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一卷 初遇辛亥 第十六章 竞标(下)

    看着李平书走了,雨辰吩咐卫兵道:“把军需处王处长叫来。”又看看手上的支票,叹息道:“真是可惜,只能拿一半。”

    王廉没一会就进来了,行了个礼道:“都督,那笔款子已经转到光复银行去了,这是季老签的收执。”雨辰接了过来,又把手上支票递给王廉道:“我马上写个手条,你把这款子也赶紧转到光复银行去,再开一张一百五十万的支票出来。到手的钱要吐出一半,真是不甘心啊。”

    王廉本来就是苏南大商人的子弟,虽然当了军人,却最是圆滑可喜的一个人物。他笑道:“恭喜都督天天有进项,咱们苏沪革命军,现在家底也颇不小啦。真的想全要,翻转脸干没他的就是了,怕什么呢。”

    雨辰笑道:“你小子心比我还黑,做人呢,还是留点余地的好。快去办事罢!”王廉笑着去了,出门就看见吕逢樵板着脸正准备进来。王廉朝他笑道:“吕大团长,找都督有事情么?都督心情正好,说什么都准成。”

    吕逢樵冷着脸看他,沉声道:“子渊,你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帽子也不戴正,风纪扣也开了,要知道你是军人,不是商人!”

    吕逢樵说完也不理他,自己喊了声报告走了进去。王廉下意识的扶正军帽,扣紧风纪扣,笑了一笑:“这个孤寒鬼。”

    李平书回到自己的住宅,也不想去财政署办公。在自己宅子里会了一下午的客人。说着当都督后的打算,人们自然是恭喜不迭。都督两个字喊得天响。李平书也矜持着让自己不要太得意。到了晚上就早早上床休息去了。明天正式布达,这些日子一直都没休息好,可要养足精神了。

    第二天早上正好梦方酣的时候,自己就被猛烈的摇醒过来。他睁眼一看,就见李燮和满脸是汗,手上抓着两张布告纸在那里喘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皱皱眉头:“枉中,什么事情急得和失火似的?等我起来洗漱完再说。”李燮和指着那两张布告,大声道:“还洗漱!事情完全变啦!”

    李平书狐疑的拿起布告看看,顿时就象被雷劈中了一样。这两张布告,一张是中华苏沪革命军誓师宣言,这倒不必去理他。另一张却是说雨辰率师出征后,上海都督由陈其美接任,自己还是个财政长!他怀疑花了眼睛,再仔细一看,白纸黑字写得分明,连那一个军政府的大印,都盖得是鲜艳夺目。

    他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我去寻那个赤佬!前前后后我替他筹了六百万的款子,他居然是耍我!”现在他拿手枪崩了雨辰的心思都有。

    李燮和不住摇头:“他早上八点就在张园召开誓师大会顺便替英士兄布达,事情已成定局啦。听说英士他们在华界开了鸦片烟禁,整整报效了三百九十万的款子!这都督倒真象是做生意的,价高者得,童叟无欺。”李平书一看座钟,七点三刻。马上疯了也似的按铃叫用人,吩咐备马车。

    等他和李燮和赶到张园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张园里面五百个中华苏沪革命军的士兵站成方阵,周围全是各团体,各组织的代表。主席台的布置还是和上次一样,不过横幅换成了“中华苏沪革命军出征誓师大会”

    雨辰的演讲动员正到了尾声,陈其美穿着整齐的洋装站在他的身子侧后一点,身上披了绶带,满脸得意的神色。

    “…………此次出师,我们革命军人就抱定有敌无我之决心。誓以自己血肉将顽敌在我华夏河山上扫荡干净!本司令已经预立遗书,要不就活到全国光复那一天,要不就死在敌人阵前,没有第三条出路!”

    掌声欢呼声又响成了一片,席卷了整个张园。陈其美上前一步,大声道:“本都督代表上海三百万市民,给雨司令授旗!”两个中西女塾的漂亮女学生穿着整齐的制服走上来,将一面大旗递给陈其美,陈其美又郑重的将旗帜交给了雨辰。雨辰年轻的面孔上满是严肃的表情,将大旗展开,在空中挥舞。旗色鲜红,上面四个大字“沪上先锋”

    随着旗帜的每一招展,欢呼声就一浪高过一浪。李平书头晕眼花,在后面有些站立不定,低声对李燮和道:“回去,回去。我等会再去找他。”这时候他真的万念俱灰,光复会在上海的十年经营,被这位平空冒出的雨都督一番风云雷电的拨弄,就成了画饼!

