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五十五章 你是最好的总统

    在济南的陆军总院派出的野战医院这些日子随着前线的战事结束。却进入了最繁忙的时候。这个有着二千张床位的。国防军历史上面最大规模的野战医院流水一样从前线接来了无数的伤员这些伤员,可都是重伤员特别是有的是在青岛要塞守备作战负伤的官兵。经过七八天的耽搁,不少人伤势已经严重恶化。医院的医生护士每天有做不完的手术,护理不完的病人都想战事已经确定无移地胜利了可别让这些英雄在胜利来临之后就这样牺牲!如果说医院的那些军医官们平时对李娱这些总统夫人还有些照顾,现在忙碌的大伙,可谁也顾不上这个了。在这样繁重紧张的工作面前。大家人人平等。而李缓同样也忙得成天直不起腰来,到了晚上难得空闲一点地时间,女孩子还在自习准备着考医科的学校。在这里,她似乎找到了一点自己奋斗的目标,还有存在的价值。并不是作为一个总统夫人地花瓶。而是能够帮助人,能够帮助自己丈夫的职业每当看到自己护理的伤员渐渐好起来的时候,女孩子总是在心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味道。

    野战医院这次也不是太太平平的,特别是在日军第六师团西进的时候,原来设在周庄一线的医院向西紧急转移。蔡锷的军团司令部专门派来了一个卫士排。给医院地军医上校下达了蔡总指挥亲自下达地命令保护李媛单独尽快转移济南!但是女孩子脸涨得通红的坚决不干,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还是雨辰从济南给医院打来了电话:“李娱现在也是军人,凭什么要得到特殊的待遇?我老婆遇到危险先走部队会怎么想?你们怎么这么浑!”听到别人转述丈夫地话女孩子虽然感动丈夫公正但是心里未必没有怨言和失落:“除了是军人,我还是你的太太呢!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假公济私一点?”怨言归怨言,在转移过程中,女孩子一样在火车上彻夜不眠的照顾伤员到了济南都没有时间去看丈夫一眼。两个人在这场民族战争当中,虽然就在一个城市里面但是就天各一方而现在的她,终于开始强烈地想着自己眉毛浓黑地丈夫了他身体单薄了一些,这些日子肯定又是整夜繁忙的不睡觉,靠咖啡提着精神他瘦了吗?王登科那个副官也是个男人他怎么会照顾人!

    女孩子并不知道她在这个医院,已经成了许多伤员地精神支柱每个人都知道她是军人们共同地偶像,雨辰总统的太太。当她轻盈的体态在病室里面穿梭。帮伤员喂饭换药,浆洗绷带床单地时候伤势再沉重的伤员们,都能忍住了一声不吭。一个陆军上尉写给自己在苏南当大地主的父亲的信里这么说:“…………总统夫人在野战医院里面服务,开始地时候大家都不相信。直到昨天,一个极其清秀温婉地女孩子护士给儿子喂饭的时候,儿子还应为伤口疼掀掉了饭碗。她微笑着收拾好一切,继续低声的劝我吃饭。事后别人这才告诉我她是总统夫人这时我才觉得惶恐,还有一种绝对不是廉价的感动在总统领导地民族复兴大业下。我们义无反顾地付出了一切。因为我们地信仰,还有我们地理想。而总统夫人出现在野战医院。以一个最普通的护士地身份为我们这些伤员服务让我们也了解了总统的心情。如果我是作为地位如此之高的丈夫是不会让自己的太太从事这样的工作也不会有人觉得有半点不妥。而总统他正因为准备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这个事业所以他身边最亲近地人,也同样要做出这样地牺牲这是他地要求,也是总统夫人的善良有这样一位领导。父亲还以为儿子当初离家出走投考江北军校。是单纯地热血冲动么?我们的理想。是经不起考验地么?这次大战,儿虽负伤但内心安慰无比即使光荣战死,也无半点遗憾……

