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二章 急流

    总统府地会客室。现在的气氛庄严得出奇。民国成立的短短历史上面。第一次一个世界上面的头等强国地外交大臣,来和民国的元首做形式上平等的会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民国地上上下下都觉得这是代表着中国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虽然这位冷淡地英国伸士的态度,也让他们觉得愤愤不平这个时候的国民心理,就是这样的奇怪。

    雨辰就坐在那里,仔细甚至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位英国外交大臣陈群亲自在下关的火车站迎接了他,并且为他另外换了一截火车头,从市内的小铁轨一直开到了光复路上面(原来南京市内的小铁轨,在1955年被拆除,呜呼!我辈不得已再见小火车在市内梧桐树下穿行之风光矣)雨辰在总统府前面为他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这位外交大臣还是他一贯矜持冷淡地态度。雨辰倒也不以为意,热情的将这位先生迎进了总统府,他也同样敏锐的注意到了,格雷爵士的身后,并没有克劳福德这位英国大使的身影。

    上好地女儿花茶送上之后,却只是在各人旁边的小茶几上面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没有人有那个心思去碰茶杯。所有人都在互相打量着,想着怎样开口最后还是雨辰先打破了沉默:“外交大臣阁下这一路奔波,真是辛苦了相信您带来了地球另一边协约国家地全部善意和热情……在此。我谨代表中华民国上下,对您表示最深切的谢意。”

    翻绎差点笑出来,热情?用什么形容词来夸奖这位外交大臣也比这个好啊格雷皱着眉头听完了雨辰的问候,微微的点了点头。稍稍向前倾了一下身子:“总统先生,对于来到远东这个国家,其实一直是我很久以来的愿望对于贵国悠久地历史还有美好的风物,我已经是仰慕已久了…………但是现在地国际局势并不能容我有这样地闲情逸致在我的背后。有一个已经陷入了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事当中的伟大帝国这个国家在全世界都承担着她光荣的责任对远东同样也是。日本帝国和中华民国,都是伟大而文明地国家一个是协约国地成员,一个是协约国的友好伙伴在全世界拿出他们所有的威力还有能量在对抗日尔曼人对霸权的野心,还有凶残的战争暴力的时候在远东发生这样影响力量凝聚的事情,的确让全世界都感到了无比的遗憾远东需要和平,需要亚洲这些伟大的民族为了抵抗暴虐地侵略力量而拿出他们的武力。而不是消耗在彼此无益地对抗当中我肩负着使命而来,也希望总统阁下能让我满意而去。”这位老爵士清晰的将自己地看法和意见在一开始就全部说出来了。也许是他不善于客套,更可能的是他不屑于客套。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另外一个国家地元首,如果放在欧洲。是一件相当失礼的事情

    雨辰微微地笑了,他的笑分有很多种。有地时候让人安心,有的时候让人觉得他是在嘲讽,随即在这个笑容之后,往往都是咄咄逼人地话语。他这样的风格,已经有无数地人领教过了。这次就针对着这位高傲的外交大臣开始了他的反击。

    “爵士先生我只有一件事情不了解,这场战事爆发在中国领土上面还是日本领土上面?哪怕是任何一个和中国不相干的国家也好?中国为了表明对欧州战事的态度,已经提前一步将青岛的德国武装力量解除了武装。为此我们付出了成千的伤亡,和大量物资的消耗!而日本这个时候除了在一个个太平洋上的小岛解除几十个德国人的武装之外他们做出了什么贡献?德国在远东最大的基地。被我们收复友好的协约国家,却要将我们辛苦收回地国土,转让给日本,世界有没有这样的公理,有没有这样的道义?他们侵略我们,我们就毫不犹豫的反击。对谁都是一样!这场战事只有到日本低头认输为止没有其他地途径!世界上面不是没有同情我国立场的国家就像真理不会单独掌握在谁手中一样。我们的原则就是要坚持我们国家地利益,我们民族的利益,我的任何政策,是绝对不能背离这个原则地!“说完这下话,雨辰望沙发椅背一靠,骄傲的扬起了下巴,似乎在这一刻,将格雷爵士的冷淡轻视完全报复了回去。

