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盗影

第77章

    稍稍一思考,风无影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原来蜀山被永动大阵封印了四千年,以永动大阵无与伦比的威力,就连天劫也不能穿透,所以四千年来,蜀山根本就不会有人渡劫成仙,就算有人到了渡劫期,也只能等待,这也是蜀山高辈分门人恨风无影的最重要原因。要知道修真之人的最大理想便是破碎虚空,成仙而去,候易封印了蜀山,也等于断绝了他们的成仙之路。

    而在这四千年里,蜀山诸老没有办法参与地球上的事情,也只有潜心修炼,四千年心无旁骛修炼下来,到了渡劫期的竟有五人。这次永动大阵突然消失,天劫就将再度降临了,只是这积蓄了四千年力量的天劫,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扛过去。

    掌门成庶并不在渡劫五人之列,这让风无影很奇怪,因为他深知,虽然成庶平日行事低调,与世无争,但修为却奇高,四千年前就已经快到合体期,如果说四千年还不能修炼到渡劫期,风无影是万万不相信的,何况还有五彩池相助。

    成庶现在的样子看上去不怎么好,神情萎靡,脸色苍白,好像受了严重的内伤,这件事就有些奇怪了,有什么人能在高手如云的蜀山伤害其掌门人?何况风无影根本没有听到用来示警的玉碟传音。那么难道是成庶练功走火入魔?风无影也觉得不太可能,蜀山刚刚发生大事,以成庶稳重的性格,绝对不会现在去修炼危险的功法……风无影顿时满头雾水。至于顾林,他对面前的一切全然不懂,只是感慨蜀山的富有,竟然用玉石铺地。

    五彩池中准备渡劫的五人都察觉到有人前来,转头看见是风无影和顾林,脸上一齐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毕竟自己这些人四千年前做了一些对不起侯易的事,不久前还刚刚准备用门规惩罚这名逆徒,若是风无影心术不正,此时大可以落井下石。

    结阵的六人却是对身边的一切不闻不问,现在正是关键时期,若是在天劫到来之时不能将御天阵布置完成,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十一人一起魂飞魄散也有可能。

    风无影看见五人对自己的戒备之色,不由得苦笑,和师门之间的芥蒂仍然很深,自己此时若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且不说别人,单是那小心眼的成玕师伯,就一定会不顾天劫向自己攻击,到那时,自己就真的成为蜀山永远的罪人了。

    这个时候风无影必须得说话:“各位师伯,不管以前有什么误会,无羿一直以来都是蜀山的弟子,时刻都想重回蜀山,绝不敢有半分非分之想,此心天地可表。”说完,双膝着地,面向五彩池中众人跪下,磕头到地。见风无影这一跪,成玕等人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下来,成玕虽然还是冷冷的样子,其余四人脸上却都有欣慰之色。

    顾林见惯了风易哥平日里谈笑风生,不卑不亢,桀骜不驯的样子,现在见他这庄重的一跪,顿时明白了蜀山在风哥心中的地位,即使从不谈起,但却从未遗忘。

    这时又有破空之声响起,顾林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有人站在了旁边,正是那性子急躁的无蛟。除了风无影之外,平蛟能最快察觉到天劫到来并第一个赶到,足以证明在九代以下的所有弟子中,无蛟的修为应当是最高,难怪日间在大殿中,无蛟可以随便发言而不受指责,看来他就是蜀山重点要培养的人才了。

    无蛟也是见过成兢渡劫的人,一眼看向五彩池中,便失声高叫了起来:“御天阵!师父,到底是谁要渡劫了?”

    无蛟的师父成敖也是渡劫五人之一,他狠狠瞪了平蛟一眼,低声喝骂道:“闭嘴,不要喧哗!”无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冒失,忙屈膝跪在风无影旁边,再不敢出声,这一跪,倒也显出他粗中有细,看来他对风无影也是颇有戒心,所以才和风无影跪在一起,以便有所行动。

    二十三回

    成敖见他这样,不由得叹息一声,低声道:“无蛟啊,这次师父和你四位师伯一起渡劫,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你的资质虽然不错,但性子太急了,若是你不收敛心性,恐怕以后修行的道路会坎坷不断,难以大成。”说着大有深意地看了风无影一眼,接着道:“无影虽然比你晚入门,但你却及不上他了。”

    风无影抬起头来,看向成敖,发现成敖年轻英俊的脸上已经再也看不到戒备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微笑:“无影,四千年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这些老头子对不起你们夫妻俩,不过你也把我们关在蜀山四千年,你要有什么怨恨应该也可以扯平了吧!”

