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四十一章 统合(五)

    徐州的预备会议已经一连召开了四天,等到会议进程逐渐进入到调整各省势力的实质性议题的时候,争吵就开始慢慢的激烈了起来。各省都有自己的盘算。他们都想得到江北的财政支援,但是对自己利益又不肯做出太大的让步。进程一时僵持在那里。蒋百里这些日子完全泡在会议现场,作为体现雨辰意志的总协调人。直到今天,才有空抽时间回江北巡阅使署汇报一下进程。

    蒋百里从汽车上走了下来,而雨辰一如既往的在巡阅使署门口迎候着他。两人微一点头。就并肩朝里面走了进去。这些天的预备会议蒋百里都作为江北巡阅使署的代表,特别是拟议中成立的南军联合参谋部的参谋长的身份参加了会议。分组讨论的时候各省都要跑跑,忙得是脚不沾地。连到巡阅使署来和雨辰商量汇报事情,都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百里兄,今天讨论的成立联合参谋部和军队整编的事情,商议得怎么样了?”还没到自己的书房,雨辰就笑着发问。

    蒋百里只是摇头:“这个会议讨论什么都好,就是牵扯兵和钱的事情是最扯皮的。我们还是提出你的方案。海防边防省份闽粤浙桂,每省留一个地方番号的步兵师和一个混成旅,另外维持地方治安的保安营十个到二十个之间,其他杂色部队一律裁撤。陆防边防省份就是云南了,只留两个混成旅和十四个保安营。湖南和四川还有贵州作为内陆省份,不设正规军。只留十五到二十五个保安营左右。这样通扯算下来。八个省应该有三十四个团的正规军,加上一百三十四个保安营。十七万六千穿制服的军人…………至于地方推行我们江北的自治政策和财政措施地事情。还是一羽先生和你说。”

    看蒋百里的神情并不是很轻松的样子,雨辰心里头也有数了:“怎么?他们大概是不愿意?觉得给他们的兵留得少了?其实这些还不是象征性的?除了湖南咱们准备驻军将这个省份纳入掌握之外,其他省份打着其他旗号保留部队还不是由他们,兵多,他们养得起么?”

    蒋百里苦笑道:“其实咱们给他们留地兵额。和他们现在的军队也差不多。他们不满意的事情是咱们江北军系统现在就有江苏两个师又一个混成旅,安徽两个师又一个混成旅,江西一个师又一个混成旅,湖北一个师又一个混成旅,加上第9师和教导旅,相当于一个混成旅的安蒙军。咱们的兵力达到了五十一个团之多,加上地方保安营,全江北系统穿制服的军人达到了二十二万还多。他们觉得既然大家联合了,就不应该在江北保留如此多的部队,太不公平了…………”

    两人一路谈着一路已经走进了雨辰的书房。蒋百里坐下来已经很熟练的翻着案头的雪茄盒子。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继续道:“…………另外就是不满意咱们插手他们内部地事情。认为各省形式殊异,大家是联合而不是上下级。他们很难接受。军队编制的事情都谈不定,那个联合参谋部的事情自然就…………”

    他说着一拍手,就望着雨辰笑笑。那意思可明白得很,他是没有办法了。

    雨辰站起身子来习惯性的走来走去,眉毛皱的紧紧的,不住的在想着自己地心思。在他想来。这个预备会议比正式会议形成一个决议之类的还重要。是和各个省份联络沟通的大好机会。能让这么多省份的实际掌握者坐在一起,而他自己作为发起者和事实上的盟主,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自己抛出的这个预备会议地讨论项目,在他看来,已经是尽可能的考虑到各省的利益,但是一到实际拿出来,没想到反弹还是这么大。也许自己太咄咄逼人了一些?可是不在军事和财政上面对这些土皇帝有所限制。南方所谓地联省自治,也不过就是一个幌子而已。自己还是要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后方安全。

    另外,他也真的想看看自己在江北推行的这一套政策。在整个南方范围是不是也有效果。控制其他南方各省的兵额,也是想给国家未来多保存一点元气。兵越多,只要还是打内战,结果也是国越贫而已。

    但是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做法,在江北军内部是得到了一片叫好的声音。谁不想限制对手呢?能指挥调动南方各省的方方面面,对江北系统的高层人物也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可是别不是让人家平白多了几分戒心,增添了恶感和树立了敌人呢。

    他沉吟着问蒋百里:“他们的意见到底是什么?是各省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呢,还是各有各的算盘?”