    格雷静静的听着翻诊的话,脸上仍然毫无感觉到被冒犯的表情。他微微的咂了一下嘴。淡淡的摇头表示道:“国际上面地一些决定,往往和事先签订的条约有关而这些条约,往往也都是对以往条约地继承,当协约国方面和日本确定攻击青岛德军的时候,贵国和德国还有着友好合作条约而青岛也是德国的租借地……”当然后来事态的发展使得一切都变得复杂了我这次前来也是代表协约国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分出这上帝才知道地对错的。这个世界局势下,我们不能太纠缠于细节问题了……”雨辰一下就打断了他,拧着眉毛在那里冷笑:“细节?您知道日本在山东一个多月地战事给我们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三千多平民的伤亡,五千万英傍地财政损失!如果我们国家的命运,对于协约国家来说,只是一个个可以被忽略的细节问题,贵外交大臣所说的协约国所代表的公理和正义在哪里?我知道因为比利时的神圣中立受到侵犯之后,贵国毅然参加了对抗德国的伟大远征,但是一个东方民族同样遭受了这样的劫难,世界的公理和正义又到哪里去了?不知道我这样的指责,除了失礼之外,还有没有一些道理?”

    格雷的心中滑过了野蛮人这个词,咬着牙齿静静的听着雨辰说完。克劳福德对他的报告这时也在他的脑海当中闪现:“……这位年轻的总统,最善于在激烈的外表后面,掩饰他算计的内心,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是毫不动摇的坚持自己的立场。而不是被他的气势所压倒在我们这些外交人员地身后,是强大的大英帝国……”格雷同样也是这样想的。。

    “总统先生,我已经注意到了,在香港发表了调停声明之后。日本大隈内阁已经发表了他们的声明。可以说默认了贵国对山东的收回,也无意于再挑战贵国在山东的态势这是不是能让总统先生理解为,日本帝国已经做出了他们善意和解的姿态?至少对于大英帝国来说,日本已经为和解先迈出了第一步就得到了大英帝国的最大善意和友谊。而贵国…………请原谅我的冒昧,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和解声明,哪怕仅仅是一种期望。大英帝国对两国不同的态度是非常重视的。同样大英帝国对远东和平的维持,也是绝对不会动摇的现有的体系,必须得到确保。如果远东因为某种并不理智的决定而持续的陷入僵局。我在这里可以断言,这就是对大英帝国远东政策的挑战!所以…………”他的声音放得很慢很慢。

    “……所以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总统先生究竟是否接受调停。是否愿意维持远东和平地格局和体系是否愿意向协约国家表达出最大地善意?我本人对此表达出最大的期望。帝国也同样对总统阁下表达出最大的期望。”

    赤裸裸的讹诈,雨辰静静的想着,自己在国内一向是吓唬别人地。没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也被别人恐吓讹诈起来了但是……这个老头子外交大臣,他的背后还真有这个实力,就算无法以兵力支援日本的进一步行动,也可以支援封锁全中国地行动。自己需要地,并不是和日本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现在,也绝对不是对英国马上就低头的时候。

    他坐直了身子,合起双手。刚才的激动似乎完全不见了影子,笑容又变得出奇地和蔼可亲了:“欧洲地战事,现在很不乐观?这里地报道也是沸沸扬扬的,真是人类的一场劫难……新的民国,是世界民族之林一个爱好正义的国家对于维持国际间的公理正义从来都是不甘人后地。听说法国已经动员到了,跳年批次的预备兵员?那可都是十六岁的孩子啊!贵国似乎也在准备动员三百万地陆军…………协约国家,特别是英法两国,真是为了世界将自己的一切都贡献出来了啊!我在这里可以告诉贵使一个信息。中国即将全面推行义务兵役制,将陆军扩充到一百五十万以上,中国军队地战斗力,也经过一系列的战事而证明了关于军事方面,就如海军和英国海军地合作一样。将表达出我们最大的善意这样的信息是不是比远东的局势,还要更重要一些呢…………”

