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五十四章 十年生聚

    气草町算是东京地高尚住宅区之一了,当年这里是清华九***的地方这里错落地都是日本传统住宅。因为近几十年的西风东渐,也有了一些西洋式地小别墅这里算是东京这座城市当中最安静的地方了。而首相大隈重信,在五相会议还没有召开之前就离开了他首相的官邸避居在自己这里的私宅今天这个时候,就算他满心思的想避嚣但是还有人专门找上了他。而且还是成批成批来的。

    第一批拜访他的,是以陆军三长官为首地军人们在政界很有影响力的军务局长田中义一居中穿针引线,让这位号称在五相会议之前不见任何人的首相大人,终于在私宅里面接见了他们。从上午开始,下女们就提心吊胆的守在他们会谈的和室外面,听着里面的几位老爷中气十足的争吵,首相大人的贴身秘书,也就是他的女婿。更搓着手在和室外面走来走去,但是大隈是单独会见他们,之前还苦笑着和他打招呼:“我来应付这些肩章……你没为这个事情领过薪水,就不用进来了,陆军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想让戴礼帽的人来对国民有所交代,毕竟要有人对这次事件做一个交代。当兵的和我们想事情的方式,并不是完全一至的…………”他的含义有点隐晦。但是他的女婿秘书却似乎有些听懂了岳父大人的意思,也许这次虽然战事失败了,却是压制陆军地大好时机,那些一手导演了本次出兵作战事宜的,已经操纵这些国家政局几十年,受过明治天皇刺封地元老们,也许就可以在大正年间冒出地新人面前受到打压,桂园时代已经该结束了,现在因为这次败仗,政治上面反而看到了新的机会,但是以国运发扬的失败,来换取政争的胜利,真的对国家有好处吗?首相地女婿秘书有点不明白但是知道对于岳父这样的新派问来说,派系的得失。有的时候真的高于国家地得失,这也是日本历年来形成地政治文化所决定的。

    在和室里面,大隈重信预料错了,以陆军大臣(军政)冈市之助为首的这次陆军三长官组成的豪华阵容恳谈阵容,和他一开始的谈话,就是完全拜托祈求形式的。一向高傲的陆军能这样放下身段,让大隈重信都觉得有些吃惊。

    冈市之助的白胡子都在颤抖:“听说首相阁下在即将召开的御前五相会议当中要提出和华方展开谈判的方案?以山东撤军,承认华方获得山东地全部支配权,来换取帝国在满蒙权益的固化……还请首相阁下多多考虑!陆军正在国内筹集第二、第七师团组成地援军还有五万帝国陆军在胶州湾北线艰苦奋战!战事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如果真地决定谈判,那么这一个月来牺牲的帝国勇士,都难以瞑目而陆军的地位,也将万劫不复!要知道帝国的支柱之一,就是陆军啊!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拜托首相阁下坚持在山东地战事陆军将以艰苦卓绝的努力洗刷自己蒙受的耻辱,换取帝国国威在山东的重新发扬,拜托了!”

    看着几位头发花白地大将一起朝自己低下头来这位曾经和陆军的元老山县发生矛盾而大受其窘地首相竟然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快意在他的历史上,曾经反对过征韩论。也曾经在大正初年提倡过所谓大正年间的新精神“自由精神、在野精神、还有庶民精神!!这一切和明治时期封建专制体制格格不入的日本大正年间政治家地代表。对于这些明治时期遗留下来的封建堡垒——日本陆军是有着非常深的隔阂的。虽然这一切并不妨碍他采取和陆军一至地政策,其实这也是全国举国一至的政策就是利用一次大战,谋求日本摆脱目前的困境。取得国运的发展但是在碰到钉子之后,他并不像陆军这些人一样,坚持要将战事扩大取得中国的利益当然最好但是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搭上欧洲大战的这班火车,争取发展!和中国一直纠缠着打下去,并不符合国家地利益………………更别说他在其中还发现了压制日本陆军的机会了呢。

    他摸着自己短短的白头发:“不好办哪,诸君…………陆军在山东败得是这样地惨。现在只在胶州湾北面有一个立足之地。而且还在华军的炮火威胁之下…………听说寺内伯爵已经坚决要求撤退了?再集结部队增援上去,又需要一个月地时间派遣军能支撑那么久么?”

