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四十一章 决断

    一场夏季海边的典型雷暴雨又席卷了整个青岛加藤吉海**将站在金刚号的舰桥上面,看着海平面西面二十海里外唠山湾那个地方浓重的乌云,还有一道道的枝状闪电隐隐的雷声传到这里,就像战场上面的炮火轰鸣海面上的景色,永远是最壮观的。

    他现在统。帅着日本帝国最强大的海上力量,除了第一南遣支队地金刚号和四艘装甲巡洋舰之外原来刻划作为遣美支队,搜索警戒中太平洋地安艺号还有萨摩号战列舰也加入了他的舰队还有第二舰队地那些缴获俄国的旧战列舰和海防舰,石见、周防、丹后、冲岛间岛加上老式的装甲巡洋舰常磐、八云、磐手还有二等巡洋舰千岁、利根、最上、明石、淀、秋津洲、千代田、高千穆等等大小军舰。组成了现在洋面上空前庞大地阵容这一次行动几乎就把帝国海军今年剩下的煤炭使用计划,特别费计划使用个了干净仓库所有的符合口径地舰炮炮弹都补充到了这里对于在胶州湾的这次行动,海陆军都是同样的重视。对于手下这么庞大的阵容,他既感到满意又略微的有些遗憾。实在没有可堪一战的对手啊!环顾着静静的以低速巡航的舰队上面飘扬的十多面海军中将旗,少将旗,代将旗这就代表着帝国的威力对未来的战事,海军陆军都分别下达了大海令第九号还有大陆令第十一号。已经制定出了完善地攻击计划。

    海军陆军都分成两个大的支队,一路计划强行突进唠山湾但是这支部队主要是牵制力量吸可中国陆军主力集中于青岛方向这里陆军刊划使用的是第神尾光臣中将的十八师团,辖二十三、二十四两个步兵联队,第十八野战炮兵联队。第十八骑兵联队海军配合作战的是以旧式战列舰和装甲巡洋舰为主的高岛少将的分舰队真正的攻击主力,是指向胶州湾南面地灵山卫和龙口一带。陆军主力第六、近卫师团都使用在这个方向沿着胶济线的南支线向前推进,反转包抄青岛的中国军队主力然后予以歼灭之后就可以一直向东推进,目标是占领潍县,并相机出击济南海军的新锐第一南遣支队还有庞大的巡洋舰驱逐舰分队。都是用来配合这个左钩拳的行动随着后续陆军船团地陆续开进。第六和第十八师团的先头部队都已经准备就绪发起攻击就在眼前了。加藤定吉狠狠的敲了一下面前的扶手,那就来!不管是陆军还是海军都盼望这次战争很久了!进入大正年间地那种弥漫在军队里对政客财阀的不满,对现实国运的艰难的迷茫都要在这里解决!帝国能否继续发展下去,就看这次行动的成果了!

    而这时在陆地上,也是一片紧张忙乱的气氛虽然大雨如注,但是人和马都在冒雨开进大量地弹药,大量的军需物品,都沿着胶济线源源不断地向前输送。青岛地区缴获地资材,也在向东疏散大量佩戴着不同符号地军人,将潍县以西的这块战区,变成了军人的世界十八师已经增援了上来总统的虎穴作战室也在济南设立,司马湛参谋长也先期前来坐镇前线的部队编制已经进行了调整。负责战区统一指挥野战部队作战的就是蔡锷将军在周庄的第一野战军团指挥部野战军团下辖两个军,青岛军军司令官为林述庆少将他指挥着第九师十七旅和十八旅。以及中央教导师作战地域是整个青岛地区,唠山湾并且一直向北延伸到鳌山卫地区全部兵力大约有五万五千余人,还有青岛要塞的重炮支援。

    在他们地南翼,则是掩护胶济线南线地张雄夫海防军军辖第二十师,第二十三师,第二十师还有第九师独立旅,全军总计五万二千余人战斗力和装备都略逊于青岛军地战列部队。野战军团直接掌握的预备队为第十八师的三十六旅还有星夜北上的十六师三十二旅控制在潍县以西还有从各部抽调的不少野战炮兵。而虎穴则又控制着十八师地三十五旅和独立旅,以及十六师三十一旅。放在潍县以东的地域。形成了梯次的配备。

