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盗影

第74章

    空中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一架武装直升机从人群头上掠过,毫无阻拦地飞进了禁区,不过这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连坦克都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出现的?

    风无影跳下直升机,旁边早有人在等候了,领头之人四十来岁,身形不高,却很精壮,虽然年纪不大,肩章却显示他已经是一个将军了。一见风无影,年轻将军马上激动地迎了上来。

    “风哥,我等你好久了!”奇怪的称呼,四十多岁的人把二十岁左右的人叫大哥。旁边的士兵们都很奇怪,不过风无影神色不变,就象这个称呼是再正常不过的。

    “顾林,情况怎么样?上面有没有下来人?有没有发生什么冲突?”侯风无影急切地问。他一手推开顾林将军递过来的军事望远镜,仰头仅靠肉眼仔仔细细地观察,心中不由得暗叹:“多少年了,没想到第一次看见你的全貌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天呈异像,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风大哥,上面还是老样子,完全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连最初卫星拍摄到的房屋也一点都看不见。我们只是负责封锁这里,老头子指示了,在你来之前,这座山峰只能看,不允许任何实质上的接触,所以我们就连直升机也不敢飞得太高,免得引起上面的误会。”顾林一边回答风无影的问题,一边感叹:“这真是不属于人类的奇迹啊,完全没有办法解释,这山峰简直比风哥你还要神奇。”

    风无影头也不回,咧嘴笑道:“顾林,你是夸我还是骂我呢,你这不是说我也不是人了?”

    顾林抓了抓头,不怀好意的笑道:“哪能呢?我怎么敢说你不是人?”话是这样说,不过配合他的表情,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确没把风易当人看。

    风无影笑骂道:“你小子!”伸手便向顾林脑袋敲去,就像这位将军只是一个小孩子,这一幕把旁边的卫兵看得目瞪口呆。

    顾林伸手一挡,但终究还是没躲过这看似缓慢的一个暴栗,只得一边摸头,一边委屈地说:“大哥,我好歹是个将军,你这样会让我很没有面子的……”话音未落,看见风无影伸手又要敲过来,忙转开话题道:“风哥,这到底是什么山,我觉得你肯定知道?”

    风无影长叹一声,年轻的脸上出现了久历人世的沧桑感,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之中:“这座山,叫蜀山。”

    这两个字将顾林震得一呆,仿佛无意识地喃喃道:“蜀山!是那个出剑侠的蜀山吗?原来电影竟然是真的!”

    “剑侠?也可以这样叫吧,不过和电影演的就完全没有关系了。”风无影淡淡道,“我要上去和那些人谈一谈。”

    “好,我叫人准备飞机,我和大哥一起去。”顾将军道,虽然知道这座诡异的山峰上面可能会有危险,但职业军人的血让他面对危险更加兴奋。

    风无影看了看他:“好,你就作为普通人的代表,跟我一起上去谈判吧,老头子说过这边的事情由我和你全权负责的。”

    顾林完全兴奋了,叫道:“好啊,大哥,你是关云长,我就是周仓,我们一起演他一出单刀赴会”

    风无影笑道:“没那么严重,那边不是东吴,也没有鲁肃,那是我曾经的师门,我就是蜀山的弟子。”

    顾林彻底呆了。

    ——————————

    十九回

    封锁线外面的人群突然看见一道耀眼的红光升起,直向仙山射去,有幸运的记者抓拍到了这一幕,有人大叫:“导弹!军队发射导弹了!”立刻有人兴奋,有人惶恐,人群呼啦拉跪了一地,祈祷不要惹怒了神仙。

    但太空中的军事卫星拍摄的照片中并没有导弹,只有两个人。

    站在蜀山的土地上,顾林还是震惊的说不出话,他终于明白风无影不用直升机的原因了,原来竟是带着他直接飞上来,虽然一直以来都知道风哥很神奇,但还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神奇到了这个地步。

    风无影一直以来都不想暴露太多自己的本领,不过就从蜀山现身的那一刻起,已经没有必要再掩饰太多了,还有什么能比悬在空中的山峰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刚踏上蜀山的土地,顾林便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无数不怎么友好的目光之下,作为军人,他还能感觉到有隐隐约约的杀气。这和他以前经历过的杀气比较起来,竟是有如实质,虽然只有极细的一缕,却像针一样透体而入,直接刺激到顾林的大脑和全身神经,顿时肾上腺素疯狂地分泌出来,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胃部收缩,强烈的呕意袭击了他。

