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三十五章 开始的结束

    两千多饿得和狼一样的骑匪在贝子庙周围出现,成散乱的队形将这个小小的要塞围得牢牢的,他们也知道江北军火力强劲,没有发起冲锋,只是不断地开枪骚扰。骑匪们的怪叫声音响彻了整个草原,单论这个气势,已经吓人得很了。

    士兵们都神色紧张地进入了射击阵地,迫击炮分队在输送着弹药,调较着射击角度。余小周站在一处角楼里,用望远镜仔细地看着乌泰骑匪的动向。步兵营长朱振和骑兵营长侯明都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这个军需处长铁青着脸不说话。

    侯明沉吟道:“余处长,不对啊,乌泰部怎么也有五千人上下,十来个佐领。怎么现在只看到五个佐领的旗号?这老小子把主力藏着做什么?”

    余小周放下望远镜,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就担心这个!这老家伙利用他骑兵机动力强,和咱们玩围点打援呢,想的是咬咱们司令一口!如果咱们司令援助贝子庙心切,被这些骑匪冲进了行军队列里面,那多少也要吃点亏……咱们孤悬塞外,实力可轻易损失不得!”

    侯明顿时就急了:“处长,我带骑兵营冲出去,会合司令,让他们展开作战队形,一直开到贝子庙来!”

    余小周只是摇头:“你才几百人,冲出去给敌人送礼么?现在咱们被分割成两处,乌泰这老小子时机抓得不错,地形又熟悉,果然是咱们在草原上面的唯一劲敌!现在这个时候,咱们要相信司令,他会比我们考虑得更周全!”

    乌泰的骑匪主力果然是控制在盐池那一带,回到贝子庙的驿道东侧的唯一一处高地,小山坡的后面可以藏部队,另外离贝子庙也不过二十多里的路程,两面都能兼顾。这些在车臣汗盟和乌兰察布盟转悠了整个夏天和秋天的草原惯匪,的确太需要一批过冬的物资了。

    没有这些,他们这五千人只好回土谢图汗盟的乌泰老家,抢自己牧民和奴隶的东西越冬,不然就只有分散回家这一条路。乌泰集合起这么大的实力不容易,现在又去了杭达,正满心思地等着做未来全蒙古的大汗,这个时候怎么舍得解散部队?他以为安蒙军劳师远征,几千里路来回已经疲惫不堪,和贝子庙现在还有距离,用贝子庙的险情吸引安蒙军快速回援,自己就能在行进过程中打垮他。这支汉人军队的富裕是出名的,能打掉他们,越冬怎么样也够了,而且也能报了库伦这个蒙古人圣地被汉人占领的仇恨!

    他端坐在马扎子上面,用一个小银碗喝着马**,身边高高低低地站着十几个台吉,都板着脸不说话。大战在前,对手又是威名远扬的安蒙军,虽然他们纵横草原没有敌手,但也实在心中没有底。听库伦逃出来的人说,从来没有见过哪支军队有这么强的火力,他们简直不是在和人打仗,是在和倾泻的火流在打仗!长生天的好汉子们还没来得及上马挥刀,就被炸成了碎片,这支汉人军队,真是非常可怕。

    乌泰放下了小银碗,满意地拍拍自己的肚子,朝身边的人笑道:“怎么?怕了这些汉人了?以为我安排得还不够好?告诉你们,在草原上面,没有人能强过我们马背上长大的蒙古好汉子!现在他们赶了几千里地来了,还想保持当初那种锐气?一心就想回贝子庙好好休息罢了!听说汉人军队也有内讧,他们现在在草原上的唯一根本就是贝子庙了,听到有危险,还不巴巴地赶紧冲回来?抓着这个他们一心赶路的机会……嗯?”

    他用手比画了一个挥马刀的动作,身后的台吉们都笑了起来。主帅这么有信心,说得也有道理,每个人都鼓起了三分干劲。乌泰大声笑道:“这次咱们打成了,土枪就全部换快枪,还有他们的快炮,老子都要!越了冬咱们把库伦抢回来,重新把大蒙古国的大旗竖起来,大家到时候都是开国功臣。草场由你们挑,娃子由你们选!老祖宗的荣光就从咱们开始,谁要今天揣着一颗兔子心上战场,我点了他的天灯!”

