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五十七章 凯旋

    在南京的光复北路还有光复路上面,已经满满的全是穿着他们最好服装的市民们,这些在唐绍仪安排扩建的马路,宽敞平整在马路两旁,也移至了一排排的法国梧桐树。这座城市,已经隐隐有一个大国首都地样子了。从前天开始,南京的市民们就知道雨辰总统将凯旋回都他随行的第九师两个团地部队,加上战斗工兵二团总计三个团将士,将举行穿越整个城市的凯旋仪式总参谋长吴采全力地在筹备着这一切而宋教仁他们也给予全力配合。南京市的军政警人员,全部都出动维持秩序,而各个学校、机关、团体加上自发出动的市民,整个首都已经万人空巷。欢迎的队伍一直排到了揖江门的门口,等待着从津浦路回到浦口,换船从光复码头登陆的他们的大总统……

    过去一个月的焦虑激动,甚至忐忑不安。在今天似乎就有了一个结果。这场由青岛攻击作战引发出来的两国大规模的战事。虽然远远没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善后事情仍然繁复无比但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他们只知道他们积弱已久的国家,雪了甲午年间的耻辱。击败了两个强国的军队,赢得了伟大的胜利似乎在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国家薄弱的家底,中央和地方仍然不能称作完善地管理体制。忘记了这次战事当中国家发行了高达四千万元地战争债券忘记了国防军曾经付出地巨大牺牲。忘记了在祖国大地上面仍然有着那么多大大小小的租界,还有着那样多地不平等条约的束缚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我们胜利了!我们也将成为一个强国了!在洋人面前,似乎一个个都觉得扬眉吐气,也敢于用一种骄傲的眼神和洋鬼子对视。在这样一位总统的领导。下,总有一天国家曾经承受的屈辱会全部地找还回来!前面道路有多漫长,国家还有军队乃至百姓还要付出多么巨大的努力和牺牲,百姓们并不完全清楚,也不怎么关心他们现在只觉得骄傲,只期待一场狂欢。等得实在太久了从清末以来,一次次等待到的是丧权辱国地条约,是兵败是割地,是赔款。是飘扬着各国军旗的外国军舰在我们的领海内河耀武扬威,是一个个租界在中国土地上面趾高气昂,是外国人看着中国人轻蔑得无从掩饰地眼神是自己民气渐渐的萎缩,是百姓们日渐觉得这个国家就这么样了随着一场场在宣传中被称为空前的胜利这个国家有些癫狂了汉口、苏州、上海、天津等地的日本租。界每天都有大批的中国百姓在入口处游行,朝里面砸着砖头瓦块。看着日本海军陆战队员满头大汗的守在沙包外面端着步枪惶恐的对着外面激动而愤怒的人群。而百姓们在这一刻没有了恐惧,只是大声的嘲笑着他们那个紧张地样子。这样地场面。让每个普通百姓都兴奋不已。

    租界的中国人纷纷迁居了出来,这个时候还住在日本租界。可是被指着脊梁骨骂地!上海天津等地地日本纱厂,中国工人纷纷辞工市面上拒用日货地风潮一浪高过一浪在东北,国防军成为了最受追捧地偶像。日本南满铁路上面工作的华人成立了建筑新路委员会要求东北迅速建立起中国新地一条和南满铁路平行的干线将日本人的影响力完全驱逐出去。关东州和旅顺周边地中国城镇。已经开始拒绝向日本盘踮的旅大地区提供食品发起了东北民间拒日委员会在间岛地区本来越界展拓地那些被日本支持的朝鲜农民,被华人百姓赶了回去中日双方军队在间岛地区因为这个事件针锋相对,还发生了小规模地交火整个中国大地陷入了一片可以称为狂醉地气氛当中有这样地总统。有这样地军队。我们还怕什么西洋东洋鬼子?

