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四十四章 突袭

    远处的崂山湾,隐隐还有炮声传来,经过了几十海里的传递,就已经象微弱的雷声了。这是日军的小型舰只在对青岛进行着骚扰攻击。他们忠实的执行了自己的命令。全天都在对守军施加压力,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在南面几十海里以外。日军第一南遣支队的庞大舰队。还有装载着整个陆军第六师团的船团,已经杀气腾腾的来到了黄岛港外海的洋面上。

    这是一支空前强大的舰队,掩护着成百的运输船只,还有加煤船,信号船,敷设船。在黑暗的海面上就像一座浮动的城墙。日军舰队终于在8月14日凌晨二时,准时的到达了进攻发起线。整个船队开始盘旋重新布置阵容。这些在夜间也同样训练有素的日本水兵们。在军官的命令下,整个舰队都开始运动了起来。大型军舰在周围保护着陆军的船团,而运输船也以运兵船为第一线,在小型军舰地掩护下向浅水区开去,后面才是装运军马物资的输送船队哨戒的兵力放得很远,日军知道中国海军有一支小型的鱼雷艇突击部队,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敢有半点大意!而几艘吃水比较浅的轻巡洋舰和鱼雷驱逐舰更是超越了运输船队开到了前面搜索并且随时准备进行火力压制。日军的了望哨在没有打开探照灯的情况下,睁大眼睛搜索着四周。日本海军的夜战训练在全世界也是最为高明地!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搜索着海天之间看陆地上有没有反应,看海面上有没有可疑的船只这个时候正是圆月的时候,天空有不少乌云在飞快的掠过,海面的浪大概有二三级,乌云不时遮住了月亮,而海浪也在军舰钢铁的身躯上溅起雪白的浪花,这可不是一个能见度非常高地夜晚!但是这些日本的水兵相信,如果他们找不到敌人的影子。那敌人也别想发现他们!

    军舰都降低到到14、4节左右速度。半个多小时之后。各舰纷纷向舰队当中的陆海两军地最高指挥官报告可以开始换乘了!金刚号上向筑波号发来了微弱的灯光信号:“贵官是否下令陆军立即开始换乘?”而寺内正毅大将端坐在舰桥之内,默不作声他心中总是有些不好地预感,但是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这时在他前面的运输船队上,日本第六师团的军官士兵们都已经装具齐全的涌在了甲板上在月光下显得黄乎乎的一片都迫不及待的等待着换乘小船登陆黄岛这段时间在海上颠簸了快半个月,最后又来一个后撤再前进地行动可把这些家伙憋了够!要不是不允许部队发出声音。有些家伙在呼吸到新鲜空气之后,都忍不住向对着这一片海天怪叫一声了!陆军换乘地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但是在这么强大的舰队掩护下,支那军地弱小海军,有可能威胁到他们么?在这里也没有海防重炮!寺内正毅终于站了起来:“换乘!在拂晓之前,必须占领黄岛!”

    而这时在日军舰队东北处的竹岔岛,在一处礁石形成地小小港湾里,六条英国制造的鱼雷快艇正降低了锅炉地气压。下了锚链。静静的等待着出击的命令。这是文天祥大队的文102、105、106、107、ic六艘鱼雷快艇。最大航速达到了27节,每艇装备有两条白头鱼雷。六艘鱼雷艇都经过了最完善的伪装在夜色当中,看起来就像是几块浮在水面上的礁石。他们现在离日本舰队不过五六海里左右。日军警戒的一艘鱼雷驱逐舰从他们很近地地方划过,带队地海军中校,原来马尾毕业的鱼雷专家苏明中校地一颗心都快从腔子里面跳了出来!幸好海水拍击礁石的声音掩盖了发动机微弱的声响。而披在快艇外面深黑色的帆布上面的水藻海苔又是那样的逼真。给这些快艇配备的都是最好的进口威尔士白煤,淡淡的烟气在夜色中也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大家躲在黑暗地帆布后面从有限的几个了望口向外观察。苏明更是用福建土话不住地低声骂着。日本这么庞大的一支舰队就在自己前面五六海里的地方!鱼雷艇只要全速前进,十分钟之内就能冲到他们的面前!要是自己能打沉几艘装满鬼子兵的运输船,那就太值得了!也不枉他们在这个海域夜间无数次的训练也可以对着陆军弟兄关于海军在那里地质问也问心无愧了!他已经决心战死在这个地方。只要能给他拖足足够的垫背的!

