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三十七章 统合(一)

    欧阳武是在1912年11月7号的样子来到徐州的,他以前不是没有来过。但是这次的到来,却有不一样的体会。眼看着下了火车,车站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各省的代表。雨辰特意从教导旅抽调的士兵护卫接待。就知道徐州城正为这个事情热闹呢。

    他的赣军第一师在徐州有办事处,自然有人来迎接他,在车站上等候了许久的留守处主任和几个办事员一溜小跑的迎了过来:“都督,都督,您可算是到了。路上还算平安?”欧阳武脸上闪过一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复杂神色,淡淡的笑了笑,掸掸军服走了几步:“我们还是去咱们的办事处休息,坐了这么久的火车,骨头都疼。”

    办事处主任神色有些奇怪,看欧阳武在前面昂着头自顾自的走着,忙凑前几步:“巡阅使署有命令下来,各省代表要先到巡阅使署投到,然后同一安排在迎宾馆休息,先开预备会议,然后等着b号的正式会议,都督您不先去投到?”

    欧阳武冷着脸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可不是各省代表,我还是江北军的师长呢!先到自己部队的办事处休息有什么不对的?”这个钉子一碰,本来是好心的办事处主任不敢说话了,陪笑着招呼卫兵将马牵了过来,几个人鲜衣怒马的去了。

    欧阳武是作为江西代表来参加这个会议的,会议的议题就是南方各省联省自治代表大会。大家有个共识,现在北京中央政府政令不过长江,但是南面又崛起了一个强势的雨辰。他地势力已经延伸到了长江中游。南方其他还没有落入他掌中的省份需要谋求一个和他的相处之道。既要利用他来对抗中央政府,又要维持自己的独立。所以对联省自治这个号令,拥护度还是相当的高地。但是各人有各人的想头,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大家对雨辰现在的政策都有些吃不准,到底是想把南方多大程度的统一在他的手下?到底会在南方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但是大家都有一个共识。他自己根基本来就不很牢固,现在地盘又增加了。必然还有一个消化的时间,而且心思都纠缠在和北方中央对抗的事情上面,想再对南方动什么心思,用什么雷霆手段,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对这些南方省份来说,多维持一天地独立好一天。对于谁最后能把整个中国捏在一起,也到时候再看。

    “此次南方联省自治代表大会,并不是长江以南有自外于中央地意思…………而是现在中央政府未曾正式确立,宪法未定。国体不明。取和当初临时政府一样过渡的意思。而且北方临时中央政府政令通行也不过就是北方数省。其他地方控制为难。南方各省这次联合起来,也是为将来南北统一打好基础,现在国势如此,正需要我辈齐心合力的时候,我怎么会丧心病狂如此,闹一个什么南方独立呢?诸公大可以放心。”

    雨辰坐在几张桌子拼成的主席台上面,对着下面的记者侃侃而谈。现在北方安静下来了,一副静待大选的样子。他这里却闹出这么大个动静,全国的目光自然都集中在了这里。国民党和孙、黄等前同盟会伟人似乎对这个南方各省联省自治代表大会不太以为然。宋教仁还特意通电给他,说现在大选在即,民国正式政府成立也是指日可待地事情,现在自己贸然划分南北,于国事是大不利的事情。现在同盟会对雨辰似乎也是多了几分警惕。不是以前只要他一和袁世凯对上就为他叫好了。黄兴也在同盟会南方三督所在的省份有所活动,准备集中力量自保。谁也不知道扩张得如此之迅速的雨辰势力,会不会是另外一个袁世凯。

    而列强对长江以南出现这么一个局势。都认为是袁世凯中央控制力大大减弱而必然出现的产物。南方各省如果愿意自行维持一段时间,对南方恢复秩序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于现在这个中央政府怕是很难接受的事情。他们统一地感慨说现在中国的局势已经让人有些看不懂了。大家口口声声都承认上面有这么一个临时的中央政府,也都在为正式大选即将来临叫好和准备当中。但是地方上却完全各行其是,国体、整体、法统问题都纠缠在一起,非一个大有为地人物不能将其厘清。

    底下果然有记者在发问了:“雨将军,这次你倡导南方联省自治,这似乎于现在的政体不相符合,也和临时约法不相符合。北京袁总统已经通电全国,甚愿和你就本次战事的善后问题和未来国体问题做开诚布公的探讨。您对这两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雨辰一笑,他今天难得的没有穿军服,只穿了一身洋装,看起来到有些风度翩翩的样子。看惯了他戎装形象的人都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将军武功展示完了,又想在文治上面动手脚了?

