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二十五章 百鬼夜行

    当我看到那个短信的时候,整个人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每次收到这样奇怪的短信之后都会遇到很恐怖的事情,想起之前的人头还不禁令我毛骨悚然。看着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应该怎么做?打回去吗?然后收到已关机的提示音?然后去接受那令我无法接受的事件的发生?我不想被这样的程序所操纵,但是我也许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我战战兢兢的拨通了这个陌生的号码,准备等待关机提示的到来,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拨通了!里面传来了嘟嘟的提示音,我这才发现,我的手已经有些抖了。猫咪也因为我的颤抖的手的抚摸而被惊醒。不满意的看着我。可是我却没有其他的心情去顾及这些。因为我早已认定对面会关机,这次又是一个玄而又玄的事情,可是当电话真正拨通的时候,我却突然有些害怕。对面会是谁?

    电话在嘟嘟响了几声之后,对面终于接起来了,我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我极其小声的说了句“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啊”说完就有点后悔,不知道人家是谁,给人家打什么电话,但是此刻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了。我焦急的等待着对面的答复。却从里面传来一句“你是林夕吗?”虽然对面是在问我的名字,但是当我听到对方的声音的时候,我便知道了对方的来历。那淡如止水的声音,我目前认识的人当中,也许只有他一个了吧。那就是和我朝夕相处了一周的黑衣小哥!听到他的声音,虽然有点意外,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和心安。首先可以肯定这一定不是那些未知的家伙给我发的了。其实再次和黑衣小哥交谈,还是挺兴奋地一件事。我立刻开口说道“我是!我是!我是林夕啊!你这个短信我没有看懂啊,所以想打个电话问你一下”

    “哦,这样子,你不用懂,到时候听我的指示来做就可以了。”还是那个样子。不过我是有我的目的的,因此还是要和和气气的和他交流,我一定要弄明白这次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每次都参与其中,可是每次却又都不知所以。我坚持道:“小哥,你要是不说,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去的。这个我还是可以做到的。”虽然态度上要和气,但是立场还是要表明的。我放出话来,等待他的回音。他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两天后,但是我的感觉很强烈,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所以我通知你一下,让你有点准备。”“发生什么?”我焦急的问道。听他的语气是要有事情发生了。

    “发生死亡,就在你的学校。而我们要去停止死亡。”他的语气很缓慢,伴随着他惯有的冷漠语气,这句话让我冷汗都渗出了皮肤之外。可是却还是不太明白。我立刻追问道“什么死亡?我不懂?”“倒时候面谈吧,等我的消息,我还有事,先这样。”说完便挂断了。但是在他挂断的前一秒,我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又挂人家电话”声音听起来也很年轻,感觉应该和萧芷寒差不多。难道黑衣小哥这样的人也有女朋友!?简直难以想象,虽然人长得还算不错,但是那样的性格会有女孩子喜欢吗?

    唉,想到哪里去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黑衣小哥所说的意思是他能感觉到要发生死亡?有这样的人存在吗?我不信,可是听他的话也不像在信口雌黄,他也不是那样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在我心中存留的疑问应该快比十万个为什么多了、由于想的太过出神,结果抚摸小黑猫的力度大了一些,只听它喵的一声,挣脱我的手,跑开了。唉,这个状态,连这只猫都嫌弃我了么……

    在忐忑与不安中度过了两天,可是还是没有收到黑衣小哥的消息,期间洪庚除了上课偶尔去几次,家里很少回来了,那只黑色的猫倒是总会来吃点东西,睡上一觉。而洪庚也知道了它的存在,他并没有反对,也算是给我留下了一个伙伴吧,据洪庚说这只猫是一只女王,问他怎么知道,他还不告诉我,不过想起之前一直叫它兄弟还是有失妥当。后来觉得还要给它起个名字,它和家里饲养的也没有什么差别了,我都给洗过澡了。应该就是我的猫了。不起名字总是不好称呼的。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结果洪庚看着茶几上的桃子,说道“就叫它桃子吧,简单好记”于是乎,这只高冷的小黑猫便被称呼为了桃子,但是关于在桃子的肚子上的那个奇怪的印记我没有和洪庚说,我担心他会因为那个认为桃子是来路不明的野猫而驱逐出外,但是我却隐隐觉得那个印记应该没那么简单。

    在第三天中午,终于收到了黑衣小哥的消息,他通知我晚上七点在学校门口集合,这是什么时间?晚上七点去学校?虽然不理解,但是我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他。心里有事总是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我现在真的就想立刻知道黑衣小哥的话的全部含义究竟是什么。对我来说,白天的时间就是煎熬。我盼望着晚上起点的到来。

    今天没有上课,但是萧芷寒也好几天都没有上学了,据她的室友说,她也回家了。最近回家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几天不见她,还真的是有点不习关惯,给她打电话也一直不能够接通,倒是让我对她有点担心。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终于熬到了晚上六点,我决定这就出发,毕竟黑衣小哥和张大毛不同,还是早去一点比较好。我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从家里到学校慢慢走的话,大概二十分钟也就到了。到了之后可以等他一会,我想他应该也不会来的太晚吧。不像那个张大毛每次都迟到。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走到学校门口时,竟然看到黑衣小哥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的一身装束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还是老样子,休闲黑裤子,以及那件黑衣的风衣,我走到他身边打了个招呼,他的衣服看起来很明显是洗过了,看起来很干净,应该是前几天在电话中的那个女人给他洗的吧,真是好命。不过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却并不怎么好。黑衣小哥是那种看起来很结实的人,可是今天看起来却好像很虚弱的样子,他的脸色也是惨白。他见我来了,也不多说,便先带我离开门口、我问道“小哥,咱们这是要去哪?”

