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五十一章 把国运抢回来

    叶间终于走到了1914年的9月2日,在山东这块土地上面蔓延了*个多月之久的烽火,似乎也到了最后了结地时候了。这时在地球的另一边,德军也突破了比利时地要塞地域,以强有力的右旋攻击,突入了法国境内法国、德国、英国上百万的大军在马恩河一线展开了剧烈地博杀,战场已经成为了欧洲人的绞肉机。伤亡都是以万为单位来计算。在东普鲁士,俄军的两个集团军组成的吉林斯基方面军,也耗尽了他们向西冲锋的全部动量。德军第8集团军在新的总司令和参谋长兴登堡还有鲁登道夫的指挥下。准备以强有力的侧翼攻击来消灭这两个俄国集团军。在上西西里亚奥匈帝国那些服装鲜艳,民族混杂的大军在俄国人面前遭遇了空前的惨败,一群群的匈牙利轻骑兵在夺路西逃。一时间在西线处于最危急时候的协约国家,对俄国这台巨大的蒸汽压路机充满了希望。整个世界,在这个时候打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无数的牺牲,无数的破坏,在这个二十世纪的初叶降临到了人间人类在经历着新一轮的巨大动荡在东方,同样有一个巨大而古老地民族,在连天的炮火当中在等待自己的浴火重生。

    雨辰,就处在这个时代漩祸当中。

    济南虎穴作战室现在是一片的肃穆。等待着国防军历史上面可能最重要地这次作战会议。机动兵团的高级将领们济济一堂。脸色苍白的蔡镖将军。也在其间他们都在等待雨辰步入这个会议室。会议室地墙上挂着巨幅的山东地区地敌我态势地图。明显可以看到青岛已经成为了一个漩涡的中心。三个日军地青色箭头,从三面挤向了青岛而守军已经收缩成为一团在胶济线上,还有星星点点地日军小部队地标志在黄岛位置。有日军一个巨大的登陆场。同样的,在黄岛西面六十多华里的地方机动兵团那一团红色的屯兵标记。也在地图上面显得分外地醒目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司马湛最先带头哗的一下起立,然后所有军官都站起来每个人的身姿都是笔挺。从门口走进了雨辰并不算太高大的身影在这一刻这位年轻的总统。目光如电前线战事巨大的压力,并没有压垮他反而将他的气质,淬砺得如一柄才出炉的绝世宝剑,在这一褒。闪现出了耀眼的光芒。

    他扫视众将一眼。举步走到了会议桌的前端。抬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来。大家地眼睛都看着他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激动。国防军地的大反攻,马上就要在这次会议之后开始。民国地前途和命运,就决定于这一战!雨辰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淡淡道:“本次会议,是国防军历史上面最为重要地,大家要牢牢记住自己的使命!现在先请总参司马处长向他大家通盘介绍一下前线局势,随后由我亲自向大家颁发任务!”

    司马湛站起来走到地图地前面,语调铿锵的说了起来,在这个时候,这位掉了十几斤肉的参谋处长也终于有了一种等到最后关头的激动。在战事进行当中。无数次地策划调整根军日军地动向不断地调整战争部署,调配兵力或者反击或者收缩。特别是放弃胶济线一直到潍县段的冒险战略。让他承担了最大的压力。说什么的都有。后方都以为这位制定计划的司马纯如是畏敌如虎,望风溃逃山东省的地方议员已经向国会请愿杀司马湛以谢天下!这个时候,终于可以爆发了。一向不太容易激动的他,这个时候连说话地语调都有一种克制不住的亢奋。

    “日军十八师团现位于青岛以北,占领崂山一线在向南攻击,总兵力为四个步兵联队及两个炮兵联队及其他附属特种兵部队。十八师团已在前线进行过一次野战补充。现兵力约为二万三千余人,炮六十余门北线滩头补给已不足以支撑该师团作战行动,现主要补给线路,仍依靠黄岛一带转运。该师团历史新但兵员素质尚不错。下级军官较缺乏战场经验。在我军北线反击之时,表现颇为慌乱…………日军近卫师团位于青岛正西担当主力攻击青岛任务,总兵力为三个半步兵联队及三个炮兵联队及附属特种兵部队,现兵力约为二万六千余人,炮百余门。该师团为日本天皇羽林军,自恃颇高但青岛攻击作战以来,并没有表现出高出日军其他野战师团之战斗力。师团长指挥能力也较为薄弱。全线攻击作战很不协调。虽下级军官和士兵极为狂热。但并不是此次日本派遣军之绝对主力。!

