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三卷 一统之路 第八章 八方风雨会武昌

    在这个夜晚里,激战还在继续。

    雨辰卫队的几十条汉子,自从翻上了码头,就真的如冯玉祥所叫的一样开始各自为战了。码头港务处的汽灯已经被流弹打碎,只有炮弹爆炸的火光隐隐映照出他们的身影。民元式手榴弹在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大显威风,三四个机枪阵地就是这样被拿下来的。

    十几个士兵朝那两门一直在发射的野炮冲了过去。那里的炮弹铜壳已经堆了一地,护卫的步兵几十条步枪响成一片,子弹嗖嗖地压得冲过去的兵士们抬不起头来。

    冯玉祥光着膀子跳进了一处机枪阵地里,一拉机柄发现还能用,掉转枪口就朝野炮阵地猛射,子弹倾泻在麻包和火炮护盾上面,各种响声交杂成一片,不时有鄂军被打到。几个卫队的弟兄在火力掩护下摸了过去,扬手就是几枚手榴弹投了过去,轰轰几响,炮手们顿时就飞上了天去。两门炮的火力哑了下来。

    压制着船上的火力一减弱,被打得很苦的赣军官兵们就呐喊着冲了下来,步枪的刺刀反射着火光,亮闪闪的一片。

    港务处的鄂军预备队也从各个藏身的地方冲了出来,大概是在军官的严令下反击。好容易在码头上设伏成功,现在居然给这些赣军冲了上来,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打下去!

    这时就考验双方军队的战斗力和决心了,赣军这时已经是背水一战,有进无退,连欧阳武这个师长都满脸是血地在后面大喊大叫着指挥。要不是几个手下拖着他,估计也要冲上去了。

    而鄂军这么有利的态势,居然还被赣军打了上来。虽然人多,那种反冲击的决死心态却没赣军那么厉害,只是缓慢地朝前拥动着,不时停下来放两枪。

    几枚手榴弹又投了过去,当先的鄂军士兵被炸倒一片,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这是民党的炸弹队啊!”顿时鄂军本来就不坚决的反冲锋就垮了下来。这时冯玉祥的机关枪也掉了过来,对着这么密集的队伍都不用瞄准了,哗啦啦地把剩下百多发子弹全部倾泻了出去,几乎是颗颗咬肉。鄂军的惨叫声越发的大了,都朝港务处的三层洋灰楼拥去。

    一个鄂军军官带着金边军帽,在那里气得眼睛都红了。他左手马刀,右手是自来德手枪,站在港务处大楼门口一边挥舞一边大喊:“都他娘的给我回去!把他们压下去,每人十块大洋!十块大洋!”

    啪地一声枪响,一发七九尖头弹从他的颈子上穿了过去,血从他的颈后喷溅出去老远。那军官摇晃一下,捂着颈子就倒了下去。没人指挥弹压的鄂军更是乱了阵脚,有的踩着那军官的尸体冲进楼里,有的干脆扔了枪就向码头外面跑去。

    赣军则意气风发,呐喊着纵横驰骋,一直压进了港务处的大楼里面。这些被杀红了眼睛的江西兵,已经没人喊缴枪的话了,见着能动的鄂军士兵就是刺刀子弹地招呼。三层的洋灰楼从上到下枪声和惨叫声响成一片。

    冯玉祥在大楼门口一把拽住了欧阳武:“欧阳师长,现在咱们要赶紧整顿队伍,防止敌人再反扑!你看现在,还有侧射火力在打我们。鄂军几乎武昌的所有主力都在这里等着咱们了!码头的队伍给咱们打垮了,不过团把人,外围肯定还有一两个团!咱们先稳住阵脚!”

    欧阳武已经状若疯狂了,鞋子都跑掉了一只。他红着眼睛看着冯玉祥,一发流弹从他们身边掠过,打在洋灰墙上溅点星火,两个人都没有弯腰闪避。欧阳武喊道:“鄂军豆腐渣!咱们一冲就垮,还怕他们有多少人?”

    冯玉祥一指身后:“你看看我们弟兄也打成什么样子了?咱们偷袭已经失败了,外围地势开阔,敌人建制完整又有准备,出去也是找死!”