    “现在的政体,也只是临时维持罢了。究竟民国将采取什么样的政体,还留待正式大选选出国会之后,通过了正式宪法决定。雨某将毫无疑问完全服从。现在南方兵戈四起,百姓艰难。此次大会就是为了团结南方力量,消除各省误会,在这个过渡期间还南方一片平安。而且也是为了未来完全统一于中央政府之下做准备…………将来的事情,南方各省同仁相信将完全服从国民公议。至于袁大总统的北上之邀请,8月间孙黄二公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此次据说也表态将继续北上。善后一定是要谈,未来国事却不是我们几个人能够商定的,这是要大家决定的事情,不然我们岂不是成了独夫了?现在江北四省的事情很多,雨某在——安排完毕后。将会对袁大总统地好意有一个答复,相信会令国民满意。”。

    大家现在都知道南方各省在雨辰主持下联合起来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眼下最关心的事情却是雨辰会不会应邀北上。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雨辰是不会北上的,也许会选择中立地点和袁世凯展开谈判,谁也不能说他什么不是。但是孙黄二人如果携手北上。和袁世凯达成什么共识,在未来大选当中,这个也在努力联系各方势力地年轻掌权者就有些被动了。而且他行事多有出于意表的地方,谁也说不准他到底会做些什么。但是在记者招待会上面,雨辰还是模棱两可的回答问题,具体的什么也不说。这些在雨辰面前都有些放肆的记者们乱哄哄的都不满意了起来。

    看到场面乱糟糟的,跟在雨辰身边的副官长陶定难忙凑前几步,大声宣布道:“各位,各位!雨将军下面安排的事情很多,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为止。今后欢迎大家就本次联省代表大会进行自由采访。我们江北军副官处将提供一切方便。”说着就扶着雨辰退场。记者们想跟上来,雨辰他们退场却快得很,飞快地从后门出去上了汽车绝尘而去。

    上了汽车雨辰才喘了口气,松了自己地领带朝陶定难笑道:“现在到了这个地步,真的觉得自己要面临的事情是一团乱麻啊,什么事情都纠缠在一起。国事…………唉,真是到了什么样的地位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真难啊。”

    陶定难听着他发牢骚。只是微笑着不说话。雨辰不过才二十四岁,比他这个副官长还小上好几岁,却要面临着调理南方,而且将来还要负担更大责任的局面。说是全国仰望他的行动一点都不为国。想想也觉得他真不容易。

    雨辰也没有和陶定难谈下去地意思,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变幻想着自己的心思。他的打算其实也并不复杂。借着这个大会先把南方各省的意志统一起来,国会是按省选举席位的。为自己联邦党在未来大选中争取更多的席位。在宪法正式通过过程中自己地声音也就是更大了。可以将自己的意思更多的体现出来。争取在未来中央当中,自己也有举足轻重地地位。不要反而又弄一个和自己做对的中央摆在头上。

    如果中央就是自己,自己就是中央,联省自治这个名义就可以甩掉。自己可以慢慢收束各省。如果不是的话…………大选看来自己真的是势在必得啊…………但是在北方的袁世凯和同盟会国民党他们又在打着什么主意?自己不能让孙黄单独北上。要是他们联合起来,自己要多花多少的功夫…………南方同盟会三督的省份也要调理好,在自己江北军兵威之下,必须让这三省改换门庭!但是世事真的就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么?别人也不是傻子,也一定有自己应对的方法…………

