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二十八章 挺进河南

    十几骑快马风一样地卷过了皖北大地,带头的军官眉清目秀,似乎才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肩膀上已经挂着红色的中将肩章了。他正是雨辰飞檄从扬州调来的陈山河,原来雨辰麾下两员最能打能冲的大将之一,另一名大将何燧现在远在外蒙。集结在皖北的六个用于出击的团,也只有调陈山河来指挥了。

    原来在扬州的江苏陆军第二师的任务也很重,雨辰正在筹划在苏南成立江苏陆军第三师作为预备队伍。原来那里都是保安营维持,现在看来要控制江苏,压制浙军的野心,已经是远远不够了。他正在扬州为筹建新军,调整部队忙得不可开交。雨辰一纸命令下来,要陈山河即日出发,前往接手集结在皖北的加强支队,江苏陆军第二师交代给原十七旅旅长张雄夫。

    听到要打仗的消息,陈山河马上一路车船,先到蚌埠换马,连夜赶路。听到要让自己带兵冲杀,这个一直坐镇后方的青年战将满心的热血沸腾。司令终于没有忘了我!

    胯下的马毛片完全汗湿了,奋力地喘着气,但是在主人的鞭打下还是跑得飞快。陈山河的参谋长是原江苏陆军第二师的参谋长蔡恒文,他在后面扬声叫道:“师长,马上还有一站路就要到阜阳了,不用赶这么急!容点时间自己也休息一下,到了马上就要接手部队,事情还很多!”这个参谋长是蒋百里带过来的原保定教官,很是得力。

    陈山河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大笑道:“要休息什么?我现在满身都是精神,正是巴不得早点到阜阳……文恒兄,你们要是顶不住了,在后面慢慢赶!”

    蔡恒文摇头苦笑,认命地跟着自己这个精力充沛的上司。这家伙,在扬州憋了这么久,也真是不容易。想到这里,他不仅都有些同情即将面对陈山河的敌人了。

    关于采用甲案还是乙案的迂回方案,雨辰已经想了整整的一天。在这么一个军机瞬息万变的时候,他却耽误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苦苦思索。等候他下决心的参谋们都会集在作战室里不敢离开,围着地图议论纷纷。

    “要是采取乙案,从新县出河南,连同自安徽出发的时间,四五天就能打到麻城,求得攻击雷振春部侧背的机会。这时齐燮元估计还没有到到许昌呢!这一仗我们前后夹击,可以写包票必胜,风险又小。我是强烈支持乙案的!曹锟江右军侧翼动摇,除了沿着武汉向后退,还有什么办法?一个撤退不及时,至少陈宦的第一军就要丢一部分下来!”

    听到这个作战参谋的话,不少人都点头附和。只有司马湛站在地图前面,目光盯在信阳武胜关那一条京汉线由此进入湖北的要点死死地看着。司令迟迟不做决定,也是因为这里。

    信阳和武胜关那里插着几面小旗,正是北洋中央近畿陆军第一师的驻地。不仅保证了湖北前线作战的北军补给通路,也随时可以增援湖北前线,牢牢地挡在了甲案设想的迂回道路上。这支部队成军已久,里面的旗兵也多已遣散。虽然有所补充,但是暮气已经相当深重了。如果面对面地打交手战,司马湛坚信陈山河的支队完全可以击破他。

    但是后面增援上来的北军呢?这时间空间的换算来不来得及?在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甲案当中,陈山河支队应在五天内跃进到信阳之前。然后在两天内击破当面的第一师四个团,占据信阳和武胜关,截断京汉线,断了湖北北军的补给和饷道。然后以主力南进,湖北境内的北军,就一个也别想回去!如果时间稍稍延迟一些,那大队的北军增援上来……

    这个决定还真的是很难下呢。但是司马湛坚信一点,司令需要一个大胜利一战而定长江局势!如果前线战事旷日持久,自己内部根基不稳的缺点就会浮现出来,到时候江北军这个看起来庞大的团体,什么样的变数都会发生。毕竟北方现在还是个中央政府啊!

