤音说句“尔等实心从事之类的”可就算大事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山县有朋终于从自己的座位上面站了起来,大声的道:“稍安勿躁!现在为什么不听听陆军方面的意见呢?本人有话要说!”他走到会场中央,对着大正天皇这个木偶一鞠躬,然后站直了腰板七十八岁的老人了,开口还是声如洪钟:“帝国绝不能容忍现在内阁对帝国向来国策的叛变出卖!首相阁下的这些言论他完全没有了我们的大和魂!帝国从明治大帝开始开国维新之后,又何尝不是在国贫民弱,萃路蓝缕这样过来的吗?那时我们不如清国富有,不如清国兵多但是还是毅然向面前这个看似庞然大物的清国挑战。经过陆海军的艰苦奋战,我大和男儿,终于以一战奠定了现在帝国的基础!而现在帝国的实力,还在雨辰的南京政权至上,怎么当政的某些人,却就丧失了我们当年拥有的勇气了呢?这是对帝国利益可耻的出卖!值此艰危之际,更应该举国发扬明治时期的精神。以我们的沉着勇毅来应对风急浪高地国际局势。东乡大将曾经在对马海战中挂出皇国兴废,在此一举的信号旗帜而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应该记住这个精神!皇国兴废,也就在你我地方寸之间!”

    大隈重信脸涨得通红。看着山县有朋,似乎要打算说什么但是工,县有朋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用力地挥舞着他的手,大声的说下去:“陆军在本次战事当中,受到内阁地诸多阻挠。陆军原本后续动员的部队,都被内阁以经费为借口拒绝支持在皇国决定命运之战之际。内阁这样的举动说明了他们根本不希望陆军获得胜利!在陆军前线血战之后,我忠勇地皇军将士,仍然苦守在山东前线他们期待国内给他们这些赤子以支持,但是等来地却是大隈的一份迎合英美口味的声明!这是华方求之不得但却是帝国的国耻!陆军在此失望之下,在他们被内阁可耻的抛弃了地情况下仍然激发出他们最后的忠勇血性。向敌阵发起决死冲击其间成为军神之人,比比皆是!他们的牺牲唤醒了国内地民众,现在举国上下,无不是一片的愤慨!我八百万神明照耀呵护之下大和国土,自有我们不可磨灭的精神!这种精神保佑我们成就了现在的地位。如果说什么是大正年间的天佑,那么皇军在山东的牺牲,才是真正的大正年间地天佑!”

    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排坐着地其他八位元老又向天皇深深鞠躬行礼:“我等重臣,皆有帷幄上奏之权在此国运转折关头我等重臣协商决定,请天皇陛下谕令改组内阁今后采取整军经武。国内政治进一步皇道化之做法现有内阁。必须尽快改组我等元老现有新内阁组成人选提供,恭请天皇陛下圣裁”九个明治大正年间地元老都随着他。深深的鞠躬了下去那些曾经答应过支持大隈重信地元老们,现在竟然没有一个站在他这边!而内阁当中,海相陆相两个大将,都跟着深深鞠躬下去。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手足冰凉的站在那里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大隈重信茫然的看着内大臣木下就看见他根本不看自己一眼,就已经凑近天皇说了几句话一直端坐不动的大正这才用他又高又尖的鹤音说了几句话,比恍忽忽的大隈重信,根本不知道天皇到底说了什么就听见木下高声的宣布:“天皇阻下嘉纳卿等实心为国之心。本次由元老重组内阁,望尔等众卿谨慎行事。勿负朕望!”

    大隈昏沉沉的从皇宫走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向自己的汽车走了过去他实在想不明白,世界怎么在一瞬间变成了这样?这个帝国难道不知道它正在向最危险地地方滑去吗?秘书正为他打开车门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穿着高中生制服的人从角落里面冲了出来,冰凉的日本刀顿时就从肋骨之间刺进了他的肺里大隈的喉头顿时就涌上了鲜血。茫然的看着周围的随从忙乱的将那个青年按住但是那青年在这短短时间里面已经又刺了他好几刀他的面容扭曲,刺耳的吼叫着:“天诛国贼!”大隈终于软软的倒在了自己女婿的怀里,呻吟般的说了一句:“日本啊……日本的青年啊……”

    公元1914年9月26日,日本首相大隈重信被刺杀身亡。他所代表的大正年间政治革新的浪潮也被这种时代地激流所打断。山县元老等人重组了以桂太郎为首的内阁似乎又回到了大正之前的“桂园时代”桂太郎内阁上台之后,并没有坚持将对华战事进行到底在对外政策上面,还是采取了大隈重信时代的意见他们也深知,目前日本地国力并没有将战事进行到底的实力但是对于日本国内,他们却推行了更加保守,更加封建化的政策。军部的权威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国家虽然在后来经济有相当的恢复发展但是更多的资源集中在了陆军海军的发展上面,整个日本,朝着一个大兵营在疯狂的发展着等到国内的矛盾再激化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东亚未来对于日本来说,一场复仇之战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都是未来的事情了。

    大正年代,对于日本人来说,可以说是帝国时期一个黄金色的名词。这个年代在曾经的历史上面,政治开通,经济高速发展,民生安定和平但是在这个时空,这个年代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宣告了落幕雨辰终于深刻的改变了历史…………

    时代已经变化了,而新的世界。才刚刚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