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四十七章 抵抗

    “朋友们,我最亲爱的朋友们。现在大家的话题。似乎也该从这个糟糕炎热地天气当中转开了?”说话的人自然就是英国外交大臣口中最年轻有为地职业外交家。克劳福德先生了从英国传来的消息这位在远东辛勤工作的外交家。因为成功的将中国从德国的阵营当中拉出去并且在中日战事当中做出的努力很有可能捞到一个爵位,他的父亲所留下的爵士头衔,可并不是能够遗传的东西在远东的这些英国人都是远离帝国中心的人,对克劳福德这样如花似锦地前程,虽然都矜持的不表明什么态度,但是心里可总有些嫉妒。有些参加这次午餐会地小姐,对于这位单身地墨尔忒,扇子后面的眼睛里,总是忍不住发出热烈的光芒但是对于这一切,正是在雄心勃勃地望上爬的克劳福德,却始终视而不见.

    虽然欧战已经爆发,德国已经破坏了比利时的中立,在那个国家几个欧州列强地士兵正打得尸山血海,德国人强大的攻势看来已经不可遏制在远东地青岛,中日两国二十多万士兵在互相没有宣战的情况下,也以双方各自不可动摇的决心厮杀在了一起。战场上面遗尸无数。而士兵们也冒着弹雨恐惧和巨大地牺牲在坚持但是对于上海地这些白人来说他们的生还没有受到这场世界性地灾难的影响。他们手工缝制地礼服依然在上海的眼光下熠熠生此。他们的一系列午餐会,下午茶,晚宴,酒会,舞会依然按照战前的节奏举行他们地那些黄面孔,穿着整洁号衣的仆人,依然是那么的殷勤和服从命令唯一让这些已经在远东发家的白人最感到不满地事情就是,他们在上海居然也要强制认购相当数字的战争公债!但是只要他们脚下这个巨大地国家仍然敬畏他们白种人。还是有机会回本的。上帝保佑他们白人!可以在这个国家以这种地位长远的呆下去!

    克劳福德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这次午餐会是他匆忙举行地。英国远东舰队派在日本舰队有观战代表,在中国青岛野战军团那里,也有大英帝国的中立观战代表名义是为了防止在那里白人的人道主义的灾难。自从布尔战争的集中营事件之后,白人对这种事情就变得热衷起来了加上海军最近还有舰只才从日本回来,为了获得这些第一手的材料。让他可以更好的判断这场战事会持续多久。会出现什么样地结果。他才设宴招待他们想在轻松的气氛中大家谈谈上帝知道这些远东海军军官对他这个工作狂似的大使有多么地反感!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这些军官仲士们严格遵守了以前这种午餐会的流程,携带了伴侣参加。上海地白人头面人物也没有一个人错过大使先生主办的这次午餐会!结果自己本来打算地一次私密亲切坦率的会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地一个社交集会。迫使他不得不违反礼仪,一个个的硬拉着这些军官到私人的会客室谈话他都可以看到他们那反感而不得不维持礼貌的内心了!自己的样子一定很讨厌象个没礼貌的乡下人!

    他们这样地生活,他们这样在远东的特殊地位将随着这次世界性地战事一去不复返!而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延缓这种事情地发生,这些蠢货,居然还不能了解!克劳福德有的时候也觉得非常的无力但是这就是他的工作.

    几个人终于在会客室里坐了下来,阳光从窗户射了进来,每个人又要了一杯加了冰的威士忌看那些军官的神态缓和一些了克劳福德终于开口问道:“迈尔斯舰长,听说您漂亮的埃古那人号才从日本回。来。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当然,我会收到一系列的官方材料但是您毕竟是实地到过那里地人。日本民间对于这次战事支持度到底怎么样?他们民间关于战争的气氛,到底是不是象日清日俄战争时间那么热烈?”