    当李媛努力的将洗干净的床单从晾衣绳子上面取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在一片白色地床单当中,自己的丈夫正微微的笑着,温柔的打量着她。而他的副官和护兵,这个时候都离得远远的,将这片天地完全交给了他们床单从女孩子的手上掉了下来,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而雨辰则大步地走了过来,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分别雨辰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非常想他的太太,现在他的心里,也只有这个温柔美丽善良单纯的女孩子老天保佑她是自己地太太。

    李媛在他的怀里似乎哭了,不敢抬头。只是闷闷的问:“怎么有空了啊?还记得来看我?”雨辰苦笑了一下,果然老婆大人还是有点怨气的啊:“英国大使十点半到虎穴来会见我,我赶着把其他事情在九点半之前来办完了……这不就是来看你了么?小媛,你可瘦了”

    李媛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护士白帽子下面的刘海在这一刻都感觉都是委屈。最后心里的抱怨化作了一句话:“你也瘦了……”雨辰微笑着看着她还汪着泪水的眼睛低声道:“小媛,现在还怪我吗?在我这个地位,我不能…………”李媛微笑着按住了他的嘴:“好啦,当时恨不得你在面前就咬你一块肉,现在看到你就什么都忘记了救护伤员,我很开心你是要做大事情的人,不能整天守着老婆。”雨辰这下可真是觉得惭愧了,千言万语最后只变成了一声道歉:“我,我实在不是个好丈夫…………”

    “…………但是你是个好总统。”

    看着女孩子理解的笑容,雨辰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将她紧紧地拥在自己的怀里。远处的王登科他们在拦住向这里走来的人,****一眼两个人,穿着军服的雨辰这个时候就象一个最普通的年轻军官,在抱着他地爱人他看了一眼手表,笑着摇摇头,算了就让那个英国大使等一会。总统看他老婆,天大的事情都靠边站他能拥有的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家庭生活,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克劳福德在十点半准时的到达了济南虎穴,雨辰所在地地方都被他们称为虎穴,这大概也是这位总统从内战时代延续下来地习惯。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字实在给人有一种震撼力想象着一只年轻的老虎在他自己的地盘上面,冷冷地注视着周围一切地敌人盘算着什么时候给他们一次最凶猛的扑咬。已经有无数的敌人被这只老虎打败。但是总还是让人觉得,这只老虎还远远没有到满足的时候他想要地,似乎还要更多.

    雨辰并不在虎穴克劳福德也自然不知道总统。大人去看他的老婆了只好耐心的在会客室里面等待下来一边喝着他并不觉得很顺口的中国茶。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次围绕着青岛的三国间漫长角逐,看来是告一段落啦。从日本随时传过来的动态他也非常注意搜集研。究。日本现在似乎就陷入了一场大地震当中,一边不敢相信青岛发生的现实。一边手忙脚乱地在筹备对策。日本政坛当中几种强有力的势。力。现在地动作看来是非常的不协调似乎接着这次事件也有重新洗牌的打算对于战事继续扩大下去,克劳福德觉得可能性并不大这个世界最终讲究的还是实力。而雨辰已经非常强有力的展现了他的实力!一支十万人的日本陆军被他干脆利落地击败现在只留下一半地残兵当作人质放在海边,等着日本政府来开价谈判对于有这样实力的对手没有破釜沉舟地决心最好的选择还是各退一步!日本政府还没有到没了山,东就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是他们国内这个弯子要转过来,也是比较困难的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来推动一把了因为远东地和平就是符合大英帝国现在的利益!

    在欧洲大陆上。现在的战事已经进入了最白热化的阶段。按照大使先生所了解的情况他们本来指望的俄国大军,在东线遭受了可耻的失败两个战前武装得最完善的集团军被德国人一个集团军次第的击溃歼灭了!而在西线,德国人从比利时一直攻到了马恩河,虽然现在英国远征军,还有法国重新调整部署的第1、第6、第9集团军已经在霞飞将军地指挥下暂时稳住了态势甚至开始组织起反击.但是对战局谁也不感到乐观现在协约国需要地就是盟友就是战友!在新大陆现在心安理得孤立地情况下不少协约国的战略家们已经指望上了日本地陆军力量,这总是打败了俄国人的军队!但是这支军队,在民国那些一直被低估了的军队面前,遭受了惨重的失败克劳福德在他这个大使的位置上面,甚至接到了基钦纳勋爵不同寻常的直接询问:“中国大概有多少陆军?他们在青岛对德军的攻击,是不是如他们宣称的一样,是一场迅速地胜利?”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可是有四万万五千万人,人力几乎是无限的!要是把他们武装起来都能这样善战地话…………虽然这些想法都是私下里一些参谋人员还有观察员外交家们非正式地谈话但是克劳福德先生在其中敏锐的发现了自己的机会.