    在胶州湾北面地日军阵地上面,这几天整个日本军队似乎又象一个整体一样行动起来了。军官们都象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整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忙着收拢编组部队。给养尽可能的发了下去。军官士兵都是一样的。武器特别是刺刀,都擦拭了又擦拭。炮兵在炮战当中一发炮弹也不还击,尽可能的在囤积炮弹前线地守军展开了一系列的侦察活动,摸清对方地防御体系和障碍分布情况派遣军总部的无线电报单位整日里都滴滴答答的忙着用他们的马可尼无线电报机与日本国内还有旅顺大连联系每个出入派遣军总部的高级军官们都是一脸沉重地表情不少单位。军官们还驱赶着士兵们下海洗刷了一番作为日本人死也要死得干净一些。和这些紧张的活动相反的是,山根武亮中将,以派遣军总部的回国述职的名义,带着三个师团地全部军旗还有军旗大队的护送人员千辛万苦地用几天时间上了船。然后返回日本了。没有一个人在海滩送这位中将离开,还亏他军服笔挺站在船头向用庄严的军礼向自己的战友告别呢。一场即将到来的血战。用鼻子闻也闻得出来了

    说也奇怪,本来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底地日军,似乎又被这次明显是去送死的举动激起了他们凶顽的本性本来想到吃了败仗归国那种耻辱的局面,让他们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现在上面让他们光荣的去死!至少不会让他们的军旗蒙羞!已经被洗脑到了极至的日军官兵上下,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归宿。用自己的死来唤醒国民,用自己地死来控诉这些在背后出卖他们的政治家,用自己的死为陆军为帝国换取未来!这五万绝望的野兽,已经是跃跃欲试。

    这种不寻常的气氛,前线的国防军部队也同样嗅到了。正对着日军十八师团的是国防军十八师地三十五旅全部,独立旅一部,左翼是经过补充地二十二师。右翼因为要掩护青岛。守备部队是一向都是国防军当中也常常被作为骨干使用的第十四师。这个师从河南调来,没有赶上战事,正是编制整齐,实力充实浑身都想着打仗地时候控制在这条包围线背后的预备队,是三十六旅全部和十八师独立旅地一个团加上战斗工兵一团。同样还有着强大的炮兵部队。日本这些残兵本来都是躺倒挨锤的态势每天陆航的侦察报告都是日军已经混乱做了一团但是这些部队的官兵却因为没有攻击的命令而只能看着这块大肥肉流口水把国防军十七个团总计六七万地官兵钉在这里却只能每天打一千发炮弹这真是憋死人地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统帅这前线守备部队地陈山河,早就跑到济南找蔡锷这个前线总指挥官闹起来了。但是近来他***收拾得***,也只有在这里生闷气。

    但是几天来,这种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零星还还击几炮的日本炮兵全面沉寂了下来本来陈山河还以为他们是准备撤退。前线地将领也知道,英国一个老头子外交大臣到首都去了,正准备安排调停两国之间的谈判但是陆航地侦察报告却说没有发现大规模鬼子兵上船的迹象反而出现的是部队在不断集结,火炮阵地在向前运动的迹象虽然鬼子尽力安排在夜间进行这些活动但是天亮的时候的侦察,总会有些痕迹在两军保持接触的前线,日军的侦察活动也开始了对于日本人来说,虽然是抱定必死决心的攻击但是长久以来的严格训练,让他们的侦察活动还是一丝不芶地在进行摸清楚敌人的防御弱点,先期排除一些障碍物,选定冲击路线五万人的大规模攻击可不是中世纪的冲锋。是军学上面一个需要细致安排的东西。日本地军官们就这样严肃细心认真的安排着他们的后事。似乎死也要死得壮烈一些。。

    在阵地的高处陈山河用望远镜久久的看着日军地阵地,对面一片地安静偶尔战壕里面有几把刺刀露出来,转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这么好的天气远处地海面上,应该是日本陆军的运输船团补给繁忙的时候但是现在远处的海面,只能看到白色的浪花拍击着沙滩偶尔有标定好射程地炮弹落在海面上激起高高的水柱。陈山河放下了望远镜,对着身后肃立表情严肃的参谋长蔡恒文问道:“老蔡,你怎么想?现在感觉真是有鬼了,我鼻子里面好像就能闻到浓厚的血腥味道!这一切迹象都表明,面前这些鬼子兵在蓄力,等着反击但是咱们每天盯在这里,也看不到鬼子兵有增援。兵力火力都没有增加!这样他们还发动反击,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打仗没有自己找死的道理!”

