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四十二章 统合(六)

    在河南这个地方,上次大会战中,豫南的破坏并不怎么剧烈。江北军的迂回迅速,豫南的宏威军纷纷崩溃。直到信阳武胜关底定之后,除了陈山河支队大部进入湖北作战。张志鹤支队就向南掌握住了整个豫南。现在安徽陆军第一师全师都被调驻豫南,执行守备任务。

    在这个地方也是唯一没有推行江北系统地方自治政策的地盘。因为堡砦林立,土匪如麻。不把这个地面清除干净,建立起理性一些的地方秩序,空谈什么地方自治。绝对是只能给这些土匪合法性的身份,只会把河南搞得一团糟糕。

    张志鹤的师征尘未洗,就已经在豫南开始剿匪了。他从雨辰处得到死命令,不允许招安,只允许他们缴枪回家。具改过文书释放。不肯缴械,不肯投降的,只管往死里面打。

    实际进行起来才知道有多么的困难。他们是才入豫南的客军,为了防备北军在豫中的正规军,在正面还要留置一定的部队。可以用来剿匪的机动部队不过一个多团,人地不熟,民情强悍,除了县城之外,部队出动剿匪几乎是一扑一个空。各个林立四处的堡砦也是敌我不分。

    原来张志鹤支队以两个团一直打到豫中,因为采取的和沿途堡砦是收买的政策,觉得行动自由度非常大,消息也灵通。两个团的支队就搅得河南天翻地覆。现在转脸于这些豫南土匪为敌。就觉得非常吃力。上次大会战,张志鹤全支队伤亡不过四百多人,现在剿匪一个月,伤亡失踪也达到了这个数字。还丢了二百多支枪。受到江北军总参谋部的一再申伤。湖北也不过只留置一个老师左右的部队。陈山河在那里安置善后得井井有条,在湖北汤化龙他们的这些两湖立宪党人地配合下,很快就建立了湖北的秩序,自治政策推行顺利,部队也在顺利扩充。相比之下。他以一师部队经营豫南,却是这个样子。难怪江北军总参谋部恼火。

    张志鹤又是个极要强的人,在他看来,雨辰的剿匪政策也许时机并不是很对。这个时候河南还是军事区域,这些土匪并不是没有笼络的价值。一味想将他们清除干净,这谈何容易?都盘根错节几十年地河南匪患,是自己一个师短短的时间能解决得掉的?豫南土匪数目远远的超过了自己这个师的人数!只有在全国大部底定,没有外敌牵制的情况下,才能出动重兵解决这些问题。现在对面就是北洋军,小的冲突无日无之。豫南匪群还得到赵倜或明或暗的支持。现在把自己一个师完全扑在这个剿匪事情上面。不仅荒废了自己部队的野战勤务。也肯定不会是有什么好的战果地!

    但是这个已经是雨辰既定地政策了,总参谋部也认为二十万北洋军都被自己打败了,豫南土匪又会是什么对手?每天只是电报公文督促。居然限定要在1912年内将豫南匪患一举肃清。他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咬牙在这个地方苦撑了。

    最近豫中一带白狼军起事,他也知道了风声。知道白狼军闹得很大,豫中地面本来有第6师两三个团分守,现在也给白狼军闹得站不住脚。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豫中豫南匪群合流。到那时候,那豫南地面可真的就全盘糜烂了!自己这个负责经营豫南的重将,也只有打包袱回徐州接受军法审判的份了。

    大风大浪都闯了过来,难道就在豫南这个地面上翻了船?张志鹤是绝对的不甘心。他拼着总参谋部指责他擅自调整既定计划的风险,果断停止了在豫南地大规模剿匪。所有部队都调集到了豫南豫中的边境,控制要点和道路。防治白狼军流窜进豫南。他总是在想,我是前线指挥官。我最了解情况,我要对全局负责!至于其他的事情,听天命。自己这样调整了部署。要是还是让白狼军流窜到豫南,不要军法部来调查了,自己就准备去报到。

    豫南大地上的风烟滚滚,让这个从雨辰的副官长出身的年轻战将无限担忧,但他还是决定毅然面对。自己是青军会的十二名执委之一,必须做出表率。

    而这时在河南中部和北部汇集地北洋军一线部队的部队长们,现在也乱做了一团,终于决定在郑州召开会议。豫中现在就是面对江北军的第一线,整个河南放了北洋军现在仅存地五个骨干师中的三个。已经是北洋大局的重中之重了。