    成敖这句话无疑是代表蜀山向风无影表示了歉意,风无影心中一酸,哽咽道:“成敖师叔,不是这样的,无影带走钥匙不是为了报复……”

    这时成玕也说话了:“无影,你带走永动大阵钥匙的原因,我们都知道,但直到今天,我们才真正想通了,你是对的!凡人仙人皆平等,谁都不应该控制谁。”说完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浓云密布,翻滚不休,好像有万千条巨龙在云层中舞动,无数细小的电光争相闪烁,这正是天劫即将到来的前兆。

    风无影看着即将渡劫的五人,发现他们脸上都洋溢着淡定的微笑,仿佛大彻大悟一般,这种微笑侯易只在师父成兢和师伯成庶脸上看见过。成兢也是在即将渡劫的时候突有明悟,看来这就是渡劫之前的最后一次境界提升,也只有在天劫这独特的环境中,才能完成这脱离尘世的最后一步。

    这时,所有的蜀山弟子都察觉到了异样,齐刷刷地来到了山顶,一阵七嘴八舌的议论之后,一百多人跪满了大半个山顶。

    成敖满脸钦敬地看着正全神结阵的成庶,叹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原来一直以来,成庶师兄才是修为最高的人,我们现在的境界,成庶师兄早已经达到,想起以前的事来,真觉得惭愧啊!”

    风无影忙问道:“掌门师伯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为什么他没有渡劫?”

    成玕叹道:“这就是我们敬佩掌门师兄的原因,以师兄的修为,本来是要渡劫的,但这次同时渡劫的人太多,竟有六人,而剩下的五位师兄弟根本无法结成御天阵,于是掌门师兄便自降境界,硬生生把修为降到了合体期……”

    “什么?自降境界!”风无影和无蛟都惊呼出了声,其余的蜀山弟子也都议论纷纷。

    “掌门师兄全都是为了我们五人和整个蜀山啊。”成玕道,“师兄说,在蜀山面临大难之际,他不能抛下所有弟子成仙而去,一定要留下来承担责任,而且御天阵也缺一人才能结成,所以他就……”

    一百多名蜀山弟子齐齐伏低了身子,每个人心中都对成庶充满了崇敬,四千年来,众人终于真正地敬重成庶。

    这时,结阵的六人同时睁开了眼睛,成庶大叫一声:“阵法已成,天劫即将降下,众弟子速速退开!”成玕成敖等人不再说话,各自将全身功力提升到最高,并祭出自己最强的法宝,天空中的云层也越来越厚,越来越低,直压向蜀山,蜀山的低级弟子全都退下了峰顶,免受池鱼之殃,他们是帮不上忙的。顾林也一起下了峰顶,他虽然不甘心,却也明白,在这种事情中,自己这个凡人等于是废物,留下来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风无影和无蛟没有离开,平蛟虽然性子急躁,却对师父成敖十分尊敬,决意要留下来尽一点力,成敖也对他无可奈何,只得吩咐他小心。

    而风无影只说了四个字,五彩池中众人便不再强求他离开了,反而一个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侯易。

    “轮回之眼。”风无影说的是这四个字。

    ——————————

    这一夜,峨嵋山周围五百里的人们都能看到噼啪乱闪的电光,虽然仲秋时节电闪雷鸣并不算很少见,但像今夜这样大规模的雷暴却是千年未闻了,人们都惊恐地看着天空。两个月来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情,已经让人们觉察到地球的不寻常。以前还可以说是因为地球磁场紊乱,而白天发生的一切,却只能用神话来解释了,就算地球磁场再怎么紊乱,也不可能凭空出现一座悬在半空中的山峰吧。