    蔡恒文摸着自己舌得干干净净的下巴,沉吟着也不说话。周围他们身边随行地参谋们都在对着日军阵地指指点点他苦笑道:“是没有这个道理,真***邪门了照说也快和平了,鬼子怎么一副想硬干一场地样子。这些事情我也有些不摸门…………要不,咱们去电报向松坡先生那里请示一下?给念荪参谋长那里也赶紧汇报一下”陈山河的表情就象吞了苍蝇一样,秀气的脸都皱成了一团:“蔡松坡那里免了!我还是去电报给念荪大哥,现在南京需要第一手地日军动向省得多一个转报的环节。真出了什么事情,黄花菜都凉了,”蔡恒文无声的一笑,看陈山河硬找了个理由出来表明了他还是不乐意接受蔡锷指挥地态度这点小事,就由着他任性。

    突然陈山河就拉下了脸:“记录命令!“几个随行的参谋顿时翻出了随身的公文包拿出记录纸就等着师长的命令。全师九个步兵团两个炮兵团还有配属部队四万余人都要随着这个和总统同龄的年轻师长地命令而高速的运行起来。同样在接受他指挥的,还有另外两个师的部队。

    全军一线部队从即日即时起。进入全线戒备状态,何时解除戒备。由师部的命令而定一线部队弹药补足三个基数,炮兵弹药补足五个基数。前沿工事需要进一步加强鹿砦加厚。后方新运到之新式武器压发地雷,由配属之战斗工兵一团乘夜在火力掩护下进行布设。雷场长度足够掩护全线,雷场宽度不得低于十米!如果遇到日军攻击,一线部队不得后撤半步,任何理由也不行!师部地命令就是死守,死守,死守!给鬼子造成最大的伤亡!同时在侧翼控制有力预备队伺机反击。此令除传达十八师之外,其余纳入本官指挥体系内各师。各配属分队,全体遵照执行毋得有违!”他狠狠地用双手互相锤了一下,突然在最后爆了句粗口:“他妈地日本鬼子要是真地想找死,老子就成全他们。让他们以后经过这里都哭爹叫娘地记着他们的陈老子!”

    前线地情报,很快的也传到了虎穴这个时候,由于雨辰在忙着和格雷爵士交涉。几天里面,两人已经唇枪舌剑的交锋了三次。一方面压迫雨辰要无条件的接受英国提出的调停意见,一方面却咬定青山不放松,坚持要日本做出最大地让步但是对于雨辰提出的大量中国军队,有可能加入协约国地战事当中却让格雷爵士有些忤然心动,只是面子上绝对不表露出来在这个有条理的外交大臣看来,先解决了上一件事情,才好谈后续的事情。正因为雨辰的心思在谈判交涉那里虎穴的工作完全由吴采主持了他拿到陈山河直接转来地报告,也沉思了许。久日本那些残兵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前线再度爆发战事的话,对总统的大计不知道会有多大地影响!他皱着眉头大声地下令:“情报先转总统那里,同时询问济南蔡总指挥意见,另外,把司马纯如给我找过。来,不管他在干什么。命令他跑步到虎穴来!假期结束了!”

    司马湛从汽车下来之后,还真是跑步进虎穴地。这位中国国防军第一智囊,现在满脸都是甜蜜的笑容,不问可知,这小子得手了但是当吴采沉着脸把报告递给他之后他低着头匆匆看了两眼,就拍着桌子惊呼:“日本人要准备全力攻击了!他们这是打算自己找死,把局面搅乱!背后肯定有他们陆军军部的影子!这下麻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