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四十三章 发现

    在济南的虎穴作战室里,这时正端坐着一个满脸怒容的上校参谋军官,他正是第一野战军团的参谋长唐在礼。在蔡锷下午决定从机动兵团中抽调出一定部队向北增援的时候,却接到司马湛发来的斩钉截铁地命令,机动兵团部队不得抽调,而在胶济线南支线的部队也同样不允许动用!这种以总参名义发布的命令,使得蔡锷的调动命令立即的失效,这位觉得自己野战指挥权限受到干扰的名将,气呼呼的和自己的学生在电话里面吵了起来,最后还摔了电话,后来就派来了这位参谋长以最快速度赶到济南,面见司马湛乃至雨辰。据理力争,机动兵团这个时候必须朝北增援上去!

    而雨辰就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听着司马湛将他的打算解释清楚。这个时候,说实在的,他也有些心中无底。对于司马湛这样偏执的坚持,他都忍不住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要维持总参的威信,才断然地不允许进行调整战前制定的部署?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双方的意见对立,听起来都有道理在这个时候他需要听最后一次他们的陈述,然后做出决断。留给他的时间,并没有很多了。

    司马湛站在地图前面脸色很不好看,这些时候和野战部队的争执他是属于绝对的少数派。局势的发展都在支持蔡锷将军的判断。蔡锷在军界地威名还有西北的战绩。让不少人都相信,他做的判断,是绝对不会出错的。正因为和老师意见地分歧,底下部队也是什么声音都有,都在怀疑他这个参谋处长,让他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但是他还是在坚持,并不退让。这是打仗没有师生之间的情面好讲。一个错误的决断,就关系着国运!特别是对于实力还远称不上雄厚地民国来说!现在经受不起挫折!

    他站在地图前面,看着默不作声,似乎在思量什么地,雨辰。还有那个满脸激动的唐在礼参谋长。周围全是野战部队地参谋长还有本部地幕僚,终于沉重的开口了。

    “请看看这幅地图。胶州湾北翼,延伸出去可以登陆地口岸海滩。绵延有二百多公里长。而在胶州湾的南岸。这个距离大概也是同样的数字。为什么我坚持不要在一线配备,你们算过没有,全线配备的话,以山东东海岸并没有太多良好地形可以利用的情况下,需要多少的军队,构筑多少的工事?”他没有等那些满脸不服气的参谋们去回答:“我可以告诉你们,总参计算过!我整整几个晚上没有睡觉!这样全线配置,需要二十个师的野战军,需要我们全部工兵干上两年!这样处处配置导致处处薄弱而日军可以随处登陆我们整然地战线一旦被冲开,如果再没有强大预备队弥补地话。那就是注定要失败!正是因为我们薄弱地海军力量,才导致了敌人一直压到我们地家门口随意选择打击方向。随意向工事薄弱的我军倾泻海军地炮火而我们却因此绝不能在海岸进行一线配备!两军在山东这个战场投入的有限兵力,还有双方海军地悬殊差距,注定了这场战事将是一场机动性地会战而不是阵地战!这就是我们做出一切判断的依据!”

    雨辰没有说话,唐在礼却高叫了起来:“司马处长!现在可以不谈战前部署的问题现在的关键在于日军攻击方向已经判明在胶州湾的北翼,目标直指城阳。我们需要迅速地反应!而不是在这里听你上战术课!”他是军校教官出身,对于这些常识也是烂熟。所以说话毫不客气前线紧张的局势。实在有些让他透不过气来了

    司马湛哼了一声:“那是假地!”不顾底下军官愕然的面容他自顾自的继续朝下说:“现代军队的攻击要点是什么?是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是占领交通线,是获得重要港口……对于日军由海到陆进行攻击作战的部队来说,重中之重就是港口和交通线!没有大量持久地补给对于大规模的陆军作战,是不可想象的!唐参谋长,预备军在青岛作战所动员的后勤规模,想必你也是很了解!现代化战争和我们以往地内战并不一样,打的就是后勤!”