    迈尔斯舰长是个体态高大修长的中年舰长这位阿波罗在远东很有一些艳遇他咧着嘴笑了:“上帝知道我在日本那些日子总是和那些脸上涂着白粉的艺妓打交道!日本对我们地招待,比战前可是热烈了十倍!”他开了句玩笑,神色终于郑重了起来:“这次去日本国内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瞎子也能发现他们民间虽然关心这次青岛的战事但是远远没有到上两次战争那种地步。日本国内很穷真穷。比日俄战争前还要穷长崎港口农村来地妓女几乎是成倍的增加了价格反而下跌了!水兵们对这个倒欢迎得很”听着他有些粗鲁地谈话其他几个自以为伸士的军官都微微皱起了眉头。只有克劳福德专心的听着他知道现在日本地财政情况,每年七千多万日元的利息要支付,加上海陆军庞大地开销。政府财政已经难以为继。日本国民为了国家的强大已经在勒紧裤腰带奉献了那么多年现在随着国家地位的提升需要分得这些战争红利。对一直把持国家的封建式地元老、重臣、财阀感到不满这是这种思潮,才使得大正初年开始之后,日本出现了社会自由度提高,民间的罢工骚动此起彼伏地局面选举法也得到了修改,那些元老重臣财问还有军部的势利,得到了一点遏制但是政府对于国内普遍贫困的局面无能为力只有凭借自己畸形发展的海陆军,在中国争取利益这一点对日本国内不管左翼右翼的政治家来说,都是一致的共识。而克劳福德关心地就是,民众对这次战事的参与度还是这么热烈吗?

    迈尔斯显然给了他否定的答案:“我们在长崎就碰到了一次米骚*,和一些日本朋友的接触当中他们都说这次战事是陆海军为了改善他们**年代以来的地位而强行推动地。并且得到了元老重臣们的支持。帝国在趁着白种人打仗的时候。需要加强自己在远东的地位。可老百姓却需要减税和米。长崎日军一支部队出发,街上欢送的人真感觉到是稀稀拉拉。的…………在中国得到的红利大家还没有看见之前。日本百姓的热情也有枯竭的时候。这次出乎意料的大规模动员。加上日本当年的粮食储备已经达到了最低点。长崎已经开始配给制度了艺妓在跟我们抱怨市面上地丝绸变少,都给海军拿去做了发射药包我总感觉这场远东的战争,不会打得太长…………”他停了下来,喝了口酒这位舰长居然还有这么敏锐的目光。让克劳福德都有些舌目相看了。。

    一个海军上校叹了口气:“没错,我那位在金刚号上面的同事,也和舰队是这样汇报的。战时我们在日本派遣观察员,已经成为了惯例还有同盟的义务。更别说这次在太平洋上我们还需要他们的帮助了!他说在黄岛的登陆组织得很糟糕。日本的运输船团占用了大量的民间船只吨位,而这些船更需要用来向国内输送他们开工所必须的原料。日本从整体看来,似乎是被青岛的好处冲昏了头脑在不适合大规模开战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说在军队还有经济条件最糟糕地情况下过度动员了国力!也许没有那个年轻地总统。两年前的中国,他们可以用一支小规模地陆海军压服这次却不得不动员海陆军十余万人!黄岛夜间,他亲眼目睹了一次惊心动魄地中国海军快艇部队的突袭,上帝保佑,这些快艇还是我们英国制造的!六艘勇敢的快艇全部沉默,但是打沉了两艘运输船海面上探照灯扫过去,全是密密麻麻地日军人头。有些人背负是如此之沉重,还没来得及挣扎就淹死了!两艘驱逐舰在救护过程中还发生了碰撞这对于打过对马这种伟大海上战役的日本帝国海军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笑话!我那位朋友是坚定地日本支持者,但是他也不得不遗憾的承认也许日本军队不能在青岛获得迅速的胜利但是随着时间拖延越久,他们能做的选择也许越少啊。”

    这些话题终于引起了大家地谈兴,一群人当中一个唯一穿着便服的老者看起来就像才出远门回来的。克劳福德认得他,他是英国在华公理会的一位执行董事他才从津哺路回来本意是防止青岛白人侨民在黄种人的攻击下不要出现什么人道主义灾难但是德国人可以说被照顾得很好。雨辰利用了许多的运输车皮。将他们疏散到了天津一带在那里他们可以受到很好地照顾。德国军人则被运输到了徐州。那里有很大的空着的军营,供应也很充分他没有观察到白种人地人道主义灾难,倒是观察到了黄种人地人道主义灾难。日军在战地地暴行,第一时间就被雨辰麾下地新闻报道部队通报了全国,甚至传递给了全世界不过白人们对这个的关心,就少了很多他微微叹息着道:“现在根据我看来,不是日本人自己做出选择地问题,而是中国人会给他们什么样的选择!胶州湾南北两线都打得很激烈…………难民也很多虽然我不懂军事,但是每个中国军人脸上地决心我读懂了那是从来未曾在中国人脸上发现的一种东西!那种自豪感和使命感让我觉得。这次日本军队似乎要栽一个大跟头…………在我离开济南的时候。他们正在北线组织了一场反击据说很有收获我觉得这两个国家在远东互相消耗着力量对我们帝国来说,并不是件值得庆萃的事情。我们可以借用这种力量投入在欧洲战场上面!大使先生您还没有调停的打算么?”

