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十三章 江面对峙

    欧阳武和冯玉祥那个狼狈憔悴的样子,真是很难形容出来的,两个人都瘦得有些脱形了,身边只有七八个同样狼狈的士兵,身上的军服又脏又破,还散发出馊味。几个人都蹲在李烈钧的司令部院子里面,每人一碗水,围着一箩米饭和几个萝卜条,狼吞虎咽地又吃又喝。

    当李烈钧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切,忙大声喊道:“把东西给他们收了!熬点大米粥过来,他们饿了几天了,可不能这样吃东西!”

    欧阳武听到李烈钧的声音,忙转了过去,没说话这眼泪就下来了,嘴边还全是饭粒,就大喊了一声:“都督,我对不起你,第一团的弟兄们,可都完了啊!”

    李烈钧眼睛也有些发热,看到欧阳武身边的冯玉祥他们几个江北军的士兵也站了起来,收敛住了自己的情绪,淡淡道:“打仗本来就有胜有负,这有什么打紧?要不是你们在武昌牵制住了那些鄂军和北军,我们这里也不会打得这么顺利!止戈,打起精神来,好好睡一觉。我这个支队,还是由你来带!”

    随后又仔细询问了一下他们逃生的经过:那天晚上北军第三镇的先头部队反复发起冲锋,赣军虽然一直在奋力抵抗,也的确已经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阵地终于被北军冲开。他们几个官长在残余的雨辰卫队士兵的掩护下,躲到了栈桥下面,敌人几次搜索,都被他们险险地躲了过去。在水里泡了两天两夜,才挣扎出性命,人都泡肿了,用重金收买了一个船民,趁夜坐船离开了武昌,又一路寻到鄂州来。为了躲开鄂军的阵地和步哨线,他们又绕了很远一个***,真的是苦头吃尽。

    公允地说,赣军和雨辰卫队一个中队在这次偷袭武昌的行动中,虽然全军覆没,但也是有他成功之处的。将黎元洪吓到了汉口,前线的指挥中断了一些时间,并抑制了相当多的鄂军在武汉三镇,不能派到前方去,而且要不是因为遇到大雨的话,说不定鄂赣战争的大局,就因此而定了呢。

    陈宦从火车上走了下来,脚步踏在孝感车站小小的站台上面的时候,他用力地在地上跺了一脚,这里就是他临时的司令部了。赣军逼近武昌,他可不打算把司令部设立在那里,以后不出意料的话,湖北就是他大展拳脚的地方啦。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嘴角微微浮现了一丝笑意。但转眼就收起来,转身朝他的副官长吩咐道:“随时控制一列火车,摆在这里,这个要由副官处亲自掌握,明白了吗?”

    第一军参谋长王汝贤慢慢地走了过来,点头道:“二庵,当年陆军大臣荫昌司令部也选在这里,兄弟这次是第二次来了,上次和鄂军是敌人,这次和鄂军倒成了友军,看来这世上的事情,也真难说得很。”

    陈宦无所谓地一笑,这王汝贤,可又跟他摆老行伍的资格了,不过这些,他可没放在心里,只是公事公办地问道:“现在前线形式如何?”

    王汝贤心中暗骂,跟老子摆这个上司架子,面上还是平静得很。

    “在武昌已经有了三师的九团、十团、十一团作主力,随时准备向鄂州运动。二师在刘家庙,二师一个团放在汉口,八师一个团在汉阳,先把汉厂保护起来了,其他八师主力跟着我们在孝感。部队算是展开了……一切正常。”

    陈宦嗯了一声,笑问道:“少甫兄,雨辰的部队进展到哪里了?”

    王汝贤踌躇道:“现在说不好,前线的消息还没回来,前两天的情报说是他们的主力已经到关口了,离鄂州不过一天半的路程,现在应该和赣军会合了!具体的等司令部安置好了,我整理完再和你碰碰。”

    陈宦点点头:“这仗到了这个地步,要不要打,咱们还得等北京的命令,这不是你我能做主的事情了……告诉前线,和敌人保持接触,但是不要轻易开火!谁要乱打出什么娄子,我饶不了他!”