    一个在远东维持着乏味的势力平衡的外交家和一个为了协约国事业胜利做出巨大贡献地外交家那地位是很不一样的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如果能够一手推动中日之间的和平并能将远东的力量投入旧大陆的战事当中他,克劳福德。将能和帝国外交史上的那些大人物们相比肩!

    门外的脚步声惊醒了克劳福德的沉思,他站起身来然后就看见雨辰从门口跨进来后面跟着副官和翻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胜利,反正他现在的气色看起来非常的好不像在南京时候那样总显得有点憔悴眼睛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光芒四射远远的就向他伸出手来:“当真失利啊!大使先生现在军务太繁忙,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想到竟然来迟了一点。抱歉抱歉!”

    看着这位年轻的总统一脸热情的和自己握手,一副军人爽快干脆的作风克劳福德淡淡地笑了,可不能被他的表象所迷惑了呢,这家伙。有老虎的外表,还有一颗狐狸的内心。看着雨辰自己坐下他也矜持地坐了下来还没有开口,就看见雨辰摘下自己的军帽,大大咧咧的开始说话:“说起来这次贵国也真是不谨慎了一些大使先生已经表明了贵国在这次战事当中的绝对中立怎么还按照老规矩去派观察员呢?要知道战场上面枪炮无眼,要是伤到了哪个,这找谁说理去?我也对不住朋友啊…………既然大使来了,没说的。我交人。在这里可没有委屈他们,下午茶都是从南京运来的印度货到时可别在报纸上面说咱们不人道啊。”听着雨辰一副老朋友的口气在那里说话,克劳福德就有些纳闷了,他们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他笑笑回答:“在总统先生地军队里面,我们不是一样派驻了观察员么?这不是参与两国之间地战事而是对东亚和平的关注这一场战争地确是悲剧。还好现在总统先生表达了愿意谈判的意愿上帝保佑,欧洲现在几百万人在互相厮杀,世界其他的地方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惨剧了!世界在同一时间,不能承受太多的流血了”雨辰一笑靠在了椅子上面,仔细的打量着克劳福德的表情。而他却在低头喝茶。

    “可惜我虽然表达了足够的善意而日军仍然不撤退,仍然在用炮弹回答我的宽容……大使先生可以看看近日的日本报纸。日本国内叫嚣的是什么?是要和中国战斗到底!他们是侵略者,现在被主人打痛了,反倒是他们有道理了?”雨辰一下站了起来,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我才不怕!打垮他们第一次,我就能消灭他们第二次!他们来多少,我就吃掉多少!民国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不能让侵略大军自由来去!青岛战事以来所有国际公理道义都在我这边。打到最后一发子弹我也不退让!”克劳福德静静的看着雨辰在那里慷慨激昂对这位总统的风格他也有些研究,知道他挺喜欢虚张声势。在激动地外表后面掩饰他仔细算计的内心。他淡淡的笑了笑:“总统先生,所以这个时候,在两国之间。需要强有力地势力进行调停。之前大英帝国也表达了这个意愿。最后还是发生了这场可悲的惨剧…………维护远东的和。平。是帝国的天然使命。如果有什么需要转达地,您尽可以吩咐…………在来到济南之前,我似乎已经被白厅授权进行这次调停了就在今天,您就可以看到帝国关于远东现阶段局势的正式声明相信我,中日双方都需要帝国地调停。因为两个国家,一个已经是协约国的伙伴了,而另一个,将是我们潜在的…………伙伴。”。