    参谋总长荒木大将中气十足的发出了自己的断喝:“首相阁下!请相信帝国陆军!关东军和朝鲜军,还有中国驻屯军都已经随时准备南下增援派遣军。二师团和七师团现在也在动员当中陆军不会再遭受第二次失败!否则我们三长官全体切腹。向天皇交代!”

    要是再次行动失利的话。切腹就能了掉自己地责任吗?笑话!陆军怎么尽是这么一些头脑陈旧地马粪!大隈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荒木大将,仍然盘腿坐在那里,慢悠悠的道:“在东北,华军不还是有安蒙军在内的六个多师的部队?关东军、朝鲜军、中国驻屯军都是平时编制,加起来也不过五万余人,而且这次为了派遣军地作战,弹药物资都调拨了很多支援派遣军他们就能够顺利南下了么?要获得山东,只有全面战争但是帝国现在能够为了这次失利,进行一次全面战争么?”他苦笑道:“没钱了呀!二师团和七师团的动员,听说陆军在使用去年为了增购弹药没有使用完了追加军费项?帝国用弹药生产节省下来的钱动员部队。还不能说明现在国家窘迫地情况吗?现在陆军要为国家分忧!作为帝国的首相,我在这里可以明确地奉告诸君,国库现在没有钱,什么也没有!国家税收已经不可能再追加。过去二十年地扩军,已经让百姓拿出了自己最后一钱。国家积欠的债务已经是天文数字这次派遣军的作战行动,持续了一月之久。超出原先预计地动员数字,动员时间。以及大量消耗的作战费用,已经让帝国难以支撑了!再发动全面的战事只怕之前就是帝国的财政崩溃!作为天皇陛下的首相,我认为自己应该为帝国考虑得更加长远一些…………”。

    他言辞当中拒绝陆军的意思表达得是那样的明显连日本政治交易当中传统的那种腹艺技巧都不顾了让这几位本来已经是忍着气来求人的陆军将军又急又恼。他们对望一眼也知道这位首相的心思从明治末年以来特别是日俄战争之后,国家财政濒临破产的局面又有海军庞大的建设费用,陆军的经费还有影响力,在社会上面的地位一直在下降而正因为这种下降,让陆军的思想才越来越保守。越来越希望在战争中重新恢复陆军的光荣这次对华作战,动员十万以上的军队,调遣了最强的师团,不能不说对这次战事的重视但是陆军还是遭到了惨败!这些陆军高官可不像日本百姓,他们掌握着最真实的情况派遣军遭受的惨重损失简直让他们难以置信!第六师团可以说不复存。在。而近卫师团损失惨重,建制内地兵力损失一半左右十八师团撤下来,要不是海军火力的强力支持,估计也和近卫师团一样在胶州湾北线日军退守的地域,要不是华军步兵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只是用火力轰击,估计这剩下的五万多残兵可能就是被全歼的命运!

    剩下这五万多人勉强维持了一条防线寺内正毅大将忙着用电报和陆军总部打官司抱怨陆军高层给派遣军的华军实力还有部署等等的战略情报完全不确实,坚决要求撤退,要不就给他们援兵!但是现在陆军虽然做出了继续动员两到三个师团地决定但是在内阁不全力支持的情况下,陆军自己哪里有这个能力!更可气的是,海军现在还在看陆军地笑话认为这次海军的表现是完美的也尽自己最大地努力支持了陆军但是还打成这个惨样!国家不如全力发展海军了!这一切都是对陆军历来大陆政策最大地讽刺!回想到陆军这些年的地位下降,中下层军官满腹的元气还有革新地想法再这样下去,原来陆军牢固地统。治体制就有着内部崩溃的危险!而他们这一任的陆军三长官,就将是最大的罪人为了陆军,还有陆军背后的那些元老们,战事必须要坚持下。去,而且一定要扩大。想到山县元老那阴沉沉地目光,他们就觉得自己前途堪危。恐怕接下来,最先换马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