    蒋百里微笑道:“你可算问到点子上面了,我为什么耽搁那么久才来向你汇报这些事情,也就是在各省代表中摸了摸情况。有的学生也能对我说点实话。西南各省是五可无不可的,他们养兵本来就很艰难,也就是桂滇两家。未来咱们打仗也未必会调用到他们的部队。面子上叫了一阵独立自主,也不过是场面话。实际还是想咱们对他们协垧,有钱什么都好办。

    浙江和广东两个省份是坚决不干,真是铁了心的反对。无论兵额还是财政。认为南方这个联省自治机构即使成立,也不过是一个正式政府成立前的过渡机构,是大家道义相交进行自保的一个联合形式罢了。江北非要他们按照划一形式整顿军队,并设立实际上的南方军队的总指挥机构南方联合参谋部,这并不合适。无论从法统还是法律基础上面来说,都是自外于民国的做法…………他们说的也合情合理。这两省代表认为联省自治的维持机构可以成立,但是其他地还是一如现状。反正这两省富庶,也求不到咱们头上。”。

    他一气说了那么多。看雨辰若有所思的听得专心,继续道:“其他几省象福建贵州没什么意见,福建是广东的应声虫,贵州是云南的应声虫。”他眼睛突然发亮,眉毛也舞动了起来。笑道:“你知不知道,四川代表求咱们什么事情?”

    雨辰还真的不知道,虽然他牢牢地掌握着会议的进程,每天的会议纪要和分省讨论稿他这里很快就能看到。但是四川那个省份虽然大而富庶,但是境内自己的系统就分成五块,加上滇军和黔军在里面兴风作浪。夔门以西,简直就是个春秋战国的局面。他现在也没多的心思管这个省份的事情,这次会议让他们派了个名义上的川省民政长过来,也不过是聊备一格而已。听到蒋百里这么一问,他还真有些愕然。瞪着眼睛看着他只是缓缓的摇头。

    蒋百里笑道:“川省熊克武请咱们出兵平乱。恢复川省局面。并敦请滇黔客军出境。川省平定下来之后。熊克武很愿意加入江北体系,并欢迎咱们江北在川省驻军维持。这下我们可成了王师了!”

    川省现在的局势顿时飞快地在雨辰脑海中过了一遍,民元以来,尹昌衡倒台之后。川省军队根据系统地不同编了五个师,就是五路军阀了。熊克武虽然是名义上的四川都督,但是自己手中也只能掌握第一师而已。又轻率的发动了对其他师的战事,引起本来相互之间也扰攘不休的四师联合。加上溃乱入川的滇黔二路客军。把老熊打得是节节败退。在川西丢了成都,那里的兵工厂和造币局都拱手让人。现在龟缩在重庆一带,堂堂地全川都督在这里苟延残喘。被逼急的他自然向号称同盟会出身,现在雄踞长江中下游,兵锋已经直抵夔门的雨辰雨巡阅使求援了。哪怕自己当不了权倾一方的都督,也不让自己的对手好过。熊克武看来当真是发了狠劲。

    他沉着脸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墙壁想心思。要是他在全国那么多仰慕者知道他们心目中的青年军神雨辰雨司令更多地时候是这种发呆的样子。怕会失望得再不相信什么偶像了。不过雨辰自己却已经习惯了每天在脑子里把人和事情还有局势发展装得满满的生活。现在这个局势,实在是最耗费他思考力地时候。

    蒋百里笑道:“是不是很诱人?要是咱们能平定全川,第一结束川省从民元以来就没停止过的内战。对咱们的声誉又是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第二长江全线就已经为我掩而有之。战略优势也是巨大的。第三就是川省富庶。如果能切实推行咱们的自治政策,裁撤掉川省那些烂队伍。每年的收入也是很大的。这笔财源,可不能轻轻放过。”

    他挥手做总结:“既然熊克武要做刘璋,我们何妨又做一次刘备呢?”