    他的声音凌厉,语速也向机关枪发射一样的激烈:“依靠海滩,没有港口,所有物资全要靠小船驳运没有装卸设备,完全依靠人力。日本的运输船一天可以向陆军提供多少补给物资?大概就是他们随身携带的那一点罢!所以不管他们是在胶州湾南翼还是在胶州湾北翼建立登陆基地。只要还面临着我军的压力只要还需要进一步作战,青岛这个山东半岛唯一的大港口(威海卫为英国基地),就是他们再所必争!而交通设施他们同样的需要。占据了铁路,他们才可以方便的运送兵力,补运物资现代战争就是依托着交通线实打实的国力拼争!而胶济线南支线就可以为他们提供这个便利,同时还有黄岛(是个半岛,胶济线南支线终点)这么一个小型的港口可以利用而在胶州湾北翼有什么?陆军还得穿越一百七十多公里才能到达城阳,才能利用胶济线北支线的一小段,要知道,胶济线南支线一直通到海边。而北支线不是!”

    这种论调,这种凌厉地语气,一下把这些参谋军官都镇住了不管他们是不是信服他的推断但是都知道这位参谋处长地决心已经是无比的坚定了唐在礼又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声:“可是现在任何情报都是表明日军集中在胶州湾北翼南翼也没有发现他们地舰只……”

    司马湛一口就顶了回去:“日军不是傻子!在既定的战术原则下,*真示假,发动牵制攻击还是会的!而且他们有海上行动的自由。我推断。日军南线登陆主力一定趁着昨夜向后撤了百余海里正好在我飞机侦察圈之外!就算不是如此,他们布置在北线地海军陆军,转移到南线也不过是一晚上地事情!他们就是要调动我军向北运动而他们南线登陆的主力就可以遇到最小的抵抗沿着胶济线一下就可以正好打到我们野战主力的屁股,也攻到了青岛地侧背!同时取得击溃我野战主力和围困青岛两个战果!要知道,这是打过日俄战争,比我们更加经受过现代战争启蒙洗礼的,仍是东亚最强的陆上军队!”。

    有些话,还是被激动地他藏在了舌头下面。他的老师蔡松坡的确是员名将是出色的军事家。可是他学习地军事学术,已经离这个现出了技术与后勤的威力的现代化战争有些距离了。在当时,只有某些天才能够隐约感觉到新时代来临地曙光,而司马湛,毫无疑问就是这些天才行列中的一员。蔡锷仍然更象一些讲究谋略,讲究带兵艺术甚至更政治化一些地将领。他政治上的眼界比司马湛高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纯粹的军事学术上面,司马湛大脑中闪耀地,却是当时中国最智慧的光芒。后勤和国力决定胜负的战争时代来临了。所以他的眼睛,也牢牢的钉在了交通线和港口上。以这个有诱惑力地目标推断日军的行动,而决定自己的部署。

    司马湛为他雄辩地发言做了最后的总结:“南重北轻的军事部署现在绝对不容许更改。南线反而要加强警戒。我倒要看日军在北线要多长时间才能攻击到城阳!那个时候。他们的作战企图早就暴露无遗了!”

    唐在礼等野战部队的参谋军官们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已经做了决定地雨辰一下站了起来。他也被司马湛完全的说服了。这个年轻的参谋处长在巨大地压力坚持自己判断的勇气让他这个时候只有钦佩。他冷冷的道:“都回部队去!现在作战部署不加以变更!机动军团再投入战斗之前地部署,完全由司马处长决定!这个责任我承担!另外陆军还要派出飞机,不断的向南搜索。鬼子就在那里!”

