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四十五掌 南方的决议

    当雨辰的车子来到徐州江北军迎宾馆会场之前的时候,代表们几乎都已经入场完毕。只有记者们还在等候着他。从车里向外看去,蒋百里的汽车已经到了。他人站在门口,正笑着和几个记者谈话。当雨辰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就是一片镁光灯的闪烁。因为他乐意接受记者采访的态度。这次大会,来的中外记者是分外的多了。

    雨辰看起来心情也好得很,频频的向记者们点头示意。但却不回答他们高声提出的问题。只是含笑朝正等着他的蒋百里走去。两人才一碰头。就看蒋百里朝他笑道:“不错,今天精神得很,早些进去。念荪他们都已经到了。代表观礼嘉宾全部入席,可就等你一个人了。今天你的报告,怕又是轰动南北的一篇雄文。”蒋百里他心里也微微有些得意,南方各省最后艰难达成共识,他居中也做了多少工作!想到自己的工作在相当程度上能够决定中国将来的走向和命运,这个战略大家就觉得江北没有耽误他一身的才学和见识。

    雨辰淡淡道:“百里兄,你以为今天大会过后,南方的事情咱们就万事大吉了么?这才是刚刚开始呢。”两人相视一笑,并肩就走进了会场。

    会场今天布置得是庄严肃穆,一个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大厅,正中布置了一个主席台。两面五色旗交叉作为背景。主席台上面已经坐着了李烈钧、吴采、欧阳武、谭畏三还有特地赶来的闽督孙道仁等等人物。中间空出来两个位置自然是留给雨辰和蒋百里的。主席台的右侧是观礼席,不少从北京特地赶回来地各省参议员,两湖的汤化龙,上海的沈恩孚。还有章太炎等等名流济济一堂。洋人观礼的就是以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库柏为首的一席人,也在低声谈笑。

    底下坐了一百多名各省代表,有地神情严肃,有的态度轻松,各式各样都有。预备会议开到现在算是尘埃落定了。今天的决议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各省除了湖南倒霉。被江北军看来要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其他各省地盘还是自己的,军队也还是自己的。只是和江北做了点利益交换和让步。下面大可以站在河边看翻船,看江北和老袁继续在全国各种战场上面交手。只要将来站对了队伍,荣华富贵还是跑不了的。雨辰想借这次会议安定渗透南方各省,他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算盘呢。

    听着大厅的门被推开,就见雨辰和蒋百里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从观礼席上最先响起了掌声。接着大厅里面就是掌声一片。这些代表们来徐州这么些天,都是和这位雨巡阅使手下地人打交道。今天才是看到他正式出席,不少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而威名远播地人物。他光复以来的成就,几乎就已经成了一种传奇。

    不自觉的,看着微笑着但是很庄重走进来的雨辰。掌声更加的热烈了。吴采也站起来朝自己的司令鼓掌。但是总还是紧锁着眉头。想着自己的心事还有自己这个参谋长应该承担地责任。司令心思扑在这个大会上面,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我这个参谋长这段时间当江北军的家,没有当好啊!

    所有人都看着雨辰坐在主席台上面,只是用目光和观礼的嘉宾还有底下的代表打了招呼。蒋百里朝身边的雨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大声的道:“今天是民国元年11月21日,也将是咱们民国历史上应该大书特书的日子!南方俊彦济济一堂,开诚布公共商国事。从十二天前地预备会议起,大家就相关的议程各抒己见。不少金玉良言不仅仅是适用南方此时此地的局势,更是可以推广全国而通用之!

    这个会议我们南方各省达成了什么共识协议故置不论,仅仅是大家能够坐下来,不用枪杆子而只秉承成法律道义进行协商谈判。就已经是极不容易地事情了。为将来国事的解决开了一个好头,树立了一个典范!