    利益的确是很诱人的,雨辰在心里面赞同蒋百里的话。到了自己这个地位,是该别人来求自己,并看自己脸色的时候了。有些时候一些地方利益,自己不去主动争取,也有机会送到自己面前。可是在自己专力于整合东南半壁和准备大选的时候,再分散自己有限的精力去平定四川这么一个大省。是不是还能照顾得过来?

    单纯从军事上面考虑,自己五十一个团的正规军,沿长江全线展开,那真的要成为一条死蛇了。更别提部队才经过了扩充,现在得力的部队还不就是那么几支。反正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这么一个被隔绝在四周山地的省份。最后自己再腾出手来收拾也成。

    另外就是滇黔两省,现在在四川也有着巨大的利益。这些西南军阀,现在可是自己坚定的支持者,就是因为自己为他们遮挡在前面,又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要是贸然进军四川,把他们得罪了可也不好。他们被自己剌痛了的话,和浙闽粤三省联合起来。江北军只好继续做孤家寡人了。什么南方王,想也不要想。

    正想说出拒绝的话的时候,脑子突然又转了一下。他无意识的挥挥手。沉声问道:“现在咱们离夔门最近地部队是哪一支?”

    蒋百里马上就答了出来:“是汤斯灵的湖北陆军第一师,现在一旅在武汉一带,二旅在宜昌,扼住长江要害的地方。”

    雨辰断然道:“通知念荪,让他电汤斯灵。命令他到徐洲来见我。川局的事情,百里兄可以和杨庶堪先敷衍着,说咱们对熊都督一定有照应。他们心意可嘉,我会先抽调部分军火和粮垧支援他们的。”

    蒋百里是何等地战略大家,顿时就明白了雨辰的心思。他只准备以一部分兵力进入川东,支撑住熊克武的局面。在川省扶植起这个江北军势力的代言人。让川省的局面先维持住。至少保住川东,掩护湖北的侧翼。其他的事情等能腾出手来的时候再慢慢料理。这样安排,是比进去全川要好一些。

    他自失的一笑,自从自己现在身在庐山,已经没有以前在外面旁观时候对局面那种清楚明白完整的把握了。难道自己真地只适合搞学术。不适合负责具体地责任?(蒋百里在真实历史中的一生,学术教育成就无人能比,但是具体给哪路势力当总参谋长的时候,却往往以失败而告终,这点也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这点念头在他脑海中也是一闪而过,笑着站起身子:“成。你的安排比我的打算高明!我这几天也是实在乏了。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和这些省的代表慢慢讨价还价,你也尽早拿出个准定的主意出来,要是联合参谋部设立不成该怎么办。政治这东西,有地时候是需要妥协的。”

    河南都督赵倜现在是他最烦恼的时候了,自从他当河南都督以来,似乎就没有顺心过的时候。先是分兵给倪嗣冲8个营让他带进安徽。当时他可是舍不得。结果袁世凯有命令他也没法子,后来8营子弟兵丢了个精光。倪嗣冲居然还想二次入皖!他那次可是顶着袁世凯的命令不抽兵给倪嗣冲,在豫皖边境转悠了两个多月。事情也不了了之。。

    到了后来,袁世凯居然想用自己表弟张镇芳来取代自己河南都督的位置!他赵周人为了河南出了多少力多少血汗?当年秦陇复汉军几万人出潼关,还不是他为老头子卖了大力气,把那帮关中刀客给揍了回去?要不现在河南还能是北洋的地盘么?幸好李烈钧在湖北掀起了战事,老头子为了稳定局势考虑。没有易督。

    才安生下来没有几天,老头子和雨辰那小子又在湖北河南展开了空前大战!这次他赵周人不能说不卖力气。自己宏威军老底子一万多人都交给了雷振春指挥,进入湖北作战,结果却败了个灰头土脸。自己辛苦拉扯到这么大规模地宏威军,回来的只有零星三两千人。河南一半也丢给了雨辰那小子。现在自己的仅有地豫北豫中部分,还有齐燮元的第6师全部,何宗莲的第4师一部,杨善德的第4师一部,雷振春的第7师全部驻扎在这里。为了养这么多部队,他们自己委任官吏,截留税收。搞得他这个都督进项是越来越少。自己宏威军垮干净了,腰杆子自然没以前那么硬。