    作战室的门一下被推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门口。雨辰正站在那里,打量着这个烟雾腾腾的地方。他的神色没有想象的那么凝重,倒是这些天来出奇轻松的样子。司马湛在心里一笑,外松内紧吗?但是说也奇怪,看着雨辰轻松而自信满满的样子,作战室里绷得很紧的空气也有些松动了。

    雨辰大步走了进来:“纯如,记录命令!”

    司马湛大声答应了一声是!拿出公文簿就等着开始记录。军官们全部都肃立站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雨辰。

    “我决心已下,命令如左列:

    “甲、陈山河支队自24日出发!以六个步兵团加强炮兵两营,辎重一营,骑兵两营,工兵一营等部队。由淮滨进入河南!经潢川向西转,由罗山而直击信阳!限11月1日前,务必占领信阳武胜关一线,截断京汉线!”

    “乙、安徽陆军第一师第二旅所部,作为后续支队出发,原定去皖南的任务取消。该支队由安徽陆军第二师师长张志鹤率领,保持在新蔡正阳一线,掩护陈山河支队侧翼。并做威胁驻马店态势!”

    “丙、原安徽境内二十一个保安营,皖北十个营,整编为安徽陆军第一混成旅。皖南十一个营,整编为安徽陆军第二混成旅。维持皖省防务,并密切关注浙江动向!”

    “丁、江苏陆军第二师填防苏南,进驻苏州。原江北各保安营整编为江苏陆军第三师,苏南各保安营整编为江苏陆军第一混成旅。维持江省防务,支撑徐州方向。并关注浙江动向!以上整编新部队事宜,统由参谋长吴念荪负责。”

    “戊、长江巡防舰队组织一有力支队,掩护海军陆战营控制于九江一线。连同海军管辖之江阴、金鸡山各炮台,严密封锁长江。并以舰炮支援陆军作战,在战机有利情况下,掩护海军陆战营进行登岸作战。”。

    “己、其余通讯、兵站、勤务、补给、野战医院布置等事宜,由参谋处统一拟定安排,再补发详细书面命令!以上望各部切实遵照执行,要是有贻误戎机者,军法从事!”

    听到雨辰的决心,司马湛算是明白了。这个人已经是破釜沉舟,再一次地将江北全面动员了!陈山河支队还是采取了他的甲案果断出击信阳,正面的决战就在眼前了!不管如何。听到这样鼓舞人心的命令,他作为一个军人最纯粹的激动感觉油然而生。***,就陪雨辰赌这么一把了!

    他听到自己大声地答应,一群参谋军官纷纷开始奔忙打电话,拟计划,写电报文稿,他们身上承担的任务一下就多了起来。而雨辰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出了作战室。参谋的具体工作,他向来不干涉。

    吴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碌,现在雨辰只是专心做着大事情的决策,所有细务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马上要组建一个新师又三个混成旅,更是让他百上加斤。他也没有抱怨,只是专心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虽然才三十岁的人,这些日子下来,看起来至少已经老了五岁。他的门被轻轻推开,他以为是哪个属下,头也不抬地道:“进来!”

    然后就听到雨辰的声音:“怎么?工作忙不完了?念荪,看来我给你压的担子实在不轻啊。”吴采抬起头看见雨辰正微笑着打量着他,还有桌上堆积如山的公文,他正随意地翻看着其中一件。吴采忙站了起来:“司令,刚才决心已经发布了?”

    雨辰点点头,他没了在作战室那轻松而信心满满的神态,低低道:“纯如他们去拟正式命令去了,无论如何,这次咱们是赌上去啦……念荪,从上海咱们这一路走过来,现在又是这个局面,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失败了,现在咱们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你该怎么办?”