    在虎穴司马湛和周庄的蔡锷之间,包括他们的智囊团就即将进行的战事,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部队的调整,一时都被耽误了蔡锷认为总参把部队梯次配备,形成了添油战术。日军攻击上陆以前线两个军进行抵抗,必然兵力不足,不符合决战的态势他设想利用青岛的要塞工事在周围地域坚决死守,消耗日军有生力量而我军可以利用胶济线源源不断的补给。到日本军队觉得取胜无望之后,自然会寻找台阶下台撤退这也是将战事控制在一定规模以内的好办法如果采取他的战略,那么控制在潍县左右的预备部队,就要向前推,于一线作战军连成一气华北的蒋百里也来电报,表示支持他的设想。

    而司马湛却认为,日军拥有强大的海上实力除了胶州湾以外,随处都可以登陆想堵击日军于海岸线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陆军在前线,应该牢牢守住青岛,防止日军利用这个良港进行补给他们在滩头对大军进行补给的话,没有港口的设施,将是极其不方便的其余海岸线上应只放有限的警戒兵力,就连海防军张雄夫部都应该做好随时由一线撤退的准备。放日军登陆上来,青岛必定如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日军合拢放在二线地雄厚预备兵力,就反卷上去,歼灭日军的有生力量,迫使他们放弃这次作战。按照他的意见,不仅现在的预备队不能动,而且青岛军至少要抽调三个团出来,而海防军更是要抽调十个团回来。在雨辰没有来最后拍板之前,他就把预备部队牢牢的控制在潍县,不让他们动弹这样的战略想定,得到了何燧还有陈山河的大力支持吴采似乎也是偏向他多一点这样作战,第一战斗的烈度不好控制,日军取得桥头堡,必然会拼命坚持而且如果真正地把日军打得太痛了也担心不好收场,国家现在毕竟还没有支撑一场长期的现代化战争的国力啊!所有人都在等待雨辰迅速抵达济南为这个作战定下一个原则留给前线的时间不多了!。

    一辆没有标记地汽车在雨中迅速的离开了济南火车站,车子两旁的护兵浑身淋得透湿。雨水从漆皮帽檐上不断地滴下但是都动也不动地守在车门两边神情警惕的看着四周谁也没有想到,这辆没有跟随车辆的汽车就是现在民国总统雨辰的坐车他本来预定是8月11日夜间抵达济南的,但是心急如焚的他,在8月11日的下午就到了济南。而来迎接他的人,现在还没出发呢。

    他坐在车窗里透过雨雾静静的看着外面的景象济南车站周围已经全部都是携带着全部装具的士兵十八师的官兵佩戴着白色的符号,穿着帆布地雨具,正跌跌撞撞的在雨中行进车站周围的民房几乎都被号了下来,军队给了居民一些钱。暂时安置一下这些蜂拥到山东来地军队十六师的部队则显然连帆布的雨具都没有携带,每人打着一把油纸伞,有些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军官们都大声的在嚷嚷,而济南城总参后勤部的总兵站的那些军官们,在大雨中在脸上流淌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了,哨子声,招呼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十六师忠二部队在这里集合!你们地宿营地在天王寺快跟着我出发!”

    “弹药车呢?马夫不知道赶着弹药车到哪里去了!”

    “我们部队的伙食担子还没有跟上来,等一下!”

