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三十八章 统合(二)

    欧阳武坐在赣军第一师徐州办事处小小的招待所的自己房阿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徐州卷烟厂生产的江北牌香烟。这是年中投产的一个厂子。大概有李章云的股份,具体的他也不知道。反正香烟的味道不错,价钱也相宜,行销得颇广。床头就放了这么一听,大概是哪个招待员摆的,他到了徐州,心里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本来不抽烟的他一下就抽上了,晕晕乎乎的觉得自己好过了许多。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人影站在门口,将灯拉亮了。欧阳武一下站了起来,就看到李烈钧沉着脸站在门口,亲手提着一个公文包。他立刻站了起来,举手敬礼:“都督,长远日子没见了。”

    李烈钧没有答礼,走进来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摆手道:“不要在我面前行这个灿巨了,再说现在都督是你…………坐。”他自从被雨辰委为江北巡阅使署副巡阅使之后,一直就没有什么动静,在徐州也悠游得很。这次南方各省代表大会,因为他在南方熟悉,又担任了总接待员,雨辰也实在是忙,很难顾及到这个当年桀鸯不驯,心比天高的江西前都督的心态。他只顾到将李烈钧调到中枢来隔绝和以前军队的联系,却因为太忙忽略了结以恩义,安抚他本来就有些元气的心理。这是雨辰的琉忽处。

    欧阳武在李烈钧旁边坐了下来,提着神没有说话。他知道黄兴已经派人联络过李烈钧,也同样联络过自己。无非都是些大家都是同盟会的干部出身,现在这个局面。大家要抱成团,沉着应对。大选即将开始,未必没有大家的机会。雨辰和袁世凯都予智予雄,才上台没有多久,就大打出手。将来的国事,还是要看他们这些同盟会地人物。到徐州之前,李烈钧就带话给他,要和他好好谈一谈,也让他一直忐忑到现在。

    自己虽然是江西都督,可是实权一点都是没有的,雨辰麾下现在四省地盘,就江西古怪的设了一个都督,还不是就为了安赣军的心的?现在赣军完全是江北军在供应,不少军官也掺了进来。更有基本团对调服务这一招。赣军已经完全是江北军系统内地部队了。自己心里面虽然有不平的地方。难道还真能在内部撬雨辰的墙角?他的嫡系部队可是对他忠心耿耿,现在心气又高,真要反对他的话,恐怕也只能剩下自己这个一个光身子人!同盟会那边的麻烦,他实在不想沾惹,但是也的确不甘心现在这个现状。

    李烈钧沉默着从公文包里翻出了一叠文件,递给欧阳武。就听他淡淡的道:“这是这次大会预备会议的议程。你看一下。”

    欧阳武疑惑的看了李烈钧一眼,专心看手头地文件,大会预备会议地议程分着这么几项:“一、向南方各省汇报江北辖区内的自治成绩。二、南方各省军队编遣,划一编制,建立仿江北军作战处那样的南方军队联合参谋部,统一指挥调配部队,防止南方各省因误会发生武装冲突。确保南方军队成为一个整体。三、江北自治政策南方各省划一推行,减少任官,裁撤农税。取消各地厘金,征收南方一次性统税。凡交纳南方统税的商品货物,南方自治各省一概通行,不再各设关卡,抽厘自用。所有财政损失,江北将斟酌补贴。四、南方自治各省的临时领导机构,建议设立一个南方临时联省自治署,行南方临时政府之实,等待大选完成,正式政府成立,得到南方认可的宪法通过,再办理结束工作。五、成立南方临时参议会,为未来大选做准备,同时也监督南方临时联省自治署的工作。主要确保大选开始后,南方选举力量集中,声音响亮。”其他还有些零星地东西,欧阳武已经惊讶得脸色煞白的看不下去了。

    “雨辰竟然野心之大如此!他是想挟战胜之余威,做这个南方王啊!进可以借着这个巨大的力量竞争中央的位置,退也可以凭借大江以南的力量和未来中央分庭抗礼。他这样明目张胆的做出来,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李烈钧冷冷道:“你第一天才知道这个人胆子大么?我们在前面最先和袁世凯对抗,为国家争前途,为个人争人格。以为他是我们同盟会的同志,以他为泰山之靠。没想到把江西送到他口袋中不算,现在几千同志地血,就是染出了这个野心家通往这个南方王血红的道路!这些议程一传出去,相信他总会有通电振振有辞的解释,他是通电王嘛!现在又有这么大地势力,为他捧臭脚的人定然不少…………但是我们不能容忍国事就这么坏下去!现在袁世凯已经被削弱了,雨辰的根基不稳,正是我们同盟会同志最好的机会!”