    白天军队曾向仙山发射导弹的消息早就传开了,现在的情景,正像仙人们被激怒之后的报复。这一夜,峨嵋山方圆五百里之内不再有坚定的无神论者,第二天,所有大大小小的寺庙和道观都挤满了人,人们诚心诚意的上香祈祷。这一夜,两个月来十分活跃的各邪教也仿佛找到了世界末日的事实依据,竟在许多地方公开活动,警察们忙得不亦乐乎。

    ——————————

    天劫就是天雷。风无影的师父渡劫那一次,天雷足足倾泻了一个时辰,前后共计三百六十道。而这一次,同时有五人渡劫,如果按上次的情形来算,在这一个时辰中,降临到众人头上的将有一千八百道天雷之多。这样的密度是非常恐怖的,若是蜀山人手足够,每六人结阵给一人护法,将天雷分散,那渡劫也并不算太困难。但这次天劫来的突然,能够结阵的也只有十二代的弟子,六人给五人护法,这是众人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但事到临头,大家也只有舍命一搏了。

    就在峰顶众人严阵以待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已经躲到安全地带的顾林掏出卫星电话,向下面紧急待命的部下发布了一道道命令。军人们立刻迅速行动起来,四处调集物资,上百门高射炮早就待命了,此时立刻调转了炮口,只等炮弹送到;50台火箭发射架也正在马不停蹄地从20公里外运送来;离峨嵋山不远的一处军用机场,20架轰炸机装满了油,驶上跑道,只等装填弹药……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已经足够打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了。

    而在峰顶,五彩池中众人已经和天雷对抗上了。

    和风无影预料的一样,天雷果然是每次劈下五道,每一道都准确地击在五彩池上空。本来什么也没有的虚空中被击打出了一圈圈红色的涟漪,这正是蜀山最强的防御阵——御天阵。在足有儿臂粗细的金色天雷打击之下,御天阵的第一层“举火烧天”全力运转了起来。

    蜀山自远古以来,有数不清的前辈经历了天劫,而御天阵正是根据历来的经验才创出来,正是针对天雷的规律,能最大程度克制天雷。以前经历过的天劫一般都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五种不同的天雷轮番洗礼,顺序是金雷、水雷、木雷、火雷、土雷,正契合了五行相生的原理——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五行相生,威力一次次叠加,当天雷经历一个循环,重新劈下金雷之时,威力将是第一次的五倍,这时就是渡劫的第一个关口,扛不住五倍金雷轰击的修真者,下场自然是灰飞烟灭。

    而为了对付天劫的这一阶段,御天阵的针对性非常强。天劫按五行相生来叠加威力,御天阵则按五行相克的原理来抵御,第一层“举火烧天”正对应了火克金。

    金雷的这一番轰击足足持续了差不多一刻钟,轰下了三百道,这才毫无征兆地转化为水雷,水火相克,在水雷的威力下,“举火烧天”砰然消散,连一瞬间也抵挡不住。成庶六人身体一震,手中法诀变换,御天阵第二层“黄沙漫天”立即运转,在土黄色的光芒闪烁之下,黑色的水雷全部被挡住,这一层自然是对应了土克水。

    阵外的侯易和平蛟握紧了拳头,紧张地注视着这天地的奇观,天劫好像有灵性一般,只轰击五彩池中众人,一丝一毫也没有超出五彩池的范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话还真的不假,天雷也不劈无辜之人。

    御天阵将金雷轻松地挡了下来,这只是第一波,威力并不算太大,结阵的六人面色如常,功力的损耗并不大。

    水雷也轰下了三百道,这一次就让众人不那么轻松了,虽然每一道的威力和以前的天劫没有区别,但却是五倍的数量。土黄色的光芒被轰得若隐若现,不过幸运的是始终没有消散,这一关也算平安渡过了。

    当绿色的木雷轰散“黄沙漫天”的时候,侯易看到成庶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了几分,看来自降境界给身体带来的伤害的确有些大,这次御天阵的弱点恐怕就是成庶了,在五倍的天雷轰击下,恐怕他支持不到最后。