    家事也不顺心,自己最心爱的小妾给自己生了个儿子。正宝贝得不得了的时候,突然得了大病,做了多少法事许愿。自己的部属从秘书长起,每人借寿五岁给自己的那个儿子,算起来岁数应该能活到一百五十岁还多。结果许愿无灵,该死的还是死了。

    种种事情交杂在一起,让赵倜在早上进署办公的时候就气乎乎的,沉着一张脸象自己老婆偷了汉子。看着面前等着划行的公文就恨不得全部撕掉。正没做理会处的时候,就看见自己手下最心腹的大将宝德全踏着沉重的脚步声晃了进来。

    宝德全是个蒙古汉子,当年毅军老将宋庆在热河剿匪时候招安的旧部。资格老也颇能打仗。上次大战没有带兵出湖北,而是留守了郑州。对这个一脸络腮胡子的老伙计进来,饶是赵倜的心情极度烦闷,也不得不站起来表示迎接的意思。

    宝德全人还没走近赵倜的办公桌,大嗓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都督,昨天我亲自送来请你阅看的公文划行了没有?昨天你有事情忙,说今天一早就处理的。”

    哎呀,昨天晚上喝了一晚上的闷酒,早上起来又和小姨太太平上去入了一番,当真忘了个干净。他咳嗽一声,在老伙计面前也没什么要装的。就在公文堆里面翻着宝德全说的重要公文,隐约记得是说豫中白狼匪患的。不是说驻扎豫中的六师张敬尧团去剿了吗?区区匪伙,还当得住正规军一个团的进剿不成?

    好容易将那份公文翻了出来,才看了几行赵倜几乎就从座位上面跳了起来:“什么?张敬尧团给打得惨败?在独树镇还丢了两门野炮?什么时候白狼有这么大的威风了?”

    宝德全苦笑道:“还不是因为咱们宏威军败的?多少兵士从豫中败退回来的时候,拖枪加入了他的匪伙。现在据准确的情报。白狼现在的匪伙已经有了一万多人,枪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字,差不多就是咱们宏威军当初的实力了!豫中他原来盘踞的两个小县城周围自然容不下他歇马了,闹腾起来声势是相当的惊人!”

    赵倜当真觉得天底下不顺心的事情都冲着他一个人来了。颓然的坐倒在椅子上面,喃喃的道:“一万多人枪,一万多人枪…………第六师真***是吃干饭的。抢豫中那些县城的权时候比谁都厉害,真到了干仗的时候,又送枪又送炮!”

    他看着宝德全,咬牙道:“实在不成,还是老法子,招安!我委他一个师长!”

    宝德全早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自然有护兵给他上茶。他看着自己都督在那里一厢情愿。心里面就想,老子是土匪出身,你是正规军官出身,怎么比老子还蠢呢?怪不得第六师打不过白狼,原来土匪就是比北洋官军狠啊。

    “都督,咱们现在不过才五千人的实力,去招安个一万人的师。到时候河南这个地盘,谁说了算?白狼还是你?而且白狼抓着北洋官军的俘虏,从来都不留活口。他是恨绝了咱们。自己也立起了什么建国豫军的旗号,要建立什么大汉共和国!按照我师爷的话,这叫什么之贼来着?”

    赵倜咬着牙齿蹦出四个字:“窃号之贼!”

    宝德全一拍大腿:“就是啊!这种贼咱们是招安不得的,只有狠打!反正现在河南境内有十来个团的老北洋军队,让他们去打就是了。吃着咱们的还能不出力?”

    说起老北洋赵倜就有些心灰,他们这些北洋的外围武装对老北洋中坚那种作风再了解不过了。抢功劳抢好处是第一等的,但是真到派上用场的时候,除了袁世凯等寥寥几人,还真难有人使唤得动这些骄兵悍将。他在自己心里面大骂:“***,早知道豫中老子也让给江北军了,他们剿起匪来,总比第六师要强些!”

    他心里面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的宏威军是无能为力的了,赶紧行文给大总统!请他调集河南境内的北洋军,赶紧剿匪为上!要不然豫中局势牵动。他们对江北军战线的腹心之地,又将第二次敞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