    这一切我们要感谢各省负实际责任的领袖们,更要感谢江北巡阅使雨辰先生!他在民国这个局势混沌不清的时候。依然独任艰巨。将南方各省集合在一起,就大家关心的话题展开最广泛最深入的讨论。充分尊重的南方各处的意见。苦心孤诣的维持着南方的统一局面。并为未来的大选进行准备。在不远的将来。雨巡阅使还将北上,和北方现在维持局面的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袁世凯以及光复伟人孙黄二位先生交换意见,为全国最后真正统一。建立起一个为世界所公认,所瞩目,所尊重的正式民国中央政府而努力!下面我们就欢迎雨巡阅使做非常重要的讲话!“

    说着蒋百里就带头鼓起了掌来,底下的掌声顿时就连成了一片。汤化龙一边鼓掌一边朝身边才从上海赶过来的章太炎低声笑道:“听见没有?现在轻轻的就把北京袁世凯的中央名义撇开了,只承认他实际维持着北方局面。那实际维持南方局面的还不就是他雨辰?现在已经摆明车马,已经是个分庭抗礼的局面了!”

    章太炎很专注的看着主席台,老人家在北京活动了很长时间。却因为自己的书生意气,先和孙黄决裂,然后自己一手创办的大国民议会演变成的统一共和党又几乎是把老人家扫地出门。他一辈子都在鼓吹民权政党。但是现在林林总总的都是鼓吹国权政党的党派。心灰意冷之下到江北来观衤山雨辰对这个前辈倒也招待得很是殷勤。他倒要看看,这个南方突然崛起的势力和中国传统的势力有什么不同。

    听到老朋友汤化龙在那里低声的和他说话,他头也不回的道:“那是自然地事情了!他和袁慰亭打了一场占着上风,难道还要认他做中央不成?这次大会一为统合南方,让他逐鹿中原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二就是正名!只要拿出一份南方各省认可的协议出来。不管内容实际执行得如何,他就是南方的总代表。未来国内的政治版图,谁敢少给了他那一份?他还不像孙黄两个人,手里有钱有地盘,还有自己带出来地兵!”。

    他沉着脸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民国多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青年将领,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天下不是事情少了,而是事情将会更多了啊。这局势,当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复杂到所有人都在观望,看着有资格博弈的人物在棋盘中落子,未来如何,只有混沌。但是只有一点是明显的,这个雨辰上升的势头,是再也难以阻挡了。

    掌声渐渐的平歇下来。雨辰也笔直的站了起来。他的体形略微有些瘦削。唇上留着两撇并不是很浓的胡子,看起来多了一些成熟稳重地气质。他先没有说话,只是啪地立正朝大家行了一个军礼,似乎就在提醒大家他的军人身份。

    “今天蒋百里先生说了那么多,兄弟实在觉得惭愧。民国肇造,我们这些人既然在这个位置上面,就应该把国事搞好。但是惭愧得很。兄弟不才,性子又鲁莽灭裂。有的时候因为心系国事,行事就未免操切了一些。外间多有认为兄弟是穷兵黩武的。但是这次预备会议以来,兄弟开诚心,布公道。苦心孤诣就是想维持住南方局势,为民国正式政府成立打下一个基础。幸得各省大贤俊彦鼎力支持,经过预备会议十二天的讨论。终于就本次会议达成以下共识。也形成了正式的文件,上午雨某在此向观礼嘉宾和广大代表进行宣读,下午大家投票认可之后。本次大会就算圆满告成了!雨某是军人,操心政治上面的事情实在是情非得已,将来正式政府成立,雨某还是打算专心带兵,给国家练出一支精干地国防武装出来!多的话也不说了,谢谢各位代表!”

    蒋百里刚才的开幕词已经将他夸到了天上,这个时候雨辰的发言致词就显得平淡了许多。甚至还有些自我分辨的味道。章太炎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这个雨巡阅使的致词,虽然够踏实了一些,但还是不够高明啊。这些和北方作战地事情,现在已经是一笔糊涂烂帐了,犯得着你还来解释吗?还是多展望一下将来的打算,高屋建瓴的说些掌控着南方大局地话似乎才更适合自己的身份啊。听这个致词,倒真的象一个才出校门的小中尉呢。

