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第820章 赏不赏?

    第二日清晨,李中易缓缓醒来,刚睁开眼睛就见彩娇托着香腮,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得异常之仔细。

    “怎么了?”李中易心里颇有些奇怪,由于年岁尚幼的缘故,以往的这个时候,彩娇应该还在沉沉的梦周公,今儿个却醒得这么早?

    “爷,奴家娘亲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奴家看得出来,她有心事。唉,这么些年来,我那个没心肝的阿耶,不断的娶小纳妾,甚至还要纳歌伎……”彩娇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说,“算了,不说这些了,总之,我娘亲怪可怜的。”

    李中易微微一笑,金子南对郑氏的冷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持续了好些年。

    按照大周的规矩,女人十五岁当嫁,而且只要超过了三十岁,就属于年老色衰的范畴,一般情况下,不再安排侍奉枕席。

    丽随周制,郑氏已经三十多岁了,金子南再不去碰她,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金子南打小就不太喜欢憨直的彩娇。人非草木,这人际关系其实都是相互的,相应的彩娇也对金子南没有任何好感。

    “嗯,老金虽然献上了宝物给我……”李中易拉过彩娇在她的樱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这才缓缓的说,“我也赏了他高官厚禄。哼,这次很多人上奏章,想要他的命,如果不是我拦着,老金就算有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哼,照奴家说啊,不如砍了算了,免得总是搂着那些骚狐狸精们,气苦奴家娘亲。”彩娇的童言无忌,倒让李中易铺垫好的一记狠招,仿佛打在了棉花上,顿时失去了着力点。

    死妮子,也不知道配合一下,李中易有些悻悻的一口咬在彩娇细嫩雪白的耳肉,闷声闷气的数落她:“那是你亲阿耶呢,我真砍了他的脑袋,你娘亲不得哭死?”

    “才不会呢,我娘亲口告诉过我,巴不得那老东西早点死外边去。”彩娇的一席话,令李中易感触颇多。

    郑氏如果不是被金子南伤透了心,绝不至于当着女儿的面,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来。

    既然是这样,嘿嘿,老金呀,你也就别怪俺老李心狠手毒了啊!

    “唉,怎么会闹得这步田地呢,唉,好吧,既是如此,那不如先让老金去军前效力,督催一下粮草的供应吧?”李中易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唉声叹气的说,“老金丢了国都,论罪当斩……”

    没等李中易把话说完,彩娇便一头扎进的怀中,笑嘻嘻的嚷道:“好啊,好啊,他前脚走,后脚我就替娘亲撑腰,把那些骚狐精们,都打杀出去卖了。”

    李中易一阵愕然,这小妮子史无前例的醒得早,竟然操心的是她爹娘的家务事。

    “爷,您说好不好嘛。”彩娇搂紧了李中易脖子,扭摆着小腰肢,一个劲的撒娇耍赖。

    李中易心里自然很乐意了,不过,他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彩娇,故意端着架子为难她:“唉,难办啊……”

    “爷,您就依了奴家嘛。”彩娇惟恐李中易不把她的亲爹送出开京,打着滚的撒赖,倒把李中易的火苗子给点燃了。

    “你先把爷伺候舒服了,咱们再说老金的事。”李中易舒服的仰躺在软榻上,不怀好意的斜睨着彩娇。

    彩娇被李中易教育了好些年,就算是她再憨直,又哪里看不懂男人的歪心思呢?

    “爷……奴奴先去刷牙,再来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彩娇想到做到,当即果着半个身子,便跳下了软榻,跑到梳洗间,就着婢女们早就准备好的热水,开始打理卫生。

    李中易正值壮年,身体底子又棒极了,原本就比较显著的晨勃现象,让彩娇这么肆无忌惮的一撩拨,哪里还忍得住念想?

