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恶魇凶咒

第十四章 别侧睡,看着我

    第十四章别侧睡,看着我

    当我看到那具没有头颅的尸体的时候,我感觉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骇人的场景。不知道这个人究竟犯了多大的过错,才会被这样残忍的杀害。

    整个场面瞬间变得混乱起来,人群突然移动起来,可能是一些人实在是忍受不了那具恐怖的尸体而造成了乱走,乱跑的现象。等我回过神来,我和洪庚的位置也被人群冲散开来。我大声叫了一下洪庚,发现根本找不到他,人实在是太多了。我想了想,决定先不去找洪庚了,也没有什么大事。我正努力随着人流向外边走着。突然传来一声巨吼“都安静点!吵什么吵!”这声音听起来熟悉极了。正是张大毛的声音么。原来是张大毛看到整个场面实在太混乱,担心出什么乱子,于是便大喝了一声。别说。整个场面虽然很吵闹,但在他的一声巨吼出来后,便安静了下来。张大毛看着安静的人群又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小娃仔,赶紧回家去,在这凑什么热闹,还不走的,都带走!”表情极为严肃。凶神恶煞的样子还真是有点恐怖,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瞬间离开隔离带好远。紧接着,又看到,张大毛对工作人员喊道:“看他妈什么呢,赶紧把尸体盖上啊,怎么着,还想让他晒晒太阳啊!妈的!”这个张大毛还真是的,这么粗鲁呢。看来做他的手下,肯定不好过,我心里暗暗道。大家由于看到了张大毛凶神恶煞的一面,都不再继续停留在现场了,我也随着人流从小树林向外边走去。不过这个小树林真的是挺阴森的。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在树林当中也给人一种淡淡的寒意,如果说,原来有人来这里是正常的,可是现在都发生了命案了,那个人为什么还要来这个地方?他不害怕吗?又或者说,他难道必须乱来小树林么?真是让人想不通,但是我却又很不好的预感,因为每次发生命案,在我身边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恐怖事件,我真是的身心俱疲了,不想在发生任何的事情了,不然,我真的担心自己难以承受接二连三的恐惧事件。

    正走着,突然在身后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叫我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我才知道是我同学的萧芷寒。我向她挥了挥手,以示打个招呼,自从看到那个无头尸体之后,我的心情就低落极了。现在即使是看到了美女,也没有太多搭讪的心情。当然了,我自认为,我还是比较正人君子的,不会随便去搭讪美女的。萧芷寒看到我失火落魄的样子,不禁问道“林夕,你怎么啦?怎么不开心的样子?”我看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没有什么心情,但是还是要和她说明的。我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对她说“没什么的,只是刚才去那边看热闹,人很多,挤得我头发昏。”说完还假装揉了揉头。萧芷寒听完我的话,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咦,怎么都去那边看热闹啦?那边究竟怎么了?”我心说,姑奶奶啊,这个事虽然刚发生没多大一会,估计整个皇城大学也快都知道了吧,我对她说“那边发生了命案,所以大家就都去看了一看,我也随着去瞧了一眼。”听完我的话,她看起来好像兴致很高的样子,竟然说要去看看。说完便要向案发地走去。我连忙伸手拽住了她。制止了她这个鲁莽的行为。不过抓住她的手还是让我的心悸动了一下。但是我很快就放开了,免得被她发现我的异样。我对她说“那里现在已经被警察封锁住了。你现在去看什么都看不到的。我就是因为不让看,才回来了的。”还好萧芷寒信以为真,没有再问什么。但是却露出很不心甘的样子,想想现在的女生也真是奇怪,为什么对恐怖的事情总是充满好奇呢。刚才在现场被吓到的人当中,女生要占到绝大的一部分。女生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想到这,我不禁哑然失笑。萧芷寒看到我的笑,问我笑什么,我摆了摆手,连说没什么,如果让她知道我这么想,她肯定不会开心。她见没有热闹可看,便和我道别了,我也没有心思再与她交谈,于是也是各回各家。