    安蒙军的主力一直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才出现在这些等候已久的蒙古骑匪的视线里,先是百多名骑兵,张开成广大的正面向前搜索前进。有些台吉沉不住气,想带着藏在小土丘后面的自己的佐领冲杀出去,都被乌泰用严厉的眼光制止了。这些不过是前头来哨探的小部队,那么急做什么?但是这支骑兵搜索部队正面张得很开,搜索得又极仔细,更有几十骑直冲这片小土坡过来了,看他们的意图就是想占领这片高地,掩护大部队通过。

    乌泰他们知道这下也藏不住了,没想到安蒙军走了几千里地,最后的行军还是这么小心谨慎,做足了功课。他呼哨一声,身后的掌旗已经将他的黑色大旄举了起来。草原上顿时就响起了各色各样的喊杀声呼叫声,三千多骑匪全部从小丘后面冒了出来!乌泰大声下达着命令:“汉人主力肯定离这里不远,吃掉这支搜索部队,咱们一直向北,去打垮他们!是好汉子的,刀头上面立功就看今日了!”

    安蒙军教导骑兵团的一连搜索骑兵进行了最英勇的抵抗。他们早就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一排人连忙掉转马头向主力迎去报告。为了给这些弟兄争取时间,其他的军官士兵全部下马,以马上驮载的一挺重机枪为火力骨干,就地抵抗!这些骑匪的马都养足了气力,自己是跑不过他们的!让他们直冲了过去,主力呈行军队形,是无法展开抵抗的!这些忠勇的战士们在盐池这个地方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也把乱糟糟发起冲锋的骑匪们打了个人仰马翻,至少付出了两倍于自己的代价。枪声远远地直传了出去,惊动了安蒙军的主力大队!。

    何燧不是不知道乌泰的主力在等着他们,但是敌人全是骑兵,自己去找他们打仗那是艰难得很。他只有选择继续朝贝子庙进军,远远地派出搜索部队警戒四周,吸引乌泰主力过来。他内心里还是很想在这一战中打垮这些恶狼,让留在库伦的弟兄们少些压力,保住祖国的这片领土。一听到枪声响起,安蒙军所有部队立即展开,以大车为掩护,呈圆形防御态势,骑兵部队全部控制在手里,等候着敌人大队的冲击。他铁青着脸听着远处的枪声沉寂下来,如雷的马蹄声却越来越近。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一个搜索连啊!近百名远征了几千里的弟兄啊,就这样为统一大业牺牲在了这里。转眼他又睁开了眼睛,杀气腾腾地下达命令:“敌人攻击在即,大家都给我狠狠地打!在临离开的时候,咱们要一战安定蒙古局势!”

    武胜关头炮声响彻,就没有停止过。这个中原的南大门,在大别山和桐柏山之间,京汉线从中间穿过。这里海拔甚高,山路崎岖,北军据守在关口附近各处的高地,节节抵抗,战局进展颇为缓慢。

    北军守军虽然就第四师一个团,但是战场不大,地势险要,又知道这个关口实际关系着湖北北军的生死存亡,抵抗得是相当激烈。陈山河使用了四个团轮番发起进攻,在三天里都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战果,只是迫近关北的主阵地,海拔九百多米的观阵山。只要拿下这里,除了在关南还有一个擂鼓台主阵地还可以坚持抵抗外,武胜关就可以说到手一半了!

    蔡恒文走近陈山河的指挥所,就看见他在这个护路工人小屋子充当的临时指挥所里,帽子反戴着,趴在窗口用望远镜死死地瞅着观阵山上烟火升腾。一个营的炮兵沿着铁路线放列,已经对着观阵山打了两天一夜了,炮弹铜壳堆得和山一样高,但是北军守军一个多营还没有动摇的迹象。

    一个参谋在角落守着电话机,已经困得趴在那里睡着了。地上有个小炉子,上面的锅却打碎了,屋子里面冰冷刺骨,陈山河却浑然不觉。蔡恒文拍了拍他的肩膀:“无病,怎么样了?”

    陈山河一震,僵硬地转过身来,保持一个姿势久了,动一下都显得艰难得很。蔡恒文看他脸上胡子已经老长,满眼睛里都是血丝,但是精神还好。他叹了口气,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先问蔡恒文:“文恒兄,信阳局势如何?北军上来了没有?”

