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四章 纪念碑

    “首相阁下首相阁下!快点醒醒!“大隈重信从香甜的睡眠当中被这急促的生硬吵醒了。这位首相,这些日子来说。一直还算比较顺心的。大正即为以来,随着明治天皇这位掌控一切地强人大帝的倒下。原来在他麾下,互相牵制而最后只能完全服从听命于他的各个团体就开始为了获得这个帝国全部的掌控权而开始了激烈的明争暗斗陆军因为背后有着数位位高权重的元老大臣支撑加上以军事重工业起家的若干财阀地结合,成为了一个最为跋扈。而封建性质最为浓厚地团体。而以大隈和一些互相理念比较符合,在明治年间受到打压的政治团体,在这场角竞当中,也许是因为日本国民对于要以最艰苦的生活,承担着沉重的税率虽然始终听到的是一条条皇军开疆拓土的好消息,但是他们的生活却迟迟得不到改善。所以这些高呼着脱亚入欧。改造帝国裁减军备,厚养民生的政治家们在大正开始的年代当中逐渐走上了舞台的中心。这次借助陆军在中国丢脸的失败。他们更是联合比较开化一点的海军,对陆军地地位发起了挑战,目前为止,还取得了不错地成果陆军的气焰一下被压了下去,再他们承诺将不在下个财政年度削减陆军费用的条件下,陆军和他们背后地元老答应服从政府的外交政策指导不以小团体的活动来干涉国策。同样地,陆相也不会从这个内阁里面辞职。心情大好的大隈首相阁下晚上还出席了帝国教育促进研讨会的酒宴,喝得稍微有些超过节制了,正一枕黑甜好梦的时候,就被人这么急切的吵醒!

    大隈打着哈欠从塌塌米上坐了起来,过了几十秒钟才觉得意识有点回到了自己身上。他摸索到眼睛戴上,就看到自己的秘书还有外相加藤周明跪坐在他的榻前。秘书的脸色已经青了,加藤周明虽然努力地做出镇定的样子。但是脸上不住滚下的汗水却告诉了别人,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不平静。大隈有点不满意的按着自己地肩膀:“加藤君,怎么回事?我连一个安静的夜晚都享受不到了吗?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让你这样方寸大乱?”

    加藤咬着牙齿艰难的道:“首相阁下!陆军转来中国派遣军总部的电报,中国派遣军所部全部将校士兵为了挽回军队地荣誉,自行决定向华军发起光荣地决死冲击。关东州田中大将虽然全力制止但是中国派遣军总部已经停止了接受无线电呼叫战事已经再度爆发…………海军也转来电报,目前日华两军对峙的陆上,炮声连天,我陆军冲锋的喊杀声,连他们游戈在海边的炮舰上面都听得见陆相冈市之助表示对这件事情很痛心,但是对一个军人去寻求自己光荣地归宿,他同样也表示感动…………陆军在单独的开战了!”

    大隈重信一下就从塌塌米上站了起来。光着脚从玄关一下就走到外面地走廊,又一头冲了进来他对着加藤周明厉声地吼道:“什么全力制止?这些混蛋!这些猪!等到天亮,鼓吹陆军为了挽回帝国荣誉地决死冲击的号外就会在东京满城都是!代代木练兵场会有无数的浪人绑着白布条请求政府全面宣战!这是彻头彻尾的阴谋!陆军用几万人地生命想把帝国拉进深渊,这样他们陆军的地位在这个帝国就能永远保持就能扶摇直上!我们真是太相信那些穿着军装地混蛋了!”岁数已经很不轻的首相声音大得出奇。脖子上面得青筋根根跳动带着酒气地唾沫都喷到了加藤周明地脸上。而这位外相也只有黯然地垂下了头。