    风无影心中暗暗替成庶担心,而五彩池中的御天阵也运转起了第三层,“金顶接天”比前两层更加绚丽耀眼。金克木,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但是在巨大的力量对比之下,没有什么是可以一成不变的。力量叠加了两次的木雷已经有大腿粗细,其狂暴的威力甚至将御天阵金色的屏障击出明显的凹陷。每承受一次轰击,成庶的身体便会一震,从其余五人的情况来看,若是成庶功力未损,挡住木雷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这已经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无蛟也看出了掌门的困境,急得在阵外搓着手走来走去,却又不敢贸然上前相助。

    风无影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却很冷静,他的双手已经学成庶结好了法诀,这法诀并不是很难,蜀山很多弟子都学过,最重要的还是结阵人的修为,若是不到合体期,就算会这法诀也不可能结成能抵御天劫的御天阵。

    当第二百道绿色天雷轰在金色光芒上时,成庶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狂喷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地向后倒下去。金光一暗,眼见阵法就将土崩瓦解。

    无蛟正要惊呼,却见到身边人影一闪,侯易已经不见了。无蛟心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无影这个逆徒要趁火打劫!”正往五彩池中寻找风无影的身影,却听到一声大喝:“无蛟,接住掌门!”接着空中飞来一个白色的人形,无蛟也来不及思索,腾身跃起接住,低头一看,正是紧闭双目的掌门成庶。此时成庶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元婴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无蛟也来不及细想,忙从怀中掏出“九转丹”,运气给成庶渡下了三粒,又双手按在成庶背心,尽量用本身真元来激活成庶的生机,一时也顾不上看五彩池中的情景了。

    风无影此时已经接替了成庶的位置,刚盘腿坐下,便感觉到五彩池中汹涌的五行之力包裹住了自己,也不及细想,以双手的法诀为引,全身的功力灌注到了御天阵中。

    结阵的另外五人见成庶倒下,大阵将散,心中正在焦急,却见风无影跃进来支撑起大阵,这个十九弟子的功力竟不比刚才的成庶逊色,精纯度甚至还有过之。五人心中都是又惊又喜,精神振奋下,各自咬碎了早就含在口中的“含元丹”,片刻之间,含元丹里蕴涵的巨大灵力便充满了丹田,本来因耗力过巨而有些萎靡的元婴又重新振作起来。五人齐齐低喝了一声:“起!”“金顶接天”立刻光芒大作,将一直占据上风的绿光压了下去。

    风无影时终于亲身体会到了终级天劫的威力,那仿佛没有停顿的轰击让他差点喘不上气,体内真元的流转也没有平时顺畅,更让他着急的是,他并不知道御天阵下一层应该结什么法诀。

    蜀山的法诀多得不计其数,风无影虽然差不多都学过,但不同的阵法需要不同的法诀,现在这个金阵的法诀还是看了成庶施展才知道的,而接下来应该用什么法诀才能和其余五人配合上,风无影便一筹莫展了。如果配合不上,那么五彩池中所有人无疑都会在天雷轰击之下魂飞魄散。

    数着天雷已经轰下了两百九十道,还有两轮便会转为火雷。风无影知道御天阵马上便会瓦解,心中凄苦,忍不住睁眼歉意地看向成庶。却见成庶虽然仍然紧闭双眼,但在无蛟的救治之下,面色已经好了许多,而让风无影欣喜的是,成庶的双手结着一个手印,正是水属性的“黑水诀”。

    木雷的洗礼终于结束了,风无影双手幻影般地一动,已经结好了“黑水诀”,体内真元也相应改变了运行路线,补充到了第四层阵法“洪水滔天”中。就在同时,另外五股水属性真元也补充了进来,六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顿时四周一暗,黑色将五彩池淹没了。

    满天红光耀眼,火雷带着巨大的霹雳声不断倾泻到御天阵上,风无影咬紧牙关,死死支撑着,他才刚进入元婴后期不久,虽然睁开了轮回之眼,但只要不使用,功力也不会有所增长。而如果要使用轮回之眼,就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副作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风无影宁愿不用。