    听到这里,欧阳武才知道最近活动得很厉害,传得沸沸扬扬的同盟会三督联合的风声当中,恐怕还要加这一个李前都督呢。他心里面和一团乱麻也似。低着头沉默半晌,李烈钧也严肃的看着他。

    “都督,您打算怎么做?我是你的老部下,该当听您的。但是我总觉得时机还不成熟。雨辰现在在长江以南的作为,全国已经基本上默认了。他那一套地方自治政策,既照顾到了地方实力派,也给了百姓们好处,很得到叫好认可的。这次他借着这个大会把他的政策推行下去,只怕赞同的比反对的多。我们道义上先不占优势…………”这一刻欧阳武当真是说得苦口婆心的。李烈钧的性格他领教得够够的了,自恃太高,而又性烈如火,说难听点就是莽撞。自己亲手把江西交到雨辰手里,现在又来后悔了。世界上的事情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回头的!这趟混水不能趟,也不好趟。。

    他低着头也不看李烈钧脸色。自己继续娓娓的向下说着:“现在各省代表地意见如何,都督大概了解么?还有我们掌握着多大的力量,到底该怎么对付雨辰的统合南方计划,都督是否已经有了预定的章程?现在各省究竟是什么样一个局势,都督能不能先和属下说说?”

    这一下可是把李烈钧问住了。他和黄兴书信往还。黄兴现在和他儿子在搞这个南方小联合的事情。他接到地是黄一鸥的回信。倒也是含糊得很,大概就是事起时浙粤两军出江西,保证把江西地盘夺回来,江西需要欧阳武内应。福建也可以增援填防浙江。四省到时联成一气,另外成一个局面。至于如何起事,如何在这个南方大会上面生事,竟然都是模糊。他有些挂不住脸,知道自己老毛病就是这样,听到点风声,加上最近心气不好。就来找欧阳武逼他表态了。没想到这个前属下却比他自己想得远多了。

    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最近自己心中是老有一种不平之气啊。自己是心比天高的人物,怎么就被雨辰那个年轻人玩弄在股掌当中?(这里交代一下,李烈钧在雨辰怂恿下进攻湖北是模仿赵恒惕当年在吴佩孚怂恿下援鄂,最后被吴佩孚捞的大便宜的)利令智昏这点,当时自己为什么就看不出来?现在自己跟着黄兴这样闹,是私心自用呢,还是真的为国家前途打算?这点念头不过在他心中一闪而过。还是对雨辰的怨气占了上风。

    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实在的军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知道地形式——讲给欧阳武听。虽然心里也知道欧阳武明白着呢:“湖南谭畏三,本来就是一个墙头草,雨辰现在势大,这次大会,他贴得是最紧,什么样地政策估计都会拥护。湖南在江西湖北两省包围着,雨辰一翻脸。他又没什么奥援,湖南都督的位置站时就坐不稳。两湖地方人物代表汤化龙现在和雨辰走得很近,随时都能取代他。湖南咱们是别指望了。所谓的同盟会三督,其实朱瑞根本是光复会出身的,浙军将领也是光复会的多,不过黄家父子对浙江的影响力很大罢了。他们本对雨辰的警惕性很高,刻刻注意着保持浙江地地位,浙军实力不弱,也很团结,不见得会听雨辰的招呼…………”

    听着李烈钧在那里说,欧阳武一时竟然走了神。这些李烈钧知道的,他同样知道。下面的他都可以替李烈钧说了。福建孙道仁,那里是一个穷省份。根本作用不大,拉在一起,不过凑数字而已。他倒向财雄势大的雨辰可能性是更大一些。广东陈炯明算是同盟会的忠实同志,但是有济军牵制,上次南北大战他准备解决济军,最后因为广西陆荣廷对济军的声援,最后还是没有动手。至于广西、云南这两个省,天高皇帝远地,乐得把雨辰放在自己的头上,替他们挡风遮雨,反正雨辰也一时管不到他们这里,至于四川…………先等他们撕掳清楚谁能代表全省再说!