    象章太炎这么想的人还的确不在少数。都觉得雨辰的致词没有他一贯的霸道味道。虽然蛮横说的是自己的道理,但是总能自圆其说。却不知道雨辰已经和蒋百里斟酌了很久了。自己再怎么谦虚,谁都知道自己还是实际掌握着南方局面的主导权。就不要再在这个会议上面侃侃而谈,颐指气使,好像南方就在自己手掌之中的样子了。万一激起反弹,下午表决的时候闹什么笑话就不好了。现在这个局面,每一步还是稳妥点好。

    下面的决议才是这个会议的实质性内容,大家都支棱着耳朵仔细听着。虽然各省代表甚至记者们多少心里都有数。但是这么重要的一个决议,身在场中,都怕少听了一个字。

    开宗明义的就是总纲,南方各省在光复以来就久行自治,在南方临时政府权力交接于北方临时政府的动荡当中。一年以来,所谓中央政府并未有效行使治权。军政民事都无从措手。南方北方,误会频生,内乱不已。为稳定南方,迎接大选,等到正式民国政府成立计。南方决定自治各省联合起来,形成一暂时过渡性机构。南方各省之间问题,完全协商解决。其他财政军事整理,亦可开始着手。当大选依法举行,宪法正式颁布,民国正式政府告成之后。南方自治各省此临时总机构,自然取消。

    一、政治方面,设立一南方联省自治参议会。各省选出3。铭有资格之代表为临时参议员。协调各省之间关系,解决各省政治方面之问题。对各省临时自治政府,联省自治参议会有质询权。协调权。当大选完毕,中央政府成立之后,该临时参议会自然解散。

    二、军事方面,军事问题久为光复以来之痼疾。各省为安全所计,养兵唯恐不多。军费唯恐不足。且各省以邻为壑,应为国防劲旅之军队也如一盘散沙。现决定在南方限定兵数,减少军费。各省军费支出应不超过岁入的百分之五十。并渐次有裁军打算。将来正式政府成立之后,正可为全国做一表率。现有南方省份中,湖南由于地处内陆,已经宣布完全裁军,只维持地方保安营队,其余省防安全,由江北军带为负责,军费由江北支出。其余各省应以一年为期。裁减现有军队百分之二十。以后军事问题。由未来中央政府统一措手。

    原定建立南方各省军队总参谋部问题,暂行搁置,各省军选派代表,在徐州成立一南方各省军事观察组,交换各省军队情况,协调各省军事行动,免除误会。增进袍泽感情。

    三、财政问题,南方各省统一货币,全面通行光复纸币和光复硬币。各省汇水,由其自行掌握。在统一货币的基础上,谋求建立货币金本位制。由于江北军所属苏皖鄂赣地区已取消厘金制度,代以工商统税。凡在江北已交纳过统税工商货物,各省厘卡不得再行抽厘。为此江北将设立一个平准基金。每年以一千一百万元为上限,补贴各省财政。以江北货物通行数量比例为准。

    四、地方自治政策问题,各省情况不一。民风炯异。若谋求形式上面划一,则失却地方自治本意矣。江北现推行之地方自治政策及任官制度,将不强求各省执行。但各省应酌量减免杂税,为民间培养元气。

    五、和北方临时政府之关系,由于北方临时政府久未行使治权,从即日起。南方各省将和北方临时政府脱离法统上面关系,完全实行自治。当全国大选依法完成,民国正式政府成立,南方各省自当回归中央治下,重为民国赤子。。

    六、川省地位问题,川省既派代表出席本次大会,临时参议会将责成川省尽快停止内战,就地停火。江北军考虑酌量派遣部队维持和平,川省将在南方各省监督下组建临时之省政府,选派临时参议员参加参议会。

    七、其他未尽问题,将由各省在参议会中所派代表在临时参议会中提出,由参议会协商投票表决。

    一篇长长的报告,雨辰一字一字地读得很清楚。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做报告呢。他心里面很清楚这份决议的分量。这一份决议一旦得到正式通过。从法统上面自己已经不再受袁世凯中央政府的管辖了。自己想再做些什么,都可以大展拳脚去做。这也是他这次大会的最大收获了。本来计划统合南方达到一定程度,都为了这个决议地最后能够通过,做出了巨大的让步。本来计划成立一个南方临时政府的,取消了。本来计划建立南方军队总参谋部的,还是取消了。本来想让南方各省在一定程度上面推行江北的地方自治政策的,依然取消了。财政的统一也只是谋求货币的尽量统一而已。对各省财政补贴的数字也增加了三百万元。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政治地精髓,还是在于妥协。