    稍稍一思考,风无影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原来蜀山被永动大阵封印了四千年,以永动大阵无与伦比的威力,就连天劫也不能穿透,所以四千年来,蜀山根本就不会有人渡劫成仙,就算有人到了渡劫期,也只能等待,这也是蜀山高辈分门人恨风无影的最重要原因。要知道修真之人的最大理想便是破碎虚空,成仙而去,候易封印了蜀山,也等于断绝了他们的成仙之路。

    而在这四千年里,蜀山诸老没有办法参与地球上的事情,也只有潜心修炼,四千年心无旁骛修炼下来,到了渡劫期的竟有五人。这次永动大阵突然消失,天劫就将再度降临了,只是这积蓄了四千年力量的天劫,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扛过去。

    掌门成庶并不在渡劫五人之列,这让风无影很奇怪,因为他深知,虽然成庶平日行事低调,与世无争,但修为却奇高,四千年前就已经快到合体期,如果说四千年还不能修炼到渡劫期,风无影是万万不相信的,何况还有五彩池相助。

    成庶现在的样子看上去不怎么好,神情萎靡,脸色苍白,好像受了严重的内伤,这件事就有些奇怪了,有什么人能在高手如云的蜀山伤害其掌门人?何况风无影根本没有听到用来示警的玉碟传音。那么难道是成庶练功走火入魔?风无影也觉得不太可能,蜀山刚刚发生大事,以成庶稳重的性格,绝对不会现在去修炼危险的功法……风无影顿时满头雾水。至于顾林,他对面前的一切全然不懂,只是感慨蜀山的富有,竟然用玉石铺地。

    五彩池中准备渡劫的五人都察觉到有人前来,转头看见是风无影和顾林,脸上一齐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毕竟自己这些人四千年前做了一些对不起侯易的事,不久前还刚刚准备用门规惩罚这名逆徒,若是风无影心术不正,此时大可以落井下石。

    结阵的六人却是对身边的一切不闻不问,现在正是关键时期,若是在天劫到来之时不能将御天阵布置完成,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十一人一起魂飞魄散也有可能。

    风无影看见五人对自己的戒备之色,不由得苦笑,和师门之间的芥蒂仍然很深,自己此时若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且不说别人,单是那小心眼的成玕师伯,就一定会不顾天劫向自己攻击,到那时,自己就真的成为蜀山永远的罪人了。

    这个时候风无影必须得说话:“各位师伯,不管以前有什么误会,无羿一直以来都是蜀山的弟子,时刻都想重回蜀山,绝不敢有半分非分之想,此心天地可表。”说完,双膝着地,面向五彩池中众人跪下,磕头到地。见风无影这一跪,成玕等人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下来,成玕虽然还是冷冷的样子,其余四人脸上却都有欣慰之色。

    顾林见惯了风易哥平日里谈笑风生,不卑不亢,桀骜不驯的样子,现在见他这庄重的一跪,顿时明白了蜀山在风哥心中的地位,即使从不谈起,但却从未遗忘。

    这时又有破空之声响起,顾林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有人站在了旁边,正是那性子急躁的无蛟。除了风无影之外,平蛟能最快察觉到天劫到来并第一个赶到,足以证明在九代以下的所有弟子中,无蛟的修为应当是最高,难怪日间在大殿中,无蛟可以随便发言而不受指责,看来他就是蜀山重点要培养的人才了。

    无蛟也是见过成兢渡劫的人,一眼看向五彩池中,便失声高叫了起来:“御天阵!师父,到底是谁要渡劫了?”

    无蛟的师父成敖也是渡劫五人之一,他狠狠瞪了平蛟一眼,低声喝骂道:“闭嘴,不要喧哗!”无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冒失,忙屈膝跪在风无影旁边,再不敢出声,这一跪,倒也显出他粗中有细,看来他对风无影也是颇有戒心,所以才和风无影跪在一起,以便有所行动。

    二十三回

    成敖见他这样,不由得叹息一声,低声道:“无蛟啊,这次师父和你四位师伯一起渡劫,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你的资质虽然不错,但性子太急了,若是你不收敛心性,恐怕以后修行的道路会坎坷不断,难以大成。”说着大有深意地看了风无影一眼,接着道:“无影虽然比你晚入门,但你却及不上他了。”

    风无影抬起头来,看向成敖,发现成敖年轻英俊的脸上已经再也看不到戒备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微笑:“无影,四千年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这些老头子对不起你们夫妻俩,不过你也把我们关在蜀山四千年,你要有什么怨恨应该也可以扯平了吧!”

