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三十一章 大战爆发

    汽笛一声长鸣,一辆比利时进口的蓝钢机车拖着几节短短的车厢开进了济南车站。跟在这辆列车后面的,还有一列模样古怪的火车,从头到尾都包着打满铆钉的钢甲,一前一后有两个火车头,车顶上有钢甲的炮台,伸出了三四门75毫米野战炮黑洞洞的炮口。车厢上都开有发射孔,37毫米的行营炮、马克沁重机关枪的枪口都伸了出来,这是一辆武装强大的装甲列车。预备军沿胶济线作战,有这么一列装甲列车,对铁路的控制就更加严实了。后方将总部直属的铁甲列车大队也调来支援,看来的确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在站台上迎接总参来人的军官们,目光都被铁甲列车吸引了过去,只有蔡锷沉稳而矜持地站在那里。仔细看他的脸色,才能从这平静之后看出一丝焦灼。自己上报的半月内解决青岛的作战方案被总参驳回,只是电告他司马湛将携带作战计划前来济南布置一切。要是总部再把解决问题的时间缩短,这一仗该怎么打?青岛是个铁刺猬样子的要塞,对陆、对海炮台火力整齐,工事坚固无比,时间缩短,火力不够分配,就只能用人命去填!自己手下的学官、中央教导师、九师等部队都是国防军的骨干啊!这样牺牲他们是指挥官的失职!他板着脸等着司马湛下车,已经做好了据理力争的准备。

    火车慢慢地靠近了站台,一声长长的嘶鸣,蒸气在站台上翻滚。在这蒸气还未散尽的时候,就看见司马湛穿着及膝盖的德式小牛皮马靴,军服笔挺地带着一群随员走了下来。今天他出奇的没有以前那种邋遢的样子,似乎也是知道自己要布置的任务的分量。两群人在站台上互相敬礼,然后就是热烈握手。蔡锷拉着他这个得意学生的手,叹道:“总算把你们等来了!局势发展日紧,还没有正式的作战命令下达,预备军从上到下都感到焦急。咱们这一仗打一半防一半,差使不好做啊!”他略微地感叹了一下,并肩和司马湛朝外走去。济南站台已经是戒备森严,预备军总部特务营的官兵全线警戒封锁消息,满站台都是荷枪实弹的军人,胶东已经成为战区,这里是军令最大。

    司马湛听到蔡锷的话,笑道:“老师,我这不是来了么?但是这个计划很要命啊!而且总统的决心已定,不容更改!”蔡锷一惊,脱口就问:“几天?”司马湛脸色严肃地伸出手指比了七的字样,顿时就让蔡锷心都沉了下来。七天,按部就班地打,连外围都没办法扫荡干净!这是逼预备军砸锅卖铁啊!

    他顿时就冲着自己的学生不客气地质问:“纯如,你怎么不和总统据理力争?兵凶战危,不是开玩笑的事。七天,我们军队要付出多大的牺牲?万一几个主攻部队打伤了元气,怎么应付接下来的局面?参谋参谋,就是要协助统帅的判断,不能下达这么要命的命令!”

    司马湛一脸苦笑:“老师,综合各方面意见,这个原则已经定了。总参也认同这个判断,我们必须在日本插手之前把青岛拿下。奥匈给了塞尔维亚一个月的最后通牒时间,这样算来,大战爆发就在七月底八月初,七天时间已经是我们所剩余的最多时间了。要是欧洲宣战推到八月中旬,咱们就准备好和日本人开战!老师,咱们部队为了国土的完整,为了不让国家陷入更险恶的局面,只能承担这样的牺牲!”蔡锷默默无语,他站在部队长的立场上,必须要争这么一下,但是司马湛站在全局的立场上,也只能断然驳回。师生俩相对无言,最后都叹了口气。司马湛的声音变得郑重起来:“老师,这次原则已定,不容更改。学生到这里来,是协助预备军制定出具体的战斗方案,并作为总部代表监督作战。大家的任务都很紧急,没有说的,干!”这已经是他用总部作战处长的名义说的公事话了,蔡锷也答应了一句:“坚决服从命令!”司马湛转眼又笑了起来:“老师,全国的国防军都在支撑预备军,这点您可以放宽心。武汉的十八师,已经移防十一师,全师三个旅都调到南京,随时作为预备军的支撑,长江的炮台都在整备。咱们也是尽可能做了完全的准备。到了这个份上,咱们就只能把这仗按要求打好了!”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率先上了等候的汽车,护兵跳上车踏板,顿时就绝尘而去。司马湛的到来,等于是吹响了预备军的进军号角,十万大军厉兵秣马,随时准备行动了。