    回到家里才发现原来洪庚已经回家了,他见我回来,打个招呼“怎么才回来啊”我说“人太多了,挤了好久才回来的。你是什么时候走的?”这我倒是挺好奇的,因为我在听到那声惊呼后就没再看到洪庚了,我问他“你看到那个恐怖的尸体了么?”洪庚听了我的话,倒是一愣。“什么恐怖尸体?我没看到啊,说好了一起走的啊,我后来也被人群冲散了,没找到你,我就回到家里先了。”看来,洪庚还不知道那个无头恐怖尸体的事情。于是我和他把在现场看到的景象说了一遍,洪庚听了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连声说好幸运好幸运,没看到那种恶心的场景,要不连饭都吃不下了。我和他担心的却不相同。我和他把我的担心说了一下“伙计,但愿这次只是一起谋杀案吧,和其他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关系……”洪庚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些有什么联系么?”我对他说

    “自从学校里发生了第一起命案的时候,也就是胡明的死亡后,每次学校发生命案,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找到我,你自己想想看,每次都是,这次我也很担心。我真的受不了任何的惊吓了。”说完,我觉得痛苦到不行。在这里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此时的感受。给一个犯了极大罪行的人判了死刑。第一种是告诉他明天问斩,那么他在这个晚上都会难以入眠,因为他将在煎熬和痛苦中等待死亡。另一种则是不告诉他直接进行问斩,那么他将是幸运的多了,没有等待,直接死亡。我想肯定是直接问斩的那一种更让人好受一些的吧,而我现在就是被通知明天问斩的那一种,因为如果真的是发生命案,我就会遭遇到奇怪恐怖的事件的话。那么将在今天或者明天或者后天发生那种恐怖的事件,而我只能无奈的接受,无奈的等待恐怖的来临。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洪庚很明显是可以理解我的感受的,他安慰我道“也许这个和之前不同也说不一定啊,不要那么悲观嘛。要不咱俩今天晚上去网吧啊?那里人多,肯定没事。”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实在没有什么心情。一天浑浑僵僵的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晚上和洪庚在外边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到了家里,说实话,心里真的是很煎熬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慌,总是感觉要发生什么似得。晚上很早就躺下了,可是却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自己幻想的各种可能发生的恐怖事件。胡明再来找我?还是韩宇?亦或是无脸女子再次来袭么?我似乎一直都处在一个迷迷糊糊的状态,一会梦到胡明那狰狞的脸,一会又听见韩宇在我的耳边轻声说,好玩么?我不止一次在梦中被惊醒。就这样的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夜晚。

    第二天一早起床,觉得头痛欲裂。想来昨晚的睡眠是极其的不成功的,主要是那些可怕的梦,搞得我身心疲惫。我穿好衣服,准备去上学,发现洪庚还没起床,叫了他一声,他说不去上课了。我便自己出发了。

    看来是我多虑了。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不过这样是最好,以后都不要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禁心情愉悦起来。心情好,觉得时间都过得很快。一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萧芷寒正从教室往外走,我刚想叫住她。想找萧芷寒一起去吃午餐,突然有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号码,居然是张大毛,他又找我有什么事?正想着,萧芷寒已经走出了教室。我不禁懊恼。一想到张大毛破坏了我和萧芷寒的午餐时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拿起电话,气冲冲的问道“喂!谁啊!给我打电话啊?”只听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猥琐声音“呦,林夕小娃子,几天不见,不认识哥哥了?我你毛哥啊。你在哪呢?啊哈哈哈”我没好气的回答道“刚放学,还在教室,干嘛?有什么事啊”那边一直说有要紧事,我便和他约了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见面。