    蔡恒文笑着坐下:“保持着接触,九里关、平靖关都已经被咱们控制。这么险要的地形,北军现在当面的兵力也不多,还有张志鹤支队牵制,你在前面就放心打。这次缴获的武器弹药也够多,够你糟蹋的。”

    听到参谋长和自己开玩笑,陈山河颓然坐倒:“你看看这满眼的都是山,咱们士兵爬上去都喘得够呛,敌人占的地势太好,又一直在坚持抵抗,咱们进展几乎没有,连关北都没拿下来!我就担心湖北的敌军这些日子会回援武胜关,担心得睡不着啊!只要能赶在他们前面拿下这里,凭借这个地形,我敢说南北两路来的北军,没人能越过我陈山河面前!”

    蔡恒文宽解他道:“无病,你也别这么着急,义阳三关天下雄么!你才打了三两天,毕竟不是神仙,我看北军也是鼓足最后一点余勇了。再加把劲,拿下来也是必然的……你是全支队的主官,山上天气又凉,你不注意点身体,病倒了怎么办?连饭锅也砸了,不过日子了?”

    轰轰的又是几声发炮的大响,屋子里面瑟瑟地抖下一层灰来,旁边打瞌睡的参谋一下跳了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就大声地问:“攻上去了?”两人都有些失笑,陈山河踹了他一脚,老气横秋地道:“小兔崽子,睡你的大头觉。等会找人来替你,下到信阳去吃口热饭。”

    他看着蔡恒文:“你在信阳守着电台,掌握着北线局势,现在赶上山来,是不是司令发电报过来催问这里进展?”

    蔡恒文点点头,神色也有些凝重:“司令报过来了,说黄岗当面的北军江右军有撤退并从汉口转运武胜关的迹象,他们走铁路,两天先头部队就能过来。司令下的死命令是要把江右军全歼在湖北,这两天之内,无论如何要拿下武胜关,不然军法无情,迂回成功的功劳情分也顾不得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陈山河喃喃道:“两天、两天……文恒,你还是早点下山,北面局势要你掌握。你给司令去电报,两天内我要是不能拿下武胜关,我陈山河就不回去了!”

    他一下站了起来,又拍了一下那个守电话机的参谋:“快去叫通信连,把部队长都给我叫过来!我要调整部署,破釜沉舟了!”参谋一个机灵,跳起来大声应是,转身就冲了出去。蔡恒文看着陈山河,劝慰道:“司令电报不过是个激励的意思,你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毕竟掌握战场全部情况的是我们,你也不要太自苦了。咱们迂回几百里,拿下信阳,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功业了,这个时候乱了阵脚可不好。”

    陈山河咬着牙齿狠狠地笑着:“我陈山河就像只睡虎,在扬州那个销金地睡了小一年,满身的精神都使不出来,还是司令知我,这次难啃的骨头都交给我了。司令限定两天那就是两天,我倒要看看,北军这点残兵败将,还能在老子面前坚持多久?打了这么些天,已经是老子天大的耻辱了!”

    蔡恒文听着他的话,又看着他那破釜沉舟般的气概,江北军三杰,陈山河果然是勇猛第一啊。在这团烈火前面,越顽强的抵抗,只能让这团火燃烧得越旺。武胜关北军的抵抗,恐怕是要到头了。。

    在黄岗,吕逢樵的临时作战军同样遇到了苦战。北军这两天两翼全面收缩,交替掩护着撤退,吕逢樵哪里会不知道江右军的意图?司令把他调来掌握这九个团,就是让他盯住吃掉江右军这团敌人的。整个江北军上下,无不咬牙切齿地想吃掉这支北洋军中最精锐的部队。要是让他们跑了,增援到武胜关上面,他吕逢樵还干什么临时军司令?自己闷着头跳长江算了。

    看到北军一收缩,九个团顿时张开两翼,包抄了上去。但是在黄岗县城,留作后卫的吴佩孚十一团却死死地抵挡住他们。一开始吕逢樵还以为一个团没什么大不了的,集中兵力一个冲锋这支后卫还不垮么?谁承想打了一整天,伤亡一大堆,黄岗岿然不动,北军还不断地向攻城部队发动逆袭。江西陆军第一师的部队在前线作战日久,已经很疲惫了,在北军的反击下,居然还发生了动摇,要不是教一团增援上去,还不知道要闹什么洋相出来呢。这一切怎么不让吕逢樵恼怒?