    “去吃东西。”他漫不经心的说道。去吃东西?“你叫我出来就是去吃东西?”我这次是真的不解。但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如果不想和你说,那么你再多费多少口舌也是没有用的。和他边走,我便说道“小哥,你今天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啊,你没事吧?”因为他的脸色实在是惨白的和那一周所看的完全不同。因为他所说今晚是去“捉鬼”的,但是他的这个状态恐怕连那天刺伤的三个流氓都搞不定啊。虽然他看起来很不好,但是还是坚持说没有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又随他走了一会,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严肃的说道“林夕,这里是你的学校附近对吗”他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情况,有事情要发生?我赶紧回答说“是的啊,刚才你就站在我们学校门口,你也应该知道啊”他哦了一声,接着说“那你应该对这附近比较熟悉,还是你带我去吃饭吧”

    居然是这个事情,不知道路早说啊,害得我白走了这么久,我很快把他带到了一个我上次和张大毛一起去吃饭的那个地方,由于我住在附近,因此也就尽一下地主之谊,主动点了几个小菜,找了一个比较靠里面的位置,和黑衣小哥边吃边聊了起来。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问起,黑衣小哥倒是不管其他,直接开吃,看来身体的不佳并没有让他食欲减退啊,还是那么能吃。我看他吃的香甜,完全没有理我的意思。实在是忍不住了。压低声音开口说道“那个,小哥,你不是说今晚要去我们学校捉鬼吗?这个是什么意思啊,我们学校里发生的那些事情真的是鬼做的?!”他也不看我,边吃边说“其实这些事,我也可以不管的,但是好像已经威胁到你的安全了,那我就得去看一看。”“那到底有没有鬼啊?”我有点紧张的问道。

    “鬼?你信这个?”他抬起头看着我,目光中似乎露出不屑。我立刻反击道“是你自己说的啊。你说的有鬼的”“那我说你的心里有鬼,难道就是你的心里有一只鬼吗?”诶,这个人平常看起来沉默寡言的,用话崩人还挺厉害,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我自知理亏只好红着脸说道“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说明,我可不想在晚上和你一起去学校”他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我听了你之前和我说的事情之后,我见你似乎被吓得不轻,而且竟然去找算命,况且在你的学校发生命案之后,你的身边都会发生怪事,我觉得危险应该已经找到你了。我找你来一共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让你带我去命案发生的地方去。第二我是想让你看清楚那些装神弄鬼的真面目。”我听完他的话,有些明白了。但是还是有一些疑问“小哥,那你怎么知道今天他们会来?我们学校已经一个月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了”对于我的这个疑问,他给出的答案却是让我在疑惑上,再增加更多的疑惑。“凭我的感觉……”

    就凭他的感觉?真就是这样简单吗?他见我发呆,提醒我道“你赶紧多吃点,今天晚上我们要蹲点的,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经他一说,我才回过神来,和他一起吃起饭来。

    到了晚上还真是有些凉意了,马上10月份了,北京秋天的晚上,的确是挺冷的,我看了看身边的黑衣小哥传的风衣,不禁有些羡慕嫉妒,早知道我也穿件厚的衣服了,此时已经是我和黑衣小哥在学校的那片小树林当中等待了三个小时之后了。如果不是因为发生的两起命案,而且又都是那么的离奇诡异的话,这里现在肯定是情侣们的天堂,可是现在这里却什么人都没有,除了我还有一个不会主动说话的木头。两个人都不说话,整个环境就只能听到不知名的小虫子发出的奇奇怪怪的声音,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我不禁有点后悔陪他来了。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11点了,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我碰了碰黑衣小哥,焦急的问道“怎么还没有动静啊?你的感觉好像不怎么准啊”我不看他还好,我一见他,竟然发现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惨白的吓人,不禁让我感到一阵心悸,我连忙问道“喂,你没事吧?我看你这个样子好像不行啊,要不咱们先走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他摇了摇头,低声说“我没事的,再等等,肯定是今天,不会错的”看到他这个状态还在里坚持,我也不好意思再打退堂鼓了。不过还真的挺担心他的状况。但愿如他所说,没有事情吧。我实在等的无聊,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也做不到像他那样淡定,我坐在一个大树下面,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再摇我,并听到黑衣小哥说“醒醒,来了”我睡意全无,连忙睁开了眼睛,由于刚才坐在大树下面整个身体都处于一个僵硬的状态,十分的难受,但是此刻也没有办法了。我低声问道“在哪?什么来了?”心里已经紧张到极点,心脏扑通扑通的快要跳出来一样。黑衣小哥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示意我仔细听,我立刻屏住呼吸,仔细听周围的声音,不仔细听真的没有注意到,当我静下心来,仔细听的时候,竟然听到从飘渺的远方,传来一种很奇怪的音乐,悠悠扬扬的,似有似无,听不真切。又过了一会,声音好像越来越大,似乎正在朝着我们的方向行动。并且伴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闻起来很受用,但是再这样的情景这下,我实在是没有心情享受。我简直不能抑制自己紧张恐怖的情感,再加上寒冷的夜晚,我的整个身体都不禁抖了起来。牙齿不断地打着架,发出奇怪的声音。突然一只大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意识到是黑衣小哥的,他用力捏了捏我的肩膀,让我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突然间,所有的音乐声都戛然而止。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整个空间都安静了下来,我感到奇怪,四周张望起来,再回头的一瞬间,竟然看到在离我仅有十步远的地方,竟然站着一群人!或者说鬼更确切一些,因为他们看起来好像都没有头!我吓了一跳刚要大叫,却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来,难以发声,这是什么情况。我正在惊诧间,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变得好沉忽然迷迷糊糊的了,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向我们走了过来,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