    部队的部署在当天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调整,只有十八师地一百零五团增援到了城阳方向。算是司马湛做出的唯一让步。现在这场战事的指挥权,似乎就已经从蔡锷手中转移到了他那里。虽然这也并不是这位参谋处长的本意。但是国防军总算度过了最初时间地慌乱,开始沉住气,在一线有限地交火情况中,关注着日军地动向。第一次面临相当规模地现代化陆军会战,部队有些惊惶失措是最自然地事情。幸好这支国防军当中有司马湛,有雨辰。

    这时在东海的洋面上。第一南遣支队在这一天临近黄昏地时候,终于从一百五十多海里之外向西赶来他们果然如同司马湛推断地一样,在8月12日夜!从胶州湾北翼近海的洋面!划了一个大弧退到了中国军队的侦察机侦察范围之外,随同的第六师团的船团部队也跟着多遭受了一天地风浪颠簸他们的目标,仍然是黄岛地登陆点,还有那里可以利用的一个港湾。对于眼前地对手。日军这次上下倒没有太多的轻视安蒙军在东北毕竟展现出了他们强大的战斗力现在三宅板对中国陆军的评价就是,利用采购使得他们军队的装备上了一个台阶。而江北官校出身地骨干也让这支军队士气不错。是个难对付的对手所以从朝鲜总督任上接任中国派遣军司令的寺内正毅大将,就精心策划了这次行动利用海上力量的优势先在北面展开强大的攻击势头让中国军队都增援到北边去!他们在南线地登陆迂回,那就是瓜熟蒂落的事情了!侧背遭到突然打击的青岛还不是帝国军队的囊中之物么?难得的是,海军这次也表示出了高度地配合!舰队这样的调遣也没有对陆军说什么难听的话!

    不过唯一讽刺地就是和中国军队对日本军队的部署不完全清楚一样,寺内正毅大将对中国军队的部署一样是只凭借少量的情报和推测拼起来的。他也根本不知道在青岛西面集结的强大机动兵团。而一线的兵力除了青岛之外都削弱到象征性的了他满心以为地还是中国十来万的陆军都猬集在海岸线上,现在已经蜂拥着朝北调动呢。南线主力地任务就是在夺占青岛的同时,也要给予这支支那陆军地精华部队,一个沉重的打击!

    海面上舰队乘风破浪的在前进着,西落的太阳给这些钢铁巨兽涂上了斑驳的金黄颜色寺内正毅大将在筑波号旧式战列巡洋舰(这个称谓,也是日本人的自称。无非是这艘军舰采用了无畏舰级别地主炮,但是航速和装甲都差得远)上满意地看着这支配合他作战的舰队。军舰上飘扬着他陆军大将的旗帜不远处就是帝国最精锐的战舰金刚号十门十四寸的巨炮就代表了这艘军舰强大地打击能力在金刚号上同样飘扬着加藤定吉海军中将的旗帜被这支舰队拱卫地,就是装载了整个陆军第六师团地庞大船团,日本在短时间内拼凑出这么多吨位,再把这些兵员物资装上船可是真不容易!现在近卫师团还在日本的港口等待出发呢!但是有第六师团这个日本第一强的师团,已经足够啦!

    天就要黑了,根据整个舰队的航速,在8月14日的凌晨3时,舰队将准时抵达黄岛附近洋面,对完全没有料到的支那军队给予断然的打击大将毫不怀疑他们将取得的战果!

    就在他满怀欣喜的时候,突然军舰上响起了凄厉的作战警报声音,把端坐在舰桥里的大将吓了一条,就看见舰长柴吉海军大佐也从海图室冲到了舰桥上面,旁边已经有军官在指着天空给他们看了:“看!支那军的飞机!华军的飞机!”

    这是在白浪翻腾的海面,在天空中最后一丝阳光地亮色染红的云霞当中。果然有一架小小的中国飞机在他的最极限的航程之外在那里翻飞!甚至飞行员脖子上那幅长得出奇的白色围巾他们这些日本军官在这一刻都看得清晰分明!