    和折赛花不同,李中易一直没舍得摘了彩娇的瓜蕊,直到教育得十分满意之后,这才整个吞下了肚内。

    怎么说呢,养成计划的成功,让李中易可以为所欲为的“欺负”彩娇。直到,这小妮子脱力的瘫软在床榻之上,除了还能喘几口粗气之外,累得连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幸好这里是不需要每天上朝的开封城,书房里又有精明能干的韩湘兰帮着写节略,这让李中易办公和偷欢,完全可以做到两不误。

    此前,李中易曾经郑重其事的吩咐过韩湘兰,只要有插着鸡毛的紧急军务或是政务,绝对不能有丝毫的耽搁,必须马上亲自送到他的手边。

    李中易毕竟是现代人的灵魂,又长期游走于顶级权力圈和医界之间,他深知,若想提高办公效率,只是表面文章的所谓早朝,其实除了显示一下皇权的威严之外,并无鸟用。

    天下的事务繁多,李中易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什么杂事都要处理,这就必须采取既分权又集中的权力结构。

    具体来说,李中易对于兵权的控制,抓得格外的紧,军中都头以上的人事任免权,被牢牢的掌握在了他的手上。

    按照大周军制,一都辖二队,一队五十余人,正好类似后世的连级单位。

    由于李中易兼任着羽林四卫都指挥使的职务,他目前掌握的军队,恰好符合三个厢的建制。

    一厢辖10军,一军辖5营,一营辖5都,按照这个编制而言,羽林四卫也就是李家军,不过四个军而已,正经的员额顶多也就一万多人罢了。

    然而,目前在高丽的兵马,仅仅是近卫军就已经超过了8000人,再从杨烈到宋云祥的五个野战军,一直到颇超勇(李勇)的骑兵营,全军上下少说也有的七万战兵。

    七万人中有1400个以上的镇抚和副镇抚,以及都头和副都头,这些基层连级军官及其上级的升迁降调,全都被李中易捏在了手心里。

    鉴于前方的战事瞬息万变,在这个没有电报和电话的时代,李中易难免会有鞭长莫及之处。所以,基于现实的考虑,李中易又授予了前线指挥官临时任命检校都头的实权。

    等到战后,队正以上的检校军官们要想转正,就必须进随军的讲武堂学习深造,经过严格的考核后,才能够获得正式的提拔。

    讲武堂的轮训制度,给了李中易近距离观察基层军官的一个绝佳机会,他至今一直兼任着讲武堂的山长,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他也一定会继续兼任下去,绝无主动辞职的可能性。

    “爷,奴奴实在是腰酸得厉害,没法子伺候您起身了……”彩娇好容易积攒了一点点力气,短短的一句话里,又给消耗得一干二净。

    李中易抬手捏了捏彩娇满是潮红的粉颊,笑眯眯的说:“爷就喜欢听你的猫儿**的悦耳动听,不过,再大点声就更美了。”

    彩娇尽管被教育了很久,依然被李中易调侃的羞涩难当,她索性将整个身子埋进了暖和的锦被之中,无论李中易怎么逗弄,就是要装驼鸟状。

    闲来无事,逗自家妞玩儿,李中易也算是懂得劳逸结合的行家。

    只是,天公不作美,李中易洗漱完毕还没来得及用膳,就接到了韩湘兰传来的坏消息。

    “爷,据水师密报,张永德昼夜兼程的赶路,目前已经到了礼成江口外。”韩湘兰拿着手里的节略,小心翼翼的递到了李中易的手边。

    李中易放下手里的筷子,探手接过节略,定神研究了一阵子,忽然抬头问韩湘兰:“你觉得张永德来得这么快,所为何事?”

    韩湘兰猛然间脑子短了路,傻乎乎的望着李中易,呶嚅着樱唇,竟然不知从何说起。因为,李中易此前只看她写的节略,还从未询问过她的意见。

    李中易故意没有追问韩湘兰,给她时间去体会一下,今日这一问的重大意义。

    随着李中易的事业不断的壮大,他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这就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秘书班底来帮着处理军国大事。

    权力的控制,有着固定的逻辑,内廷和外廷的互相制约,其实缺一不可。

    明朝末年,未经过任何执政训练的崇祯帝上了台,干的第一件傻事,也是最大的一件蠢事,就是听了东林党人的欺骗,把九千岁魏公公给干掉了!