    他顿了一下。重重地指在了青岛西南面的那个青色箭头上面:“青岛西南方向日军为第六师团星野支队。以步四五、二三联队为基干组成,附以炮兵一个半联队该师团作战力。强悍无论野战还是攻坚都有相当素养黄岛登陆以来,一直为日军第一主力压迫独立旅撤入青岛。在后屯镇击破我军三个团。全为该师团战果该师团其余两个联队,分散部署在胶济线上,掩护日军侧翼该师团月来一直担当主攻损耗严重。全师团迭经两次野战补充,现有二万五千余人,炮六十余门在青岛担任助攻,为我军反击决战之中大敌!

    在黄岛一线,有日军近卫师团半个联队组成之一小支队担任警戒。兵力薄弱。日军派遣军司令部设于胶州县统一协调指挥全线战事

    日军业已以为我军西面主力为其所击破,并有六师团一部担任警戒。遂全力攻击青岛。日军迫切需要该港口补给其大军!黄岛基地,只能满足日军全军五成不足之补给。青岛前线日军攻击部队,弹药军资储备已到达一极低之水平。青岛电报,谓日军攻击,每日发射炮弹不过千百发,攻击多以步兵生命进行消耗青岛七天攻防战,我守军给予日军极大杀伤,初步谨慎推断,日军伤亡应在万人以上。且多为其部队战斗骨干!现日军全军,只有黄岛一条补给线路,悬军于胶济线上,正可谓军学态势上之最不利之挂形!我国防军机会就在眼前!”。

    底下发出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音,底下的将官们都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每个人身上地劲都提得足足的。就等着雨辰下达全线攻击的命令。这时蒋百里脸上也有掩饰不住的兴奋神色,指着机动兵团的位置道:“现我军机动兵团主力,待机于黄岛西面六十华里外洋河张应地区,主力为十八师三个旅七个步兵团,中央教导师三个步兵团,二十师三个步兵团二十三师三个步兵团,二十四师三个步兵团,十六师两个步兵团除各师属炮兵团营之外,尚有总部配属重榴一个团。山野炮六个团!及战斗工兵二团,辎重团等等配属特种兵部队。全军十万余人!业已整顿集结完毕,弹药充足,补给充分,士气高昂。以形成绝对优势之突击重点。可对疲惫缺乏补给之日军形成强有力之侧翼攻击!现在决战时机已到,全胜之局面当在眼前。我国防军过去半月之低落名声将可一举挽回。现在就请我国防军陆海军总司令雨辰总统为大家亲自下达正式攻击命令!”

    雨辰一直静静的听着司马湛在那里说话,在这个时间里他地神经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甚至略微有点恍惚的感觉这一场大战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在赌国运。打下日本大陆政策的野心,抢夺日本依靠一次世界大战。发展的机会对于他个人来说,是一次赌博对于整个国家的发展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赌博现在的局面,对于他来说都是全新地历史再没有以前那种先知先觉地优势。所以他的压力,也是加倍的沉重。每次战事的转折。每次部署的调整都让他外表虽然平静。内心里却总是紧张的掀起滔天巨浪,他败不起但是他一定得表示出来坚强,因为他是大家地期望和最后的依靠。就看这次反击打得如何了!对于军人来说这次决战的胜利。就是全部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系列后续布局的开始而已位置越高,责任越重啊!不过自己,虽然有时发牢骚说工作太多,有时还会掀翻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那样失态。但是从内心里来说一点也不讨厌这种承担最大责任的感觉。

    他身上背负着太多人地期望,背负着太多牺牲者的梦想还有这个民族百年来地强大之梦。他猛的从这种有点恍惚地心态当中挣脱出来。整整衣服,严肃的站了起来。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这里。

    “这次战事,是两个民族之间第一次的决战,在1895年,他们把我们打趴下了,在这一次。我们就需要把他们打趴下!这就是民族气运地转折!想想当年在旅顺被屠杀的百姓,想想在大东沟沉没的军舰。想想这次战事以来的牺牲。想想前线百姓为我们大军转移的支持和努力,更要想想全国百姓的期望。还有老祖宗在地下看着我们的眼光!这一次我们就要把民族发展的气运,从日本手里抢回来!如果东亚只需要一个强者,那就是我们!