    是啊,在湖北这么复杂的局面下,单纯的打仗,已经是不能解决问题了。而北京的袁世凯,还有江北的雨辰,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陈宦抬头看着天,居然有了一丝作为棋子那种无奈的感觉。

    这时在九江码头,随着汽笛的几声长鸣,三艘江北军的炮艇拔锚起航,都升着民国海军的海军旗,率先驶出了港口。这三艘舰只是楚泰号炮舰、楚观号炮舰、登瀛洲号运输舰。随着他们的起缆出航,后面一大队的民船在几艘小火轮的拖带下,也跟了上去。

    楚泰号炮舰上面,还高高飘扬着海军少将旗,正是江北军长江巡防舰队的司令谢观潮少将的座舰,他没有被雨辰留作教员,还是升任了少将舰队司令。

    岸上不少赣军和江北军的军官士兵都在目送着这支运输船队的离开,到鄂州的短短路程当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船队在离开九江码头后不久,四艘英国的内河炮舰就已经靠了上来,自从武穴江面的炮击事件发生之后,虽然袁世凯的中央政府还没有办理交涉,但是雨辰鱼电引起的强烈反响和民元以来第一次席卷全国的民族主义思潮让英国人在华势力的代表当中也有了一些意见分歧。

    较为温和的人物,比如说英国汉口总领事就认为既然江北军是打着中立调停的旗号,对于他们在长江江面的航行,应该就视作不见,除非他们有挑衅大英帝国权威的事情发生。毕竟英国太深地卷入了中国内战当中,也不完全符合大英帝国的利益。而有的人认为,比如说肯特和远东舰队的军官们,既然已经宣布了对长江流域用于鄂赣战争当中的军用船只——包括被征用的民船禁止通行,而且已经发生了炮击,为了大英帝国的颜面,就必须坚持到底,当然手段可以较前温和一点。等到各方面表示出对大英帝国在长江上的权益和命令的尊重,再采用外交手段办理交涉。。

    其实在他们的心里,就只认为挂着米字旗的舰队在长江上有着完全的行动自由,中国人怎么看,他们虽然在报告中写道要予以注意,但是心中却还是很不以为然的。大英帝国已经实际拥有长江流域水道几十年,这种情况也会一直拥有下去的。

    这些天来,大英帝国也因为这个算得上是突发的炮击事情紧急联络了一些列强国家。希望能够统一行动。在他们看来,这已经算是让步了,在自己的专有利益范围之内居然还要得到其他国家的赞同,已经是很失大英帝国的面子了!

    上海的肯特勋爵就强烈反对,并且宣称:“在扬子江上,我们想怎么做就该怎么做!难道日本在关东州(大连)进行军事行动会征得我们的同意?难道法国在广州湾进行一次军事演习会要我们大英帝国一起行动?难道德国在青岛准备炮击某条侵害了德国利益的中国军舰要先打电报向我们汇报?中国军人的内战已经严重妨碍了挂着米字旗的英国船在长江上面的航行!武昌码头的枪战和炮战,也有落在太古轮船上面的流弹,我们应该有完全的行动自由!这些野蛮人不知道自己平息战争,我们在帮助他们维持长江上面的和平!”

    肯特是这样叫嚣的,但是北京的朱尔典却坚持需要大多数列强的声援,在之前已经议定了对民国采取列强统一的原则。虽然扬子江流域是大英帝国的专属势力范围,但是也必须遵循这个原则。经过几天的交涉努力,法国已经宣布支持英国在扬子江上维护自己权益的行动。日本经过劝说,其实更可能的是他们也早对这块中国的精华部分垂涎已久,而且当时英日同盟的效力还在,宣布将派遣部分舰艇参加英国在长江上面维持和平的行动。美国表示将不参与此次行动,但是对内战双方,希望能够早日结束战争。对英国的支持表现在认为武穴炮击事件是一次意外,而且英国舰艇也受到了攻击,并认为英国在长江上的权威地位不应该受到挑战。

    至于俄国和德国,朱尔典并没有征询他们的意见,有了法、日两国的声援,英国就更是将长江上面的封锁行动持续到底了。有时候国家的外交政策,是有一种惯性的。

    谢观潮端坐在指挥台上面,紧紧地盯着那四艘英国炮舰,都是昆虫级的大舰艇。舰上所有的火炮都已经摇过来,一名英国水兵在带头的旗舰上面打着旗号,他在心里面默默地读着。

    “我们不希望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希望贵船队马上转变航向,回到九江。不然我舰队将予以拦截,请贵船队服从我们的命令。”

    航海参谋跑进了指挥台,想向谢观潮报告,谢观潮一摆手:“不要理他们,在中国的航道上,我们有完全的航行自由!命令军舰抢占中间航道,他们炮口对准我们,我们也把炮口对准他们!目标——鄂州!”