    吴采看看他,毫不犹豫地笑道:“司令,我可没有想过咱们会失败的事情。我相信这个国家,要是咱们江北军来干的话,一定会比袁世凯干得更好。他的北洋军暮气已深,咱们却是如日之升,改朝换代,已经就在不远的将来了。”

    听着自己的参谋长比自己还有信心,雨辰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嗨,念荪你总是这么沉稳。我现在却有些患得患失,见笑了。”他虽然终于做出了决定,却忍不住想找吴采谈谈。这个决心下得的确是很艰难。就算现在,他脑子里还是在想着信阳的第一师。要是陈山河他们不能打下来……

    吴采看着他,诚恳地道:“就是因为司令你一直把着江北军的舵,带着我们一直走到现在,我们这些当属下的才会这么有信心啊……司令,整个江北军的主心骨是你。这些天怕是弦也绷得过于紧了一些了,不如找李小姐骑骑马散散心,消遣一下。江北军还等着你做出清醒的决定呢。”

    李媛?这些日子雨辰自从搬到江北陆军学校办公以来,已经很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这个小女孩子自己如何排遣?不过大战在即,这点念头不过在他脑海中也是一闪而过。他摆摆手:“现在哪有这个闲工夫?我没事,念荪你尽管放心,说起来我还比你年轻呢……组建新部队的事情必须抓紧!我们的保安营一直按照正规陆军的标准训练,这个时候,就要把咱们每一分力量都使用上去!”

    1912年10月24日,匆忙集结完毕的陈山河支队,以六个步兵团,附若干加强分队的大部队从阜阳向西出发,一边行进一边调整部队态势,兵锋极锐。而集结在界首一带的张志鹤支队也同时出发,两路一起向河南挺进。河南境内在豫皖边境留守的少量宏威军被轻松击破,而齐燮元的第四军转调甚为缓慢,此时才离开天津不久开至石门,离河南还有好些天的行程。

    本来湖北的战事渐渐趋于平稳,大家都以为南北两军将维持这个局面,并很快将可以谈判了。现在唯一认为值得关注的就是安蒙军的命运如何,认为这将是南北和战的关键。既然双方都无力继续推进,就要找个都下得台的途径了。这件事情因安蒙军始,也最好因安蒙军而终。

    但是没想到在湖北前线平静了一些日子,双方就是偶尔炮战一下。雨辰部队又以相当多的部队挺进河南!开辟了新的战场!对兵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他们将通过豫南,抄击湖北北军的侧翼。但是这个迂回到底多深,还一时看不出来。唯一能明白的就是湖北北军将会非常难受。

    民国初年各省这几场局部性的内战,虽然都是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真打起来,倒也颇为克制。双方展开队伍列出战线,你来我往地对打一气,多半就打成僵持。再谈判一下,大家又同在五色旗下了,从来没有把仗打得无法限制。大家还都以为雨辰作为地方势力对抗中央,也打着拖的念头,拖到中央无力坚持下去了,自然双方想办法下台。

    却没想到这个崛起如彗星一般迅速的青年将军,心气却这么宏大。一下子拿出了八个多团的兵力,做深远范围的迂回包抄,想的就是全部或者大部把湖北境内的北军主力打掉。北军在湖北二十七个团,整个北军一共才多少个团?这次看来,已经变成了争夺天下之战的序幕了。未来民国的走向,更加的混沌不清。

    这个时候在北京的北洋公所设立的大本营里面,也成了整个京城最繁忙的地方。本来现在也未对外开战,设立这个大本营也是与法不合的事情。临时参议院几次质询,大本营幕僚长,也是陆军部长段祺瑞理都懒得理。他向来是坚定的武力统一派,对这个大本营的工作真是投入了全部的心力。。

    本来北军沿着两条铁路线层层配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总统一次拿出来的战费不多。北军向来是有多少开拔费才能开拔多少部队,虽然承诺了陆续有款子供应,但是一开始也只能保证重点部队摆在前面,或者是本来就临近前线的部队就近使用,到最后就是这么一个排兵布阵的结果。心想慢慢地把部队增援上去,也应该问题不大。

    但是没想到江北军的攻击精神却这么旺盛。前线几个调动,就把湖北河南的阵势扯了开去。然后又集中了一支主力进行迂回包抄,他们北军后续的部队还没调上去呢!

    现在大本营里,挤着本部的参谋还有驻京部队的师旅长,都在高声地议论纷纷。湖北战事僵持,他们也乐得在后方安逸。现在雨辰迂回河南,打在北军腰上面了,这点同气连枝袍泽之谊他们还是有的。也顾不得谈什么开拔费特别费的条件了,乱纷纷地议论这仗该怎么打。段祺瑞召集他们过来本来是想听听意见,大家集思广益一下。却没想到现在自己被吵得头疼。

    “***,陈二庵怎么经营湖北局势的?现在二十七个团打人家十七个团,还招架不住。这个迂回部队,从第二军抽调部队回去抵挡啊!只要能招架住几天。齐燮元齐大头不就过去了吗?”