    “十八师挺五部队注意你们地宿营地有变更!还是在原地集合!”。乱纷纷地士兵们看着这辆汽车过来,都让开了道路雨辰在车子里闭上了眼睛这次在这么一个不大的作战区域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动近二十万地陆军兵力的确是历史上的第一次,这种混乱情况他能够理解无数的士兵要安置到位上万吨的弹药,上万吨的军食,无数地军用器材把铁路线挤得满满的大量地野战仓库要设立起来,架设通讯网,安排兵站,修造军用公路…………这些事情已经让留在南京统筹这一切的吴采忙得是四脚朝天了相信经过这一次战役参谋部筹划组织大地战区会更加地有经验了。。现在不管情况是如此地混乱,但是还是有大量的弹药和物资已经储备在了胶济线上,这多亏他和参谋部在六月份就开始在胶济线上准备所以蔡锷才打得这么游刃有余部队也都拉上来了几支骨干部队自己就可以调整完毕现在雨辰唯一考虑地问题就是前线野战部队和总参谋部提出了两个不同的战略想定而且都有道理他究竟该采纳哪一个?最后拍板的人毕竟还是他。军队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取代他这个做决策的位置是沿海岸线抵抗还是放日军进来以青岛为铁占,以强大的预备队为铁锤。在内陆和日本陆军展开决战?

    沿岸抵抗拼死抗击在日军海岸火炮的轰击下必定伤亡惨重但是战事规模可以控制。只要胶济线不断可以向前线源源不断的补充兵力物资可以坚持拼下去,但是由于海权在日军掌握之中,他们还可以选择其他地方登陆到时候可就被动了!陆军可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全部海岸都安排到!但是放日军上来……要是真打成了全面开战地局面,到时又该如何收场?雨辰已经一夜没有睡觉了,就是翻来覆去的考虑这个问题现在留给他决断地时间已经不多了,要尽快的做出决策!。在他神思不属地时候汽车已经开到了济南原来的海关大楼前面这里已经被当作了虎穴作战室,总参谋部地前线指挥部门口已经有宪兵在那里警卫看雨辰冒着大雨从车子里钻出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总统怎么就这样过来了?雨辰沉着脸推开王登科撑开的雨伞,大步地就朝里面走了进去穿过回廊就看见司马湛和一群参谋人员迎接了出来:“总统你怎么这就到了?我们打电话去铁路军运处查,您这次没有坐专车,也太轻率一点了!”雨辰淡淡一笑,也不顾身上正在滴落的雨水,挥手道:“进去说话!”

    这个设在济南的虎穴作战室里面已经挂满了地图大型的沙盘也设立了起来电话线拉得到处都是不少人都在那里标图做记号发出嗡嗡的议论生硬。当雨辰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立正朝他敬礼。雨辰淡淡的还了一个礼,啪的将军帽甩在桌子上面:“前线情况怎么样?”

    司马湛皱着眉头拿过一根指挥棒对着沙盘朝雨辰介绍:“第一野战军团的两个一线军现在还在青岛还有胶州湾南翼的海防工事里预备队现在都在潍县左右和前线有一百多公里地距离前线要求增加力量,我却在命令他们赶紧抽调大部的兵力向后收缩组成强大地机动军团但是松坡老师那里的态度很坚决总统,现在再不调整态势,就真的来不及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不能让部队在临时构筑的海岸工事里面挨打!青岛有港口,有要塞工事在所必守,这次战事的成败,就决定于我们沿铁路线展开的强大机动兵团!”

    雨辰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沙盘底下的参谋军官开始有些窃窃私语。雨辰提前到了这里,什么事情也不管就先关注部队地部署。可见现在情况紧急到了什么地步!现在和野战部队之间的矛盾,也让这些军官们都五心烦躁。大家对于规模这样大的战事都心中无底。司马湛和蔡镖这对师徒,在电话里面还差点吵起来!雨辰心里清楚司马湛是单纯的军人,都从纯粹的军事方面考虑问题。而蔡锷蒋百里等人就想得更多一些,他们这样坚持沿岸抵抗,也是为了将来好收场。

    他拧着眉毛,又问司马湛:“日军地动向如何?”司马湛用指挥棒指着沙盘上那几个小地军舰模型:“根据海军的情报和昨天侦察的结果。日军舰队似乎有分兵的迹象一支舰队和船团坚持在胶州湾正。面,一支主力舰队在向北运动。。。

    雨辰喃喃道:“向北?”司马湛摇了摇头:“这是佯动!那里没有铁路。日军的攻击重点还是青岛和胶州湾南翼!晚上他们的舰队就会掉头根据我的估刻,日军的攻击发起时间,应该就在8月13日左右。留给我们的时间就只有一天!”雨辰点头道:“我赞同你的判断”

