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一卷 初遇辛亥 第二十一章 血战雨花台(中)

    5:20分,江防军的士兵终于感觉到落在头上的炮弹渐渐停止了。他们六个营成一线配置在雨花台高低起伏的几十个山包上。分统何士翘带着最强的一个营在雨花台中央的一个海拔大概60米的山包上,在地图上被称为60.2阵地。主要的机枪和火炮都集中在这里。只要拿下了这个阵地,就可以以火力扫射四下的守军,这里就是关键的关键!只要一点突破,就能全部占领雨花台。

    第一团随着短促的冲锋号声,以一营攻击左翼,二营攻击右翼,三营突破正中。每营控制一个连的预备队,团部掌握两个连。其他的队伍都成波状队形,扑向各自的目标,60.2阵地,就正是张涛他们连的突击方向。

    一百二十六个弟兄步枪全部上了刺刀,在张涛用力一挥手下,一起跃出了出发阵地。在四挺重机枪斜射火力的支援下,快步向60.2阵地冲去。张涛紧紧咬着腮骨,紧紧握住手中的自来得手枪,现在在他的眼里,只有60.2阵地!

    何士翘也是和张勋打出来的老营伍,和王士宏被比做是护卫张勋这个老帅的双士。他现在就统带着守雨花台的6个营头,他正在60.2阵地上。

    这帮民党出手这么狠,又以舰队封锁了他们过江逃回徐州的道路。张大帅已经在南京城里做好了自己的棺材,他也没有想着能活着离开雨花台!

    刚才的炮弹倒有一半砸在了他的阵地上,打坏了一门山炮和一挺机枪,伤亡了百十个弟兄。他把剩下两挺机枪和一门山炮都调到了正面,炮弹的全部装上了零线爆炸的引信。大睁着眼睛半蹲在阵地前面,敌人的子弹在他身边穿梭得跟火流一样,他也根本不管,几次踢开了想拉他下来的马弁。四下里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周围的阵地根本无法联络,有的阵地已经暴发出了巨大的喊杀声,想来已经是交上手了。借着火光,他突然就看见一百多条人影分成三道散兵线,已经冲进了他们步枪的有效火力范围之内,还加快了脚步,直向阵地扑来。何士翘大喊一声:“开火!把这帮假洋鬼子民党给我打下去!”

    两门架退式的五七山炮剧烈的一抖,炮弹几乎是出膛就炸了开来。两挺机枪和两百多杆曼立夏式步枪一起喷吐出了火蛇。冲锋过来的第一波队形顿时被打得东倒西歪,倒下了不少。但是带队的军官悍勇之极,又指挥着第二波队形疏散得更开,加快了速度朝上面扑来。何士翘大声的下令:“给我集中火力,打那个军官,打中了老子赏洋二百!”

    几十杆枪顿时转移了火力,曼立夏步枪特有的篷啪声响了一片,那个军官机灵的在地上一滚,躲到了土坎后面,没了他的指挥,冲锋的士兵也都趴了下来,集中步枪向这里对射。一发子弹射在何士翘面前,溅起的烟尘害得他呸呸了两声。他直起腰来,在阵地上大摇大摆的走着:“大家今天打得很好!没给老子丢脸,有种的跟老子上去,把这帮家伙赶出去!上前的,每人五块大洋!活捉了那个军官,五百大洋!”

    张涛趴在土坎后面,就看见60.2阵地上,一个戴着红顶子的江防军武官在满天飞舞的子弹中直起腰喊叫。虽然听不见他喊叫什么,但是也知道自己碰上了硬钉子。刚才几百发炮弹砸过去,一般的国内部队就都崩溃了。这个阵地上居然还很快组织起了火力反击,他们的军官更是亡命,已经是二品的顶子了,居然还这样不要命。他眼看着那个军官扯下半截袍子,拔出了腰刀,呼喊了些什么,百十个江防营的士兵就翻出了阵地,和他一起呐喊着冲杀了下来。自己的士兵拼命开枪,不过才放了三两枪的光景。双方都没有后退的意思,就这么混战在了一起。张涛大喊着跳起来,啪啪啪的把自来得手枪里的子弹打完,撂倒了四五个人,铁钳般的大手又抢过了一个敌人手中的大砍刀,直朝着那个红顶子武官冲了过去。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放亮,全线的喊杀声都已经连成了一片。何燧和陈山河都举着望远镜关注着60.2阵地那边。看张涛和敌人已经展开了交手战。陈山河急得把望远镜一摔,把自己风纪扣扯开:“三营四连,跟我上!”却被何燧狠狠的拽住了。陈山河一看何燧,他眼睛已经变得通红,脸都歪了:“你在后面组织机枪射击掩护,前面我上!这次轮也轮到老子我了!”