    “七天,七天……”所有总部来的参谋、预备军总部的参谋,都围在宽大的作战地图台前,议论纷纷,每个人都是面有难色。先期的任务就不轻松,要开战的时候立即驱逐青岛附近的德军掩护哨戒兵力,同时掩护自己的炮兵进入发射阵地,步兵要接近各堡垒到进攻发起位置,然后扫清外围炮台,才能向核心发起攻击!而这些都需要时间,需要大量的炮弹炸药堆上去,还有勇敢战士的牺牲!现在却偏偏没有时间!只有在进攻部队就位之后,全面发起攻击,外围炮台、核心炮台同时下手,一举就占据青岛要塞的核心,才能粉碎德军的抵抗!青岛周围的地形,这些参谋军官们都是熟之又熟。德军的兵力火炮部署,从各种渠道也搞到了准确的情报。德军一共有四个永备式炮台,二十二个临时炮兵阵地,装备有88毫米以上重炮五十三门,中型火炮四十七门,机关炮三十门。单论重炮数量,攻守双方都差不多。这些炮兵阵地,由五个集团步兵堡垒拱卫,环绕要塞区布置,要塞区背后是大海,面向陆地方向的前面有一条海泊河作为天然屏障,在河道和步兵堡垒之间,还有深五米宽六米的壕沟,壕沟后面就是密密麻麻的机关枪掩体!只有突破了这些障碍,才能最后攻击德军的指挥部所在,伊尔奇斯北炮台!中国近代军队,还从来没有攻打过由陆军强国军队把守得如此坚固的要塞阵地!。

    “只有全面攻击!五个步兵堡垒支撑点全面发起牵制攻击,各路钻隙进去,割断步兵堡垒之间的联系,占领他们的交通壕。同时战斗工兵直指伊尔奇斯北炮台,其余三个炮台也同时发起牵制攻击!只要战斗工兵能摧垮了他们的指挥机构,占据他们的核心,其余的德军未必会抵抗到底!说到底,外无必救之师则内无必守之城嘛!”

    “咱们兵力是够用的,对青岛要塞攻击可以直接动用九个步兵团还有一个战斗工兵团,但是火力不足啊!全线只有两个重炮团,以及两个师属炮团和两个旅炮营,加上队属炮兵,全面攻击就意味着要全面压制,为所有的冲击开辟通路。可是这么多障碍鹿砦,这么多火力点,咱们的炮兵火力分配到每个团头上就成了毛毛雨。这也不符合现代战争集中火力的原则,还是要有重点地压制,为战斗工兵开路!但是其他方向的敌人火力压制不住,那伤亡就……就太大了!”

    “总统已经下定了决心,部队也有做出牺牲的勇气,我们还在这里争执做什么?赶紧制订出计划出来,开战我申请下到战斗工兵团去。我们既然要部队做出这样的牺牲,自己就不能躲在后面!要不然没脸见他们!”

    “命令就是命令,再没有指挥道德也是命令!我们不来顾全大局,还让谁来顾全大局?当初安蒙军等部队也是抱着牺牲的心态才成就功业的!总参在地图上比画,我们就是再有想法也要拿命上去填!我赞成大伙的意见,咱们参谋军官到时也上前线,不然制订出这样的计划命令,对不起手下的弟兄!”