    这架飞机自然就是丁羽觞上尉的汀芷号坐机在下午他们又出动了一次进行搜索,但是依然一无所获丁羽觞就不相信自己这么倒霉战前说南线是重点,自己死乞白赖的要调到这里,却连一个鬼子毛都没有发现!到了落地之后,他马上就要求地勤加油,他要向南再搜索一趟!地勤都是大惊失色,现在飞行设备这么简陋眼看天就要黑了到时候你怎么飞回来?但是马云城现在在北面就代表丁羽觞没有人管。了。他带了一个指北针还有一个电棒就上了飞机,如果有小鬼子舰队的话,这个时候他们也该来了!他在别人看死人一样地目光当中上了飞机,降低了发动机的转速,以最省油的方式航行,眼见着天色渐渐的黑下来,飞机也达到了极限的航程,还是在海面上什么也看不到这位愣头青似地华侨上尉非不死心。坚持再向前飞了十来海里终瞪蹿洋面上看到了一道道白色的尾迹,日军的舰队!小鬼子终于***现身了!他飞快的利用最后一些光线,在日军舰队上面盘旋了一圈,判断了大概的舰只数目,还有航向和速度,头也不回的向西飞去现在要回家了这条路可真长啊!这时在空中才炸开了几点炮弹爆炸的黑烟。日军舰只使用了第一代地八厘高射炮向他射击,但是丁羽觞毫发无伤,扬长而去。。

    只留下筑波号舰桥里面的寺内正毅大将一脸的忧色,这下被华军飞机发现了他们之前的动作就全成了白费一个晚上时间但愿华军来不及调整他们偏北地部署!在这个时候他还一厢情愿的认为中国军队已经被神尾光臣中将地行动所调动了旁边地柴吉海军大佐喃喃的道:“这个华军飞行员真是有勇气啊……但是马上就天黑了,他也超出了陆基飞机的最大飞行距离…………他是回不去的了!”(当时飞机上并无无线电装置)寺内正毅也默然祈祷。天照大神保佑,但愿这个飞行员飞不回去!虽然他的勇气非常值得钦佩!

    丁羽觞已经完全记不得那个夜晚他是怎样艰难地飞回自己的机场的夜色当中天水之间根本分不清楚,他没有了参照。只能用电棒照着高度表和指北针,维持着飞行。一天出了三次任务,人已经极度疲惫幸好忠实的坐骑仍然在吼叫着顺风前行油料表地指数不断的朝下落去,让他无数次地抬眼向远方看去,希望能在星光下看到陆地的影子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之他地脸已经冻麻木了,人疲倦得也快要虚脱过去的时候。终于在前方看到了浪花拍击岸边的那一道白线!丁羽觞终于打起了精神,降低高度仔细地寻找地面参照物终于在“油箱里面还有最多一汤匙油(丁羽觞原话),!的时候找到了王台机场,跌跌撞撞的在草地上面降落了下来下飞机的时候几乎都要晕了过去被惊动的地勤人员早以为这个胆大妄为地上尉回不来了惊讶的将他围住地时候丁羽觞只有力气挥舞着手中的一纸记录:“日本舰队……日本舰队…………赶快上报上去!”丁羽觞再次的成为了这次战事当中的英雄。

    陆航发现日军舰队和陆军船团主力的消息。立即上报给上级的指挥部门。虽然这个情报现在已经无法核实,夜间北翼的日军也仍然还在行动,就算对青岛的炮击骚扰,到现在也没有停止但是陆航飞行员报告的舰队舰只数字,方位航向却极其翔实可信,这位飞行员甚至连舰型都准确的报告了!总参和野战部队总部都进行了推算要是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么日军舰队将在凌晨一时至二时到达他们指向的黄岛位置,陆军在这个方向地警戒部队要迅速做好物资后运。并且做好破坏胶济线南支线地准备工作!司马湛看着这份报告地时候,马上就拍着桌子:“就是他了!陆军马上就要开始行动起来!”

    和对陆军的要求撤退的命令不同,一直被陆军质问在哪里的海军部队他们在胶州湾南翼的小港湾里面已经休整了太长地时间现在他们终于接到了命令:“兹命你部。以文天祥大队全部舰艇,于午夜到达黄岛于竹岔岛之间洋面,搜索日军登陆舰队,并加以攻击。目标次序为:运兵船只,敌军主力大舰,巡洋舰。海军养兵千日,今日以弱战强。望你部发挥一往无前之战斗精神,无负民族所托。”

    海军对外的处子战,就在海军将士已经忍耐得黑血沸腾得时候,突然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