    成敖这句话无疑是代表蜀山向风无影表示了歉意,风无影心中一酸,哽咽道:“成敖师叔,不是这样的,无影带走钥匙不是为了报复……”

    这时成玕也说话了:“无影,你带走永动大阵钥匙的原因,我们都知道,但直到今天,我们才真正想通了,你是对的!凡人仙人皆平等,谁都不应该控制谁。”说完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浓云密布,翻滚不休,好像有万千条巨龙在云层中舞动,无数细小的电光争相闪烁,这正是天劫即将到来的前兆。

    风无影看着即将渡劫的五人,发现他们脸上都洋溢着淡定的微笑,仿佛大彻大悟一般,这种微笑侯易只在师父成兢和师伯成庶脸上看见过。成兢也是在即将渡劫的时候突有明悟,看来这就是渡劫之前的最后一次境界提升,也只有在天劫这独特的环境中,才能完成这脱离尘世的最后一步。

    这时,所有的蜀山弟子都察觉到了异样,齐刷刷地来到了山顶,一阵七嘴八舌的议论之后,一百多人跪满了大半个山顶。

    成敖满脸钦敬地看着正全神结阵的成庶,叹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原来一直以来,成庶师兄才是修为最高的人,我们现在的境界,成庶师兄早已经达到,想起以前的事来,真觉得惭愧啊!”

    风无影忙问道:“掌门师伯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为什么他没有渡劫?”

    成玕叹道:“这就是我们敬佩掌门师兄的原因,以师兄的修为,本来是要渡劫的,但这次同时渡劫的人太多,竟有六人,而剩下的五位师兄弟根本无法结成御天阵,于是掌门师兄便自降境界,硬生生把修为降到了合体期……”

    “什么?自降境界!”风无影和无蛟都惊呼出了声,其余的蜀山弟子也都议论纷纷。

    “掌门师兄全都是为了我们五人和整个蜀山啊。”成玕道,“师兄说,在蜀山面临大难之际,他不能抛下所有弟子成仙而去,一定要留下来承担责任,而且御天阵也缺一人才能结成,所以他就……”

    一百多名蜀山弟子齐齐伏低了身子,每个人心中都对成庶充满了崇敬,四千年来,众人终于真正地敬重成庶。

    这时,结阵的六人同时睁开了眼睛,成庶大叫一声:“阵法已成,天劫即将降下,众弟子速速退开!”成玕成敖等人不再说话,各自将全身功力提升到最高,并祭出自己最强的法宝,天空中的云层也越来越厚,越来越低,直压向蜀山,蜀山的低级弟子全都退下了峰顶,免受池鱼之殃,他们是帮不上忙的。顾林也一起下了峰顶,他虽然不甘心,却也明白,在这种事情中,自己这个凡人等于是废物,留下来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风无影和无蛟没有离开,平蛟虽然性子急躁,却对师父成敖十分尊敬,决意要留下来尽一点力,成敖也对他无可奈何,只得吩咐他小心。

    而风无影只说了四个字,五彩池中众人便不再强求他离开了,反而一个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侯易。

    “轮回之眼。”风无影说的是这四个字。

    ——————————

    这一夜,峨嵋山周围五百里的人们都能看到噼啪乱闪的电光,虽然仲秋时节电闪雷鸣并不算很少见,但像今夜这样大规模的雷暴却是千年未闻了,人们都惊恐地看着天空。两个月来发生了一连串奇怪的事情,已经让人们觉察到地球的不寻常。以前还可以说是因为地球磁场紊乱,而白天发生的一切,却只能用神话来解释了,就算地球磁场再怎么紊乱,也不可能凭空出现一座悬在半空中的山峰吧。