    大隈转了几个***,在塌塌米上面就是一个踉跄。他的秘书忙一把扶住他,又被他粗暴的一手挥开他背对着加藤周明站在那里,抄着双手坚决的道:“我们不能让帝国就这样完蛋,那帮陆军没有脑子的蠢货现在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就是不能靠现役的陆军常备军能够轻松击败的时候了而想彻底压倒他们,就需要举国动员而日俄战争时期欠下的债务还没有还清的情况下我们要举国动员,就必须要得到英美的支持!美国的态度是站在中国那边地,而这次在和谈即将开始的局面下,我们又开始主动攻击,这样怎么能够得到英国朋友的谅解?在国力如此艰难的时候,要是将帝国真的卷入了一场针对中国的全面战争,那就是我们国运最大的灾难,是我们外交上面的最大灾难!这些蠢货怎么不能了解这一点呢?我本来希望以十年的时间利用这次欧洲的战事和列强更加紧密地联合,充实国力随着战后西方列强势力必然地衰退,我们成为亚洲秩序的制订者和引导者的日子将自然来到这个帝国也将因为我们和西方的关系变得更加文明,更加的现代这些马粪,除了刺刀就不懂得一点点长远的战略!”老人的声音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激动了,剩下的就只有苍凉。

    加藤周明敬服的深深匍匐在塌塌米上似乎也在为这位首相的长远打算致敬。大隈转过身来看着他:“喂,有没有紧急联络英国大使,还有美国法国的大使?有没有向他们说明我们并不知情地情况?”加藤周明黯然地道:“第一时间就紧急约见了英国大使,他也非常震惊,认为这是非常不受欢迎的一个意外他说他将马上联系现在在南京的爱德华格雷爵士c他还说,这是真心帮助日本的国际朋友非常不愿意见到的事情,这样会让国际上面的朋友们怀疑日本政府希望亚洲和平,参与协约国事业的诚意,并且不相信现在内阁的保证,首相阁下,也许我们需要总辞职了…………美国大使只是用电话联系一下,在电话里,他只是表示遗憾,美国驻日大使霍普**他说他一直在努力向美国国内解释日本现在的和平善意,修补日美两国之间冷淡而误解地气氛,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他地努力很有可能变成无用的努力…………法国大使的态度很愤怒,认为在欧洲激战的情况下,亚洲发生这样没有期限的牵制,是对协约国义务的严重践踏,也是日本对他曾经许诺地忠实于协约国利益的严重践踏他们也许不得不放弃对日本地支持,而关注对和平更加有诚意的伙伴,总之他已经愤怒得超出了外交礼仪得许可范围…………我们这个内阁的命运。也到头了……”。

    这位外相。是日本国内最热心的英美派政治家,一向以坚定和亲西方而著称,这个时候似乎也失去了他全部地自制能力,眼泪都落了下来,只有摘下眼镜去擦。再也说不下去了大隈重信冷冷道:“哭什么!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我是不会向陆军低头的!”他若有所思地。道:“雨辰看来也是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的,估计他和我的打算是一样的,利用欧洲现在的局势充实自己的实力要是和强于他们的日本发生旷日持久的战事,他也承担不起这样的损失。就和我们一样!现在我们的希望就寄托在这个上面,如果雨辰能够在这个时候表达出强烈的和平诚意,加上英美等国地外交压力我们同样可以再一次压倒陆军!只要老头子还在这里一天就不能容许国家在陆军这种疯子地推动下向危险的深渊滑过去!”

    随着9月22日上午的到来,远东这块土地!具体来说!在中日两国之间,又陷入了沸腾,当中在东京,果然如大隈重信还有加藤周明的预料一样,陆军昨夜决死突击地消息在清晨就已经传遍了中国派遣军总部,这时又结束了无线电静默,给国内发来了一份份无限深情的电报。“……陆军已在用牺牲洗刷自己战败的名誉。以向敌阵的无畏突击来挽回帝国地国运。帝国现在在远东的地位是陆军数十万的牺牲铸就,现于国运艰难,英美等国联合中国制约我帝国发展的时候,陆军再次以牺牲来唤醒国家,诸君,吾等如有七生,也当全部报效天皇和帝国!”“……梅泽道治中将已于突击中成神,各师团官兵从夜至昼,凡有一息仍在向敌阵冲击,敌人拥有英美等国支援武装的优势武器,但我大和男儿仍不畏敌火,以精神压倒对手敌军战壕线已一再被我突破,战壕之内,尸山血海派遣军总部也将追随成神将士之足迹,发起最后地冲击,永别了。日本。永别了诸君!”