    在光复码头等着迎接雨辰的宋教仁、内阁官员、还有那些议员们也都怀着各自的心思但是打胜之后松了一口气还有油然而生的自豪之情,也是谁都有的总算这次冒险算是成功啦!现在民气很高,一些政府强制推行下去地政策和管理措施在政府威望空前提高地前提下措手也是越来越顺利。有些急进派议员甚至打算通过议案,要求军队将国内全部日本租界收回。也有的议员心里忐忑,这下雨辰地地位更加牢固,在百姓甚至一般公务人员当中有了近乎神的地位,以后还怎么发挥内阁和议会的制衡作用?老是这样推行军事冒险,这次他回来之后,会不会被这样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真的和日本全面开战?国家底子的薄弱。可是谁都知道地啊……这个国家,似乎越来越成了雨辰一个人的舞场。而他们这些官员议员。也似乎越来越成为陪衬的样子。所以当宋教仁翘首北望地时候,脸上地神色,总有些微微的阴沉现在的民国,希望和风险并存,国际局势又是如此的纷繁等雨辰回来之后,要好好地和他谈一下,怎么把这件事情平稳地按捺下去仗,可不是能老打啊!

    初秋的清晨,江面上的能见度好得出奇远远地已经看见浑身漆得雪白的舞鹤号军舰冲风破浪的当先驶来,旁边是护卫的两艘海军炮舰,后面跟着大队的运输船,民用地木船江面上地中外轮船军舰,都拉响了汽笛都在向这位中国总统致敬一艘英国地巡洋舰横在江面,让开了航路。沿着船舷全是站坡的英国海军官兵,在舞鹤号喷着煤烟通过他们军舰的时候舰上的官兵得到了口令,全部立正行礼。长江,也在为英雄们的归来,而骄傲着。

    舞鹤号抵达了码头,穿着礼服的这些官员议员们都涌了上去,就看见军舰放下了跳板人群的声音全部都停住了,稍一等待,就看到雨辰军服笔挺的走出了舱门在阳光下,他今天的气色好得出奇看着码头上欢迎他的黑压压的人群,微微点头示意。接着就大步走下了跳板,径直走到了人群前列的宋教仁总理面前码头等候的记者们铤光灯狂闪。记录着他凯旋归来的样子。。

    “钝初先生,雨某在前线奋战先生在后方维持国家,筹措军资,应对各方实在是辛苦了,没有先生在后方支应一切,雨某绝不能取得这样地战果在此也没有什么好答谢先生的。只有向您行礼了!”

    谁也没想到,雨辰下来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啪的朝宋教仁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面上的表情严肃得很。宋教仁一下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忙按住了雨辰的手:“总统,这次战事,就如您所说,是民族存亡复兴之战的开始。宋某人敢不努力?这些只是分内应当之事,我也承担着国家地责任啊!总统一路辛苦。首都军民还在揖江门内等着总统亲率凯旋的队伍归来叭,这些政府公务人员,还有人民代表议员,先向总统表示祝贺,向苦战归来的国防军将士表示慰问!余下细事,等仪式结束,再和总统慢慢的谈”

    雨辰淡淡的笑了笑看着官员还有议员们已经拱烘的将两个人围在中间每个人都想挤到前面来,和自己握个手说几句话他在人群外面,就看到吴采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看到自己注视着他这位三十三岁,正是英姿勃发的参谋长庄严地立正了朝自己行了一个最端正的军礼。雨辰高声道:“念荪,过来!”