    岛上还有一个陆军的炮兵观察哨,也在观察着日军地动向等待着他们陆军的换乘随时准备把座标报回给陆上四门一百五十五毫米的法国造重榴弹炮。陆海军这次联合的攻击计划,就是陆军重炮先开火然后趁着一刹那的混乱,这些小小的鱼雷快艇就义无反顾的向前冲击!发射完鱼雷然后就不再掉头,一直向北撤退。海军这样的活计,大概也就能干一次!

    日本运输船已经开到了进攻的发起线,周围是一些在警惕巡逻的驱逐舰和轻巡洋舰。一艘艘的小艇从船上放了下来。有动力的和无动力的,什么样的都有也许是接到了什么命令。在并不明亮地月光当中,看到日军士兵象炸了窝的黄蜂,乱纷纷的沿着绳网向下爬。这些负重六十五磅的登陆步兵动作笨拙,运输船和护航的舰只都维持着极低的速度,耐心的等待着他们的动作。苏明低低的下达命令:“锅炉升温生压等待陆军的炮火信号!”随着发动机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他已经满头地大汗,在帆布的伪装下闷得透不过气来,在这里潜伏大半夜了,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被日军发现!陆军地炮火呢?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响起来?

    四五海里之外,陆地上面突然传来了几声沉闷的响声。还有天际隐隐地闪浇。接着正在换乘的日军步兵就听到了炮弹划过头顶尖利的声音。敌炮袭击!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已经有四根水柱在海面激起,落在了编队最右侧的报国**艘2876吨的运输船旁边,海水劈头盖脸的浇在还拥挤在甲板上面的日军官兵头顶上。中国军队看来已经有准备了!。

    整个船队顿时响起了一阵日军官兵的惊呼声音,这些被成为日本最强师团的官兵们在夜色当中换乘,也不是那样的对黑暗中远处未知的敌人毫无畏惧!敌人炮兵已经突然开火了第一轮射击就是如此的准确。谁知道在黄岛还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

    苏明已经指挥手下掀开了帆布,焦急地等待着锅炉的压力升到最高,不住的小小的舰桥上面跺着脚,水兵们守在几根粗大的缆绳并成地临时钴链前,举着太平斧就等着命令砍断,每个人眼睛里都迸射出一样的火花,等待着出击的命令。旁边的五艘鱼雷艇也都是在做着同样的工作,但愿日军的注意力完全被陆军炮兵吸了住了,火炮再打得凶猛一些啊!

    四门一百五十五毫米榴弹炮地第二第三轮的齐射也很快到来,看来陆上的炮兵也拼命了。一发炮弹正中一艘运输船的桅杆,形成了可怕的空爆。飞洒而下的炮弹破片将舱面上地日军步兵打到了一大片,惨叫声顿时就在海上响起利根号轻巡洋舰上的日军了望哨接着这一点爆炸的火光,突然扫到了竹岔岛方向就看见几条小艇冒着浓浓地白烟,正准备朝这里冲击!他几乎是惨叫了一声:“鱼雷艇!东北方向!距离大约四十链,速度不明!”

    突然而来的炮击还有鱼雷艇地警报彻底的把陆军换乘区搅乱了还没有等到加藤中将的命令。这些本来就绷紧了神经的海军舰艇马上都朝东北方向打开了探照灯,水兵们狂乱的将火炮转向了东北方向。运输舰只也都急切地命令锅炉立刻加大压力停止步兵地换乘准备规避鱼雷!可怜那些还爬在绳网上地日军步兵,要下不能要上也困难。叫骂声响成了一片不知道哪艘军舰又拉响了警报,加上还在隆隆爆炸的远程陆上炮火。整个换乘区彻底的混乱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六艘放下了桅杆的小型鱼雷快艇都抖动着向脱缰的野马一样,开始朝这些笨拙低速地运输船冲击了过来!