    冈市之助苦笑着发问:“首相阁下现在内阁地打算究竟是什么?在胶州湾北面还有陆军数万将士在坚守…………他们地命运,也要请首相阁下做一个通盘地考虑!”这语气后面就带着一些威胁了

    大隈重信只是无奈的摸着自己的头发突然觉得这三长官很不识趣在这位首相心目当中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个计划,利用这次陆军空前的惨败原来帝国从明治维新以来延续的传统统治的体制。现在也松动出了一个缺口裂缝了新的财阀,新地派问已经在寻求着自己新的地位……这次又何尝不是一个利用地机会呢?那些掌握这个国家几十年的明治元老们,现在也是该让出位置的时候了。在这后。面。需要很多的政治交易,需要打击一些人,也需要拉拢一些人。元老们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的。这些政治上面的事情从他脑海当中一闪而过。紧接着又是帝国命运地问题接踵而来,这次战事的失败,表明中国那个雨辰政权。已经不是帝国武力可以压制的了全面战争现在帝国没有这样的国力,也许今后几年地角竞就要在另一个层面展开了…………无论如何。帝国和逐渐强大起来的中国在未来的东亚格局当中还是有着太多太大的竞争就算未来帝国恢复了国力,还能继续的压制他们么?在这一刻,大隈重信的心中只有惶恐突然想赞成陆军全面开战的心思又闪电一样地划过。最后还是只化作了一声叹息。现在日本的问题。不在国夕”而在风雨飘摇的国内!无论从普遍贫困的民间,还是新老势力斗争激烈的高层。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也许和雨辰政权的谈判,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看着首相为难的表情,对他们的恳求死活不肯表态。这三位陆军将领也知道该告辞了。冈市之助只硬梆梆地丢下了一句话:“首相阁下,要是不充分考虑陆军地意见作为陆相,自己正确主张得不到坚持,得不到谅解地话。本官也只有辞职……请首相阁下慎重考虑。”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日本是陆海军大臣现役军人制度,要是冈市之助辞职而陆军又不提供新的大臣人选地话,大隈重信的内阁也只有宣布总辞职,重组出让陆军满意的内阁出来,对于大臣这样没有礼貌的威胁,大隈也只是笑着站起身来将他们送出门去他的对手可不是这个应声虫大臣而是他背后的元老们宾主客气的鞠躬分别。大隈站在和室的玄关门口,抄着手望着他们地背影发呆他的女娇秘书凑了过来:“首相阁下,加藤外相还有海军大臣也在门外等着拜访您…………”

    大隈哈哈一笑:“我在这里居然也安静小二请他们进来!今天估计还有不断地客人到来这真是八止门间的新战国时代!”

    前线的炮声依然在隆隆地响动着,但是国防军地大规模军事行动,已经被雨辰叫停。才杀出性来地前线诸将虽然都是满心地不情愿但是雨辰的命令,他们可是不敢有半点地违抗在他们看来,日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要是早点滚下海,说不定还能多保留点小鬼子地性命。但是现在这些残兵败将还硬着头皮赖在胶州湾北面靠海滩补给的那点有限物资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弹药什么时候也凑不足一个基数,不少鬼子也吓破胆了。彻底的收拾他们还不跟玩似的?仗打到这个地步,眼看就要完胜,突然停下来,真是窝火!但是别人地命令可以不听,雨总统地命令。大家也只有奉命唯谨前线地部队进行了部署的调整,几支损失很重的部队撤下来修整在青岛、黄岛一线留下了两个多师地守备部队。十八师顶在前面保持对北面日军残兵的压力中央教导师放在胶州县作为总预备队。只有国防军前线全部的野战炮兵火力,仍然在没日没夜的向日军残兵发射着炮火让他们地境遇更加凄惨一些而已雨辰的心思,已经不在战事上面了。。