    对于老人的问话,克劳福德只是笑笑。中国军队在北线地小规模反击他自然也是知道但是整体来说。整条战线上面日军还是占据着上风北面剧烈反击,南面坚持抵抗似乎就是中国军队保卫青岛的战略。据说在北线,连他们地总预备队十八师都使用上去了。日军在那里的十八师团遭受了惨重地伤亡海军第一南遣支队忙从海上增援过。去,用强大的舰炮支援射击,才在沿岸稳住了阵脚。而在南面。日军这七八天以来除了整个第六师团近卫师团也有两个联队加入了战。场他们已经向前推进了几十公里中国军队进行了最顽强地抵抗但是仍然被步步压迫着后退。而他们的预备主力也被钉在了北线,被十八师团牵制着抽调不出来还有一支守军不敢离开青岛。当外线地部队被驱逐之后青岛估计也就保不住了陷落也只是时间问题。日军一线部队的士气仍然高昂在军事获得成功之后,估计他们国内的气氛也会随即高涨起来,他们毕竟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爱冲动的民族性格。这场战事真的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吗?中国受到失败之后请求英国出面调。停,而英国将日本获得的利益范围限定在胶州湾…………双方在这场惨烈的战事当中都受到一定地削弱而更将有助于他们对帝国的依赖…………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克劳福德不确定的想着。身边那些谈论的声音已经混成了一片,脑海中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顿时就让他浑身变得又湿又冷,如果中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呢?那这个局面,又该当如何的应付?

    胶济线地南正面,依然是炮火连天厮杀无有虚日前线接到的命令就是为了掩护在北线地出击,南线必须全力进行抵抗。张雄夫坐镇在营房镇,给一线部队下了死命令,丝毫不能后退了!他这样的高级军官,对于整体战略安排来说,当然是心中有数,但是对于部下,也只能一副局势严重的样子战斗持续到后来,他也打出了火气,非要在这里和鬼子见个高下不可!日军占据着兵力上地优势,而火力却略为逊色于加强了一个多炮兵团的他们。加上他们的步兵火器还不如独立旅在前线死得是一层接一层的但是日军仍然在顽固的坚持着正面攻击,侧翼包抄的战略连日都发起大规模的冲击。看来日军也以为这里就是南线国防军的主力,打垮了他们,进攻青岛就没有阻碍了!部队被一步步的压得朝后退对日军屠杀得仇恨使得每支部队都拿出了最大的力气进行抵抗前线连队多的还有五六十人,少地就只有二三十人了总部已经给他提供过两批野战补充兵都是顶着大番号过来的都是从其他部队抽调来的但是部队到现在仍然是严重的不满员唯一让张雄夫感到安慰的就是,鬼子伤亡比他们还要重!自己对面那个对手,大概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在中国的土地上会碰到这样强硬的对手。自己打得越狠,鬼子就会越以为这里是主力所在,对于今后战局的推进就越有帮助!。

    他走出自己地司令部,走到镇子西头的一个小山头上面,继续观察着几里外的战线,参谋和卫士们都紧张地跟着他,部队已经被压迫得越来越靠后了。而他地司令部仍然不撤退,在望远镜的目镜里面可以看到几里外日军那很像国防军冲击时的那种黄色人浪。日军炮兵火力明显比国防军还击的火力稀疏。人浪被一波波的击散,但是新的浪头又跟着掀起来战场那些日本兵冲锋时声嘶力竭的喊声连炮声都掩盖不住,隐隐的传到了他这个位置来张雄夫地司令部,现在离前线,似乎就只剩下一层纸的距离了。山头上架设地野战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的响着。张兆辰不停的给军部来电话,要求预备队,要弹药补充,有的时候申请撤退最后一次还在电话里面快哭出来了:“丈男。独立旅杀伤鬼子前后也有好几千了现在预备队不增援。弟兄们都已经拼到极限了啊!给新独立旅留点种子!请军团长调生力军来接替咱们!弟兄们上下同感大德!”张雄夫地回答很干脆:“我就在营房镇,援兵现在暂时没有撤退的命令老子也没收到。你要顶不住,老子还有两把手枪,我上!”