    欧阳武回头望去,自己的船队有几条已经被打燃了,映照得一江都是流动的火光。蓝色军装的赣军兵士的尸体在船上堆积如山,江面上浮动的也全是尸体,血将几条栈桥都染红了。

    这次偷袭失败,虽然靠着蛮勇拿下了码头,但是兵士们的士气也该三鼓而衰了,而且伤亡实在是太惨重了……虽然没有统计,但是两个人都明白,两千人的一个完整团,现在能有八百战斗兵能坚持作战就不错了。

    欧阳武点点头,总算冷静了下来:“那成!我去整理队伍,冯队长先去集合你的弟兄,这次能侥幸登岸,真的是全仰仗你了!”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赣军终于整理好了队伍,搜集了弹药,沿着码头布置好了防线。晚上一夜的混战,战死六百多人,负伤五百多人。现在伤者也是无医无药,那些重伤的熬不了太久,冯玉祥的卫队一中队,伤亡也超过了半数。

    鄂军在码头直接设伏的两个营几乎被全部歼灭,活着的很少,但是在外围还有两个团的番号队伍,对他们形成了包围之势。炮弹不断地打过来,凌晨的时候也发起了冲锋,却被赣军打退。

    昨天晚上,湖北将校团一百多人的杂色队伍当真先控制了码头,但是船队却迟迟未到。黎元洪赶紧调遣部队平息了叛乱,将计就计在这里设伏,果然打了赣军一个狠的。但是没想到赣军的战斗力着实比他的部队强,还是咬牙硬冲了上来。

    冯玉祥半跪在一个负伤弟兄的面前,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生命力在飞快地消逝。几个还光着膀子的卫队弟兄围着他们,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是安慰着他,没事的,没事的。

    那人勉强睁开了眼睛,用苏北口音艰难地笑道:“不就是死嘛……队长,我在入会的时候发过誓,对这一天……有准备……现在老子娘被司令在荣军农场里养着,我很安心……弟兄们,青军会,各自为战!我先走一步啦!”。

    这几句话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终于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冯玉祥沉着脸站了起来,吩咐道:“其他受伤的弟兄要尽力照料好!不要几天,赣军就能来和咱们会合了,让他们都能活着回去!”

    这时就看见欧阳武疲惫地朝他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件鄂军的外套。冯玉祥才发现自己现在还像手下的弟兄们一样,还光着膀子呢。江风吹来,久战疲惫的身子也不由得一抖。

    “冯队长,现在码头上咱们的船里有弹药有粮食,鄂军的进攻也有气无力,不要几天,咱们李都督就来和咱们大队会合了,咱们得坚持住。”

    两人并肩视察着阵地,看着赣军兵士们就着凉水在吃徐州军粮厂生产的黄豆牛肉罐头。看到师长过来,都起立敬礼,却都被欧阳武按住了。

    冯玉祥沉沉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咱们不能坚持下去,就凭鄂军想把咱们赶跑?那是做梦。只是没有完成任务,我的弟兄们又伤亡那么惨重,实在是心里难受啊……这些弟兄,比我当年在北方带的兵,强上不是一点半点啊……”

    欧阳武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正寻觅着刺刀开罐头呢,他脸上的血倒是擦干净了,但是眉头上好大一道伤口,血迹干在那里,看起来有些怕人。

    冯玉祥一笑,将从不离身的刺刀取出来,接过来几下就把罐头撬开了。欧阳武叹道:“是啊,听焕章兄你的口气是北方人,原来在北洋军待过?觉得北洋军和江北军到底有什么不同?”

    冯玉祥想了一下,摇头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在北洋我是营长,现在也还是个营长。北洋现在暮气已重,兵士们,也不过大多是等着每月的粮饷……有些有志气的同志……”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声。滦州起事,自己认识的有志气的同志已经死得差不多啦。至于自己,那算是有志气还是有野心?这个问题,恐怕自己才最清楚。

    “……北洋的高级军官则早已安享了很多年,大概都把军队看成是自己的财产了,要他们为国家办点好事情,那真是很难……至于江北军,现在则是如日才升,正是最有目标也最有希望的时候。最主要的,是有个好的当家人,弟兄们都知道跟着他能做大事情。至于其他的,我是军人大老粗,说不好。”

    他也坐了下来,从欧阳武那里拿过一个罐头,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欧阳武却没了什么胃口,停在那里想心事。