    他在青岛前线发布了告全国人民的通电:“我拥有光荣历史之国防军经过逾月之苦战。业已获得全胜!青岛城围已解胶济线全线失土全部收复,青岛外围日本陆军三个师团,十余万武装齐全之侵略军其主力已为我国防军次第歼灭,或予以严重打击!胶东大地,遍布日军尸体,日军溃败丢弃之武器弹药,军资粮饷,亦遍拾皆是计毙伤寇军越五万余人。俘虏六百余人。缴获火炮一百六十九门,枪械无数。甲午年间国耻,得以一朝昭雪!现日军残部。尚猬集胶州湾北线,我国防军仍在加紧围攻当中战事高潮已过,最后胜利已为确定不移之事雨某及国防军全体将士。无负我国民之神圣期待!

    此次战事非我民国穷兵默武乃自卫之举。自强之役。我民国实力仍薄。至有帝国势力,仍谓我老大中华可以加以宰割予取予求无有穷尽劫我华夏元气,遂其穷兵默武之野心!我国防军全体将士值此危急存亡之秋,付出最大牺牲,拿出最大决心取得全胜之势,发出了我民族重新跃居自强民族之林之雄浑呼声!国耻尚未全雪。国仇亦未复清。此役之目地。非为两国之间争雄斗胜而仅为我民国将来之发展战出一和平环境!是以本大总统将不为己甚愿于某方重开会谈值此世界板荡之际正是我华族自强之机再有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卧薪尝胆。越甲三千。未必不可吞吴!

    此役将奠定我新民国政府十年和平时机,望我国民,勿忘青岛山间河边我点点国防将士洒遍之鲜血,勿忘我民族百年沉沦之气运努力自强,全力奋斗。民族复兴大业就在我国民双手之间!雨辰敬书于青岛前线军次。致以民族的最敬礼。!

    一封宣告胜利的通电,顿时就沸腾了全国此次青岛战事一波三折这个创立未久,家底仍然薄弱的国家在一个强有力的青年人地统治之下,集中了能够集中的全部资源并让自己属下的全部意志都跟随着他地意志行动先是埋葬了德国在远东几十年地殖民历史让这个欧洲第一陆军强国的指挥官在青岛要塞前交出了指挥刀然后又是和十万日本干涉军队纠缠激战,在付出了无数不眠之夜的努力,还有国防军将士沉重牺牲终于一举击破日军之主力,奠定了全胜的局面。中国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地扬眉吐气了?

    在这份通电地背后,大家也读出了这位总统的意思仗,他是不打算再打下去了这个消息,也让不少人松了一口气每一天地战事,就意味着二三百万元的开支。再打下去,这个刚成立地政府也地确支撑不下去啦。半个山东被打得一团糟,事后地重建也需要大量的投入。国家元气,少伤损一点好一点但是大家也都在担心。日本作为东亚第一强国,会甘心这样的失败吗?雨辰又将怎么展示他纵横地手段?不过在这个时刻除了国防军整个国家对于他们这位总统都有了最盲目地信仰什么事情,只要他亲自出马,就一定能够处理好!对于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影响力,雨辰也很清楚这种信仰,其实就是一种期望。

    在雨辰才结束前线地视察,回到济南的同时就已经有人上门来拜访他了这位贵客,自然就是被雨辰在私下里称为很有头脑地大英帝国地驻华大使克劳福德先生在对日的攻击作战中,国防军俘虏了几位来头有些特别的军人他们就是大英帝国陆军派驻日本军队内部的观察员对于这些白人俘虏,部队可没什么客气的好啊,洋鬼子和小鬼子算是勾结在一起啦!英国方面对他们的命运倒是很关注很快就给雨辰发来了说明,说英日同盟还没有结束在日军有英国观察员也是传统并不是大英帝国有任何的针对中国地不利意图希望中国能尽快交还这些俘虏。雨辰也很痛快,英国大使到济南来亲自领人!双方都知道,这一见面,可不就是单纯来领人这么简单啦。

    热战方才平息而谈判桌上地战争,才刚刚开始对于雨辰来说,这后续地事情,也许更加的重要一些也说不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