    “南军就是冲着第二军来的!想前后夹击把第二军打垮。你再掉头自己送上门去啊!当时我就建议第二军不要加入湖北战线,早点把一师增援上去也就完了。现在可好,家都看不住了!唯今之计,只有让第二军脱离战场。向江右军靠拢,拼着损失一点也不能让人家包了饺子!”

    “我就不明白了,二十七个团怎么就打不过十七个团呢?还有大本营也是。湖北也没有一个人统一指挥,闹得现在各自为战,有笑话了。不管是陈二庵还是曹仲三,总要有个人抓总啊!”

    “江北军都是大团,少的也有快两千人。第九师系统,每个团二千七百多人!咱们团基本都是纯步兵,缺额又多。别看二十七对十七,论起人数来,还当真差不多。”

    “现在扯这些做什么?要紧的是赶紧抓部队上前线,把河南这个口子挡住!在我看来,要不咱们以守为攻,干脆从津浦路直捣他的根本徐州,来个围魏救赵?”

    “什么他娘的围魏救赵,没别的办法,沿着京汉线赶紧增兵!北京周围还有几个师,都拿上去。咱们就和他们硬碰硬地干!我就不信,真的能败给那个小子?我们带兵打仗的时候,他还在吃奶呢!”

    听着手下人在那里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靠谱的,没人能对局势有个整然的看法。北洋军已经养成了习惯,行伍中提拔部队长,参谋职务既没有当队职的机会,也没有什么过大的权力。在战局的全盘掌握上,并没有一个能干的参谋机构来抓总。不像江北军,雨辰一直非常重视参谋部的建设。作为参谋军官,在江北军有着相当大的权力。这次战事当中,就表现出江北军虽然训练不如北洋军,但是在战局把握上表现良好,调度自如。北军却是有些运转不灵,表现混乱。

    段祺瑞抵着自己的头,朝站在身边的蔡锷只是苦笑。自从大本营组建以来,赋闲在京的蔡锷就被网罗过来当做高等参议,他也无可无不可地每天过来晃晃。这些北军大老粗谁愿意咨询他的建议?段祺瑞倒是对这个南方出色人才相当地重视。

    段祺瑞苦闷地问他:“松坡,这现在的战事你怎么看?南军看来迂回第二军的公算最大。我们第四军增援上去也来不及了……大总统已经发了脾气,说他辛苦筹饷,养着我们却连仗都打不好,大家投降雨辰算是干净。”

    蔡锷只是出神地望着河南那份五万分之一的大地图。这江北军出动的计划,怕还是自己得意弟子司马湛的手笔。一个大支队在南,一个小支队在北掩护,齐头并进的态势已经是很明显了。看这样子,大支队不会以迂回河南第二军为满足……难道是想包抄京汉线?如果真是这样,司马湛计划的胆子也够大的。雨辰的决心,也是出乎意料的坚定啊。

    他朝段祺瑞笑笑:“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不过每月在这里白拿五百块薪水罢了。这次河南这个空隙是漏得不应该,想办法怎么把部队救出来是正经。”

    段祺瑞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松坡,我这些手下,带兵打仗还成,让他们做个大计划,那是为难他们了。这个时候能不能帮把手,大家齐心协力想办法应付?你的大才,我是早就了解了,佩服到心里去。你说说看,眼下这个局面,咱们该当怎么办?我听你的。”

    蔡锷一笑:“那我就随便说说,拿主意还是你芝泉的意思。第二军赶紧向仲三那里靠拢!宏威军和第七师都不坚强,局面一被打乱,仲三侧翼吃紧,那湖北可是保不住了。南军沿着京汉线向前推进,那仗就有得打了。还不如让他们集结兵力在武汉死守,想办法转用兵力在津浦路上。发挥咱们外线作战的优势,来回地调动江北军。这样再看看局势发展……想在军事上吃掉江北军,我看别做这个打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