    白天军队曾向仙山发射导弹的消息早就传开了,现在的情景,正像仙人们被激怒之后的报复。这一夜,峨嵋山方圆五百里之内不再有坚定的无神论者,第二天,所有大大小小的寺庙和道观都挤满了人,人们诚心诚意的上香祈祷。这一夜,两个月来十分活跃的各邪教也仿佛找到了世界末日的事实依据,竟在许多地方公开活动,警察们忙得不亦乐乎。

    ——————————

    天劫就是天雷。风无影的师父渡劫那一次,天雷足足倾泻了一个时辰,前后共计三百六十道。而这一次,同时有五人渡劫,如果按上次的情形来算,在这一个时辰中,降临到众人头上的将有一千八百道天雷之多。这样的密度是非常恐怖的,若是蜀山人手足够,每六人结阵给一人护法,将天雷分散,那渡劫也并不算太困难。但这次天劫来的突然,能够结阵的也只有十二代的弟子,六人给五人护法,这是众人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但事到临头,大家也只有舍命一搏了。

    就在峰顶众人严阵以待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已经躲到安全地带的顾林掏出卫星电话,向下面紧急待命的部下发布了一道道命令。军人们立刻迅速行动起来,四处调集物资,上百门高射炮早就待命了,此时立刻调转了炮口,只等炮弹送到;50台火箭发射架也正在马不停蹄地从20公里外运送来;离峨嵋山不远的一处军用机场,20架轰炸机装满了油,驶上跑道,只等装填弹药……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已经足够打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了。

    而在峰顶,五彩池中众人已经和天雷对抗上了。

    和风无影预料的一样,天雷果然是每次劈下五道,每一道都准确地击在五彩池上空。本来什么也没有的虚空中被击打出了一圈圈红色的涟漪,这正是蜀山最强的防御阵——御天阵。在足有儿臂粗细的金色天雷打击之下,御天阵的第一层“举火烧天”全力运转了起来。

    蜀山自远古以来,有数不清的前辈经历了天劫,而御天阵正是根据历来的经验才创出来,正是针对天雷的规律,能最大程度克制天雷。以前经历过的天劫一般都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五种不同的天雷轮番洗礼,顺序是金雷、水雷、木雷、火雷、土雷,正契合了五行相生的原理——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五行相生,威力一次次叠加,当天雷经历一个循环,重新劈下金雷之时,威力将是第一次的五倍,这时就是渡劫的第一个关口,扛不住五倍金雷轰击的修真者,下场自然是灰飞烟灭。

    而为了对付天劫的这一阶段,御天阵的针对性非常强。天劫按五行相生来叠加威力,御天阵则按五行相克的原理来抵御,第一层“举火烧天”正对应了火克金。

    金雷的这一番轰击足足持续了差不多一刻钟,轰下了三百道,这才毫无征兆地转化为水雷,水火相克,在水雷的威力下,“举火烧天”砰然消散,连一瞬间也抵挡不住。成庶六人身体一震,手中法诀变换,御天阵第二层“黄沙漫天”立即运转,在土黄色的光芒闪烁之下,黑色的水雷全部被挡住,这一层自然是对应了土克水。

    阵外的侯易和平蛟握紧了拳头,紧张地注视着这天地的奇观,天劫好像有灵性一般,只轰击五彩池中众人,一丝一毫也没有超出五彩池的范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话还真的不假,天雷也不劈无辜之人。

    御天阵将金雷轻松地挡了下来,这只是第一波,威力并不算太大,结阵的六人面色如常,功力的损耗并不大。

    水雷也轰下了三百道,这一次就让众人不那么轻松了,虽然每一道的威力和以前的天劫没有区别,但却是五倍的数量。土黄色的光芒被轰得若隐若现,不过幸运的是始终没有消散,这一关也算平安渡过了。

    当绿色的木雷轰散“黄沙漫天”的时候,侯易看到成庶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了几分,看来自降境界给身体带来的伤害的确有些大,这次御天阵的弱点恐怕就是成庶了,在五倍的天雷轰击下,恐怕他支持不到最后。