    五百名苏沪革命军挑选出来的士兵,唱着歌曲,抗着枪。在华界里整齐的游行了一圈,为这次出征造足了势头。雨辰连这个发财的机会也不放过。队伍后面还跟着几十个士兵,每两个人抬着一个木箱子,箱子上贴着“爱国出兵捐”的纸条,沿路接受市民捐款。情绪被鼓动到了最高处的市民们纷纷将钱钞大洋首饰丢了进来。到了晚上一统计,居然也有三十多万元的财物。

    李平书和李燮和是中午赶到制造局前都督府的,他连拜会陈其美这个新都督都懒得去。就一心的来找雨辰讨个说法。他到的时候,制造局内部已经忙成一团,来来去去的都是军官士兵,不时还有骑兵传令兵拿着命令公文从他们身边驰过。没有人有空闲搭理他们。等他们被卫兵迎进了雨辰办公的屋子。就看雨辰和麾下几个团长营长,还有参谋处的一些参谋趴在桌子上正在标识地图。

    李平书咳嗽一声,看着雨辰的眼睛都红了。雨辰抬起头来,面色平静的朝他们两个点点头,又朝军官们道:“你们仔细编列一下列车的行次,还有船运的组织,到时候我找陈都督要东西。第一次行军作战,这些都要稳妥再稳妥了!”。

    说着就带着二李走到了里间。还没等李平书开口,就笑道:“平书兄,这次的事情实在对不住,兄弟也没有办法。昨天晚上上海咨议局上百个议员联名推戴,还有上海的几十个团体都推举英士兄,兄弟唯上海的民心是视。只得将这个担子卸给英士兄了。平书兄知我谅我,知道兄弟也是一心为公,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要打要罚,兄弟全认了。”

    昨天上海咨议局的议员一多半在我的公馆!李平书几乎吼了起来。他咬着牙道:“这事既然没有办法,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只是兄弟垫付的三百万军饷,还请雨司令发还,兄弟经历了这件事情,已经是心灰意冷,就想把前后首尾了结干净,从此就不问世事了。”

    雨辰哦了一声,起身就去找支票。还在那里劝慰李平书:“平书兄,你还是上海军政府的财政长嘛!这也是兄弟替你争取来的,革命事业正需要平书兄这样的大才出力,怎么就这么说出灰心的话呢?兄弟替平书兄不值啊。”

    他翻出一张支票,拿在手上苦笑道:“本来这都是苏沪革命军的公款,是战费。很难再拿出来的了,但是兄弟想到平书兄也不容易,拼死的争取,退了这些出来…………唉,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是兄弟惭愧啊。”

    李平书冷着脸一把从他手上抢下支票,仔细看看却不是原来开出的那一张。却是光复银行开出的一百五十万元的支票。他挥舞着那张纸:“还有一半呢?”

    雨辰继续苦笑,表情无辜得很:“兄弟不是说了么?这已经是公款了。兄弟也不能随便提出。但是经过兄弟力争,说其中一百五十万是上海绅商的捐款,我们自然能收用,还有一百五十万是平书兄私人垫出的,我们不能让平书兄吃亏,这才提出来的,当真为难得很啊。”

    你和谁力争去?李平书完全失态了:“雨辰,你少给我耍这些流氓手段!我跑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今天爽快全交出来便罢,不然我和你没完!”

    他的声音又高又厉,头发也蓬乱了开来,红着眼睛似乎就想扑到雨辰身上。雨辰只是无所谓的笑着。门口帘子一掀,吕逢樵冷着脸和三四个护兵走了进来,手中的自来得都大张着机头。

    李平书厉声笑道:“你开枪啊!开枪啊!冲这里打!”李燮和忙拉住神智有些昏乱的李平书,拖着他就朝外走去,一面沉声和我说:“雨司令,做人不要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同志,留点大家再见面的退步。”雨辰微微笑道:“我和平书兄是什么交情?枉中兄大可以放心,马上兄弟就是要到前线拼命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一切以光复大业为重。”

    李燮和叹口气,硬将还在不住喝骂的李平书拖了出去。雨辰抱着膀子看他们离开,只是摇摇头。他问面无表情的吕逢樵:“逢樵,你觉得我怎么样?”

    吕逢樵一个立正:“报告司令,你很无耻!”

    雨辰眯着眼睛,神色平静得很:“无耻就无耻,总比无钱好…………”

    李平书就这样被扫进了历史,在原来的时空里。他本来还为光复出了很大一把力,先后担任过上海、江苏乃至临时政府的要职。但是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他却就从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什么活动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