    掌声终于又响了起来,尤其以主席台上面谭畏三都督的掌声最为响亮。李烈钧和欧阳武对望了一眼,都把视线转了开去。这个大会虽然黄兴做了很多工作,狙击了很多的江北方面的提案。但是南方各省在江北强大的压力下,还是出台了这么一份决议。将来雨辰的地位,怕是要更稳固一些了?也许是更加的暗流涌动也说不定?这一切都走一步看一步。

    吴采也长出了一口气,想着口袋里面张志鹤地那一份求援电报。南方的事情今天总算告一段落。现在应该可以腾出手来清理豫南的事情了,不过在之前,自己还是要先向司令请罪的。

    在热烈的掌声下面,大家各人想着各人的心思。这份决议很快就传遍了全国。被观察家们称为是南方背叛袁世凯的檄文,北京地袁世凯临时中央政府,现在掌握的省份也不过就是淮河以北的一些地方了。袁世凯在总统府听到这个消息,正在办公地他又当场摔了笔墨。这次虽然没有激动得下达讨伐令,但是总统府很快就发布公告,不承认南方各省的这次非法集会。坚定的宣称南方身份还是在中央政府的管制统领之下。但是其他人可管不了他们那种掩耳盗铃的做法。已经将江北徐州的巡阅使署称为南方政府了。

    历史依然继续朝下发展下去。

    “什么?你再说一遍?”当宴请完毕与会的各省代表,破例喝了一点酒的雨辰回到会客室休息的时候,吴采终于将张志鹤的电文求援情况向他汇报了。

    而雨辰几乎就跳了起来。豫南不能乱这是肯定的,第一这是将来对北洋发起进攻的重要出发阵地,再者也会牵动湖北的大局。白狼军的破坏力他是太清楚了。当年纵横四省,七八万兜剿的北洋军给搞得是灰头土脸。让他们这帮土匪在自己的地盘上面来这么一下子。自己的根基还不如当年北洋稳固,这怎么承受得了!

    第一时间里雨辰心中浮起的是对参谋部的恼怒。最后转念一想,却更多的是自责。他们并不知道历史上白狼军的凶悍。倒不是他们战斗力又多强,而是象蝗虫一样走一处破坏一处。也很少和你展开正规作战,就是四下流窜抢掠。正规军笨重,只有跟着他们疲于奔命。要是真让他们象真正历史上一样在自己的统治区域内流窜转战一年以上…………

    他们没有这个概念,可是自己有啊!虽然他们起事的时间提前了,规模也扩大了。事先自己不是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报告!但是总是潜意识的以为白狼是和北洋军作对的,起事又在豫中。自己还有点幸灾乐祸…………却不知道,历史既然发生了改变,那就没有事情是不能改变的!

    他重重的喘了口粗气,因为这次大会而有的一点得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沉声对吴采道:“先别提什么追究责任的话,你们参谋部的责任也押后再认…………现在的要紧事情就是要收拾豫南的局势!参谋处有没有做计划看赶紧增援哪些部队上去?”

    吴采还是觉得惭愧,但是仍然昂着头看着雨辰回答他的问题:“司马纯如已经在做计划了。这里事情一结束,我马上就回去,尽快的把部队使用上去。”

    雨辰断然道:“下午的会议你不用参加了!马上回去主持这个事情!江西、湖北、安徽、江苏四省能调动的部队都要调动上去!不仅要进入豫南地界兜剿,而且各省省防的篱笆也要扎紧!湖北那里的军事行动可以暂缓。要紧的是先把这股巨匪给我消灭了!豫南那里消灭的土匪之后,我要强行推行江北的政策,把那里的土豪劣绅给打掉一批!又绅又匪,别做这种好梦了!”

    他的神情严肃,语意肃杀。在南方这些代表当中做好好先生周旋了这么长日子,刀再不出鞘就要生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