    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除了浙江还刻意地和江北保持距离,就连广东,陈炯明都很认同雨辰联省自治的理念。他们这些同盟会人物,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出来?对老长官的想法他理解,但是想自己做出番事情来,也要看时机的不是?

    好容易才听李烈钧说完当前局势,李烈钧就眼光炯炯的看着他:“止戈,现在就看你想法如何了?等克强先生他们拿出办法来,你愿不愿意帮忙?”

    帮忙?拿什么帮?完全被雨辰控制的赣军一师又一旅吗?欧阳武此时真的只想苦笑。

    “司令,明天召开预备会议的程序,都在这里。按照议程,在预备会议都是吴参谋长代表您出席,第一天江北自治成绩汇报是李厅长做报告…………您还要不要去?”陶定难这最后一句话是看雨辰拿着那叠公文只是沉吟,一时有些丢不下手的样子。最后才多问了这么一句。雨辰笑笑:“议过多少次的事情了,咱们这次会议开得就是要举重若轻,不能让他们看起来是咱们求他们的样子…………我不去就是不去了,等正式会议召开的时候我再出席。定难。你去把蒋先生请来”

    陶定难看了一下座钟,已经十一点地时间了。蒋百里可不像雨辰精神这么好,这个时候他已经准时上床休息了,脸上忍不住就流露出一点难色。雨辰笑道:“这次不同,蒋先生一定还在等着我请他过来呢。这次大会,他倾注的心血也不少。去,他一定没有睡。”

    蒋百里果然没有睡觉,等他赶到雨辰的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的时间了。就看见雨辰在笨手笨脚地自己磨咖啡。蒋百里一笑,接过来这些器具,一会就磨匀了咖啡豆,招手让人煮去了。

    雨辰请他坐下,还没有开口说话,蒋百里就微笑道:“我知道你一定在等我过来。只是没想到你公事结束得这么迟。怎么?心情有些激动?”

    两个人只是对视一笑。江北一步步的终于走到现在。这次南方代表大会,也是蒋百里四处奔波促成的。要是那些议程都能够得到通过。江北这个地方势力才是真正的跃居到了全国的舞台上面。但是整合南方势力,又是谈何容易?不过江北军的发展历程,也一向是一道道的坎过惯了。现在不习惯困难挑战的,那可就不是江北军的人物了呢。

    等到咖啡送上来,在这个寒夜喝点热的,也地确是一种享受。雨辰尝了一口。撇了撇嘴道:“李媛这小丫头巴巴给我捎点美国朋友送地什么巴西咖啡豆,还交代我一定要亲手磨了才好喝,现在尝尝,也就是这样嘛。”

    蒋百里一笑:“李媛小姑娘回上海了?”雨辰笑笑,一口把咖啡喝完,烫得他在那里哧牙咧嘴的。最后才回答道:“是,她回上海看看她母亲。横竖我不久也要去上海的。和她在那里再碰头。”。

    蒋百里笑着吟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接着他端正了自己的容色:“你觉得南方这边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定下来?再赶着去北方来得及么?“

    雨辰一叹:“整个江北军上下,也只有你赞同我去北京啊。他们也真是。我不做完全的准备就能去北方了么?而且也未必一定要到北京和袁世凯谈这个事情。我只是表示个姿态,以后国家的大事情,少不了找我姓雨地,我也将正式参加到决定中国未来走向的事情当中去!南方这个会议,我没什么担心的。除了个别省份,其他的巴不得我跳出来挡在他们前面。又保证了他们土皇帝的位置,又给他们的安全背书…………我也不过借他们的势罢了!到底最后看是谁占谁地便宜!有些人在背后闹腾,我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我不出头把这个南方盟主的名分定下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边事情了结了,我才能专心北向…………百里兄,你还是甘于安心教教学生吗?不如正式给你一个名义,出山来帮我忙。我已经想过了,南方联合参谋处主任地名义就给你好不好?替我把把这个大局。”