    “……当樱花怅然落下之时,即我军人玉碎之景军人死于战场是吾辈本分,也是吾辈之天命。望国内爱国之志士勿以我等壮美之逝而感忧伤,现国内妖氛遍野,国贼所在皆是。望各志士继承我辈之遗志,将帝国国策推行到底吾辈之毅魄亦将随神风而重返大和,与诸君共同捍卫天皇和帝国!”

    陆军国内地驻军,在清晨在各自地驻地都举行了自发的武装游行日本的国民们都围着他们欢呼,挥舞着小小的国旗在一些小地方,日本的百姓都对着经过的军队深深鞠躬流着眼泪喊“拜托了!”日本浪人也开始各处活动。只要有中国人和朝鲜人开店的地方,都遭到了他们的打砸。甚至还有人被生生地砍死。国内地政坛也乱作了一团,双方聚在国会还有内阁的办公地点,穿着军服地军人,还有穿着洋装的官僚,互相以最高地嗓门吼着,有些还扭打了起来强打着精神的大隈重信除了给英美等等国家迅速交换了意见以夕”又向宫内大臣提出了奉请天皇迅速召开御前五相会议的请求,这个时候,需要马上确定国策。

    而这个时候在山东地前线。日军的尸体已经将清晨的原野铺满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面地尸横遍野了在华军的障碍物前,日本军人地尸体重重叠叠地堆起了有一人多高还没有断气地伤员还在发出凄厉的惨叫晚上突进战壕的日军全部在华军拥有雄厚兵力的预备队的反击下。几乎都被杀死。战壕里面的血混在泥土里,已经成为了一片血色的泥泞尸体就埋在这些泥泞里面,几乎也将一人半深的战壕填平。一个晚上地突击几万人的滚动突击在国防军密集的火力下,这些军队遭受了最大地伤亡,后续攻击的日本士兵有地已经被天明看到的景色吓破了胆子,蹲在出发的战壕里面,任凭军官们用脚踢,用刀背砍,也不出去半步。日本中国派遣军作为一个武装团体,已经完全地崩溃了沙滩上到处是乱窜的士兵。冲进大海里面,似乎这样就能游回国内似地。炮弹还不住地在日军阵地上面爆炸原来派遣军还拥有的一百多门各型火炮完全被打烂了,炮兵阵地上面的日军炮兵们,同样是死得一堆一堆的。整个战场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地,由人的血肉还有破碎的武器组成地修罗场。按照一位参与此战幸存下来军医官的回忆:“……绵延出去十几里,眼睛里面除了日本军人地尸体,还是日本军人地尸体。什么样千奇百怪的样子都有对面华军的阵地已经看不见了,只有不断发射过来的炮弹提醒着剩下的人,自己的对手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在上官的驱逐下,几万人用自己的血肉填平了这里,想到上官们的无谋还有为了一己私利才发起这样的攻击,死去的人也恐怕因为怨恨而不能成佛!我蜷缩在战壕里面,只是不断的在炮声当中告诉自己,要活下来要活下来!”

    神尾光臣中将在昨夜的冲击当中已经腿部受伤被他们的官兵硬抬了下来他半躺在战壕里面,睁着眼睛直到天明他的十八师团,可以说已经不复存在了。到了天亮,整个战线只剩下华军的炮火在轰鸣的时候,意外的又接到了派遣军总部打来的电话,命令结束本次攻击全军进行整理,据守战线这个时候军队还有什么力量据守战线!付出了几万人的伤亡之后,那些派遣军总部的大官们就违背了自己也追随手下冲击向前的诺言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了!围在神尾光臣周围的残存下来的军官一阵痛骂。只有神尾光臣微笑着道:“喂,各位,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让一位大将死在战场上,那多不体面也该结束了”他扶着战壕地墙壁努力的站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手下笑道:“我的十八师团就在前面,我要和他们在一起,诸君记得要努力的活下来,好好的活下来!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他拿过一支步枪吃力地爬出了战壕,一瘸一拐的消失在炮弹掀起的硝烟尘土当中。日军第二个中将师团长,战死。而寺内寿一他们。却好好地活了下来。。