    趁着夜色渐渐笼罩了前线阵地,吕逢樵赶紧下到第一线调整部署,准备对策。几个部队长陪他看了一圈阵地,都觉得士气不高。部队在前线战斗的时间太长,又挨了这么闷头一棍,特别是江西陆军第一师,对明天继续进攻的信心不大。

    “吕司令,黄岗挡住咱们去路,咱们迂回就是了,犯不着在这里硬拼啊。这股子北军像是疯子一样,枪打得准,守得稳反攻得也凶。抓了个俘虏一问,说是走之前每人发了小两百块的赏钱,又是他们一个什么**老团长亲自压阵,这帮老兵都准备拼一拼了。咱们胜券在握,不用和敌人拼命。”

    说话的正是欧阳武,他江西都督的官位,却先受汤斯灵指挥,后来又受吕逢樵指挥,心里面老大不自在,在前线也蹲了半年了,心里很想下去歇歇,说话之间神气就很是不对。他看吕逢樵沉着脸不说话,只是摆弄着自己那个臂章,声音又大了一些:“咱们赣军第一师的弟兄,实在是疲倦得不行了,伤亡也大,部队缺额两千多,一直没有补充,要咱们硬攻,不能保证什么时候拿下黄岗来。我建议咱们赣一师在这里盯住正面,吕司令率主力迂回,先到武汉就是功劳么,这个十一团还怕他飞到天上不成?”

    汤斯灵马上就反驳他,这个前支队长现在带着自己的十八旅,坐在地上咬着根枯草根:“迂回不成!沿途都有水障,咱们跑不过北军。等迂回过去了,他们也装车完了。还是赶紧拿下黄岗,趁着北军装车需要时间,一路直追过去,撵他们一个鸡飞狗跳。要是赣一师盯不住了,咱们十八旅上,我倒要看看咱们和北军比谁硬。晚上就调整部署,赣一师下来,咱们十八旅调上去,把大炮都配属给我,明天一锤子**,非把他们枪都缴了不可。”

    欧阳武冷笑道:“阿弥陀佛,求之不得啊!”大家心里面这时都有些埋怨雨辰,这个时候要是把海军使用上来,部队直袭武汉三镇,北军到哪里跑去?非要说从**上面着眼,按着海军只做些保护运输的工作,等于这个沿江作战瘸了一条腿。慢慢用牙齿把对面北军啃下来!

    吕逢樵他们这个会议本来就是在战地临时召开的,看自己麾下两员最主要的将领意见不一致,其他人都不发话,只是看着他。

    夜晚江风很大,不远处的黄岗县城还有零星的枪声响着,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自己兵多炮多实力强,就和他们硬碰硬地干。他一下站了起来:“那就这么定了!欧阳师长的赣一师今晚就调下去,作为我们的总预备队,十八旅和教一团全部进入阵地,拂晓发起攻击,所有大炮我都配属给攻击部队,弹药有的是。一天之内要是拿不下黄岗,咱们就都提着脑袋回去见司令!攻击黄岗成功之后,以教一团、教二团为前锋,向武汉三镇追击前进,无论如何要在北军撤退到武胜关之前把他们截下来!”

    听着江北军嫡系军官们轰然应是,欧阳武却蹲在那里心里面冷笑。在他看来,这些江北军的军官们一个个都头脑太简单了。湖北战局已经分出了胜负,马上就要开始**解决了,还傻头傻脑地打硬仗,太蠢了。这些部队的命运,多半会是雨辰和袁世凯在谈判桌上面解决,而不是靠枪炮打出来的。无论如何,这毕竟是一场内战,而不是赌国运的民族战争,雨辰也怕是没那么大的胃口,一下子要把袁世凯掀翻。

    他不禁开始想,**解决后,雨辰又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自己在江西当这个空头都督,又该当如何自处?未来的变数,还是那么多啊。看着自己身上江北军**的制式军装,他只是在心里微微地冷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