    大家都知道自己肩头地责任。军事上面的事情本来是有胜有败但是这次,我只要胜利!而且是全胜!没有其他地选择,如果哪位部队长不能够做到身先士卒始终保持一往无前的攻击精神。国法军法,正为汝等而设!命令很简单,从九月三日午夜十二点开始机动兵团向东全线出击!除以十六师两个团向北攻击牵制胶济线上日军六师团守军之外。其余十六个步兵团,七个炮兵团以蔡锷军团长为总指挥全力攻击黄岛!限二十四小时之内聚歼日本守军,破坏其桥头堡除以重炮和日本海军抗衡之外,其余部队向北旋转席卷,压迫日军于青岛要塞外围聚而歼灭!如果日军向北撤退,机动兵团坚持向北追击!这些没有了补给地孤军,我要求的是全胜!全胜!”

    所有军官都在雨辰开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全部整齐的起立,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听到全胜两个字,一起响亮的答应了一声:“是!”

    雨辰目光深沉:“潍县以西,我军十八师一个团,总部特务团,及新组建之战斗工兵一团也组成支队。由我地副官长王登科少将率领向东攻击!砸锅卖铁。所有家当都拿出来了!本大总统也将亲自到前线督师有进无退!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声音:“有进无退!”

    雨辰断然挥手:“散会!各自回部队准备!我等着大家胜利的好消息!”所有军官肃然行礼,整齐而兴奋的鱼贯退出了会场奔赴各自的部队,准备迫在眉睫的大反击雨辰独立在会议室里,看着地图,似乎就在上面看到了即将到来的血火和牺牲但愿…………这是在自己国土上最后地一场大仗!让日本人在热海,为这十万侵略军,设幡隔海招魂!他眼中兴奋的波光一闪而逝,想着自己接下来面对的问题。民族复兴道路,还很漫长呢。

    对于日本大将寺内正毅伯爵来说,9月3日的夜晚,只不过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夜晚。虽然在青岛,华军仍然在坚持抵抗但是日军还是以巨大的牺牲,在步步压迫他们的守备战线自己西面已经没有顾虑,部队远远的伸到了潍县。华军已经丢弃烧毁了他们积聚的战争物资。远远地向西退去了青岛,迟早也是他的囊中之物。等待自己地,只是将来回国的欢迎,晋爵甚至一个元帅地荣衔,看来也是稳稳的啦。这些虚名倒不是这位老将特别看重的。他只是欣慰于日本这次又打垮了中国。在利用一战发展地道路上,帝国又抢得了先机对于东方这个庞大的邻居。在他心中一直是有着隐忧的他们的潜力比小小的日本大上百倍。虽然近代一直在沉睡,但是他们一旦苏醒过来,踏上日本曾经走过的民族复兴道路。那么小小地日本,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所以对这次征鲁战事。寺内正毅大将是绝对支持,并且倾注了最大的心血。大陆政策关系着帝国的国运千万不能给中国翻身的机会。特别在他们出现了复兴的苗头地时候!。

    在这个夜晚,大将听着青岛那里传来的隐隐的炮声,吃过了一顿丰盛的日本式的晚餐(后勤部门可没有耽误司令官阁下的供应)。正在郊县征用地最好的一间民宅里面休息。他翻着日本国内学者大,先生才出版的一本关于中国民元以来政治格局变化研究地书。正看着作者对中国那位年轻总统的分析研究。静静的从字里行间看着他的对手这个年轻人,本来是有着成为中国的明治地机会他的经历,也算得上传奇的英雄但是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三国的时候啦……这次战事之后他的命运是怎么样呢?是继续竭力维持着这个残破的局面。还是国内本来已经压服的各种势力纷纷起来,将他赶下台去?要知道,他地权力基础,他地军队,这次可被帝国陆军重创了!如果出现后一种情况,那可就真是达到了帝国这次出征最大的目标了啊。中国重新陷入分裂正利于帝国分而治之。大陆政策完全成功地曙光,也许就肇始于十万军人在青岛的苦战……