    吴采大步的走进了人群,雨辰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力的锤了一下他的胸膛:“安排队伍迅速下船集中,我要给首都百姓,看到一支最光荣的军队凯旋归来的样子!“

    揖江门内突然爆发出了最大地欢呼声当雨辰骑着马的身姿最先出现在百姓们的眼帘里的时候,整个城市,在这一真就陷入了癫狂。揖江门旁边是原来的江南水师学堂现在的国防军机电学校。建筑物的房顶上面都站满了人所有人在这个时刻就只知道狂乱的摇着手中的彩旗,朝街道上面抛洒着彩带,扯开嗓子大声的呼叫雨辰骑在马上,似乎还是那个在上海起兵时年轻英武地样子只是比起那时。多了一份沉稳。更有了一种顾盼自雄地气度总参和第九师地年轻军官们骑着马簇拥在他的身边,这还是光复时期的老传统雨辰从来不一个人行走在最现眼的地方在仪式进行当中,他的身边永远有这么一群年轻而精力旺盛的青年军官。虽然都不过三十岁左右地年纪但是都是中校以上地肩章每个人都目光灼灼浑身那种精悍的味道,似乎就要透过整齐合体的军衣完全爆发出来一样。

    紧接着就是一排排年轻地极其尉官走在受阅队伍的最前面,他们是军队地绝对骨干,也是国防军中有着最强献身精神地一个团体大檐帽端着的戴在头上皮靴闪亮,马刺铮铮眼神冰冷的正步行进这一排排的年轻尉官,手中都倒执着一面面日本的识别旗。虽然本次作战没有缴获到日本陆军的命根子联队军旗但是这些带着日章标志的识别旗,却被缴获了极多这些旗帜都满是弹洞血污,垂在地面上有气无力的摆动这一切都再明白不过的告诉首都的百姓们,我们赢得了一场空前地胜利!赞美我们!支持我们!追随我们!

    三个团的部队穿行在鲜花彩旗飘带地海洋当中这八千虎贲之师,都换上了新的军装,步枪地刺刀在阳光下一片耀眼的闪光不少士兵军官的勋章更是骄傲地别在胸口,向百姓们夸耀着自己地功绩九师十七旅四十九团,他们的团旗是“元勋”团。九师十八旅五十四团,他们的团旗是“青岛”团战斗工兵二团他们的团旗更是“万岁”团!这些才获得地光荣称号这些旗帜在经过每个地方,都得到了最疯狂的迎接。人们真地是疯狂了一直从报纸舆论上面得到胜利的消息,和亲眼看到这些虎狼之师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个时候充斥在所有人心中的,只有狂喜。只有激动眼泪和鲜花一起在飞舞,口号与彩带共同的迸发游行队伍经过总统府的时候,在总统府面前的广场竖立的光复英雄纪念碑前面,年轻地尉官将一面面地日本旗帜扔到了纪念碑的脚下。南京,迎来了她历史上面最光辉地时褒而这个老大地民族,似乎就在这一囊。也焕发了全部的青春。

    当游行的大军经过光复北路的时候,在山西路地英国大使馆地小二楼上,窗帘轻轻的掀开了一道缝英国大使克劳福德正静静的打量着欢迎的海洋,也看着行进的中国国防军大使馆的华人厨子工友都涌上了街头狂欢去了在他的身后,只有大使馆的一秘、二秘、参赞等人陪着他一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同样在驻南京的其他国家大使馆里面克劳福德放下了窗帘,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同僚,淡淡的道:“先生们,有什么感想没有?”没有等到大家的回答他就自己若有所思的轻轻地道:“也许我们见证的就是一个民族的重新崛起。帝国在远东的全部光荣,维系下来的道路,任重道远啊……”