    风无影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皱,握着顾林的右手一紧,将一道不知名的能量从手心渡给了顾林,让他恢复原状,随即朗声向峰顶叫道:“蜀山第九代弟子无影,求见当今掌门。”这一句话声音聚而不散,直直送到了峰顶的一间偌大的大殿之内,将里面服饰奇异的二十多人震得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天空中卫星也发觉不了的大殿里传出了一个愤怒而压抑的声音:“无影,你这个欺师叛门的东西,竟然还有胆子回到蜀山来!”这声音一出,顾林立刻觉察到刚才那一缕杀气骤然猛增,笼罩在身体周围,将自己和风哥二人紧紧包裹。不过刚才风无影渡入顾林体内的那一道能量均匀地分布在全身各处,将那无处不在的杀气挡在外面。

    风无影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一丝苦笑,该来的始终逃不掉,自己终究会有面对师门兴师问罪的一天。故此也不反驳这一句责骂,只是无奈道:“各位师伯,无蛟师兄,以前的事情,不管对错,无影自然会有所交待,但无影这次回山乃是有重要事情要告知,此事关系蜀山存亡,还望众位师伯师兄赐见一面。”

    刚才说话的正是无蛟,听了风无影的话,他显得更加愤怒,急声道:“交待!哼!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也难逃欺师叛门之罪,蜀山几千年来与世隔绝,难窥天道,皆是拜你所赐,现在你又回来花言巧语,妄图哄骗师门……”

    顾林听平蛟骂声不断,不由得对风无影道:“无哥,这人好急的性子,也不问青红皂白,就扣了这么多大帽子过来,听他的口气,他应该就是蜀山的掌门吧?”

    风无影忙道:“小林,不要乱说,这是我师兄无蛟,不是掌门。”心中却在暗叹,就冲顾林这句话,估计自己又得多一条罪名了——挑拨师门关系。

    果不其然,无蛟大骂道:“无影,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找人挑拨离间,你不得好死……”风无影只有看着顾林苦笑。

    这时,一个威严平和的声音打断了无蛟的骂声:“无蛟,四千年了,你这急性子始终没改,别让外人看了笑话。”无蛟立刻便不出声了。这声音接着道:“无影,我就是蜀山当今的掌门,你既然回来了,就先上来吧,不过蜀山的规矩你应该知道,你身边的人并非修真之辈,就让他在下面等着吧。”

    风无影显得对这声音十分敬重,也不管对方是否能看见,恭敬地向峰顶鞠了一躬,道:“成庶师伯,平羿四千年来常常挂念你老人家。”顿了一顿,接着道:“还望掌门师伯明鉴,我身边这人叫顾林,是我兄弟,也是当今朝廷的将军,他是代表国家来商量一些事情的。”顾林撇了撇嘴,“朝廷”这个词听起来还真有些别扭。

    “将军?这么说山下那些奇怪的人和那些没有生命的怪物就是他手下的士兵?朝廷调兵围住我蜀山,到底意欲何为,恐怕他们还没有本事能飞上来吧。”成庶话锋一转,语气有些不善。顾林低声嘀咕了一句:“老古董,要飞上来还不容易,少见多怪!”风无影瞪了他一眼,顾林忙闭了嘴。

    风无影向峰顶拱手道:“掌门师伯,顾林调兵围山也是上头的命令,毕竟蜀山已经有四千年没有现世,现在的人们早就忘记我们了。”

    “我们?无影,你还好意思说‘我们’这两个字,恐怕下面的人没有忘记你吧,要不然怎么会有将军跟你一起上来?”无蛟终于又忍不住,讽刺道。

    风无影并不搭理平蛟,对成庶恭敬道:“掌门师伯,我这次带来的消息和‘永动’大阵消失有关,这消息也是朝廷告诉我的,顾林这次前来也正是代表朝廷,希望能和蜀山商量一些事情。”顾林本想附和几句的,不过想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风无影一样隔着几百米轻松地说话,也只好罢了,反正这次接到的指示就是跟着风无影,一切事务都由侯易决定。

    “永动大阵……”成庶沉默了一会,接着道:“好吧,就让顾将军一起上山来吧。”