    风无影心中暗暗替成庶担心,而五彩池中的御天阵也运转起了第三层,“金顶接天”比前两层更加绚丽耀眼。金克木,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但是在巨大的力量对比之下,没有什么是可以一成不变的。力量叠加了两次的木雷已经有大腿粗细,其狂暴的威力甚至将御天阵金色的屏障击出明显的凹陷。每承受一次轰击,成庶的身体便会一震,从其余五人的情况来看,若是成庶功力未损,挡住木雷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这已经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无蛟也看出了掌门的困境,急得在阵外搓着手走来走去,却又不敢贸然上前相助。

    风无影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却很冷静,他的双手已经学成庶结好了法诀,这法诀并不是很难,蜀山很多弟子都学过,最重要的还是结阵人的修为,若是不到合体期,就算会这法诀也不可能结成能抵御天劫的御天阵。

    当第二百道绿色天雷轰在金色光芒上时,成庶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狂喷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地向后倒下去。金光一暗,眼见阵法就将土崩瓦解。

    无蛟正要惊呼,却见到身边人影一闪,侯易已经不见了。无蛟心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无影这个逆徒要趁火打劫!”正往五彩池中寻找风无影的身影,却听到一声大喝:“无蛟,接住掌门!”接着空中飞来一个白色的人形,无蛟也来不及思索,腾身跃起接住,低头一看,正是紧闭双目的掌门成庶。此时成庶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元婴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无蛟也来不及细想,忙从怀中掏出“九转丹”,运气给成庶渡下了三粒,又双手按在成庶背心,尽量用本身真元来激活成庶的生机,一时也顾不上看五彩池中的情景了。

    风无影此时已经接替了成庶的位置,刚盘腿坐下,便感觉到五彩池中汹涌的五行之力包裹住了自己,也不及细想,以双手的法诀为引,全身的功力灌注到了御天阵中。

    结阵的另外五人见成庶倒下,大阵将散,心中正在焦急,却见风无影跃进来支撑起大阵,这个十九弟子的功力竟不比刚才的成庶逊色,精纯度甚至还有过之。五人心中都是又惊又喜,精神振奋下,各自咬碎了早就含在口中的“含元丹”,片刻之间,含元丹里蕴涵的巨大灵力便充满了丹田,本来因耗力过巨而有些萎靡的元婴又重新振作起来。五人齐齐低喝了一声:“起!”“金顶接天”立刻光芒大作,将一直占据上风的绿光压了下去。

    风无影时终于亲身体会到了终级天劫的威力,那仿佛没有停顿的轰击让他差点喘不上气,体内真元的流转也没有平时顺畅,更让他着急的是,他并不知道御天阵下一层应该结什么法诀。

    蜀山的法诀多得不计其数,风无影虽然差不多都学过,但不同的阵法需要不同的法诀,现在这个金阵的法诀还是看了成庶施展才知道的,而接下来应该用什么法诀才能和其余五人配合上,风无影便一筹莫展了。如果配合不上,那么五彩池中所有人无疑都会在天雷轰击之下魂飞魄散。

    数着天雷已经轰下了两百九十道,还有两轮便会转为火雷。风无影知道御天阵马上便会瓦解,心中凄苦,忍不住睁眼歉意地看向成庶。却见成庶虽然仍然紧闭双眼,但在无蛟的救治之下,面色已经好了许多,而让风无影欣喜的是,成庶的双手结着一个手印,正是水属性的“黑水诀”。

    木雷的洗礼终于结束了,风无影双手幻影般地一动,已经结好了“黑水诀”,体内真元也相应改变了运行路线,补充到了第四层阵法“洪水滔天”中。就在同时,另外五股水属性真元也补充了进来,六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顿时四周一暗,黑色将五彩池淹没了。

    满天红光耀眼,火雷带着巨大的霹雳声不断倾泻到御天阵上,风无影咬紧牙关,死死支撑着,他才刚进入元婴后期不久,虽然睁开了轮回之眼,但只要不使用,功力也不会有所增长。而如果要使用轮回之眼,就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副作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风无影宁愿不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