    实际上,干掉了九千岁老魏之后,如果崇祯帝扶持身边的亲信太监接掌司礼监及厂卫的实权,也绝不至于任由东林党独大。

    东林党独大之后,除了党同伐异、屡屡因私废公之外,土地兼并也愈演愈烈,直接后果是国家的财政收入日益减少,而东林党人却肥得流油。

    国事从此不可收拾,陷入到了没钱打仗——加税——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转嫁负担给自耕农——自耕农纷纷破产——民不聊生——流民不断起义的死循环怪圈之中。

    按照李中易的设想,和外界没有任何利益牵扯的内书房,在很多时候可以让他避开精英阶层的各种陷阱。

    哪怕是韩湘兰将来有了亲生的儿子,只要李中易坚持秘密建储制度,让儿子们谁都有希望,却又不挑明谁来接班的问题,那么,韩湘兰无论于公于私,也都必须永远和李中易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而不可能背叛。

    此所谓高处不胜寒,孤(朕),即孤家寡人也!

    李中易端起茶盏,神态自若的吹散漂浮在液面的茶叶,张永德此来肯定是不怀好意,这一点毋须多言。

    可问题是,张抱一究竟会带来怎样的惊喜,这才是要考验韩湘兰的要害所在,他有的是时间等待韩湘兰作出回答。

    “回爷的话,奴婢最担心的是,张抱一有可能奉诏接管了咱们家的兵权。”韩湘兰毕竟不是一般的女子,不仅很快找到了核心要点,更耍了个不大不小的花枪,故意不提李中易的兵权,而是咱们家的兵权,这其中的意含就显得格外之丰富。

    咱们家,那自然也包括了韩湘兰本人在内,这也就等于是告诉李中易,张抱一如果真的图谋李家军的兵权,韩湘兰必定同仇敌忾,坚定的和她的男人站在一块儿。

    嗯哼,和聪明的女人打交道,就是令人觉得舒畅,韩湘兰可比彩娇那个小糊涂蛋,精明十倍不止。

    “那你说说看,该如何应对?”李中易转手又把球踢回到了韩湘兰怀中,他就是想看一看,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之后,这个精明强干的女人究竟成长到了哪一步?

    “爷,您如今兵强马壮,又是先帝的托孤重臣,那张永德此行虽然怀有异志,最终的结果却只能和奴婢一样,只能臣服于您的脚下。”韩湘兰蹲身半福,明艳的脸蛋上堆出一本正经的神态,秋波流转间,媚艳俏皮至极,令人心动不已。

    “哈哈,哈哈……”李中易仰面畅快的大笑出声,好一个美艳聪慧的书房侍婢,也不枉当初收服她的一片苦心呐。

    李中易勾了勾手指,将韩湘兰唤到身前,揽住她的蛇腰,抱她坐在双膝之间,笑眯眯的说:“和爷耍滑头是不行滴,说吧,张永德究竟想干嘛?”

    韩湘兰心中一阵狂喜,李中易此前待她基本以威压为主,少有柔情的一面。现在,他主动拉着她坐到腿间,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子头一遭。

    身为名门闺秀的韩湘兰,早在幽州的时候,就见惯了其父韩匡嗣,明里尊重其母这个正室,实际上,韩宅之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老韩最宠的却是三夫人。

    韩湘兰也早就看透了男人的心态,男人对自家的女人越是相敬如宾(冰),这心与心的距离,其实也就越远。若是男人在女人的面前,笑骂由心,既不藏着也不掖着,反而证明了一件事:男人心里有她。

    李中易虽然是个低贱郎中之家出身的土包子,可是,韩湘兰比谁都清楚,数遍中原的名相良将,能够正面击败契丹四万精锐铁骑的帅臣,又有几人?