    部队各级的士气是高昂的,也是愿意做出牺牲的,但是在这背后,也隐藏着对总参的这个不近人情的计划的不满。他们不敢对雨辰有什么情绪,这矛头就全指着总参来了。对于这样的情绪,司马湛他们一帮总参下来的钦差大臣们也只有苦笑。他偷眼看了一下蔡锷,将军端坐在那里看着地图,神色当中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痛苦。恍然之间,司马湛眼前也似乎出现了黑夜当中,要塞坚固的阵地之前,炮弹发射的火光照红了整个天空,机枪的弹雨在空中形成一道道交错的火流。而国防军年轻而忠勇的官兵们,就在这夜间拼死冲击,不断地倒下。这是任何一个有指挥道德的部队长都很难面对的命令啊!但是大局如此,部队也只能如此。

    蔡锷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还有什么说的?小日本逼着我们只能这样!摊上这么个恶邻,是我们民族复兴道路上不折不扣的死敌!作为民国军人,就要有这样的觉悟!我决心已定,部队提前进入阵地,提前驱逐德军的警备哨戒兵力,出了什么责任,我一个人承担!给咱们的士兵多争取一天时间是一天!陈兵青岛要塞之下,等待总攻命令!作战原则就是全面发起牵制攻击,集中兵力火力撕开一条通道。就是用牙齿,也要把伊尔奇斯北炮台的德军总指挥部啃开!”

    这个在西北前线轻裘缓带的儒将,在这个时候却满脸通红,目光炯炯,嘴里爆发出了难得一听的脏话。他的决心,也为这即将到来的血战,定下了悲壮的基调。所有参谋默然向司令行礼,转头就投入了战前最紧张的准备工作当中。

    而这时在蔡锷口中那个中华民族的恶邻,动员的命令也正式颁布。陆军的红色明信片送到了一个个预备役军人的家庭。其他部队抽调出来的补充兵力和兵器,都在向近卫师团所在的东京、第六师团所在的熊本、第十八师团所在的大分集中。特别是日军的第六师团,向来和仙台的第二师团合称为日本陆军最凶悍的两个师团。这个全部由南九州子弟组成的师团,自夸为“黑色的皮肤,红色的血”,甲午战争还有日俄战争当中,从来都是打头阵的先锋,编制也一直维持在一万五六千人的大编制,这次加强到二万五千余人。他们当初听到五师团辽河败绩的时候,一边嘲笑着五师团被满洲姑娘消磨得已经没有了武士的气概,一边又摩拳擦掌,咬牙切齿地准备随时上阵报仇。当时政治家在英美的压力下选择了谈判,就让熊本师团的这个兽兵大叫要去东京和这些非国民讨一个公道,这次选调准备出征山东,更是让他们的兽血沸腾起来,一定要用支那军人的头颅,重新建立起帝国陆军的威信!这些日子,熊本街道上满是耀武扬威的列队行军的士兵,在做着战前的训练。日本的国民也在夹道为他们欢呼,鼓励他们去别人的国土建立杀戮的战功。日本的战争机器,也动员起来了。

    而海军的第二舰队,也在吴港完成了集结任务。以加藤定吉海军中将为首,以崭新而强悍的英国造金刚号战列巡洋舰,还有萨摩、肥前两艘准无畏级别的战列舰,加上鞍马、筑波号前无畏战列舰、浅间号装甲巡洋舰,组成了令人生畏的阵容,已经出现在中日之间的海面上。随着德国巡洋舰队离开青岛,这支强大的舰队又分成了第一南遣支队、第二南遣支队还有遣美支队,分别执行任务,在胶州湾外海不断来去。执行封锁任务的就是第一南遣支队,有金刚、鞍马、筑波、浅间等四艘装甲巡洋舰以上级别的主力舰,还有海风、山风号驱逐舰。这支舰队给中国的观感,比他们动员的三个师团的陆军还要巨大。因为当时国内,并没有能够抗衡这支舰队的海上力量。

    日本已经张开了他狰狞的爪牙,太平洋西岸这两个隔海相对的国家,都抱着各自的心思,等着欧洲正式的决裂。随着欧洲大局的变动,也许远东也要迸溅出壮丽的火花。局势一时间都完全绷紧了,雨辰执政以来,所面临的最大考验,就在眼前。。