    这次夜间的突击,在日军的战史记载当中,阵亡失踪地官兵高达28569人,这种死亡率,残酷程度可以比得上后来英国在索姆河战役对德军发起的那次同样也是自杀性的攻击其中包括两名中将师团长,两名少将旅团长,九名大佐在战后,这里真的几十年都没有住人每到天阴下雨地晚上,这里似乎就又响起了日军垂死挣扎地那种凄厉的吼。声。还有国防军坚定地射击地声音和海浪的声音混成一团,成为一种巨大声响。见证着日本侵略军可耻的失败,也纪念着人地生命在恐怖的战争当中,是多么地脆弱。

    陈山河此时并不知道他确切的战果,他只是同样的为战场上面堆积如山地尸骸而感到震惊。他用望远镜一遍又一遍的扫视战场,除了复仇的快感和军人地自豪之外。也有了一种最为惨烈的感觉。昨天夜里,国防军的伤亡是相当有限的。战死官兵不过三百余人,负伤五百余人但是这样单方面的大屠杀,对于这个好战的年轻将军而言,也不能算是战斗了最后他终于放下望远镜走出掩蔽部,似乎想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但是入鼻的已经全部都是硝烟和血腥地味道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对跟在身边的参谋下达了命令:“炮兵停火。鬼子已经被彻底打垮了,发电给南京请示,是不是要向前挺进,全部歼灭眼前地鬼子?”参谋答应了一声转身想离开,陈山河又喊住了他,他俊秀的脸这个时候看来有点阴沉,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打完仗给这里立块碑…………”参谋忙答应了,又小心地问:“碑文是?”

    陈山河仰头向天:“正面就写中国国防军歼灭倭寇主力于此。公理胜利。正义胜利。洗刷数十年耻辱于一日,挽民族气运沉沦为开始。陆军少将陈山河谨题。至于背面…………”

    参谋专心的听着陈山河地目光悠远,终于道:“……要知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用之。”他说完之后,自顾自的远远走去只留下那个参谋在那里发楞。这次纠缠了两个多月围绕着青岛展开的战。事,在付出了无数的牺牲艰辛汗水还有努力之后终于因为这一战,在军事上面彻底完全地解决了!而紧接着的亚洲格局的动荡,才是刚刚开始。

    “格雷爵士。昨夜发生的日军突然向我军阵地攻击地情况,您应该也完全的清楚了我们在前线地优势兵力一直在保持着克制。眼睁睁的看着日军还盘踞在我们的领土上面而不加以攻击,其实就是表达了我们的和平愿望但是换来的是什么呢?这些日本军队已经遭到了可耻的失败!他们的尸体铺满在我们阵地前面,他们的士气已经完全被摧。垮,他们的抵抗能力已经完全被粉碎!但是我在这个清晨,紧急召见。您。并不是想向您炫耀什么胜利。中华民族是一个宽容的民族,虽然我们遭遇了对手可耻地偷袭,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再给东亚和平一个机会,其实就我本人地内心来说,是很愿意将国土上面残存的以各种名目赖在这里的日本军队一扫而空的!我这里有一份代表这个国家的声明,请您过目。这也是我现阶段的正式态度。”

    爱德华格雷爵士现在一脸疲惫的神色,并不是因为雨辰这么早召见他的原因他昨晚根本就没睡,和日本电报往还,又要搜集中国人现在的反应和意见。最主要的还是心理上面地疲惫,和平本来渐渐看来就有指望在大英帝国的压力之下,他不相信中国会不做出让步但是现在却发生了这种情况!这位伸士对诺言看得很重,比如坚决要求因为大英帝国对比利时的承诺而立刻对德宣战一样。日本政府才在大隈内阁的声明当中表达了和平的意愿就发生了这种情况顿时日本在他心目中就变成了一个麻烦制造者这位外交大臣同样清楚,前线发生地战事,会给两国本来就在勉强维持的表面和平上制造出多大的振荡!要是中日两国真的发生了全面地冲突,那么帝国的远东政策就要完全归结于失败!战斗中地两国必然要寻求各自地盟友如果牵连进现在欧洲的局势当。中,那么帝国的远东后院也同样要不得安宁了,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种前景!他拿着雨辰亲手递过来的一份英文文本地声明缓慢地戴上了眼镜,看了雨辰一眼就低头看手中的声明上帝保佑但愿这个远东的军阀总统理智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