    他在心里回想着雨辰临行前给他的交代,遇上英国的拦截舰队,不要软弱,也不要退让,但是绝不开第一炮。如果英国海军动手,也坚决还击。他在心里咬咬牙,海军不向同为中国人的对手开炮,不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这一年,谢观潮三十七岁,也是他当年从大东沟游水逃生后的十八年。

    “中校先生,中国人的炮舰并没有停止,而是变成了二列,将他们的运输船队保护在中间。楚泰号炮舰在运输船队的左舷,而楚观号炮舰在右舷,他们的炮口同样对着我们。”

    英国远东舰队的内河分舰队一中队的指挥官何伯中校厌恶地放下望远镜。他讨厌这个任务,也讨厌把事情搞大了,那个白痴同事。在他看来,在中国的日子虽然谈不上什么比较有前途,但是绝对是安逸的。享受着中国人敬畏的目光和海外补贴,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海军军官来说,绝对是一场服役期间漫长且悠闲的假日!那个白痴把一切事情都搞糟了!现在他完全无法决定是不是要开火警告!

    公使和远东舰队的司令发出的命令都含糊其辞,对江北军的舰队要客气而坚决地表明大英帝国的立场,继续他们原来的任务。在他看来,这已经成了维持大英帝国面子的一种愚蠢的举动!

    对于是否开火,他得到的命令是绝对要避免武穴那种流血事件。但是中国炮舰上面的火炮已经对准了他们,他在望远镜里甚至看到了对面那个中国海军军官坚决的目光!他敢确保,只要他的炮口发出闪光,对面也毫无疑问地予以还击!这种差使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要是在北海上甚至泰晤士河口,敌人的舰队迫近,哪怕他就是在一条小舢板上,手中只有一把渔叉,他也毫无疑问地会挥着叉子和敌人的军舰拼命。可是在长江上面,真的需要和对方大打出手吗?这都是中国人自己的内战,哪个白痴同意将英国舰队卷入进去?

    四艘英国炮舰若即若离地跟着这个船队,双方的炮口互相指着,一直僵持在这里。眼看着江北军的船队坚定地朝鄂州开去,英国中校何伯先生终于决定该做些什么了。无论如何,这支船队要是开到鄂州的话,他的任务就只能算是失败了,而他一向是从来不打折扣完成上司命令的性格,他不想败坏自己的好名声。

    他低声地向自己身边的舰长下命令:“前面的三寸炮,向他们航线的前方发射一发炮弹警告,同时给他们发旗号,请他们尊重大英帝国海军的命令。希望大家都保持克制,不要发生什么冲突。”

    他的命令很快得到了执行,英国水兵也许早就对自己这种克制的态度表示不满了。一发三寸炮发射的炮弹在离楚泰号非常近的地方落入海中,激起大片的江水溅到甲板上,英国水兵们发出了欢呼声和口哨声,有的还朝这边比画着不雅的手势。。

    楚泰号舰长就在谢观潮身边,他重重地一跺脚:“司令,咱们还击吗?”谢观潮冷冷道:“不用还击,继续向前。”

    何伯恼怒地发现江北军的船队坚定地继续朝前开,对他的发炮警告和旗号不加理睬,只有楚泰号用旗语向他们表示:“我们是江北军,现在航行在中国的河流上,请你们不要阻拦。”何伯闭上眼睛,又一下睁开:“最后一次发炮警告!并告诉那些家伙,如果他们还不返回九江的话,我们就真的开火了!”

    他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我是军人!我要执行我的命令!