    对于换乘地混乱和缓慢在这个还没有专用登陆艇的时代加藤定吉中将是非常的清楚但是他对自己的舰队非常有信心,认为海军足以保护运输船和陆军度过这个脆弱的时候。警戒也尽可能的完善了但是在敌人炮火突然开火轰击的时候这位海军中将心里还是吓了一跳,敌人怎么能在夜色中做这么准确的射击?这里一定有敌人的观察哨!他站在舰桥上,第一时间就将望远镜转向了竹岔岛方向正深深地后悔因为行动的仓促,只是派了军舰进行巡逻警戒而没有先控制这个小小地岛礁的时候。几乎和利根号上了望哨发现地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在夜色当中似乎是突然冒出来地那几艘小小的鱼雷艇!加藤定吉中将只喃喃地自语了一句:“莫非是鬼神?”就立即反应了过来连忙大声下令:“各舰打开探照灯,火炮自由开火,全力阻止鱼雷艇接近运输船团!向南加强搜索警戒,防止敌艇队夹击!”

    日军大大小小地巡洋舰驱逐舰。还有运输船上临时安装的小型火炮在探照灯的指了下,几乎同时向那些飞速扑来的鱼雷快艇开火了稍过了一会儿就连在远处地大型军舰上的火炮也开始射击,其中甚至还有金刚号上地十四寸重炮!一丛丛水柱在鱼雷艇冲击的路线上面激起重炮落下,那种水柱就像是一层水墙。弹片在海面上呼啸横飞但是每当水柱落下,那些小小的鱼雷艇还是在笔直的前进!

    苏明端端正正地站在指挥舰桥上面,他的眼睛当中已经没有了那些拦截火力,那些刺眼的探照灯光,只有那些运输船。还有船上的日本兵!鱼雷发射兵都已经就位,他们的鱼雷艇是从65度角切入冲击的。这些鱼雷发射管都侧过了一个角度,那些在管后进行发射预备的水兵。半个身子都在小小的鱼雷艇外面!飞舞的弹片不断地将舱面上地水兵击倒但是不断地有人补充他们地战位在底层机舱的水兵将锅炉气压已经升到了最高这些海上轻骑,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但是距离那些目标,似乎还是那样的遥远!苏明身边的一个年轻信号兵突然就倒了下来,一发弹片整个地钻进了他地脑袋,苏明所在的文102号鱼雷快艇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一发小口径炮弹打在艇尾。小艇顿时就是剧烈的抖动。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听见左边一声巨大的爆炸,和并肩冲锋的文109号鱼雷艇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黄色火球!大口径舰炮激起的水墙一下就横在面前,而鱼雷艇就这样一头冲了进去!等109号快艇从水墙当中钻出来的时候,这支冲锋地艇队当中。又少了文107号!一发弹片穿过了舰桥的钢板嵌在了苏明的左脸颊上,他已经满脸是血。红着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目标。他已经决定,冲击到只有一链地位置发射鱼雷这些鱼雷的定深都调到了很浅的位置,海面上那些运输船猬集成一团,根本没有时间生火完毕。周围还满是装满日本兵的小船,根本就无法机动。这都是上好的靶子!

    似乎是过了一生那么漫长的时间,驱逐舰都已经在鱼雷艇的身后发射,而一艘巨大的运输船已经充满了苏明的视线船上全是惊慌乱叫的日本兵,在高高的船舷上就用步枪加入了射击的行列当中苏明终于喊出了一个海军军官最激动人心的口令:“鱼雷,放!”两条召毫米蒸汽白头鱼雷在残存的操雷兵扳动了发射机柄之后,在巨大的气压下跃出了发射口整个鱼雷艇顿时向上一跳,接着就是两发一百**毫米地炮弹几乎命中了这艘小艇。文102号鱼雷艇,战沉。全*阵亡。苏明甚至都来不及看一眼两条用十余名海军官兵生命换来发射机会的鱼雷是不是命中的目标!。

    这次海战。文天祥大队6艘鱼雷艇全部战沉,84名海军官兵只有2人在夜色当中游上了岸。总计发射出五条白头鱼雷。击沉4332吨的礓原丸号运输船,击沉2016吨的能代丸号海峡渡轮,重创3859吨号的白茅丸号运输船。礓原丸号地战果后来被记到了苏明海军中校的名下。日军战史承认这次鱼雷攻击,使得海军官兵战死126名。陆军第六师团官兵战死889名。不少日军官兵因为身上沉重的负担,几乎落水就一直沉了下。去海军在日军登陆之前,以全军覆没的代价,给日军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这次海上突袭,是海军新民国建立以来的第一次作战行动也成为了他们走向强大道路上的第一声值得纪念的吼声。

