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十八章 准备还乡

    第十八章准备还乡

    离开宠物医院天都已经快要黑了,由于那只小黑猫的伤势还是比较重的,因此要将它放置在那里一段时间,估计也就是几天的时间,都说,猫有九条命,从生物学以及唯物论来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这句话却从侧面证明了猫的生命力是非常的顽强的。我临走时对医生说,在那只小黑猫痊愈后就可以把它放走了,毕竟也不是我的猫,直接让它走就可以了。没想到那个医生听了我的话,竟像要生气一般,给我训斥了一通,说我没有爱心,抛弃这些可怜的小猫是非常没有爱心的一种行为,我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一再说着不是我的猫,可是那人似乎实在是有些执拗,我说不过他,只好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和他说等到猫痊愈之后,给我打电话。这才放我走。

    回到家,发现家里没有人,我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突然觉得孤独的不行。刚才还有一只小猫能够逗一逗,现在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真的是死气沉沉的。不知道洪庚又干什么去了。这个时间天都黑了,他又干什么去了?又找妹子去了?洪庚的行踪我实在是难以捉摸,他的人际圈那么广,去哪里都有可能的。决定先去休息一下,等洪庚回来,然后再一起出去吃饭吧。我刚从沙发上站起来想回到卧室去休息一会。门就突然被打开了。我突然紧张起来,站在那里没敢做太大的举动。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夕你回来了啊”原来是洪庚回来了啊,现在是怎么了,怎么神经兮兮的,我不禁为刚才的惊慌感到羞愧。

    听到是洪庚的声音我就觉得安心多了。应了一声,“恩,是我,你去哪了?”我话说完,洪庚就已经来到了客厅当中。可是看起来脸色却非常不好。阴沉着脸,表情严肃,这个神情可不是洪庚平时该有的表情。看起来他很是不开心。我连忙问道“伙计,你怎么啦?看着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洪庚颓然的坐到了沙发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因为人头那个事吗?警察找不到凶手,又找我去协助调查。有什么好调查的,该说的我早都说完了。那个什么小徐警官,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一会就训斥我几句,一会就训斥我几句!我看着就生气。我洪庚什么时候受到过这么大的气!妈的”

    洪庚气哼哼的说着,原来是这件事。洪庚从小就被人惯着,典型的公子哥,让他受这样的委屈,的确是挺让他接受不了的。我满怀歉意的对他说“伙计,抱歉了啊,都怪我,连累了你。”“你说啥傻话呢你”洪庚马马虎虎的说着。“这件事和你有啥关系。我告诉你啊,不用在意那个事,跟你有毛关系,不过人头这个事,肯定不简单。算了不说它了,说说你吧,你今天干什么去了啊”洪庚看我还是一副愧疚的样子,因此就连忙换了一个话题。我也就没再纠结在刚才的话题之上。对他说,“你还记得有一个算命的不?就是说我有大凶之兆的那个人”我见洪庚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今天又看到他了。而且问他一些事情。他也给我分析了一大推,只是我还有两点不太理解。”洪庚一下子兴致就被我提了起来。连忙快速挪到我的身边,问道“什么亮点?他和你说什么了?你不是不信吗?”我解释说“我原来是不信,可是最近一直发生各种奇怪的事情,让我不得不相信。唉,也不能说是信吧,只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吧”洪庚又是一脸坏笑的表情“哦,试着抱一抱的态度”“别闹,然后那个算命的给我留下了两句话”“什么话?”洪庚很好奇的问道。“第一句是‘若不归去,天将难佑’这个还好理解,应该是让我离开。另一句是‘避其锋芒,访寻至亲’这句话,我是没有太懂的。”洪庚听完我的叙述后,沉思了一会。突然站起来对我说“避其锋芒,应该是现在立刻离开,访寻至亲,应该就是去找你最亲的人。你觉得我分析的怎么样?”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除了这些以外,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我点头认同。洪庚凑近我对我说“你真的因为算命的一句话就回家?”洪庚问的这句话,我想了想,我会简单的因为算命的几句话相信吗?我是不会单纯的因为算命的两句话就让我去做什么的,如果说,我愿意去按照这个意思去做的话,就是自己想回到家里去吧。好久没有回家了。而且在这里我觉得现在除了恐惧和惊慌,我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回去待一段时间也好。就当做散散心吧。我把我的想法和洪庚说了一遍。他也很认同我的意见。说出去散散心也好。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洪庚一起去学校了,因为要向辅导员请假,况且我也想尽快回家。可是刚到班级我却觉得气氛很不对劲,原本很热闹的班级,我和洪庚刚进去,结果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而且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偷偷的看着我。更是有几个女生在那里窃窃私语,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她们的耳语。“杀了人居然也敢回来上课?”充满了鄙夷,不屑和恐惧。是的,竟然有这样的情感在语气里面,杀人?我?我杀人?真是什么意思?我冷眼看了那个女生一眼,结果那一小堆的女生立刻就如寒蝉一般,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教室里气氛压抑极了,所有的人都在假装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另一只眼睛却都在偷偷的看着我门。洪庚看着周围的情况。无奈的笑了笑,扯了扯我的衣服,示意让我和他先出到教室外边去。站在走廊后,他说“小夕子,别在意,你不知道,人头的事传的整个学校都沸沸扬扬的。大家都是以讹传讹,越传越离谱。竟然有人说是你我所做,我这几天都习惯了,没事啊”我虽然知道人言可畏,三人成虎的道理,可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我还是觉得很不理解。“眼见都不一定为实,她们都没有看到,就跟着传着谣言?真是可悲!”我气愤的说了一句。洪庚还是笑着平复我的心情:“算了,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你直接去找导员吧,估计等一会就好了。也不用回教室和那些人在一起。”我想了想,也有道理,就直接去了导员的办公室,这些人还真是可怕。一点谣言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上下嘴唇一碰就完事,可是有没有想过对于当事人的感受。不过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萧芷寒并不是那种人,而且她还在人头事件的一天后陪我散步。想起来,好几天都没有看到萧芷寒了,不知道她近况怎么样呢。刚才在班级里我也没有注意看。一会请下假来,和她告个别吧,大概要一个月左右的假期,虽然我们还只是简简单单的朋友,不过告别还是要的。想着,我走进了导员的办公室。现在的时间还非常的早,我原本以为我还要等她一会呢,没想到。辅导员竟然已经坐在了椅子上,正在忙碌着什么,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她看到我,显得大吃一惊。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我堆起笑脸。打了一个招呼“老师,这么早就来了啊,忙什么呢”“没,没什么。林,林夕,那个你不是进公安局了吗?怎么出来了?!”语气之中尽是不可思议的语调。难道这个辅导员也认为我杀了人?呵呵,真是搞笑。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冷言说道“老师,我没有进过什么警察局,只是前一阶段身体不舒服,没来上学。现在想和老师您请了假,回家休整一段时间。”辅导员还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听到我要请假,连忙说“好好好,请假啊,可以啊。请多久?”看着她那副神情,我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一个月。”“一个月?可以可以。”迅速开出一张假条,我拿在手里,转身就离开了。