    是啊,虽然雨辰和李烈钧都算是同盟会的人物,但是雨辰的作为,明显是布局深远。难道这未来的天命所归,民意所向,都会落到他身上不成?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摇头苦笑一下,这些还是太远的事情,先把眼下这关过了再说。

    这时在黎元洪的都督府内,却是乱作一团。昨夜武昌码头的枪炮声响了一整夜,他重兵在外,武昌的守备部队不过是湖北第一师第四团,一个辎重营,一个工兵营,湖北陆小的一些军官生再加上督署卫队两个营的兵力,在镇压了内应的湖北将校团之后,除了在自己身边留了一连人,其他部队都派到码头了,甚至连守汉阳厂的一营兵都调了过去。本以为可以把偷袭的赣军一网打尽,先挫挫李烈钧的锐气,只要坚持到北洋军南下,他就可告无事。

    没想到一夜激战下来,劣势的赣军居然冲上了码头,将第四团主力击溃。剩下的兵力远远地将赣军包围住,只是从汉厂拖来山炮不断地发炮,再不敢进攻了。鄂赣边境的赣军进展也很顺利,到了上午这个时候,重镇武穴已经有赣军的炮弹落下了。

    这个经历过武昌起义苦战,胆气已经全部耗光的都督,正在安排人手搬迁督署的东西,准备先退到汉口去。督署内一片人来人往的杂乱样子,公文电报丢得到处都是,通信兵也在收电话线,人声鼎沸,又个个神色仓皇。

    饶汉祥一直陪在黎元洪的身边,他毕竟是文人,昨夜的枪炮声吓得他够戗。虽然知道黎元洪从武昌跑到汉口对指挥部队及稳定军心大是不利,但是也没劝他。两人就在督署的小花厅坐着,一夜没睡,都是精神颓唐的样子。

    一个军官跑到了花厅里面,喜气洋洋地大声道:“都督,大总统的电报来了!”

    黎元洪一下跳了起来,劈手就抢过电报读了起来,饶汉祥也赶紧凑过来看。黎元洪匆匆读完,扬着电报朝饶汉祥笑道:“广川兄!这下好了!这下好了!袁蔚亭反应很快,已经通电李协和让他马上返回原防了,还斥责了他!叫欧阳武暂时护理江西都督的位置,等候交代!让李协和进京去!这下看他怎么收场?”

    饶汉祥把电报拿了过来,仔细地看了一下:“袁总统电报里说现在陈宦当湖北军务查办使,黄兴既然迟迟不就,名义自动取消……陈宦率中央临时编成的第一军南下?黎公,这不也是要你交代的意思吗?”

    黎元洪一下愣住,最后叹了口气:“交代就交代!夹在南北中间,我这个都督也当得没意思得很……交给北方总比交给南方强些。北方袁蔚亭只要我的权,你看李烈钧这个架势,连夜偷袭武昌,那是要我的命!到了北方,我好歹还是个临时副总统。就这样,反正我问心无愧。”

    饶汉祥替他想想,这个时候也当真毫无办法了。南北双方都要这么一个位置,北方好歹还是中央,也只能交代了。无论如何,给李烈钧拿去,怎么也下不去这口气。不过这次事情已过,这个恩主以后呼风唤雨的日子就结束了。一个空头副总统,怎么抵得上有兵有地盘的都督?以后也只有坐在北京,看南北双方的厮杀争斗。。

    他又问了一句:“那咱们还搬不搬到汉口?”

    黎元洪把眼睛一瞪:“当然要搬!京汉路运兵的速度咱们是知道的,陈二庵一个军想全部下来,没有两个星期不成。这两个星期,天知道李协和那个二愣子都督会做到哪一步?我到汉口去,这里留参谋长王安澜指挥,务必要把武昌的赣军扑灭!只要咱们把赣军挡在武昌外面两个星期,北军一到,咱们就能向袁蔚亭交差啦!”

    李烈钧是在武穴前线接到袁世凯的通电的。沿江支队和中路支队五个团都是朝武穴进发的,携带着大炮经过一夜急行军,先锋已经逼近武穴外围了。湖北陆军第一混成旅杜邦俊旅三千多人在那里驻守,从上午十时起就开始接火了。正是进展顺利的时候,突然后面追送过来这份电报。

    他从马上下来,接过了电报,也不过随意看了三两眼就揉成一团扔掉。朝左右的人笑道:“咱们决心已下,还有为这份电报而回头的?袁世凯那家伙我是看清楚他了,不能对他退让。手里有了地盘和军队他就怕了!雨辰在江北当时把接任都督的倪嗣冲打回去,这老家伙不也没怎么样吗?对他,还是要枪杆子说话!咱们同盟会就是要有个基地!将来大起事,发动二次革命,还要打到北京去!”