    又一发炮弹在楚泰号前面炸开,这次离得更加近了,楚泰号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被炮弹激起的水柱当中。水柱散尽,军舰仍然在昂首向前。这艘前清时在日本神户船厂订购的七百四十五吨炮舰,有两门一百一十四毫米主炮,两门七十六毫米副炮,在这个九月的日子里,展现出了他最光彩的身姿。

    何伯在心里飞快地计算着双方的火力对比。江北军这两艘炮舰在长江上面来说,还是很强大的。他的四艘军舰一共才十二门三寸(七十六毫米)火炮,加上一些六磅(五十七毫米)的副炮,而且都是两三百吨的小舰艇,和楚字号比起来小了整整两圈。打起来,就算中国海军的训练程度不如英舰,但是很有可能自己的军舰在一百一十四毫米炮弹下会被炸成碎片。现在双方相距得太近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些看着米字旗号就绕道闪避的原来的那支挂着龙旗的舰队。不过英国海军的骄傲还是让他毅然下达了命令:”猎鹰号和塘鹅号对付南面的那艘军舰,我的瓢虫号和叽鹞号对付北面的那艘军舰,等到我的命令一下,就全力开火……一定要等到我的命令!”

    谢观潮在指挥席上站了起来,一直保持着一列横队的四艘英国军舰,分成了两列,两艘夹住了楚泰,而两艘夹住了楚观。舰上英国水兵奔忙着各自就了战位。炮口几经调整,已经完全将两舰瞄准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将炮弹砸过来!

    一滴汗珠从谢观潮面颊上流了下来,身边的军官们也紧张地注视着这一切。谢观潮哑着嗓子下达了命令:“两舰人员各就各位!炮口对准英舰,随时做好还击准备!只要他们一动手,我们就反击!”军舰上的官兵随着他这个命令下达,也全部就了各自的战位。双方的神经都绷紧了,炮口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就像在战场上对拼刺刀一样,只要一开火,肯定就是一个极惨烈的局面。

    谢观潮将海军军官帽在头上戴得端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前方。江北军的船队仍然坚定地继续前进。

    “九江的第一批运输船队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发的?”雨辰站在他的“虎穴”作战室,神情凝重地问道。他命令海军舰队西进九江,就是要为运输船队护航。

    他的鱼电既然发出了,不做出点什么和英国对抗的姿态,他的电文就只能沦为一句口号,一堆空谈。民心士气既然被他撩拨到了这个程度,九江运输船队继续北上就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了。

    他仔细盘算过,无论江面上的对抗事件发生后的胜败,对他的名声都只有帮助而没有坏处,但是真正的政治家考虑的不能仅仅是这一点,自己正面和英国人发生冲突了,他们的后续反应是什么?还有列强们会怎么样行动?北京的袁世凯又会利用这个做什么文章?江北半独立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威胁?自己囊括三省的计划是不是还能顺利进行?这都是他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对于英国在长江上的底线是什么,他的确也是心中无底,按照司马湛的老话,这事情变数太多,他推断不出来。

    但是武穴伤亡那么多军民,却不能不使他作出这个决定,以前也说过了,我们雨司令也是有着一定民族情绪的青年呢!更何况,他也才二十四岁。

    不过无论发生了什么,雨辰都有信心利用这个局面继续推行自己的计划,问题就是看这个事情向哪个事态发展罢了。

    吴采低声回答道:“九江的运输船队在上午十点出发的,他们应该和咱们保持电报联系,估计到十二点,第一封无线电报就转过来了。”

    雨辰仔细地看着地图上九江那一段江面,摇头道:“我不要谢观潮的过程,我只要个结果!反正我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英国人开炮,咱们就还击!”

    吴采不出声站立着,半晌才有些犹豫地问道:“司令,咱们如果真的和英国人动手了,这些变数您都考虑进去了吗?这次挥兵鄂赣,从安徽方向我们也大可以对鄂州的我军进行补给,非要在长江上面和英国人对抗吗?”

    他继续道:“我对找英国人干一下,这个是绝对支持的!武穴的人不能让他们白杀!但是作为江北军的参谋长,我却要为整个局势考虑一下。我们树敌这么多,对咱们在长江中游的行动有没有帮助?一羽先生他们几个,这些天来找了你很多次,但是您都不见,他们托我向您转告,还是不要太孟浪,不要把英国人逼得全力去支持袁世凯。”

    雨辰哼了一声:“他们那些先生,在英美留学了几年,就见到什么洋人都是骨头软得了。英国马上还有能力顾及咱们吗?一次大战……总之我这次是除了继续咱们江北军的大义名分之外,还要试探一下英国人的底线,他们到底能支持袁世凯到哪一步!不碰一碰,也许他们永远不会重视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