    他一把推开陈山河,操起两把自来得,让两个护兵专门给他压子弹。大喊一声:“三营四连,跟我上啊!”陈山河这时倒清醒过来了,死死的拽住何燧:“你别上去,张涛他们还在打呢!司令知道你上去了还了得?派其他人带队上去!”

    那边张涛他们也陷入了苦战当中,虽然第一团是老兵号称最多的,也有一半是新兵,才接受完速成的射击训练,突然就和这些亡命徒打起了交手战,渐渐的就有些动摇。张涛和几个敌人拼了几记,看自己的士兵有后退的迹象。大吼一声:“老子就死在这里了!”他身边几个第9镇出身的老兵都红了眼睛,轮起步枪和他冲杀在一处。张涛一刀把一个江防军士兵脑袋砍了下来,手中大刀也缺了口。他扔下刀,拣起一把步枪就朝何士翘扑了过去。

    何士翘也红了眼睛,轮起腰刀就想冲上去。他旁边两个马弁拖起他就朝阵地上撤:“军门,犯不着和这些疯子拼命!”何士翘又踢又打,但是终于是被架了下去。其他江防军的士兵看主帅后撤,也一溜烟的崩溃了。这些防营的兵士,打顺风仗时凶悍,撤退起来就是马上崩溃。张涛摇晃了一下,将步枪狠狠的插在了地上:“今天就这条线,谁要退一步,老子崩了他!”。

    何燧也被陈山河劝得冷静了,大口喘了几下又拿起望远镜,突然欢呼起来:“张涛那小子把敌人反扑打退了!又在朝上冲!四连快上快上!无论如何要把那个阵地拿下来!”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四连百多号官兵,欢呼一声,在连长的带领下直冲了上去。两面的子弹交错着打了过来,不断有官兵被打倒,但他们没有停顿,风一样的卷了过去。

    张涛他们也被何士翘的火力压倒了,两门五十七毫米山炮的开花弹打得冲击道路上一片烟尘,步机枪的子弹也和雨点一样。张涛他们被压在冲击道路上,一个个身体贴紧地面。毫无办法。两个新兵站起来,想望回跑去,马上就被打中,一个还未死透,在那里翻滚惨叫。张涛眼睛直冒火,望回一看,四连正跌跌撞撞的朝这里跑来。他喃喃道:“要步兵有什么用?我要机枪!机枪!”

    这一切,何燧他们都看在眼里。陈山河急切的道:“灼然,主阵地敌人火力太猛,兵力也多过咱们冲锋队伍。要不让他们撤下来,用炮兵再砸一气!”何燧一直不放下望远镜:“现在撤也撤不下来,而且下来的话,再整顿队伍,再通知炮兵射击,没有两个小时无法发起冲锋!士气也就下来啦,今天就别想打下雨花台了!”

    陈山河在那里急得一阵阵的冒汗:“要不我把团部掌握的两个连拉上去?再组织四挺机枪上去,火力开路,再冲***!”何燧点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现在就是和这帮狗娘养的拼这最后一口气!要不是敌人指挥官实在凶顽,这么多炮弹砸过去,防营早跑他娘的了,这个指挥官是谁?难道是王士宏?要不就是何士翘那个凶神?”

    陈山河马上就下去集结队伍:“管他娘的是谁,只要你发句话,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雨辰一直守在炮队镜前面。他最头疼的是现在炮兵射击支援技术的原始。只能在冲锋前按预定坐标射击一气,而且还是直接射击。根本无法做到按步兵的需要灵活随伴支援,要不这个60.2阵地,一阵火炮就轰开了,哪有这么麻烦!看着第一团在那里做出调整,加强了支援60.2阵地突击方向的火力。两个连又展开了队形携带重机枪向前跃进。他忙向吴采下令:“参谋长,命令二团的预备队进入阵地,火力给我全用上,支援一团冲击!”

    吴采冷冷道:“二团已经在牵制攻击天保山的敌人了,现在要调,只有教导团的部队了。”雨辰怒道:“管***什么都好,给我调上去!”吴采淡淡的看了雨辰一眼,没有说什么,就去发布命令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