    他笑笑站起,对身边副官长吩咐道:“记我的命令!发动江西参议会向北京电请都督留任,另外再以我的名义发个电报。说我李协和因鄂赣局势相关,现在湖北将校团因与黎都督内讧,李某不得不先赴鄂调停,等待中央湖北查办使到来。李某不敢因国事而惜虚名,湖北事了,李某当束手待罪,屏息以待雷霆。”

    他大略说完,朝自己副官长笑道:“我这样说,有没有一点雨辰通电的味道?”副官长也笑:“都督这几份电报,比雨辰的要高明多呢。”

    等到副官长离开去办事情,李烈钧又把参谋长叫来,让手下把地图摊开,皱着眉头用马鞭在地图上画***:“黎元洪现在还能在武昌发电报应和袁世凯,真不知道欧阳武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鄂军现在指挥还没中断,明显咱们的夜袭腹心的计划没有成功!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啦,咱们已经是背水为战,北军我估计是要南下的。但是仗打好了,门面上的事情是总能解决的!天下又不是他袁世凯一个人会说话!”

    他马鞭重重地敲打在武穴这个位置上:“鄂南那个支队有湘军配合,他们走咸宁不过是偏师,也是稳固湘鄂边境,给谭畏三壮壮胆的意思。真正的主力还是咱们这两个支队!武穴拿下来,到武昌那就是快马加鞭了。我们必须在三日内击破当面敌军,七日内杀到武昌!只要再能把北军驱逐过武胜关,那时湖北就是咱们的地盘了!到时候不管是请哪位来主持,咱们背靠江北,就是和北方分庭抗礼的局面!这些天我们都要在前线督促部队,只许前进不许后退!”

    雨辰这些日子也是无时无刻不在关心湖北的局势,其他的地方上面的公事都推给别人去处理。袁世凯的通电他也第一时间看了,同时也在很关心舆论风潮。

    李协和鄂赣一正式开打,顿时就变成了报纸上的头条新闻。还是骂李烈钧和同盟会的居多,认为他们破坏了国家难得的和平局面,眼见大选在即,此等作为实在是大逆不道,要求中央早点发讨伐令,将李烈钧的都督解职。

    而南方各地方实力派控制的舆论,却含糊了许多。认为南方各省局势休戚相关,李烈钧赴鄂调停局势也是得到江西省参议会的支持赞同的。既然南方各省现在都是打着地方自治的招牌,在中央正式宪法还没出来的时候,这种作为也不能算错,只是鲁莽一些罢了。而且当时中央已经发表黄兴为湖北查办使,黄兴从赣省抽调一些兵力入卫身边,再入湖北,也不是说不过去的事情。

    同盟会急进派一些残存的势力更是大声叫好,说这就是二次革命之始。袁世凯上台半年,倒行逆施,将约法破坏无遗,又以国家主权出抵,大借洋款。这个前清的旧官僚早该打倒,重新创造一个新民国出来。而同盟会的其他稳健势力,现在却是在暂时的失声当中。

    孙中山现在正在北上北京的道路当中,李烈钧这个同盟会最忠实的地方都督,却在湖北大打出手,这个也令他实在尴尬得很。鄂赣战争无论如何,都被作为民国成立以来第一场内战而载入史册。

    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才上台半年的袁世凯,其实对南方局势,也早已经失控了。虽然又调兵又遣将,还煞有介事地通电斥责,但是南方各督,谁把他的命令放在眼里了?民国成立以后的大乱局才真正开始。

    只有雨辰在这背后依然按照他的步骤进行着。要是等国会正式选举了,北方名义完全确定了,袁世凯兵钱都备齐了,他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向南压过来,南方又如何能够抗衡?更别说南方之间,本来就不是很心齐,不如选择早一点在背后动手,逐渐挖空袁世凯的统治根基,最后再给他断然一击。他可不能等到1915年再动手呢。这个国家,早一点掌握在自己手里,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能早一点完成。

    这个世界,还是要靠实力说话……也许,再多一点阴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