    他终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紧紧的盯着司马湛:“如果要组建机动兵团那么你地部署是什么?现在开始进行调整,还来不来得及?”司马湛指着沙盘语调低沉的回答:“青岛计划只留四个步兵团守备,胶州湾北翼用一个团警戒,胶州湾南翼用三个团警戒掩护。并节节进行抵抗。机动兵团的兵力,要是按照我的意志的话,就是中央教导师全部,第九师的五个团,第二十师全部。第二十三师全部。第十八师三个旅全部。第十六师一个旅。总计集结二十七个团地兵力放在张鲁、姚哥庄、拍城、周阳一线背后掩护高密和潍县。阻止敌人朝东继续前进地同时,也可以在他们被吸引于青岛周围地同时,重重的打击他们的侧背!二十七个步兵团,加上陆续调集的十个左右地炮兵团在战斗利害线变换地时机。果断攻击。一定可以取得胜利!对于这点,我可以向总统您立军令状!“

    雨辰头垂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转眼他又站了起来,走到沙盘前看着青岛地位置沉沉的问道:“准备留什么部队守备青岛?”司马湛毫不犹豫的道:“十七旅四十九、五十、五十一三个步兵团!青岛要塞工事正在抓紧重整,德军留下的弹药物资充裕攻击时损失的兵力也从其他部队抽调补充过了我相信他们能守住青岛。只需要他们坚守十天左右的时间!”雨辰敲着沙盘,冷冷的道:“我地起家部队啊……“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都等着他做出最后地决断雨辰背着手,低着头在那里踱步谁都知道这时他脑海中的思想斗争是无比地剧烈。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听取蔡锷他们地意见。了。这些作战想定在总参谋部里都被推演过无数次雨辰突然立住了脚。日本既然都有这个决心赌上国运,自己又有什么不敢应对这个挑战呢?对于这样欺软怕硬地民族就是要狠狠的把他打痛!自己以前的勇气,现在到哪里去了?只有狠打。才能争取最好的结果总想留一手,等待自己的就只有失败!

    他霍地转过身来,看着司马湛:“我决心已定,就采取你的方案!部队从现在开始进行调整,限二十四小时内大部完成!在是十三日黎明到来之前,至少要在预定地域集结二十团以上的兵力!马上形成计划,将命令发布出去!机动兵团,仍然由第一野战军团指挥部进行指挥!告诉蔡松坡。我要求他坚决执行告诉守备青岛地林述庆,我要他死守!二十天之后。我在南京为大家庆功!”

    雨辰地这个决心决定了这次战役的激烈程度,也决定了远东未来地格局。无数的两国士兵将在未来的时日里浴血拼杀,去争取胜利。他地话语带着一丝金属地颤音,就象才从炮膛内发射出来一样。

    雨辰的决定迅速通过电话线和无线电波传送了出去参谋部油印出来的绝密作战计划也通过火车和骑兵快速的向各主要作战单位发了下去一直在前线和后方的部队接到了这个严令。不管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这些早就为作战态势不确定而变得焦急不耐烦的部队都立即行动起来,坚决执行下去无数的部队才在济南修整,就冒着大雨乘火车向前开进原来车皮里的大量物资都被就地卸了下来装运部队。还有不少部队只能徒步开进在大雨中向前狂奔时间不等人啊!而前线地部队也从才辛苦修筑好的海岸工事当中撤了出来,在青岛这个地方更是留下了坚强地守备部队。等待他们地,就是在风暴中心里坚持尽可能长时间的命运。卡住青岛,就是要让这个设备完全的港口不能为日军所用,让他们上陆部队地补给得不到保证让他们因为这个港口的重要作用而围在周围!

    在大雨中,整个胶济线的东面,都是军人的浪潮在涌动都是马拉的大炮在东进西撤,都是无数的民夫在输送着物资这部战争机器,终于开始高速的运转起来了。

    这一场大战。双方都已经决心已定。爆发在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