    豫中白狼起事没想到却是这么大的动静!南阳镇守使田大胖子弃职说去郑州求救,跑得飞快,两个多团的正规军驻军,张敬尧团给打得惨败。另外一个团跑得比兔子还快。现在南阳一带,鲁山,硖县,宝丰一带,已经完全成了白狼军的天下,各处土匪纷纷前来合流,除了豫西那里的绿林和赵倜有交情,约束着没去入伙之外,现在豫中土匪,居然也编成了大队中队的建制,足足有一万五六千人,枪械齐全,又多是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而且这支土匪还是北洋最忌惮的窃号之贼!发布的檄文多有对袁世凯不客气的语言。居然宣称要重开大汉之天!北洋难道真的气数已尽,所以才遇到这不断的风浪?

    所以当北洋众将鱼贯走进郑州赵倜督署的会场时候,个个都面色沉重。往常这些当年一起从兵窝子里面滚出来的丘八将领见面最喜欢玩笑打趣一阵。现在先在雨辰手里吃了一次大败仗,接着河南又闹出了这种北洋历史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悍匪。每个人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见面也不过就是点头而已。接着纷纷落座。

    赵倜作为都督,又是地主,自然坐在正中的主位上面。看第6师师长齐燮元、第4师师长杨善德、第,师师长何宗莲还有他们的僚属随员都沉着脸落座了。也不客气。从身后马弁手中结过一个公文夹,打开后朝几个师长扬了一下:“各位老哥,大家在北洋的资格都比兄弟老上很多,兄弟心里面,实在是把各位当作大哥一样亲近。各位现在驻军河南。防备江北,兄弟这半省残破地盘竭力支应。各地地要缺,只要各位老哥开口,兄弟向来都是撤了自己人委给各位老哥的人选。兄弟自问对各位老哥是没有话说了罢!”。

    他这么一说,他身边的宝德全也连连点头:“咱们竭力支应各位,连自己的宏威军现在都没钱补充,实在是屈己从人到了极处。赵都督做得实在没有话说,大家也应该看在眼里。”

    赵倜说得似乎动了感情,扬着手中的一叠电文:“…………可是白狼匪患却在我北洋雄兵数万驻扎地河南闹成了这种局面。我是豫督。大总统申伤我的电报公文。有这么老厚!河南现在是咱们最冲要的地方,江北军主力是面对着这里。现在豫中局势却是七零八落!现在十几个县,不姓袁也不姓雨,整个就姓了匪!我这个都督该当撤差。没有话说!但是咱们北洋的大局,兄弟和各位老哥却不能不多想想啊,北洋就是咱们的身家性命啊!兄弟一天还在这个位置上面,一天就要把责任承担起来。但是依靠的还是各位老哥。望各位拿出个章程出来,兄弟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说着赵倜也真的能放得下身段,离座就朝北洋这几个大将深深的一躬打了下去。半天不肯起来。这些将领也乱纷纷的离开座位将他扶起来,看赵倜已经是眼睛里面汪的全是眼泪。

    这些人本来都是和赵倜不怎么对付。心想你一个北洋外围武力地将领,居然就统领一个大省。我们还不过只是个师长呢。在河南和他拆台地心思居多。现在闹到这个地步,的确是到了大家该同舟共济的地步了。乱纷纷的都在劝解他。

    “周人,你这是怎么话说?河南这个地方毕竟还是你主持大局嘛!咱们共同把这个差使办下来。也是大家都好!”

    “周人大哥,你是河南老军务,咱们全力捧你!白狼闹得虽然凶。但是咱们也不是吃素的!国难当头,咱们更当齐心协力。没说的,要兄弟做什么,你尽管开口!”

    “唉,都是我第6师的那些部队不争气,兄弟惭愧哪!这个局面大总统也有电报来臭骂我。兄弟和周人你是有难同当!要咱们部队做什么,周人老哥你尽管开口!”