    中国的首都,在陷入了全城狂欢地时候,在海的另一边。日本的首都东京,却是气氛空前地低沉。日本地新闻界,这次破天荒的报道出了前线的窘境。日本在山东的残军现在补给缺乏,士气低落的状态让整个国家对陆军的信仰都似乎动摇了皇军不是战无不胜的吗?怎么在积弱已久的中国面前,他们节衣缩食建立起来的陆军,就遭受了如此惨痛的失败?新闻界对军部的反弹还远远不止如此他们还报道了关东军、朝鲜军、还有中国驻屯军的混乱情况这些部队储备地弹药物资都被抽调去支援山东战线了周围都是华军的优势兵力不要说增援山东前线了,维持现有局面都不容易陆军在紧急动员第二、第七师团但是海军却在和陆军闹意见,一位海军大将公开称陆军是马粪:“海军在现在国际局势当中,是在不断的为帝国赢得光荣和利益,而陆军却连中国地事态都搞不好!他们开战前气壮如牛,现在却是手足无措!在大陆上面陆军地假想敌一直是北方但是现在东面又出现了强敌现在虽然又在动员两个师团,但是这种添油式的愚蠢将道有什么作用?陆军还要求海军对扬子江发动攻击,炮轰中国首都……陆军怎么蠢到了这个地步?帝国并没有全面展开大陆战事的准备!帝国未来的利益在海。上,在太平洋,在南方对于大陆,有了朝鲜和关东州,能维系住现有的利益,就已经足够了!”这位海军大将的话被发表在报纸上顿时就3起了海陆军之间巨大地争吵。为这个局势又增添了一分混乱。。

    各个利益团体之间的幕后交易就没有停止过,在天皇御前五相会议召开之前大隈他们这个派系,和海军、陆军甚至还有国内乃至东北的财阀都进行了大量的意见往还外相加藤也一再拜访英美法等国地大使,征询他们对现在中国局势地意见英国和法国地意见是坚决结束现在在远东的战事,日本将自己的力量集中到协约国的事业上面来欧洲已经到了一个危机时刻对于日本进一步扩大中国的战事,他们表示毫不含糊的反对。

    进行谈判,渐渐的形成了一种共识。五万日军残兵。需要撤退下来。这就需要双方地停火。而陆军坚决要求大隈的*在谈判当中,要确保日本人在华的原有利益,而胶州的青岛可以不要求,但是黄岛这个小港却要求开辟一个租界,不然对陆军的面子不好交代。陆军在国民当中,会有一个失败者的形象如果不照顾陆军的情绪,那么陆相将辞职。海军却对黄岛兴趣不大,那里不是深水良港对于陆军出洋相,他们倒是乐意看地。他们的要求是未来地财政分配,要向海军倾斜。大隈他们的打算,却是想改造日本陆军军部,取消陆海大臣现役制度。将军部还有外面的派遣军,更多的至于内阁的监督管理之下。双方的分歧依然很大。陆军的背后最大的元老,山县在考虑是不是以桂太郎再次组阁,他虽然是山县派问的人但是他缓和的国际态度。也可以过渡一下。至少比那个讨厌的大隈重信要好!可是西园寺的态度一直很暧昧…………而且大陨和海军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共识,一些元老也有倾向他的意思认为既然现在国力薄弱,就要采取委婉的方式,保存帝国辛苦得来的利益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整顿,等国力恢复了再复仇也不迟啊。这些风声,都让陆军感到分外的不爽就因为这样的分歧,五相会议。现在迟迟的还没有召开。而日军的残兵,已经在海滩上面苦熬一个星期了。

    和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玄关外面一个穿着整洁军服地军官低头伏在玄关的门口:“大将阁下下官到来了,打扰了大将阁下,实在感到万分的惶恐,”正在和室内闭目打坐地山县有朋陆军大将,慢慢的睁开了他地眼睛这位日本陆军的灵魂,也是操纵国内政坛风云的长州派派阀地老人,已经是七十八岁的高龄了但是长久的军队生活,仍然让他的腰板笔直。他的头脑。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活。他没有说。话,朝玄关外面地那位军官招了招手。