    青岛,亨利王子饭店。德国在青岛的要塞司令迈尔·瓦德克炮兵少将仔细地看了一眼自己原来在这个饭店的寓所,有点恋恋不舍地掩上了房门。他们已经接到了总参谋部毫不犹豫的命令,为了德国军旗的荣誉,为了皇帝陛下的期望,他们必须在这个要塞抵抗到最后!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地方啊!从山顶的麦克伦堡疗养院向下望去,白色的沙滩,碧蓝的海水,风景宜人的崂山湾,还有德国人在远东二十年的殖民经营的光荣,难道这些都要在这一刻全部都化为尘烟么?少将虽然是军人,但是德国人都是音乐家和哲学家,这个时候,并不妨害他有一些非军人式的感慨。他必须马上搬到伊尔奇斯山北炮台的地下掩蔽指挥部去了,那里可没有亨利王子饭店的优雅舒适,只有六门120毫米的加农炮在头顶保卫着他!

    他也知道自己面临的绝境,陆地上有中国十万大军,武装着德国的枪炮,已经完全压迫了过来,打着中立的旗号要解除他们的武装,海上还有日本的舰队以及可能来犯的陆军。而这时在港内,只有几条小小的德国炮舰和一艘奥匈帝国的旧式巡洋舰,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只有海岸堡垒和对海炮台的一些要塞炮可以进行抵抗。他也知道两个敌人有着矛盾,但是他们每一方面的力量,都比自己强太多了。也许在这个时候,等待他的只有光荣地毁灭了。但是他手下的六千将士呢?也这样客死他乡不成?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才被晋升为少将的这位中年军官在随从的护卫下,大步地走下了饭店的楼梯,车队在等着他搬家到伊尔奇斯的地下指挥所呢。

    这些日子,中国军队已经加强了在西南方面的行动,沿着胶济线一直压迫过来,更有一个大的行军纵队从左面迂回,直插龙口。本来沿着胶济线有他的搜索部队,还有大量的教堂也是他的耳目,但是中国军队客气而坚决地向前压迫,搜索部队已经全部退回了青岛要塞区,胶济线上的德国侨民,也都拖家带口地退了回来。现在整个青岛,除了他们这六千战斗部队,还有两三千侨民,当初援华建设的技术人员、军事顾问,都在等候从欧洲开来的船。如果在战事爆发之前,这些侨民不能撤走的话,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惨烈局面?这些问题,瓦德克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头疼。还好要塞区内给养足够,先养着!那些军事顾问也可以补充到守军当中,加强指挥。他们已经毫无退路了!他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海滩的碧海白沙,沉重地踏进了汽车。战争,就要开始了!

    局势仍然在不可遏制地向前发展。在欧洲一个月的最后通牒期限到来之后,因为得到了俄国的支持,塞尔维亚并没有屈服于奥匈帝国的威胁之下,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世人都焦急地注视着同时在背后承担着交战两国责任的德国和俄国,会不会在这个关头表现出一丝理智,挽救欧洲文明于战争的边缘。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俄国马上就宣布在国内进行总动员,德国也马上对俄国的动员表示了最强烈的抗议,随即以俄国并不停止动员为借口,1914年8月1日,德国向俄国宣战。两天后的8月3日,早就枕戈待旦的百万德军,开始实行他们既定的施利芬——小毛奇计划。德军强大的先头突击部队未经宣战,就攻击了中立得到保护的卢森堡和比利时这两个国家。比军在列日炮台一线集中主力准备进行最顽强的抵抗。8月4日,英国和法国以德国侵犯比利时中立为借口,同时向德国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拉开序幕。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将是一场持续四年、伤亡三千余万人、将十五亿人口卷入其中的人类历史上的巨大悲剧。在这个时刻,最重要的是国家的荣誉、民族的梦想、皇帝的野心,还有百姓们的热情。在欧洲,人们等待这一场战争似乎很久很久了。而在亚洲,同样有两个国家在等待着这一场战争。有的人是为了实现他们的野心,而有的人却是为了一个最单纯而热烈的梦想。

    公元1914年8月3日夜,在得知德国已经出兵越过边境、侵犯比利时的中立后,雨辰终于在虎穴作战室,对着满室神情肃然的军官下令:“执行光复i号作战计划,命令前线预备军,现在是8月3日夜十时,在8月10日夜十时,我就要青岛全部为我军所收复的消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