    他想着想着就渐渐出神了。现在局势真的是纠缠做一团,方方面面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太多。自己慢慢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绝对不能回头了。这政潮上面的事情,比起打仗来,竟然是丝毫也不轻松啊。现在的宗旨就是这样,统一南方意志,联络孙黄宋的同盟会国民党势力,对袁世凯步步逼知………但是列强那里呢?他们现在是什么想法什么打算?自己夹袋中政治方面的人才还是太少了啊…………

    他突然回过神来,问陶定难道:“陈卓已经去上海了么?”陶定难被他突然一问惊吓了一下,马上就回过神来,低声道:“是的,不群先生昨天就去上海了,他说一定会在会议正式开幕之前赶回来。这里也有一大堆事情要料理。”

    雨辰点点头,对陶定难道:“我身边的副官处长,呆一段时间就会放出去,定难。这次会议结束,我放你去湖北带兵,担任湖北陆军第一师师长兼鄂北保安司令。你要努力去做,象展空那样给我争口气。他这次在河南就打得非常之好。“他口气淡淡的,陶定难也知道这是应有之意,湖北要他一个心腹掌握,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他请示道:“湖北还是推行江北的政策吗?”

    雨辰皱眉想了一下。叹道:“湖北汤化龙他们地两湖立宪党人的基础很深,卖个面子给他们。地方自治由他们来办,打了那么久的仗,农税也是一定要免的…………算了,这些事情也不用和你说。自然有巡阅使署政务处的人去办理,军人不能干预地方政事,这是原则!你出去了可千万不能忘记。当我副官地时候什么事情都要替我过问,到了地方上这点绝不可行!犯了这一条的军官,没有别的,只有等着军法审判!我事先就嘱咐你这么一句。”

    冬天的上海还是不减平素的繁华,租界里仍然是车来车往,人流涌动。在公共租界里静安寺路的一处小花园洋房里,和外面的热闹程度也差不了多少。

    从室内到花园里,到处都有同盟会大大小小的人物。这些日子来。孙中山先生在上海的住所。已经成了最热闹的地方。北方袁世凯还有南方雨辰,现在已经是分庭抗礼地架势。未来中央政权谁属,明眼人都知道,同盟会这个举足轻重地力量倒向哪里,几乎就是决定性的。所以这里现在才是这样的繁盛局面,前些日子南京留守府解散,陈其美下野。到李烈钧从江西下台到雨辰那里就了一个副巡阅使的闲职,同盟会的局面跌到了最低点。随着局势的变幻莫测,眼看着这里又成了双方拉拢的对象。

    在小花园里坐着几个人正轻松地笑着对谈,中间一个就是风度翩翩,剑眉星目的同盟会第一美男子汪精卫,身边错落坐着庄蕴宽、章梓、陈太素等几个江苏地方的同盟会人士。庄蕴宽这个江苏都督,自从他的南京城被雨辰在战前派兵接手。并全面收编了已经维持不下去,而且番号都被袁世凯解除了的前第8师之后,就到上海来当这个江苏都督了。也是不得意得很。就听他笑道:“孙先生是不是在接见雨辰那个代表?听说他以前还是孙先生的秘书。这种卖主求荣的东西,我见面都是要打出去地,先生当真是好脾气。”。

    汪精卫一笑,他才从天津赶回来。上次促驾孙黄北上没有办成功,袁世凯对他的那个天津同盟会支部就很冷淡了。原来答应的每月三十万地经费也不发给。他说自己要留学,本来答应好的一切也全部都没兑现。在北方很是百无聊赖了一阵子,突然袁世凯对他又热情了起来。给钱给东西,袁大公子又如兄如弟的常上门走动了。他心下雪亮,现在还不是袁世凯又要借用孙黄这两块招牌了!这个时候袁世凯势力大衰,他也没再把他们的要求当回事,就想先来上海看看风色,得便的话,雨辰那里也不妨拉拢一下。听着庄蕴宽委婉的在那里抱怨雨辰,他也不想搭理这个话茬,笑道:“陈卓该来嘛!钝初也催他来。袁总统这次电请的是孙、黄、雨三位。他是雨辰代表,当然先要来和先生交换一下意见啊。他又是联邦党的秘书长,钝初见他也有说不完的话…………思缄,听说你这次也想跟着先生上京?”