    雨辰何尝不明白克劳福德话里地意思他苦心经营的。也就是这次大战当中,一个胜利者地伙伴地位。在另一个时空,同样属于胜利者的中国,却不是伙伴。而是牺牲的对象在这个时空里,他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而且将从中获取最大的好处。他安静了下来,看着那位矜持的大使先生突然的笑了笑:“中国和任何友好地国家都是伙伴,除了自卫。将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战争…………(克劳福德暗暗的想:“价码问题。”)对于贵国地调停我表示感谢。对于贵大使获得地任命,我表示祝贺但是这次战事如何结束作为受侵略的一方来说,只能由我们地国民决定!在这之前,我要返回南京,向议会汇报。获得国民的认同如果他们要我继续打下去那我也只有打到把所有日本人赶出中国为止!”

    克劳福德礼貌而恭敬的听着雨辰的话他换了一个姿势坐着冷静的发问:“那么总统先生就你个人而言。有没有一个意向性的意见呢?要怎样,才能实现全面地和平,双方才能体面的下场?”

    雨辰冷冷的一笑:“这场战事不是我们要求的,而是别人强加给我们地。从正常道理上面来说,只有当正义获得胜利的时候,才能实现和平,不存在什么双方下台地问题,但是既然蒙你动问,我也随便说说大概的原则底限。“他一根根地竖起了手指:“第一,日本人全面的从中国撤退,满蒙那边也是!日本在中国地租界。取消!第二,赔偿这次战事的全部损失。具体数字我们会做详细的统计。第三,几个在我们国土制造屠杀但是从我军炮弹当中溜掉地凶手,都要交出来,法办!做到这些,咱们再来谈友好的事情!”

    克劳福德翻了翻眼睛,这位总统就差提出日本把台湾也还回来的要求了。日本政府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地意见!难道自己地估计有错误,这位总统并不是那么急于结束这场战争?难道他真地想打仗想疯了?这不像他一贯在激昂背后现实而理智的性格啊!在这一刻,原来以为一切尽在把握的克劳福德大使有些糊涂了他在那里沉吟着并不说话,而雨辰也很有耐心地等着他。什么事情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可不是他雨辰的性格。谈判也和战争一样,需要多方面的手段。各个角度的努。力要是在你们英国安排下的和平,不用说也是对华利益做出了牺牲。的现在自己还有其他的选择…………这些事情。不着急。反正这场战事开打也没有宣战现在再拖一段时间也没什么要紧。自己还要再看看再等等,换取最为有利的条件。

    克劳福德终于苦笑着摊开了手:“今天很荣幸能和总统先生做这样的谈话,这次谈话,我会和国内进行沟通和意见交还的……最后我私人向总统先生表示赢得战场上面胜利地祝贺今天我地主要任务,还是接那几位伸士回家呢。”雨辰笑着站了起来,亲手帮克劳福德拿过衣架上面的礼帽递给他:“对朋友,我们总是欢迎的,大使先生这几天就住在济南。如果需要架电台发电报。我通知国防军通讯部门给你最大的便利。有空多过来谈谈现在国际局势紧张,对欧洲的事情,我也想多了解一些呢。”

    克劳福德苦笑着接过礼帽,向雨辰鞠躬行了一个礼。匆匆的离开了自然有人带着他去办那几个英国观察员的交接事宜。雨辰客气的将他送到了门口,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出了半天的神才突然转过头来对王登科道:“我那位老朋友,美国大使,什么时候到济南。来?”王登科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库拍先生晚上的火车到济南。总统是晚上就马上接见他,还是等到明天白天?”雨辰哼了一声:“自然就是晚上了,为什么要等到白天你跟我这么久了,还不了解我地作风,”

    王登科歪着头似乎要笑不敢笑的:“我以为总统晚上怎么也要陪夫人呢…………”雨辰一下乐了:“你这个混帐,拿我开起玩笑来了…………晚上要和美国人谈笔买卖呢。对鬼子在太平洋上面地行动,他们也未必没有想法…………等着,不会给小鬼子好日子过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