    日军第六师团战地指挥部的气氛和张雄夫那里一样,只有两个字紧张。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他们终于认定,雨辰将他的骨干主力都拿出来了沿线节节抵抗着他们南线守军的规模在二万人左右战斗力和火力都非常强。第六师团现在全部都拿了上来侧翼和后方由近卫师团保护。第六师团也不想让这帮东京装点门面的部队来抢他们的功劳前线华军的番号有第九师独立旅地三个团,第九师十七旅地三个团,还有十八师的一个团怪不得第六师团这种强兵都打得这样吃力!似乎又重现了日俄战争地尸山血海部队战斗力是没有说的但是就是吃亏在弹药补给不利每天地军食都无法保障!战地乡间已经逃散一空部队几乎是在半饥饿的状态下坚持战斗!

    一个个中队冲上去撤下来伤员的担架由于抓不到民夫,就沿着胶济线这样放着死亡率高得惊人一直在前线坚持战斗的四十五联队的那些熊本男儿现在每个中队不过才有七八十人这些都是在战前补满了二百多人编制地中队啊!华军的顽强抵抗让日军也陷入了疯狂派遣军一日来七八次电报催促他们进展十八师团被优势华军进行反。击,压迫得朝海岸线撤退,华军主力现在集中在北线,他们要尽快击破当面华军的守备。包抄北线华军侧背然后两路军队合攻青岛只要青岛拿下来,补给源源上陆那么半个山东就毫无疑问是帝国地了再有什么新的进展,也是理所当然地事情!

    梅泽道治中将也和张雄夫一样几乎就抵近在第一线进行指挥今天又是以二十三联队为基干对已经大大削弱的华军阵线发起攻击,争取在入夜前夺取营房镇。那里是胶州县的掩护夺下营房镇那么胶济线南北支线交汇的地方就在第六师团的掌握当中了!向哪个方向地前进都是再方便不过地事情。而青岛就真的从战术态势上被日军割裂了出来。但是这个该死地营房镇,一线已经吞噬了那么多日本士兵军官的生命。还是见鬼的岿然不动!

    炮火在二十三联队的冲锋队形当中炸开这些法国造地七十五毫米速射炮地火力建制象大风一样扫过了日军的进攻队列而日军还击地炮火却可怜得很每天每门大炮只能限定发射十五发炮弹连华军阵线前面的铁丝网都无法完全破坏。日军步兵冲近了敌人的壕沟,只能用刺刀去割那些铁丝网。结果一个个都在敌人的机关枪火力下血肉横飞。有些从被炮弹炸开的缺口当中冲了进去战壕中顿时就卷起了肉搏的巨潮。双方官兵在战壕里面挤成一团第九师和安蒙军各师一样,都装备了德国造的工兵铲在战壕里面的博杀比刺刀得力多了一个个日军士兵就消失在敌人地战壕里面梅泽道治久久的望着那里,听着那些声嘶力竭的惨叫不自觉的以为那里是不是居住着一个专门吞噬日本人性命的妖怪。

    在他地不远处。二十三联队的大佐联队长星也耕平直着脖子对着电话听筒吼叫:“第二梯队!第二梯队继续前进!”也许是电话线被炸断了,他提着军刀匆匆的就朝二十三联队的冲击发起阵地跑去,没一会,日军后续攻击部队又出现在了梅泽道礼灼忱浅里那些饥饿、憔悴、但是仍然凶狠顽强的日本兵,又牙他牙他地叫着跳出了战壕。小军官们挥着军刀冲在最前面。日本军队似乎有种天性,就喜欢在强固阵地前面展示他们顽强进攻的精神!