    到了饭店等了好久,还是不见他的身影。服务员已经不止一次问我是不是要先点些什么东西。我无奈只好先要了一杯果汁,然后再告诉服务员,还有一个人,马上就来。就在我百无聊赖的之际。视野里终于出现了张大毛的身影。只见他大大咧咧的走到我的面前,一屁股坐下,便招服务员过来。点起菜来,全然没有看到我已经铁青的脸。点了几个后才发现有些不对。诧异的看着我说:“额,小夕子,怎么不开心?被女孩子甩了?我跟你说啊,你们这个学校的女生还是真的很热情啊,啊哈哈哈”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熟悉。我铁青着脸说道“你下次在这么迟到,你再找我我就再也不来了”这个人真是的,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这样的人怎么当警察的?唉,还真是讽刺。张大毛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哎呀,我很忙嘛。这样吧,这顿饭我请了。”听了这句话,心情才好了一点。便先和他东一句西一句的先扯了起来。上了饭菜,都开始大吃起来。我不禁好奇问道“你找我干啥啊?又要问我什么事情吗?”张大毛头也不抬,一边吃一边回答“没有事啊,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挺奇妙的,我挺享受的”我去。他这个家伙不会是GAY(同性恋者)吧,想到这,我不禁往旁边挪了挪,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赶紧补充到“你小子想哪去了,我说真的呢,交个朋友而已”“你和我!?交朋友!?”我吃了一个大惊。我俩年纪差了估计十多岁了。“恩。怎么?”“没事没事。朋友就朋友吧”

    正吃着,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诶,毛哥,昨天的那个案子,你们破了没有呢。”

    张大毛听了我的话,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低声对我说“确定死者了,只是还没有找到死者的头部。”这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头还没找到?!张大毛接着说“是一个你们学校的学生。在案发的前一晚,很奇怪的除了门,结果就没有再回来。”“很奇怪的出了门?”“是的,据他的室友们说,很奇怪的一个人就出了门,好像瞬间就很冷漠的样子,对于室友们的疑问,也没有任何的回复。”这还真是挺奇怪,为什么就去了小树林那里呢、?我把这个疑问说了出去。张大毛说“的确树林就是第一现场,但是为什么会去那里就无从得知了。”我俩商讨了一下,也没有任何的结果,只好作罢。

    吃了饭后,和张大毛道别,和他说,有消息希望能告诉我一下。不过他还很爽快的答应了。

    回到家后,发现洪庚正在家里玩着游戏。他似乎一天没有去上课。他见我回来,便邀请我一同去网吧,我心情好了很多,便和他一同去网吧玩了起来。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在外边草草吃了点东西,回家我去洗了洗澡,便睡下了。不知道为什么到家之后,就觉得很累,很困。一会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深,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有人在摇我,我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洪庚。我揉了揉眼睛。奇怪的问道“伙计,干嘛?大半夜不睡觉,摇我干嘛?”我看洪庚表情十分不对劲,很严肃的样子,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连问怎么了。只见洪庚严肃的说道“小夕子,我刚才听到了在门外有什么簌簌的声音,就像什么东西在爬行一样,我以为是你,大声叫你,你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我来看,发现你睡觉呢。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屋子里面!”听了他的话,我汗毛都要起来了,什么东西?进了屋子里面!我连忙起身和洪庚一同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只好作罢。和洪庚说,也许是他听错了。他也不坚定起来。于是各自回房间。

    我又像往常一样,侧着身体卷着被子睡起觉来。可是却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旁边盯着我一样,搞得我一阵心慌。我掖了掖被子,觉得是自己的心理在作怪,便决定,继续睡觉。突然间,在床边发出“叮铃”的一声,在寂静的晚上,这个声音显得尤为刺耳。着实给我吓了一跳。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记得我手机是静音模式啊,怎么响了?我拿起手机,查看了一下短信的内容:“别侧睡,看着我!”又是陌生的号码、别侧睡,看着我!什么意思?我把台灯打开。平躺下来,这样就不是侧睡了啊。看着谁?当我的视线达到天花板的时候。瞬间我所有的汗毛都瞬间炸了起来,整个头皮发麻,甚至呼吸都难以进行,因为在我的视线里,竟然是一颗头颅挂在天花板上!而那双血红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