    风无影和顾林齐齐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能见面了,几千年前的人还真不好说话。

    ——————————

    顺着一条直通峰顶的石子路,二人向山顶走去。这是在师门,侯易不敢飞上去。

    山上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和四千年年完全是两个样。不过风无影知道,这些都是障眼法,无数大大小小的阵法将有别于俗世的东西都掩藏起来,在这些阵法里面,必定没有太大的变化,蜀山的人并不喜欢变化。

    而对于顾林来说,他只感觉到许多眼睛注视着自己,但偏偏看不见半个人影,连一只蚂蚁也看不见。不过对这怪异的事情他早有心理准备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的。

    一路上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也不再有人跟风无影说话,整个蜀山只能听见风无影和顾林的脚步声,一切都很宁静。但是风无影知道,一旦上了峰顶,掩藏在这宁静之下的暴风骤雨便将铺展开来。

    ——————————

    峰顶是一整块坚硬的青石平地,没有花草树木,也没有人影。风无影也不停顿,右手牵着顾林,左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轻飘飘地向前走去。

    就好像撞进了一面水墙一样,前面的空气奇异的扭曲起来,一圈圈波纹向空中扩展,走在前面的顾林前半个身子消失不见了,接着后半个身子也跟着溶进了波纹里面,顾林还来不及吃惊,便发现被侯易牵着的左手消失在了空气中,一回头,自己的肩膀和屁股也看不见了。正前方出现了一座古朴的大殿,殿门大开,里面分两边坐着二十几个古装青年,右边十人身着白衣,左边十四人身着灰衣。正中间的椅子上,一个头束丝带,面如冠玉的白衣青年不苟言笑地端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侯易和顾林身上,当然,这些目光绝对不是善意的。

    风无影松开顾林的手,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西服,这才面色凝重地走进了大殿,对着白衣青年跪下,看着这个以前最喜欢自己的师伯,一时百感交集,泣声道:“蜀山逆徒无影,拜见掌门,各位师伯师兄。”言语间黯然流泪。顾林没跟着风无影跪下,他这次是代表政府,不像风无影是回师门,下跪是万万不可以的,使不辱国。

    左边的灰衣人中“腾”地站起一人来,大叫道:“无影,你不要装模作样了,有屁快放!”听那粗鲁的声音,正是脾气暴躁的无蛟。顾林打量了一下他,不禁大跌眼睛,这无蛟柳眉杏眼,小鼻子小嘴,肤色白皙,背后还披散着长发,竟有七分像一个妙龄少女,让顾林很难将他和刚才粗声大气说话骂人的形象重合起来。

    其实不仅是无蛟,包括蜀山掌门成庶在内,大殿之内的二十五人,全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虽然都是男人,但起码有十人长相和平蛟一样,是女人相,其他人也都是肤色白皙,帅气逼人。顾林不禁转头看了看风无影,心中大为感叹:“这蜀山个个都是奶油小生,怎么会出了个又黑又丑的风无影呢?不过他们看起来都这么年轻,都是怪物呀!”当然风无影并不丑,不过没法和他的师伯师兄们相比罢了。

    成庶瞪了无蛟一眼,喝道:“闭嘴!退下!”无蛟悻悻地坐下,仍然用他的“美目”狠狠地瞪着风无影。

    “无羿师侄,你这次回山,不知道带来了什么消息,是否真的和永动大阵消失有关?”成庶平静地问道。

    风无影还未答话,成庶右手边站起来一个白衣青年,大声道:“掌门师兄,无羿犯下欺师叛门的大罪,逃在俗世四千年,以前有永动大阵阻挡,蜀山不能将他抓回来问罪,现在他既然自己回来了,就应该先以门规处罚,怎么能不闻不问,让他逍遥自在!”他这一发难,右边的其余九个白衣青年立刻随声附和,原来这些白衣人都是成庶的师弟,也就是风无影的师伯,而左边的十五个灰衣青年便是和风无影平辈的师兄弟,看来这蜀山的等级制度还是很明显的。

    顿时大殿内人生鼎沸,无蛟的大嗓门最为突出,顾林不由苦笑:“风哥风哥,想不到你的人缘这么差,连一个帮你说话的都没有。”