    再次回到学校,真是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可悲,以及谣言的可怕。让人寒心。我没有再回到教室里面,只是简简单单的给洪庚发了一条短信。说我已经请完假了。现在想出去走走。明天出发。刚发完短信。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我一看,“萧芷寒”,是她,还是挺让我吃惊的。我赶紧接了起来。那个清脆甜美的声音立即传入我的耳中。“喂,林夕吗?你来了学校怎么不来上课啊”原来她那个时候在教室啊。“额,那个,我是来请假的,我想回家休养几天,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想回去好好放松一下,不然我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萧芷寒那边静了一会。然后她轻轻的说“恩,这样也好,不要给自己压力,我相信你,加油哦。”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可是却让我很是感动,她的确是一个好女生,真的和其他的女生不一样。真的很特别。很感动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有木然的说一句“谢谢你,芷寒。”“客气什么呀,都是朋友嘛,要上课了,先不说啦。在家里无聊就给我打电话哦”我答应了一声,那边便挂断了电话。和萧芷寒通完电话。整个人都感觉轻快了好多,一个人的心情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我快步走到了学校外边,突然这个学校也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去哪里呢?明天就要回家了。去哪里再玩一玩呢?我正想着,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拿起来一看,这次竟然是“张大毛”,他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不会又让我协助调查吧。我接起来后,淫荡的笑声立刻传了过来“哈哈哈,小娃子,怎么样啊最近?有没有想哥哥我啊”他果然还是那个样子,什么时候都可以摆出一副不正经,嘻嘻哈哈的样子。“恩,我最近还不错吧,我要回家了。回家呆几天。”“回家!?”“是啊,回家啊,回家去修养一段时间。”“哎呀,老弟你要回家啊,你在哪呢?我松松你吧”这倒是让我挺吃惊,这张大毛真的这么好?还要送我?“我在学校门口呢。你呢?”我问道“哇哈哈,太巧了,我在你学校啊,等我几分钟就能到了。”说完就挂了电话。还真是巧啊,他竟然就在学校,不过他没事来学校干嘛?

    接下来,我实在是不想多费笔墨在我是如何无聊的等他几乎一个小时的过程了。说好的几分钟,然后就是一个小时还不到!我开始在心里默念十个数了,决定在十秒钟后,如果还是不见他,我就走。刚开始数,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正是我等了一个小时,在心里已经骂了上百遍的人。只见他挂着猥琐的笑容,嘻嘻哈哈的说道“哎呀,小夕子,你们学校的这个女生还真是热情啊,哇哈哈”这句话是说了多少遍了,他是在哪里遇到了那么多热情的女生?我用眼睛横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几分钟过得还真是不短啊”张大毛挠了挠头,打着哈哈“哎呀,有一点小事耽误了啊,走,去吃东西去,我买单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