    看北洋众将表了态,赵倜也觉得这个会议第一步算是达到了。但是对于指挥他们,还是不做这个打算。原来地各作战军,因为有的被打得七零八落,有的因为战事结束建制调整了,所有作战军的司令部都已经裁撤。现在怎么统一指挥河南的军事行动,却是一个最头疼的问题。等他把这个问题摆了出来,果然冷场了好一会,大家都口不应心的推戴赵倜统一指挥各部队。

    赵倜和他地大将宝德全心里都有素,想要他们能指挥得动这些大爷,今生是无望了。大家纷纷扰攘了一阵,在座以何宗莲和齐燮元资格最老。现在河南的部队又以齐燮元的部队最为完整,勉强将齐燮元推戴出来指挥掌握整个河南地军事行动,并准备报大总统府和大本营备案。而且继续要求援兵和粮饷支应。

    北京方面虽然知道匪患严重,但是并没有知道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不是单独一个师就办得下来的差使了。迫切需要先建立统一的指挥。他们自己商议组建的河南剿匪司令部,就算是先斩后奏的行为啦。好容易梳理清楚了指挥系统,下面就该商议具体的军事行动。这个时候更是个个面露难色。

    现在各师都在补充整顿的时候,宏威军也元气大伤,谁不知道兵是自己荣华富贵的根本?白狼军现在正是锐气方张的时候。北洋各师并不是没有和他们一战的实力。但是如果是进剿,白狼军来去如风,地形熟悉,很容易就会吃大亏。商议来商议去。决定还是沿着汝河沙河布置军队据守,把几个通往豫北和豫西的要隘守住。慢慢再看变化。

    何宗莲地参谋长李奎元的话大家都认为说得精当:“白狼所部现在已经快二万人枪,淮河和沙河之间的十几县地盘,我们就算现在让给他们又怎么样?那么狭小的地方。能养得起那么多劫掠成性的愤匪?自然还会要寻找出路。不是往北,就是往南。想流窜陕西也必须先北或者先南。咱们现在进攻去大举剿匪地实力是没有的。但是沿着沙河扼守,我相信这差事还办得下来。咱们的目标就是不让白狼匪部朝咱们这里蔓延!让他们望南去找江北军的晦气!看看雨辰应付土匪的手段到底如何?”

    一言既出,顿时满座叫好。将李奎元夸得是张良在世,诸葛复生一般。赵倜坐在座位上面更笑得跟朵花似的。大家都是历练出来的老军务老人精了。这个法子谁觉得不好?连以邻为壑都算不上。该叫做祸水南引。现在北洋军坐守汝河沙河一线,部队调整不大,也有一定信心。除了放弃那些县份要袁世凯点头之外,其他的竟然都是现在河南北洋军最好的选择。

    最后还是赵倜和齐燮元拍板了:“就按星斗老哥说的办!有些什么责任,咱们两人都扛下来了!根据现在各师地态势,第,师守汝河一线,那里是正面白狼军地重点之重点。再以第7师旧旅加强。沙河中段以第6师主力据守。沙河东段是第7师第b旅。而第4师全部和宏威军作为总预备队,随时准备援应各方。谁要是放白狼军朝北方流窜了。军法从事没有宽贷!

    这个会议虽然是北洋众将自己召开商议的,但是大家都觉得比大本营当时会战时候定的计划要他们执行高明。大家都是了解情况,也绑在了一条船上。算是前所未有的和衷共济了。军队布置也算是人地相宜。竟然比会战的时候信心还要高出很多。等到把几个大将都恭送除了督署,赵倜回头就问身边的宝德全:“老宝,你怎么看?”

    宝德全神色倒是比会议前轻松了很多:“都督,我看只要这样部署下去。咱们问题不大!半个河南是可以保全了,要是再能给江北军添点恶心,就是咱们的功劳!要是白狼他们真地冲垮了豫南江北军的布防,说不定咱们还有机会呢!”。

    赵倜沉沉点头:“你说的全对!老宝,咱们在豫南那些绿林当中也有些可以利用的力量,你赶紧联系联系,无论如何。咱们要把白狼军望南引过去!”

    雨辰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白狼军身上。张志鹤不是没有发电报报告豫中局势。但是那毕竟是在北洋地盘上面发生的事情。而且现在徐州的会议正开得胶着。这是他现在最为关心地事情。虽然他没有直接出席预备会议,因为在座也没有和他资格对等可以讨论的人物嘛!但是每天送到他案头的会议纪要和讨论记录却总有一尺厚。根据各省地意见,还要不断的调整自己这方面的布置。原来在他心目中挟自己战胜余威应该很方便的南方统合工作。竟然比想象中的要艰难上许多。南方一日安顿不下来,自己就不能抽身前往北方,江北的代表和全南方的代表,那差别可是很大啊!