    对面的华军阵地,仍然在陷入肉搏当中这一次冲击,除了炮兵之外很少有火力拦阻就在他们冲击得顺利的时候。东边天际突然冲下来四架草绿色地华军飞机。飞机机头都装着上好了弹鼓的刘易斯机关枪。推进式的巴赞飞机给他们的机头空出了良好地射界。四挺机枪象四道火镰一样,疯狂的收割着日军步兵的性命。在这种从天而降的打击下日军冲击部队毫无抵抗的余地,在弹雨中抖动着倒下

    梅泽道治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又着魔似的盯着那四架飞机看就看见他们在战场上一个盘旋,似乎又装上了一个弹鼓,回来继续扫射着当先的一架飞机飞行员戴着长长地白色丝绸围巾飞机机身上画着三颗色彩鲜艳的心,都被一把箭穿过就是那个小子!若宫号飞机母舰上携带的侦察机,就是被这家伙打下了两架。剩下一架已经不敢出动了!青岛前线的天空现在已经成了华军的天下!他们一天还出动好几次扫射支援地上的华军陆军。帝国怎么会在这个方面输给了华军!。

    “总统松坡老师打来电话,说营房那里已经很吃紧了我个人判断,是张丈男他们该撤下来地时候了……该是全军收缩让日本人去攻击青岛地日子啦。”说话的自然是司马湛这些日子精心筹划战事。让他人瘦了一些,也更加的不修边幅人地精神却显得非常地。好,对着正盯着地图看的雨辰的背影,用很随意地语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雨辰的背影一震,转过头来看着他:“是时候了?北线怎么办?也撤下来?”他这些时候也完全沉浸在战事里面政务完全交给了在南京的宋教仁料理。南京方面和留守的吴采配合得很不错。抛开了政治上面的分歧,全力支援前线补给沿着津滴路源源不断的运送上来预备军团经过调整,已经完全做好了战斗准备。

    司马湛点了点头,雨辰一向不干涉他地指挥,也很尊重他的判断有这么一个肯承担责任而且放手让他施为的最高决策者在让他很安心,也觉得责任重大.

    “前沿对日军的杀伤还有对他们锐气的消耗。已经超出了预期。青岛部队抽调出来参加北线地反击也很有战果但是我们伤亡也不轻。再打下去已经无力保卫青岛了所有部队都朝青岛撤退……让日军判吸可在那里松坡老师指挥的前线这次南顶北打地战术,实在是艺术。把我们没有考虑到地东西全部都弥补了进一步坚定了日军的判断.”

    雨辰地语气里面还有些游移:“真的全部撤?好撤下来吗?后面盯着鬼子呢!所有一线部队进青岛,鬼子继续向西推进怎么办?那不就是发现机动兵团了么?”

    司马湛坚定地摇了摇头:“鬼子也已经元气大伤啦,比平时更需要青岛这个港口我们撤了,他们也需要修整几天调整建制,积累物资,为向青岛发起总攻击做准备…………向西,他们会占领胶州县。作为警戒而机动兵团还在他们西面。不拿下青岛他们不会向西大举挺进地。”

    雨辰点了点头:“再征询一下松坡先生的意见放鬼子在咱们国土为所欲为。去攻击咱们付出了几千牺牲才拿下的青岛我总是有些不甘心啊!情感和理智的冲突,也真是没有办法但是还得照着既定的部署去打…………纯如。你预刻我们大反击还需要多久时间?”

    司马湛自信的笑了:“我放这些鬼子攻七天,七天之后就等着咱们大军给他们送终了!总统。你打算要多少俘虏?说个数字,都给你办到,”

    雨辰笑着一摆手看来心情不错:“我要那些俘虏费粮食做什么?再说了,鬼子也不见得乐意当俘虏呢!尽量的杀伤他们迫使他们陷入绝境。日本人会找我谈判地!”

    司马湛笑了:“总统,前些日子你还杀气腾腾的说不要俘虏,把他们杀个干净地。现在怎么又想着谈判了?”

    雨辰听着司马湛在那里“指责”他神色却是出奇的郑重,叹了一口气道:“军人看到百姓被屠杀如果没有这点复仇心理还算是民族的武力吗?我从来不相信以德报怨那一套!部队也需要有这种誓不两立的作战精神!但是我们毕竟国力有限啊…………还有诸多限制。这个时候,不能痛快地复国仇了我要考虑的更多这个时候爆发两个国家地全面战争,并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留待将来!痛快的杀伤他们,展现我们地抵抗力量让日本知道不能在这里讨到便宜还要给他们一个下台的机会…………我也很不甘心但是只能这样!中国这个巨人强大了,想什么时候找那个小岛报仇就可以什么时候!咱们都看得到那一天!”

    他说这个话地时候胸口起伏,看来非常的不平静似乎要让自己地某些激动地情绪,服从于理智,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最后他终于抿紧了嘴,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了一句话:“纯如。尽快把计划拟定,然后发下去告诉全军将士,最后的决战,已经不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