    这位军官,就是陆军军务局局长田中义一中将他恭谨的挪着身子进了和室。又恭敬的朝山县有朋行了一个礼。

    “田中君你觉得现在的战事,还有努力地余地吗?”沉默了良久之后山县发出了低声的询问其实这些问题他都已经很清楚了但是还想在这个陆军的智囊人物,同时在政界也相当长袖善舞的后辈当中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田中义一抬起了头。上身挺得笔直:“这次失败,是陆军从上到下的完全失败作为本次战事地主要策划人员之一在下难辞其咎。最根本的原因,是陆军上下完全低估了现在中国和华军地现有实力…………而陆军上下,也已经固步自封。还沉醉在日俄战争地伟大胜利当中这近十年来,陆军地实力不断削弱,二十五师团地常备军计划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弹药物资的生产和储备都在减少部队的训练也更多流于形式……因为国家地财政困难。和一些政客的恶意阻挠陆军的实力一直是在缓慢下降地。而华军本次地表现让陆军上下大吃一惊……华军地陆军武器装备已经超过了我们。火力上,本次战事我们完全被压倒。更让人吃惊地是往日一直被视作为一盘散沙地华军,这次却拥有了一个相当强大地军官团攻击精神也极其的旺盛华军已经是一个组织良好的武装团体。而且他们的最高领导人,那位年轻的总统。对国家的掌控能力,也是近几十年来没有人能做到地。中国的战斗意志,这次是非常高的…………”他说得仔细,而山县有朋也听得专注。不住的点头。

    田中义一喘了一口气,又有些艰难的道:“参谋本部已经组织了研究认为我军在青岛要取得胜利,洗刷战败地耻辱的话。陆军需要增援五个以上的师团于山东正面而在朝鲜和关东,也需要增兵二个师。团,牵制华军一大王牌安蒙军弹药物资的生产需要极大动员海军也要全力配合,同时要征用三十五万吨的民间船只……”听到这些数字山县有朋微微的睁大了眼睛,但是还在静静的听着田中义一说下去。

    “陆军如果得到海军配合,在扬子江再开辟一条战线的话,直指中国首都。那样获得胜利的把握将更大但是现在扬子江,关系着英美等国的国际利益。这样行动,各方面牵动太大。帝国现在还没有全面开战的把握。其实这些研究最后就是一个结果…………”他无声的吐了一口气,脸涨得通红:“……吞下本次失败的苦果,寻找体面下台的方式卧薪尝胆,等待洗刷此次巨大地耻辱。三国干涉还辽之后,帝国积蓄了十年的力量,终于一举击败俄国奠定了帝国的强国地位。这次战事,彻底的将军部还有民间扬扬自得的迷梦击碎。我们需要新的奋斗帝国的未来,在于陆军,陆军的未来,在于大陆,!

    山县有朋缓慢的站了起来田中义一地头脑是很清楚的但是他考虑问题却不能象田中义一一样那么单纯。陆军承认失败就是长州派阀承认失败。他不能做这个罪人。军事上面暂时无能为力了,在政治和外交上面,能不能有所动作,确保长州派问的地位?

    他转头看着满脸痛苦神色的田中义一,沉着嗓子问道:“陆军现在内部的气氛怎么样?年轻人还是那样的冲动吗?”田中义一顿时就讷讷的不知道怎么回答。陆军现在人心浮动。中下级军官的团体私人活动,因为这次战败的触动而变得更加的激烈本来国内现在破败凋零的民生已经让这些年轻军官们不时痛哭流涕,慷慨激昂认为国家进入大正年间需要彻底的改造。本次对华作战本来是平定陆军这些危险情绪,转移矛盾的办法但是又遭到了失败!现在内阁和海军想抽身的表示。让这些陆军军官们觉得遭到了出卖他们改造国体的想法是更加的强烈了有些部队甚至在半公开的讨论着兵谏。让天皇直接治理国家,对华战事打到底。对于这些激进派的军官团体,田中义一甚至还暗中的照顾着。可是对于山县大将,他却不能这么回答。山县有朋,是明治时期延续到现在的政体坚定地维护者他只有伏下身子,一句话也不多说。

    山县喃喃的道:“难道要兵变吗?如果真地是这样,陆军的军旗就要蒙受耻辱……就算我死了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田中君,你退下要全力维系住陆军的军心,勿抗刺令,维护军旗的容易其他的事情,就让老头子们来安排……陆军和帝国,从此需要卧薪尝胆了,那将来是一个比俄国还要可怕的敌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