    他看着蒋百里,神气诚恳万分。以前蒋百里都是以客卿的身份帮忙,雨辰也从来不勉强他负什么责任。在这个时候,他却正式的敦请蒋百里出山负责方面了。

    蒋百里无意识的摆弄着手中的咖啡杯子,脸上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来。其实心里未尝不在翻江倒海。

    “我本来和你有一年之约,这一年眼看就要到了。当时我们是怎么说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一步步走上去,究竟想把我们这个国家带到什么地方去?这个所谓你说的民族复兴的祭坛,在你手中,奉上的牺牲祭品也不在少数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复兴这个国家?单靠你用油田的钱建立起来的江北军,还是那个什么地方自治免收农税的政策就够了吗?你如果能回答,我就愿意出山。”

    室内的气氛一下沉重了起来,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蒋百里,也是全国很多人看着雨辰慢慢崛起,未来很有可能权倾天下的人所担心的。他这么年轻,崛起时间也太过短暂,就能完全负担起这个老大民族前行的责任吗?很多人怀疑,就连蒋百里也怀疑。

    雨辰僵着脸沉静了半晌,听着作战喀嚓走动的声音。这个问题直指着他的内心。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一遭,踢打挣扎到如今这个局面。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富尊荣吗?还是想让这个世界的东方老大民族能少走一些艰苦的道路,尽到一点自己作为炎黄子孙的责任?

    “百里兄,时局复杂,我们这个民族。面临的问题也太多了。如果把这些事情都指望在我雨辰一个人身上来解决。或者我能带大家闯出一条飞速富强的道路,那是不现实的。没有大家的帮忙,没有这个大时代的趋势所向,我雨辰什么都不是。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我想的很简单,我要做的,一就是在国家尽快的恢复秩序,早早的完成统一。这点袁世凯做不到,他只为自己那个团体考虑。同盟会也不成,他们品流太复杂,也没有能掌控全局的实力。等国家真正的统一了,才能谈到下面该做些什么。我经验不够,阅历更少。但是相信还能掌控一下全局,中国有那么多的能人,我就不相信开诚布公,不能把这个国家治理好?

    二就是我要建立一支强大的国防军,让谁也不能来欺负咱们!这支强大的国防军,甚至还要走出国门,为我们这个民族去争取我们应得的利益!

    就这两点,也许穷尽我毕生的精力也未必能够办到。我还敢想更多更复杂的事情么?正因为知道自己能力的不够,我才希望更多的人能来帮我的忙。百里先生,话就这么多,我是真心的盼你出山。”

    他说得极其诚恳,论内心,还是有些半真半假。将来到真正掌控了全局,他自己能放弃权力只专心建军?只怕自己也不会相信呢。而未来自己在治理国家上面到底该怎么做,是多一些威权还是多放点手?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是依靠一套中央官僚机构直线管理还是建立美式联邦制地方自治集合体的国家?甚至是高度威权的军国主义国家?这一切,都等着自己爬到最高的位置再说。有的时候,人是违逆不了时势的…………如果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江北地方自治的政策到了自己也不能控制的时候,那时自己不想做华盛顿恐怕也不可得啊。但是无论如何,将来将军队完全收归中央,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一时间他想得很远,几乎都忘记了自己还在等待着蒋百里的回答。统一全国和走向世界,这真的大概就是自己心目中最后的愿望了。如果这样,也算自己没有白来一趟。从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到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深深的印记,也是不枉此生了。但是对自己的评价,还是等这个世界的百年后再让人评说。

    蒋百里缓缓的点头:“你说的很实在,现在能收拾全国局势的人物。你的确能算一个了。也算是你达成了我们之前的约定。我愿意正式担负你手下的某个名义。至于将来…………咱们再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