    “前线战报已经传过来了,日军出现在黄岛洋面本来打算趁夜色换乘,打我们守军一个措手不及。结果遭到了海军的突袭和我们炮兵地打击战果还不清楚…………”唐在礼皱着眉头朝正平躺在靠背椅上的蔡锷摘要的说着战报。神色有些尴尬这个战局给司马湛判断对了,日军的主力果然出现在了胶州湾的南翼这一下几乎是扫光了野战兵团所有主官地脸。他们可是坚持日军的主攻方向在北翼的!而且背后没少发总参的牢骚。现在弄得唐在礼在接到司马湛签名的电报的时候,脸上都觉得有些热辣辣的但是蔡锷作为司马湛的老师却显得非常平静该和总参争执地时候。也从来没有退让。

    看见蔡锷睁开了眼睛,唐在礼继续向下报告:“…………张雄夫来电报了,他们正在等日军上陆,估计海军还是取得了战果的,日军到现在还没有登陆!前线只留下了两个多营的掩护部队黄岛港口也准备爆破。他们沿着胶济线南支线边打边撤,坚决执行任务。问军团指挥部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蔡锷坐起来了身子,拿过扶手上的热毛巾擦了擦脸。日军主力终于出现了。国防军却早已严阵以待这就来!对战事的把握他觉得很大。自己这次判断错误,但是总参坚持了他们的意见,最后果然如此他心里面并不觉得丢了面子,反而很为自己地学生司马湛高兴。这个学生终于超过他的老师了!他心里面现在想的却是这场战事到底是打到什么样一个火候才会结束?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在这黑暗当中,有上万的双方军人彻夜不眠。在紧张地行动。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唐在礼的肩膀:“这些日子,大家都辛苦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对最后能够胜利。我是没有什么怀疑了!现在咱们直接指挥的,就是青岛地三个团,城阳的两个团,还有胶济线南支线张雄夫地那三个团咱们也不能光等着机动兵团投入战斗就是这点材料,我们也要给日本人做出一道好菜来!命令张雄夫。节节抵抗地原则是没有错。但是也要打出花样来!让日军感觉我们地主力已经尽最大可能在胶济线南支线进行抵抗了!只允许他打两天最后的撤退要匆忙要混乱。让日军放心地转身去攻击青岛!而且还要尽可能的削弱他们地兵力!大概原则就说这么多,他也是起家地高级干部了让他自己掌握去。”

    看见唐在礼转身要走,蔡锷叫住了他:“走,一块到作战室守着去!今天晚上看来是不要睡了!”唐在礼有些迟疑的道:“您的身体……。蔡锷挥了一下手:“没关系,这个时候咱们军人不出力气,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前线官兵可是拿命出来在拼!”

    而这个时候在济南的虎穴作战室里,却是一片轻松的气氛判断对了日军地主攻方向部队态势整然,对于陆上未来的决战。所有人都充满了信心。司马湛象个英雄一样。走到哪里迎接他地都是敬畏崇敬地目光一但是这位大参谋,这个时候却淅沥呼噜的在吃着他的消夜。一晚热气腾腾的面条。身上地军衣披着眼睛还盯着地图电话铃声在作战室里不断的响着各处的情报信息不断的传了过来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青岛,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通似。的终于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面条,叉着腰就站在了地图的前面嘴里还在低声的嘟囔:“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日军完全放弃侧翼的顾虑。将主力集中在青岛的西南面呢?怎样再放他们进来一点?还有北面的十八师团…………他们到底是真的打算直扑城阳,还是南转参加夹击青岛?他们的企图心到底有多大?”

    看到司马湛这个形态所有人都放轻了动作连接电话地声音都变得轻声细气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天才的参谋处长又在专心的考虑作战的问题了往往在这样的深思熟虑之后。带给国防军的就是胜利的战果。司马湛盯着地图终于一巴掌拍在了地图地上面:“不管怎么说。这场大战,现在算是正式开始了!”

    1914年8月14日,日军第六师团本来夜间换乘登陆的打算被击破。最后还是在拂晓时在海军舰炮的支援下强行抢摊。掩护部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在日军强大的海上火力下仍然伤亡惨重在对黄岛进行了尽可能的破坏之后,向北撤退。日军主力攻击并没有达成他们预想地突然性。寺内正毅大将恼怒的要求第六师团加快行动在支那军很可能还未完成调整之前,占据整条胶济线南支线将青岛守军分割出来战事向更激烈的方向继续蔓延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