    他还是低估了各省的实力人物维持自己利益的决心。当初因缘凑巧,又碰上李烈钧这么一个二杆子都督,一举掩有全江西的好事,怕是再难以碰到了。

    预备会议上纠缠不能深入下去的几个问题,雨辰都决定准备暂时让步。联合总参谋部依旧设立,但是各省只是派代表参加。协调各省之间可能会出现的军事纠纷问题。关于各省军队,江北也不再做硬性限制。

    原定在各省一体推行江北的地方自治政策,现在也除了湖南依旧执行之外。其他各省根据各省自己情况安排。但是江北出产的商品,凡是在江北纳过统税,各省一概不再允许抽厘。江北每年将在统税中抽出八百万元设立基金,斟酌补贴给各省财政。

    江北发行的光复银行钞票,在南方应该全部通用,不得受到任何限制。各省自己的银行应十足兑现发行的光复银行钞票。这点是雨辰坚持的,他也想南方各省替他分担点军费。

    至于南方临时过渡政府和南方临时总参议会的设立,雨辰愿意放弃第一项,但是坚持第二项。现在就要南方各省服从自己领导是不大可能。但是以现在江北的影响,将南方大选力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却是非行不可的事情。

    这么一阵折冲下来,十一月份也快到了下旬了。雨辰除了一些名义和经济上稍微捞取了点好处之外,竟然是在实质性的内容上面全面对南方各省做出了让步。他的统合之梦,并不是那么顺利的。这一切,也许要等到自己完全打倒北洋才能真正着手。

    不过这一次雨辰登高一呼,南方各省响应,愿意坐下来好好探讨南方统合在一起的问题。已经是极大的成功了。而且这次在雨辰和蒋百里刻意的维持下,一直保持着一个强省弱省在一起协商解决国事的氛围,对外界的观感极好。就因为这两点,雨辰也没有什么沮丧的地方。什么事情都应该是一步一步来的。现在的工作就是为未来的前进打下基础。他有时还觉得自己走得太顺利了一些呢。而新的战场,还在面前等着自己。时不我待啊。

    雨辰端坐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仔细斟酌着明天正式会议中自己要做的报告,还有即将对全国通电的这次大会形成的决议。这个决议秘书已经写了好几稿了,也综合了各省的修改意见,一点也是马虎不得的。南方的声音,就该在这决议里面完全体现。

    他一会儿写写,一会儿停下笔来想想。有时还看看窗外,现在已经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冬天啦。自己的父母亲人,在原来的世界还好吗?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成了能决定国家相当命运的人物,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呢。但是自己,是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命运这东西当真奇妙,让你得到的很多,也失去的很多。自己是再没有可能和一帮狐朋狗友到酒去寻欢买醉,再看着身边女友对着自己温柔微笑了。自己现在正在一条把全部精力心思都投进去也未必能够走向成功的道路上。这样的命运,自己不但接受了,现在似乎还乐在其中。

    门轻轻的被敲响了,才把雨辰从难得的遐想中惊动出来。在这个时候敢于来惊动自己的,绝对都是大事情。雨辰扬声道:“进来!”

    门被推了开来,副官处长陶定难在门口站得笔直:“报告司令,明天将来观礼的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库柏先生,还有一群外国朋友已经到了巡阅使署。司令要马上接见他们吗?”

    雨辰搓搓自己的脸,连夜的披阅公文,这个时候实在也是倦得很了:“当然!马上要见!让人给我打盆热水来,我精神一下就出去。”

    陶定难答应了一声却还站在门口:“司令,您实在太辛苦了。这些日子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您是我们江北支柱,食少事烦那是长远不了的。”

    雨辰听他说得诚恳,一笑道:“我又不是诸葛亮,放心,没那么容易垮的。现在这个千变万化的局势我能休息得下来吗?为了心中的目标,这点辛苦都坚持不下来,还谈什么做大事情?定难,你也不要贪图安逸!享受的日子不在现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