    庄蕴宽苦笑道:“我这个江苏都督还当着有什么意思?原来自己的僚作给裁撤个精光。地方上面什么事情我也管不了,连兵都没有一个。每月我的薪水,还要派秘书到江苏省财政厅雨辰的钱柜子那里签字具领!还有什么味道?干脆这次上京请辞算了。张季老的共和党忙着选举的事情,也催促我去帮忙。”他们这些人都是在上海看风色的。看看孙黄宋到底有意思联合谁,眼看着雨辰风生水起,不少人也未尝没有改换门庭的心思。

    正闲聊的时候,就看宋教仁代表孙中山将陈卓送出门来。陈卓已经完全不是当初那个小秘书的样子,气度雍容,举止大方。和宋教仁在门口互相点头致意,一笑就转身离开了。不知道多少从南京临时政府失意下来的同盟会政客看的眼睛出火。心里面一边咒骂又一边上去和陈卓套交情,一时竟搞得他有些应接不暇。

    宋教仁回到房间里面,就看孙中山还在那里有些出神的样子,他无声的在孙中山身边坐了下来,笑道:“先生,您觉得不群带来的雨辰的意思,您怎么看?”

    孙中山哦了一声,看着宋教仁。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他的眸子在那里闪闪发亮。他叹了一口气:“我从国外赶回来,没有任何要做什么大官的心思。只是一心想把国事搞好。当初袁慰亭接手,我就和他说了,愿他练二百万精兵,我建二十万里铁路。踏踏实实做点实业上面的事情。没想到民国建立了,这局面却一天乱似一天!看看雨辰提的什么建议。同盟会和他江北势力携手,一定能让大选胜利。我当大总统,建立责任内阁,内阁总理让联邦党主席丁西林来做。丁老先生学问是好的,但是政治上面毫无经验,还不是他雨辰的傀儡?”

    宋教仁面上神色不动,淡淡道:“他还推举了梁启超担任内阁总理,也是一个方案。”孙中山看着他:“梁任公组建进步党,本来就是依附袁慰亭的。这个人我了解,权变是极有的,但是却没什么原则,不像他的老师,抱定一个宗旨,不论对错都能坚持下去。梁任公我敢担保,他一向是以大政治家自许,雨辰推他为内阁总理备选,也是早就联络好的!在我看来,内阁总理这个职位,最适合的人就是你钝初!我宁愿不做这个虚君大总统,只要国家能真正走上正轨,我愿意建铁路去。”

    宋教仁默然半晌,才道:“那孙先生的意思,就是不要和雨辰联合了?我们…………”

    孙中山情绪看来有些激动,打断他的话说下去:“现在就是我们的同志不争气!几个地方上面的都督跟着雨辰去搞什么联省自治,我们自己无法自立,就必须联络某方确保大选胜利,钝初,你说说看,到底是袁慰亭好些还是雨辰好些?哪个是能把国事办好的?”

    这个问题被他说得透彻,也问得诛心。现在同盟会势力的确被分化得差不多了,唯一拥有得就是影响力了。南北两个雄豪也都看上的是这点影响力。而同盟会势力也需要选择,哪方面才是他们最好的合作对象?说得现实一点,与哪方面合作才能让他们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化的体现?这个问题在宋教仁的脑海里已经盘旋很久了。但是一直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在他看来,两方面都是一样的跋扈,都有擅权的嫌疑。和这两个人合作,都很可怀疑他们最后会不会把责任内阁变成他们独裁的工具,真正的政党政治,就这么难于实现吗?

    孙中山也有点疲倦在躺椅上躺了下来,朝宋教仁道:“钝初,这些事情你在征询一下克强的意见,他现在满心思的盯着徐州那个大会…………雨辰这个人,我们都还看不透啊…………”

    对于同盟会的人物来说,现在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关头。在南京临时政府解散之后,他们的地位也从来没有这么重要过。每一步的选择都要慎重。当初那么轻易的放弃权利,已经让他们上上下下扼腕痛惜了。这次机会再次来临,可不能再轻易错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