    威镇天下的李无咎,不仅手握精兵强将七万余,又是摘了韩湘兰红丸的男人。韩湘兰心里比谁都明白,如果不能展示出她自己的才能,让李中易另眼相看,将来只怕是老死于深宅之中也乏人问津。

    明知道李中易可能采取的是恩威并施的策略,韩湘兰依然为他愿意亲近的举动,感觉到欢欣鼓舞。

    只会发威,或是只会施恩的男人,韩湘兰都有办法从容应对,哪怕一时被迫的低头,也不可能真正瞧得上。

    偏偏,李中易这样打一棒子给颗糖果的搞法,令她既难受又欢喜,反而十分受用。

    “爷,彩娇到现在还没起身……”韩湘兰本想说正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由自主的失去了控制。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坐在腿间的美婢,显然是在吃彩娇的味,嗯哼,这是好事情嘛!

    身为贱骨头男人中的一员,李中易也有比较特殊的另类习性,老李家后宅之中的女人,如果成天黏着他,肯定会异常烦心。

    可问题是,如果女人们都把李中易当作是空气一般,有他不多,没他不少,那也会很愁人。

    象现在这样,女人们为了抢夺李中易的宠爱,彼此之间,时不时的吃点醋,给对方上点眼药啥的,他其实比较享受这种感觉。

    以前,李中易让韩湘兰做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基本都带有强迫的性质。如今,韩湘兰舍得放下所谓名门贵女的身段,主动以小女人自居,显然是一种巨大的进步,反过来证明了李中易恩威并施的有效性。

    武则天曾经驯服烈马的故事,她只需要三样东西,铁鞭、铁锤和匕首,其中的内涵不言而喻:不为我所用,必杀之!

    李中易做不到则天大圣皇帝那么的冷血,但是,如果韩湘兰始终不愿意被折服,那么,老李家后院之中,多的是让她反省的冷宅子。

    韩湘兰心甘情愿的臣服,让李中易心情十分舒畅,他抚摸着她那头乌黑的亮发,一边嗅着她发间散溢出来的半熟幽香,一边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爷,奴婢若是答对了,可有赏?”韩湘兰抛出一记颇堪玩味的眼刀,那股子既媚且浪的劲头,还真勾起了李中易的性趣。

    “哈哈,你若是答对了,爷今天就归你伺候着了。”李中易开心的搂紧韩湘兰的蛇腰,重重的赏了一记热吻,禄山之爪却伸进了不该深入的所在。

    韩湘兰等的就是李中易的这个态度,被李大官人虐了这么久,她算是看明白了,端着架子扮演所谓的淑女,在李中易这里压根就捞不着好儿。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李中易曾经在书房里自言自语:进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洞房!

    这十二字箴言,掰扯开来琢磨透了,以韩湘兰的明慧,岂能不知其中的内涵?

    也就是说,李中易最喜欢的女人类型:人前是多才多艺的淑女贵妇,榻上则为妖姬浪婢!

    “爷,以奴婢的浅见,张抱一此来,很可能接管整个高丽国的政军事务,却不敢碰您一直攥在手心里的兵权。朝廷那边多的范相公,也绝非鲁莽之辈,只会等您回了开封之后,再慢慢的削弱兵权。”韩湘兰没等来李中易的点赞,顿时意识到,她藏的那一手又被李中易看破,只得耷拉着美丽的螓首,将精致的下颌搁在男人的肩窝上,补充说,“符太后和范相公,很可能等着张抱一拿到您在高丽大肆贪墨,胡作非为的铁证。”

    没等韩湘兰说完,她就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骤然袭上胸口,紧接着,便听见李中易的哈哈大笑声,“不愧是爷精心教养出来的小狐狸精,爷就赏你一支银枪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