    想到这里,寺内正毅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在椅子上面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想继续地把书读下去。时间已经过了午夜的十二点,大将阁下仍然没有半点想睡觉的意思又翻阅起海军送来的国内地报纸。看看国内对这次战事地反应对于前线登陆成功,国内只有小规模的提灯游行,他觉得很有些遗憾要是拿下青岛,东京也该举行大规模的提灯游行了!要是在明治大帝的时期,这样的盛事不知道该让陛下多么地高兴!想到现在这个有点疯疾,被当作国家最高机密的大正天皇陛下寺内正毅微微遗憾地叹了口气。国事多艰,正是我辈努力地时候。日本地国运,在一战爆发之前也是很不乐观呀!

    正在陆军大将阁下在自己的卧室大发感慨的时候,在夜色中一支支国防军的部队在朝黄岛方向紧张的运动着。部队在微弱的星光下排成一列列地行军纵队,越过小路,越过田野,越过小河。不可遏制地在向东滚动。一门门地大炮,被骡马牵引着尽力地跟随着大队地步兵。士兵们全副武装跑得满头是汗,军官们骑着马在前后动员着部队加快行进速度。午夜十二点、一定要在黄岛正面打响!一支支武装搜索部队早就远远的放在了前面。盯着守备黄岛一线的日军等待着大部队上来。这里的日本守军庆爷于远离青岛那个绞肉机。警备也松懈得很。不过只是近卫第二旅团第四联队以两个步兵大队组成地基干,沿线还有更加零散的警备队。而海军主力几乎都进入了胶州湾,用火力支援攻击青岛的部队。而国防军用三十倍以上的兵力来打击他们!部队在行进中组成了一个斜线展开地布局。除了以中央教导师直接攻击黄岛之外所有部队都展开成了一个向北攻击的态势逐渐进入了发起攻击地阵地就等着最后决战的时真到来了!

    时针终于走到了午夜十二点,在济南作战室里守候的雨辰和司马湛对望了一眼。眼睛里面都是光芒闪烁。决战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酝酿。终于到了最后爆发的时候!

    三十多门匆匆进入发射阵地的火炮在这个时候,同时发出了怒吼炮弹呼啸出膛。顿时在对面日军黄岛基地区域内炸出了一道道的火光。炮火发射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密。炮兵们这个时候多脱光了上衣,甩开膀子大干十分钟地全速射击,顿时就将黄岛打开了锅!在港口一带堆积如山的作战物资。在火光当中被映照得通明间或有弹药堆积地地方被打爆炸劈劈啪啪的就像又燃放起了烟火!一个放着五千发七十五毫米野炮弹的区域同时被点燃,一团烟火的蘑菇云在夜色中翻滚扶摇直上,巨大的爆炸声让这个地面都抖动了起来!

    赶了六十华里夜路地中央教导师的官兵们本来都有些疲倦了看着这壮观的场面,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欢呼。声音火光当中日本守备队彻底被打懵了。人影在到处乱窜那些辐重队的马车更是被惊动得四下狂奔。车马不时被掀上了天。这一阵的火力急袭,发挥了最大的杀伤力!日军从来就不曾想到会有这么一支大部队出现在黄岛!

    在炮声还未平息下来,教导师的三个团主力,已经没有留预备队组成前二后一的攻击波次,向黄岛发起了冲击。支援步兵的机枪迫击炮火力也全部开放。舌风一样扫向敌人。国防军地反击,在一开始就达成了最大地突然性!日本黄岛守军,已经末日临头了

    寺内正毅大将正沉浸在个人的精神世界里面的时候,突然自己卧室的门被咚咚地敲响。他正皱着眉头想着是谁这么不礼貌。就看见自己地参谋长几乎是把木门撞开。只穿着和服就冲了进来。估计也是在床上被吵醒的:“司令官阁下。黄岛守军急电他们遭到华军大部队的突袭,现在正在死战当中。胶济线南支线这个时候也是处处发现了敌人,原来的电话线已经不通,沿线的警备部队现在完全联系不上。华军似乎在我们地主要补给线上面展开大反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