    二十回

    风无影感激地看了成庶一眼,他知道在这偌大的蜀山上,或许只有这位掌门师伯才是能明白自己所作所为的人,但该来的始终逃不掉,这一点,在他决定重回蜀山那一刻起,便已经有所觉悟了。

    “成玕师伯,无羿既然已经回到了蜀山,自然便会有所交待,师伯又何必急于治罪,四千年都过去了,难道师伯会急在这一时吗?”风无影平静地面对最先发难的白衣青年。对这位成玕师伯,他没有多少好印象。当初成玕和风无影的师父成兢争夺蜀山掌门未果,一直便对成兢一脉耿耿于怀,平时就多有摩擦,没想到四千年过去了,他的心中仍未释怀。看来其他人也对他的小心眼颇为不满,要不然也不会在成兢渡劫飞升之后,推举为人温和谦厚的成庶当了掌门。

    轻轻地回了成玕一句话之后,风无影仍然面向成庶跪着,恭敬道:“掌门师伯,无羿自知深负蜀山一门,也不敢妄求宽恕,所有责罚,我自会承担,但是……”风无影抬头环视一圈蜀山所有弟子,正色道:“在此之前,希望各位同门能先听听无羿带来的消息,如果不能应对这件事,不止是山下的普通百姓,就连蜀山也会有灭顶之灾。”

    成玕不屑道:“危言耸听,妄图逃过门规处罚吗?”

    “成玕师弟,就先听听无羿带来的消息又有何妨。”成庶皱了皱眉头,心中对成玕微有不满,这个师弟什么都不错,但就是心眼太小,过于执着,这也是他几千年来功力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

    成庶这样一说,其余的人便都安静了下来,他们都是知道轻重的人,今天发生的一切本来就不同寻常,永动大阵突然消失也印证了风无影灭顶之灾的说法,事情也许真的很严重了。成玕也不再作声,他虽然小心眼,但并不笨,至于无蛟等九代弟子,自然不敢在各自的师长面前放肆了。

    “无羿,你将那消息说出来吧,蜀山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地方,如果这消息真的重要,自然会让你将功折罪,减轻处罚。”成庶道。成玕闻言轻哼了一声,却不敢说话。

    风无影恭敬地回道:“是”,也不起身,跪着向顾林示意,顾林明白应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忙将两个月来发生的一切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他是侦察兵出身,讲起来有条有理,细节部分也没有落下,从磁场异变一直说到了发现黑洞。

    对于顾林口中的科学名词,蜀山这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们全然不懂,风无影便在旁边当起了翻译。但要将这些晦涩的知识翻译成古语,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风无影指手画脚,总算解释清楚了七七八八,也亏得这些修真之人脑力过人,也还算大概明白了。

    “这么说,顾将军所讲的一切,都和那个什么黑洞有关了?”成庶虽然听得迷迷糊糊,但还是把握住了问题的关键,“不过,你所说天上的情形,是否有问题?难道天上不是飞升的仙人居住修炼的地方,而是无数渺无人烟的荒凉星球?”这个问题也是其他蜀山弟子共同关心的,要知道这些人毕生修真,为的便是有一天能够飞升上天,逍遥自在。但听风无影所讲,天上的情形竟和所想完全不一样,天上非但不是乐土,甚至连尘世间都比不上,这便触及到了他们心里的底线,完全不能接受,顿时又是满堂哗然,纷纷指责风无影顾林胡说八道。

    风无影抬头和顾林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苦笑,待到成庶将众人的声音压下去之后,风无影这才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各位师伯师兄弟的疑惑,无羿也有。自从千年前我苏醒过来之日起,这世界就已经大变样了。现在的人们比起四千年来,已经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了,甚至比我们这些修真之人更加神通广大,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无所不能。许多我们修真之人修炼千年方能练成的东西,现在的人们一生下来便可以享受到,只不过我们是依靠自身的本事,而他们是凭借制造各种玄妙的机器,而以我看来,还是依靠自身来得更好一些。”最后这一句半是侯易的感悟,另一半却是要安慰一下被震撼的蜀山诸人了。

    “现在的人们,早已经飞离了大地,去过了我们这些人都觉得遥远神秘的天空,数年前,我也借助机器亲自踏上了月亮的地面,在那里,我并没有看见传说中的宫殿和仙人,只有一片荒凉,连水都没有……”作为清风集团的一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